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诛仙之青云渡灵人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书的曲解(大章)全文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书的曲解(大章)

缝隙,渐渐扩大。

小灰腾地跳起,闪躲到天煞明王石像后,小心探出脑袋,好奇窥视。

杜必书不由松了一口气。

等待,静静等待。

在四道期待的目光下,石门越开越大。

直至完全敞开!

卟!

门后蓦然闪过一团光亮,将其中的场景展露了大半。

那是长明灯自燃点亮。

一间不大的石室。

如同闭关修炼的静室。

又耐心等待了数十息,确定没有危险发生,杜必书取出摄魂盅挡在身前,迈步进入。

石室内空荡荡,见不到任何陈设。

唯独,三面石壁刻满了娟秀的古篆文。

从左往右,初看篆文的首篇,杜必书登时一阵恍惚。

“夫天地造化,盖谓混沌之时,蒙昧未分,日月含其辉,天地混其体,廓然既变,清浊乃陈。”

这不是天书总纲么?

心中略有失望,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快读。

天书总纲被魔教中人称为‘圣典’,出现在这里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按照字型的大小,这里的篆文字数明显超出了总纲。

很快,杜必书发现了不同。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在这段文字之后,赫然以小一号的篆文注解:“阴阳调和之道,在于采阳而补阴,以阳之烈,补阴之柔,方能自身圆满。此即为合欢之要义。”

呃,这就是合欢派功法的由来吗?

杜必书迅速反应过来。

魔教各宗各派的功法,都来自这所谓的‘圣典’,对圣典的理解不同,自然也造就了不同的修炼流派。

比如炼血堂,崇尚血为修炼之根本;又比如长生堂,以收取精元获长生为基调。

此类,不胜枚举。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注解小字】:“阴阳大道,是故ꓹ 得阴阳者,得大道。”

“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ꓹ 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

【注解小字】:“云在上ꓹ 雨在下,是为‘翻云覆雨’ꓹ 故阴在阳上ꓹ 攫阳之盛。修道一脉竟做出相反解释,荒谬!”

“故阳之动ꓹ 始于温ꓹ 盛于暑;阴之动ꓹ 始于清,盛于寒。”

【注解小字】:“阴阳合欢,清温御暑。阳气殆尽,弃之。修道一脉妄图同济ꓹ 可笑!”

……

目光掠过天书内容的每一段注释,杜必书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虽然注释中夹杂着偏激暴戾的言语ꓹ 但也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对天书的领悟。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些注释,还算不上合欢派的修炼功法,但也有了功法的雏形。从寒雪那里翻出的前七层功法ꓹ 或多或少就在阐述引申这一点。

越看下去,心中感慨越多。

渐渐地,杜必书已沉浸其中,进入了玄之又玄的顿悟状态。

目光在石壁篆文掠过,脑中空灵无比。

……

看过了所有的篆文雕刻,杜必书静静伫立。

体表的毛孔主动敞开,隐隐攫取着四周逸散的天地灵气,气海翻涌不已,体内的法力自行运转,如海岸的潮水上涌,一浪高过一浪。

一个时辰过去。

在经络中运转的法力,迅疾向气海位置缩回,攫取的灵气紧随其后,将气海即刻灌满欲胀。

卟!

气海中,传出轻微的闷响。

在这一刻,杜必书周身的气质,得到了某种升华,多了飘然出尘的儒雅。

玉清境九层!

杜必书慢慢睁开了双眼,惊讶地内视气海内蕴藏的法力。

翻涌如浓厚的云朵,几欲滴出水来,这是法力显化凝液的先兆。

没错,超过了玉清境八层!

是玉清境九层无疑!

竟然,跨阶提升了修为!

顿悟,这就是顿悟的效果!

朝闻道,夕死可矣。

难怪有那么多修炼者追求顿悟,甚至为了一点儿能增强领悟的宝物,甘冒风险或大打出手。

一朝顿悟带来的好处,远胜过数十年的苦修。

杜必书瞄了一眼面前的石壁,心生无限感慨。

“咦?末尾还有几行字!”

俯低身躯,稍加辨认。

“为追上他的脚步,吾在圣典中独辟蹊径,领悟了阴阳大道,创立合欢派。

奈何他的心中,唯有炼血。

恨!恨!恨!”

“吾妹曲解圣典,竟认同阴阳并济,有违宗规,连他也反对。在此闭关,不出,不见!”

“金铃欲舍合欢基业,随他居于滴血,不复出!

余生无悔!”

三段话的字迹有些潦草,但与注解文字出自同一人,结合内容判断,应该是金铃夫人所留。

在死灵渊下的滴血洞,确实有一具男子骸骨,其身份正是八百年前叱咤风云的黑心老人。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的骸骨。

由此可见,金铃夫人并未留在滴血洞,反倒是合欢铃被保存在铁盒中,最后被碧瑶所得。

换言之,金铃夫人的去向成迷,或许早就香消玉殒。

不过,在黑心老人骸骨后,藏着一些遗言,明显是两个人所留。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

“芳心苦,忍回顾。

悔不及,难相处。”

再结合此地留下的几行字,八百年前的往事,也能猜个大概。

无非是当年的黑心老人为了事业,辜负了痴情一片的金铃夫人。

金铃夫人为了同情郎长相厮守,不惜前往滴血洞居住,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她馈赠合欢铃离去。

最终,黑心老人被正派枯心上人重创,逃回了滴血洞,大限将至之下忆及往事,追悔莫及。

这种情节,可算作仙侠版本的梁祝,典型的一出爱情悲剧。

感慨过一阵儿,杜必书站起身,以脚尖拨了拨在角落酣睡的小灰,走出了这间石室。

合欢派的修炼心得,他没有兴趣琢磨,能触类旁通有了顿悟,已经是意外之喜。

目前当紧的,还是去瞧一瞧另一间石室,最好能找到一条出路。

真要找不到——

那只能重回火海戈壁,等待曾书书在阵外的搭救。

关上石门。

鸳鸯扣法宝自动从凹痕里弹了出来,杜必书伸手一抄,转身绕过了两座石像。

对于这两位‘邪神’,他向来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

不信奉,亦不诋毁。

“小灰,你待在这里两天,饿了吧?”

看到身后紧跟的小灰略显疲惫,杜必书拍了拍腰间的干粮袋和水囊。

小灰精神一震,狂点猴脑。

想想也是,都被困了好久。

杜必书摘下干粮袋和水囊,随手抛给了小灰。

幽冥圣母一侧的石门,与前一扇大同小异,只是开启的方向相反。

杜必书轻车熟路,再次将鸳鸯扣法宝镶嵌进凹痕内,这扇石门也隆隆打开。

没有任何意外。

小灰似对宝物不再期待,举起水囊,仰起脑袋喝水,仅以眼角瞄向石室内。

杜必书倒是满怀希望。

等到石门完全敞开的一刻——

噗通!

水囊应声落地,清水汩汩涌了出来。

一猴一人全都目瞪口呆,眼眸里闪过了不可思议。

##

鹿鼎岛,地上。

混战仍在继续,惨烈异常。

正道联盟一方,三十一人战力尚存,五人重伤。

重伤者躺在稍远处,由各自的同门在旁照顾;余下的好手,两两一组,守住了四周,防止有人逃逸。

合欢派一方,仅剩下五人苦苦支撑。

三名合欢派弟子合作一处,浑身伤痕累累,脊背互抵在一起,应付着七个修炼者的围攻,情势岌岌可危。

齐婆婆一人独斗雷符门、靠山宗两位宗主,依旧不落下风,浑浊的双眼时不时瞥向另一处战团。

太平道人、桂长寿二人也不过于逼迫,甚至,不去招呼四周的弟子援手。

齐婆婆游刃有余的架势,让人摸不透对方的深浅,既然对方愿意耗着,他们也在一旁奉陪。

第三处战团。

严长春控制一只幽灵豹,夜枭操纵一具炼尸傀儡,一同围攻三妙仙子。合欢派的魅惑手段,对兽宠和傀儡完全无效。

此刻,三妙仙子极为狼狈。

一头青丝凌乱,衣裙破损不堪,娇躯不时踉跄摇晃。

左臂留下了三处刀伤,皮肉外翻,鲜血淋淋,御使缠绵丝愈发滞涩。即便如此,她的右臂仍藏在衣袖内,不肯伸出。

因为她明白,右袖内的底牌一旦露面,迎接她的将是灭顶之灾。

现在五家势力胜券在握,谁也不愿意承担额外的损失,毕竟他们算是倾巢而出,每一个战力都弥足珍贵。

也正因为他们存有私心,才会让她撑到现在。

放弃鹿鼎岛?

不到希望彻底断绝,她绝不会走这一步。

所谓的‘希望’,便是从各地陆续赶回的分舵高手,还有另外两位长老的援助。

估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

“严长春,刚才说的话仍旧有效,只要你们置身事外,合欢派保证既往不咎,我愿以道心起誓!”三妙仙子抛了一个媚眼,楚楚可怜道。

“哈哈哈,三妙,你还真是黔驴技穷,到了这般田地,还想要搬弄是非。”夜枭阴恻恻笑道。

“三妙仙子,还不束手就擒,那三个女娃可坚持不了太久!”严长春亦不予理会。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距离这处战团两丈远的位置,祁连山抓着一柄吴钩法宝,皱眉插话:“两位,事不宜迟,夜长梦多,要不要祁某上前相帮?”

显然,他不满意两人拖延的打算。

严长春、夜枭闻言一滞,彼此交换一个眼神,就要下狠手。

也就在这时,三妙仙子蓦然色变,身形剧震,下垂的右臂更猝然举起。长长的衣袖被撩起,露出了其内隐藏的一截手臂。

手臂温润如玉,唯独齐腕而断。

断腕之处,固定了一把锋利的铁钩,通体泛着幽蓝的光泽。

严长春二人一惊,齐齐向后跨出一步。

幽灵豹和炼尸傀儡迅速挡在中间,防备着对方的压箱底手段。

可是,想象中的反扑,并没有出现。

此刻,三妙仙子盯着在断腕处绑着的一枚无芯金铃,满面的难以置信。那枚金铃正在剧烈震颤,带出一片摇曳的金影。

“该死!有人打开了传承石室!”

三妙仙子俏脸含霜,冷冷扫了一眼还在斗法的齐婆婆。

“齐长老,这下你满意了?

若你帮我保住了传承石室,这门主让于你,又何妨!”

娇叱完毕,三妙仙子不管不顾,脚下涌出了一蓬粉烟,托着她冲向东侧的无名大阵。

“拦住她!”

祁连山登时高喊提醒。

不管对方想要做什么,阻拦就对了。

传承石室,一听就知是宗门重地。对于合欢派这等大宗门,石室内肯定有价值连城的宝物。

严长春、夜枭一左一右合身扑上,各自的兽宠和傀儡迅疾配合堵截。

四面围堵,旋即将三妙仙子围在了正中。

祁连山不甘落后,手中吴钩祭出,闪电追袭而来。

“你们找死!”

三妙仙子寒声低吼,身前的缠绵丝顿时化作一张巨网,拦住了身后的幽灵豹和傀儡。

同时,右臂向前一甩。

那柄铁钩骤然炸裂,无数的铁屑四处迸溅,百十道毒蛛虚影乍现。

“天蛛地灭!”

随着一声怨毒的怒吼,毒蛛虚影四散冲出,一条条蛛丝喷出,恍若要结成白色的天罗地网。

在得到三妙仙子的承诺后,齐婆婆蓦地干涩怪笑,佝偻的身躯迅速绷直,原本的‘驼背’同样破裂。

成百上千的蝉影遁出,如一团墨云,卷向在场的正道修炼者。

瞧其模样,分明是打算以一己之力,去阻拦所有人。

如此猝不及防的一幕,在场的正道修炼者,一片混乱。

趁着这混乱的机会,三妙仙子冷哼一声,一头扎进了阵法光罩。

可她并未发现,还有两个人悄无声息坠在了身后。

一个,是早就守在阵外的曾书书。

另一个,则是暗夜门的门主夜枭。

……

##

阵内,某处。

这里是一处铜镜的世界。

而且,还是一座庞大、没有边际的迷宫。

每一面铜铃高达三丈,上方又有若隐若现的阵法浮现,令人腾不得空。

迷宫深处。

法心傲然立于七面铜镜的正中,白色锦袍不带一丝褶皱,在散逸法力的吹拂下猎猎作响,依旧渗出了妖艳。

血狱珠盘旋于头顶,垂下的红光笼罩在法心身畔。

似僧,似魔。

在他的脚边,还有一具合欢派弟子的尸体,周身干瘪灰白,恍若被抽干了所有的鲜血,额头正中还有一个乌黑的孔洞。

从面容依稀能辨认出,正是那唤作春雨的妙龄女子。

对面两丈远的地方,金钗儿、潇湘道人并肩而立,怒目而视。

可就在愤怒之中,还透着一丝畏惧。

“法心!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你怎么能辣手至此?”

潇湘道人沉声怒喝。

“天音寺,你真的是天音寺弟子?”

金钗儿飞快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惊惧道。

两人的神情,一一落入法心眼中。

只见他双掌合十,柳叶眉平缓低垂,目露慈悲之色,嘴角却是邪魅挑起少许,笼罩身躯的血芒更盛。

“除魔卫道,都是要杀人的。至于杀人的手段,又有何区别?”

话语略顿,继续道。

“既然两位提出了异议,贫僧可以让你俩走得安详一些。”

走得安详……

嚣张如斯!

换作其他人,一定会怒声驳斥,甚至还会一争长短。

可对面的潇湘道人、金钗儿罕见地没有反驳,即便神情有大悲愤。

因为他们相信,对方并无诳语。

在进入这座异变的阵法后,他们四个合欢派同门聚在了这处铜镜迷宫,而且在寻找出口途中与法心相遇。

四人群起围攻,还被对方轻松杀掉了春霖。

之后,便是仓皇的逃窜。

方才被这个和尚追上,才拼了不过盏茶功夫,春雨也丧命在邪异的血红佛珠下。

惧!

心中如何不惧!

见两人沉默不语,法心和煦一笑。

“既然两位没有要说的,那就受死……嗯?”

突然,法心柳叶眉一挑,偏头看向了左侧。一直淡然得神情,难得有了几分凝重。

潇湘道人、金钗儿亦侧身张望,神色紧张。

左侧,是一条迷宫的通道。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沙沙脚步声,一个身形狼狈的女子,出现在对峙的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