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九全十美 > 第一卷 第八十九章 各有前程
    第八十九章 各有前程

    第二天,申末时分。李青就回到了逸梅庄,郑嬷嬷迎在庄子二门外,上前扶着李青下了车,眼泪就汪了出来,

    “夫人怎么瘦成了这样?”

    李青忙挽了她的胳膊,

    “我累坏了,这里又冷,先进了屋,让秋月侍候着嬷嬷,慢慢的伤感,好不好?”

    郑嬷嬷带着眼泪笑了起来,

    “听夫人这话说得,精神必是好得很,嬷嬷知道夫人怕冷,屋里火墙、火炕昨天就烧上了,热水也都准备好了,让嬷嬷扶着夫人进去吧。”

    秋月和琉璃笑着退到后面,郑嬷嬷扶着李青进了桃花源。

    李青沐浴洗漱干净,秋月取了件桃红撒花丝绵小袄,一条月白刺绣妆花裙,李青坐到东厢烧得热热的炕上。舒服的叹着气,郑嬷嬷接过松萝捧过来的帕子,坐到李青后面仔细的给她绞着头发,松叶泡了杯热茶送上来,李青接过,捧在手里,喝了两口,笑着问道:

    “嬷嬷,这一阵子没什么事情吧?”

    “没什么大事,只是,”

    郑嬷嬷顿了顿,接着说道:

    “夫人走后没多久,文大爷就说病了,庆余堂的大夫给诊了脉,说没什么事,文府来了人要接文大爷回府养病,汤掌柜就给挡了回去,说夫人吩咐过,没您的准许,不准大爷出厚德居半步,木通又不在,他可不敢作主,没想到,过几天,文大爷竟真的病倒了,汤掌柜到庄子上来寻我,我就依着夫人的吩咐。让人悄悄寻了文大*奶说了这事,可巧,文大*奶正在娘家住着,捎话说,夫人不在家,不敢随便接人违了夫人的吩咐,可大爷病着又不能不管,大*奶就每天亲自过去照料着。”

    “噢?”

    李青笑了起来,眼睛里亮光闪过,

    “大*奶这事倒做得聪明,不知道是自己的主意,还是有谁在旁边指点着的。”

    “可不是呢,汤掌柜收拾了处僻静的小隔间给大爷养病,大*奶每天过去送饭熬药,大爷病重的那几天,大*奶衣不解带的彻夜照料着,大爷病好了,大*奶人整整瘦了一圈。厚德居上下没有不夸大*奶的,汤掌柜说,文大爷病好了以后,对大*奶可是尊敬体贴了不少。”

    李青轻轻笑着。

    “大*奶若真是学得聪明些了,倒是文国梁的福份。”

    “可不是这话,这过后,虽说大爷病好了,大*奶也还是隔三岔五的去看望大爷,帮他收拾收拾屋子,洗洗衣服,有时也带儿子过去。”

    郑嬷嬷顿了顿,笑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大*奶偷偷带吃食给文大爷,依着夫人吩咐,汤掌柜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没看见,文府里陈姨奶奶也使人去了好多次,还让人偷偷送东西过去,都被汤掌柜挡了回去。”

    李青笑着喝着茶,看来过一阵子,还要给这个文国梁挪个地方才行。

    第二天午后,未正时分,林蕴涛夫人王氏和林蕴波夫人苏氏结伴而来,说是听说夫人回来了,过来请安,李青微微有些惊奇,将两人让到了东厢,王氏和苏氏见李青人瘦弱了很多,满脸疲惫,陪着略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笑着告辞道:

    “夫人奔波了这几个月,太过劳累。今天就不多打扰夫人了,等夫人身子好些,我和采薇再过来给夫人请安。”

    李青微笑着把两人送到二门外,方扶着秋月慢慢回了桃花源。

    李青在庄子里吃了睡,睡了吃,歇息了半个多月,才差不多恢复了些,气色也渐渐缓了过来。

    又快到冬天了,李青扔下手里的帐本,隔着窗户看着外面隐隐约约的秋末萧瑟,已经十一月了,她的十里庄,今年是没钱再修了,明年,依着这帐本上的收益看,要到明年夏天她才能有钱继续修她的水地龙,可她还想在她的封邑里修庄子,修寺庙,要用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连庆在晋地的生意被平王横插一脚,除了那个成衣铺子,别的都只好放了手,她干脆让连庆在晋地开了几家庆余堂分号和厚德居分号。往后,她还是靠生药、饭庄和成衣铺子这样不伤大局的生意赚银子的好,粮食这样的东西太过敏感,万一招了平王的忌,倒不划算,毕竟,她现在背后多了个越族,行事更要小心才行。

    平王,那是个阎罗,她不想更不愿意触犯了他,她和他相互尊敬着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李青正出神间。秋月掀帘进来,笑着禀报道:

    “夫人,丁一求见夫人,说是派去玉山的人回来了。”

    李青眼睛亮了亮,起x下了炕,吩咐道:

    “让他到花厅等我。”

    秋月曲膝应了,到门口叫了个小丫头去传了话,回身取了件石青缂丝斗篷给李青披上,李青笑着拢紧了衣服,沿着抄手游廊往花厅去了。

    丁一磕头请了安,站起来垂手侍立着禀报道:

    “回夫人话,派去玉山查探的人回来了,正依着夫人的吩咐,画图纸、理物产册子,晚上理出来些,就呈给夫人过目,温泉找到了三眼,其中一处在山脚,一处在山脚处略上去些的地方,最大的一眼温泉在半山腰。”

    李青脸上露出笑容来,眼睛亮亮的问道:

    “水热不热?”

    丁一笑着回道:

    “回夫人话,都极热,探不进手去,都没有异味,是极好的温泉。”

    李青点点头,等晚上看了图纸,最好还是能到实地去看一看,她一定要修个温泉庄子住,冬天里,在皑皑白雪之中喝喝酒,泡泡温泉,是何等惬意的事!

    李青笑眯眯的想着,可要修这温泉庄子,还得先修路,需要银子,很多很多的银子,李青慢慢皱起了眉头。厚德居的收益远低于她的预期,庆余堂现在已经开了九家,可收益的增长极其缓慢,并没有达到她的预期,都要想想办法才行,李青低头思忖了片刻,抬头问道:

    “三爷那个什么文会,放在厚德居开了几次了?”

    “回夫人话,两次,明儿是第三次。”

    李青扬了扬眉梢,想了一会儿,吩咐道:

    “明天,你跟着我,去看看这个文会,嗯,不要跟三爷说,我们偷偷看看就是。你先下去吧。”

    丁一微微犹豫了下,躬身答应着退了出去。

    晚间,李青吃了晚饭,沐浴洗漱后,秋月泡了杯眉山茶送上来,李青坐在里间炕上,靠着大靠枕,慢慢喝着茶,仔细的研究着丁一送进来的封邑简图。秋月吩咐竹枝和竹叶小心侍候着,就先回了东厢自己屋子里。

    松萝站在后倒座房间里,隔着窗棂,有些心神不宁的盯着院子里的动静,看到秋月出来回了屋,两只手拧着,在房间里犹豫着转了几个圈,咬咬牙,出了门,往秋月房里去了。

    松萝站在秋月房间门口,抬手想敲门,又缩了回去,转身想离开,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咬着牙,闭上眼睛重重的敲了几下门。

    秋月开了门,见是松萝,笑着让道:

    “是松萝啊,快进来,我刚泡了壶茶,进来尝尝吧。”

    松萝脸上有些青红不定的看着秋月,堆出一脸的笑来,秋月眼神里闪过层狐疑来,看着松萝,不动声色的让着松萝进了屋。

    松萝进了屋,两只手不安的揪着腰间的荷包,秋月笑着把她按在炕上坐下,取了只杯子过来,从炕几上的茶壶里倒了杯茶出来,递给松萝,笑着说道:

    “你尝尝,这是绿牡丹,夫人说不喜欢这个味,我倒觉得好,你也尝尝,看看喜不喜欢。”

    松萝笑着端起茶,低头喝了几口,秋月起身从柜子里取了一碟子豌豆黄、一碟子紫薯酥出来,推到松萝面前,笑着让道:

    “竹雨做的点心,我记得你最喜欢这两样,正巧我这会儿有,你多吃几块。”

    松萝放下杯子,拈了块豌豆黄放到嘴里,秋月含笑看着她,松萝垂下眼帘,慢慢吃着点心,秋月端起杯子,喝着茶,看着她吃点心。

    松萝吃完点心,端起茶,喝了一口,放下杯子,抬起头,鼓足勇气看着秋月说道:

    “秋月姐,有件事,早就想求您,可我一直说不出口。”

    秋月放下杯子,仔细的看着松萝,带着些笑,温和的问道:

    “我们姐妹,还有什么求不求的,但凡我能做到的,都会帮了你,你只说就是。”

    松萝面容放松了些,仿佛舒了口气般,看着秋月,又有些心虚般的低下了头,手指来来回回的划着裙子,半晌才声音低低的开口说道:

    “秋月姐,你知道,我弟弟,现拜了杨大人为师,我弟弟,很聪明,很懂事,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秋月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

    松萝抬起头看着秋月,眼睛亮亮的,闪过丝火热,

    “秋月姐,我弟弟,以后肯定能象杨大人那样,为官做宰!”

    秋月笑着点着头,看着松萝,松萝眼睛里亮亮的闪着光,继续说道:

    “秋月姐,我想求你帮我求了夫人……”

    松萝声音低了下去,秋月看着她,眼睛里闪过丝疑惑,

    “求夫人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