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九全十美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章 大巫的说法
    第一百六十章 大巫的说法

    李青急忙点着头,眼睛里满是笑意,看着郑嬷嬷,笑盈盈的说道:

    “嬷嬷放心,若有什么事,我自然要先和嬷嬷说,真没有什么事,我不过是一下子想到了这个,就想着赶紧做好罢了,你等会儿出去找人去传个话,让连庆明天早一点过来,我有好多事要找他呢,还有,这件事,还是嬷嬷去和琉璃说吧,今天就和她去说清楚了,长痛不如短痛,早一天说明白,也好让她能早一天解脱了出来。”

    郑嬷嬷笑着应了,转身出门叫了石黛、竹枝等人进去侍候着李青歇息,悄悄招呼着琉璃,往东厢房琉璃的屋子里进去了。

    陇平府,府衙后院正屋里,平王穿着件石青色轻罗纱衫,背着手,紧紧拧着眉头,腰背笔直的站在窗前,片刻,转身走到桌子前,拎起桌子上放着的那张已经被捏得有些软塌塌的小纸片,心神不宁的盯着纸片上的几个字:夫人病五天,已愈启程。

    平王心里猛的腾起股怒气来,这个丁一,办事越来越不经心了!病了五天!什么病竟然能病上五天?在青青的手里病上五天?!青青虽说身子弱些,可这两年,哪里病过这么长时候?丁一怎么连病症都不知道说清楚!已愈,怎么个已愈法?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算着日子,青青昨天就该回到平阳府了,快的话,今天就能收到丁一传过来的信儿才对!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没送过来?平王转过身,焦躁的看着屋角的沙漏,不耐烦的叫着人:

    “丁三!”

    丁三急忙闪身进了屋,躬着身子小心的答应着:

    “爷?”

    “平阳府今天的信儿传过来没有?”

    “回爷的话,还没有。”

    平王拧着眉头,烦躁的挥了挥手,丁三轻手轻脚的躬身退了出去,站在门口,迎着对面丁四疑惑的眼光,轻轻摇了摇头,低头思忖了片刻,招手叫过小厮,又想了想,暗暗叹了口气,算了,就算他现在立即传信回去催丁一,这一个来回,丁一的信肯定早就到了,丁三挥挥手,屏退了小厮,依旧垂手侍立在正屋门口,凝神等着听传唤。

    平王背着手,皱着眉头,看着窗外爬满了女墙的青藤,王府书房外的蔷薇,这会儿肯定开得正好,莲花峰晓风院里的蔷薇,肯定开得更好,他再也没见过比晓风院里长得更好的蔷薇了,平王看着青藤,微微有些出神,青青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已经有四十九天没看到她了,整整四十九天!那天早晨,他离开时,她还睡着着。

    他应该晚两天再走才对,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些了没有,夜里睡得安稳了没有,早知道她治不了苏日娜的病,会伤心成那个样子,他当初就不该答应了额哲,让她去诊治!还有,那个木莲,他更不该和她说起木莲,她和那个木莲,仿佛有什么东西紧紧连着,在拉井山,木莲的那个匣子,她痛哭得他也跟着揪心的痛,大巫说,木莲当年也是那样的哭着,那枚戒指,一直挂在她脖子上,再没取下来过。

    那天他不过提了提木莲,她焦急关切到失态,夜里睡着了,一直往他怀里挤,断断续续的抽泣着,呢喃着“要回家”“要回去”,他圈紧了她,才能让她安稳些,在拉井山,她也是哭着要回家,要回去,那几天,她也是要在他怀里才能睡得安稳。

    她要回家,要回去,她要回的是平阳府?还是寒谷寺?木莲和她这之间的传承,到底是怎么个传法?

    唉,不管她要回哪里,只有在他怀里时,她才能安稳下来,那天早晨,他怎么就狠下心来离开了呢!他应该晚几天再走!平王懊恼而痛心起来,他应该晚几天,看着她好起来,恢复了再走,他走了,她夜里哪里还能睡得安稳?她这一趟已经在路上走了两个多月,又心神失守,怎么会不生病呢?!

    现在,她到底好了没有?夜里睡得安不安稳?

    这窗外的青藤,太绿太亮,叶子多得让人焦躁!平王转过身,坐回到桌子后面的扶手椅上,又拎起那张纸片,扫了一遍,烦躁不安的把纸片扔到了桌子上,心里乱糟糟的上下起伏着,从看到这张小纸片到现在,他就一直没办法定下心来,大巫应该快到了,见过大巫,他一定要立即赶回去一趟,他一定得亲眼看看她到底好了没有,他骑马快,来回最多七八天也就够了,不会耽误什么事。

    大巫怎么还没到?若是今天能早一点启程,日夜兼程,大后天一早,他就能看到青青了,平王打定了主意,就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两步走到门口,望向院门口,丁三和丁四在门口恭身侍立着,

    “大巫到哪里了?”

    平王声音里带着压抑着的烦躁问道,

    “回爷的话,说是未正前后就能到了。”

    丁三小心的回着话,平王转过头,看着屋角的沙漏,还要两刻钟!平王微微闭了闭眼睛,勉强压抑着自己的烦躁不安,吩咐道:

    “见过大巫,立即赶回平阳府,你去,让人准备好,大巫一离开,立即出发,一息也不能耽误!”

    丁三怔了怔,立即躬下身子,答应着急忙出去吩咐了下去。

    未正时分,大巫在几个越人的陪同下,进了院子,平王迎到了正屋门口,微微笑着接了大巫进去,直接让到了后堂宽榻上,让着大巫对面坐了,丁三和丁四奉上了茶,和几个越人一起,轻手轻脚的退到了门口,垂手侍立着等着听传唤。

    大巫盘膝坐在榻上,枯瘦的手指托着杯子,闭上眼睛仔细的品着茶,直到一口口喝完了杯子里的茶,才把杯子放到几上,两只手轻轻抚着膝盖,深陷在眼眶里的眼睛亮得如同黑夜里的野兽,看着平王,尖利的笑了两声说道:

    “这是专门给青巫制的眉山茶吧?比广慈大师喝的茶,要清淡得多。”

    “青青喜欢这个味道,我喝着也觉得这个味道好。”

    平王温和的点了点头,声音平缓中带着些笑意说道,大巫尖利的笑了几声,看着平王关切的问道:

    “青巫这一向还好吧?”

    平王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好,今年的生意,怎么劳动了王爷?要亲自跑这一趟?”

    大巫接着问道,平王放下手里的杯子,微笑着看着大巫,温和的说道:

    “我正好过来金川府,就顺便过来陇平府一趟,也就是想见见大巫,说一说话罢了,生意上的事,咱们两家还有什么谈不好的?哪里要你**这些个心的?让阿六头人和潘府尹他们去操心就是了,看大巫精神健旺的很,身子这一向还好?”

    “还好还好,王爷客气了。”

    大巫眼睛里闪过笑意,丁四进来,换了茶水,平王神态轻松的端着杯子,喝了几口茶,才微笑着说道:

    “前些天,青青看了个病人,竟诊治不了,很是难过了一阵子,我只好劝慰她,就算是当年的木莲大师,也有治不了的病。”

    大巫赞同的点着头,平王放下杯子,继续说道:

    “说起来,木莲大师和韩地,和我们林家,也算是渊源深厚,木莲大师离开拉井山,就是先到的韩地,也是在韩地才声名雀起,后来离开的韩地,也是因了我们林家一位姑奶奶的病,木莲大师治不得才离了韩地,去了寒谷寺。”

    “王爷说得是,这些我也听说过。”

    “木莲大师因为没能治好我们这位姑奶奶的病,给林家留下了一枚木莲令,还有两粒百子莲,后来,这两样东西成了我们林家的传家之宝,前年,我中了毒,那枚木莲令救了我的命,也成就了我和青青的姻缘,真是天意注定。”

    大巫坐直了身子,轻轻的叹了口气,

    “说起来,木莲神也算是和林家有缘。”

    平王微笑着点着头,感叹道:

    “是啊,木莲大师一直庇佑着我们林家,说起来,木莲大师留下来的两样东西。”

    平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怔了片刻,才笑着说道:

    “大巫,木莲大师留给林家的百子莲,倒让我想不明白,世人都知道,这百子莲不过是绝人子嗣的东西,当初,木莲大师怎么会留了这种东西给林家?”

    “这百子莲,世人都以为不过是绝人子嗣的东西,其实,倒不全是。”

    大巫笑盈盈的说道,平王眼睛里闪过丝亮光,

    “这百子莲,据我们越人传下来的说法,倒是无上的圣药,可是用来救人的,虽说怎么个用法,治什么样的病,木莲神没留下什么说法给我们,但这百子莲,绝不单单只是世人以为的那样,是绝人子嗣用的。”

    大巫身子微微往前倾了过去,看着平王,接着说道:

    “王爷娶了青巫,这木莲令也就不算什么了,这百子莲只怕是这世上最贵重的物事了,王爷若想知道这百子莲的用法,回去问问青巫,不就知道了,青巫是木莲传人,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平王眼睛里亮光闪烁,纵声大笑起来,

    “大巫说得对,没人比青青更清楚这事了,多谢大巫!”

    .....................

    昨天的,今天会补上,鞠躬道歉!

    再次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