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五十三章 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消息全文阅读

第五十三章 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消息

扁鹊是医家杰出人物,后来扁鹊成为了一个名号在医家中传承下来,被看作医家之首。

而此刻随着这场大旱与瘟疫离开的不仅是淳于紫苑,氾农道也向自己告辞。

农家弟子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这次灾难波及最大的便是他们。

所以氾农道身为农家的司农,自然要尽可能的组织农家弟子,去抵挡这样的灾难。

李适自然也不可能把氾农道给强留下来,也没强留下来的理由。

所以李适便安排了一个小班兵力护送氾农道离开天水,一直到长安与农家的人汇合。

淳于紫苑与氾农道的离开,让李适有几分唏嘘。

他们当初因为天水的灾荒而来,现在却也因为他处的灾荒离去。

说到底自己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天水校尉而已,难道还指望别人跟自己混不成。

不过多亏了氾农道和淳于紫苑,在他们帮助下,屯田营与医疗营的基础到底被打下来了。

纵然离开了他们,也许某些新颖研究没办法做,但维持营里原本的事务已经足够了。

毕竟不论是屯田营还是医疗营,都已经成立了一年多,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规章制度。

如果这样的情况下,少了某人就不能够运转下去了,那才是怪事。

不过,这些日子来得倒也不全是坏消息。

因为这种瘟疫与大旱,跟墨家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关东本来就是儒家与道家的地盘,墨家要是敢进去,怕不是直接被打死。

所以,杨易在李适的支持下,终于把黑板和粉笔这给研究了出来。

黑板好处理,用黑色颜料找木工制作一个黑板给涂上,那就是黑板了。

但粉笔这东西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实际上真制作起来,需要含钙的石灰岩,需要弄能够把这些磨成粉末的石灰岩黏住的东西。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在这没胶的年代,只能用粮食来替代固化,效果自然算不得多么好,但至少能用了。

当杨易看着制作出来的黑板和粉笔,成功成为将士们每天上课的道具后,倒也成就满满。

不过他还没有喘口气,李适的下个研究便下来了,改进纸张!

是的,黑板加粉笔终归是过度产品,这点李适非常清楚,纸张才是自己的最终追求。

说实话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造纸术,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对中国本身来说,真正重视的还只是造纸术,至于其他的,那是对外国人的贡献更加的大。

所以,每个穿越者都明白纸张才是解决中国很多问题的终南捷径,有条件就想办法制纸。

这时候,墨家也派遣人过来了,对墨家来说,实际上他们走得是底层路子。

但任何一个学派都会有振兴自己学派的愿景,尤其墨家在先秦时还是非儒即墨的显学。

到了秦朝虽然比不过法家独霸天下,但也在秦国思潮中占据一席之地。

只是现在落寞了,当初卫青时代,算恢复了少许荣耀,可惜也是止住了没落颓势。

随着霍卫的时代过去后,墨家便又静默了下来。

不过有霍卫时代留下来的经验,墨家更加重视底层,从而确保自己的学派流传不被断绝。

而只要出了一个值得投资的对象后,墨家又会加大投资进行辅助。

而蜀地与西凉两个地方,也就是曾经的秦国之地上,出现亲近墨家的人,墨家都是愿意进行一定程度的投资。

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只希望墨家出人用武力支持他们,墨守成规在边疆地区很有意义。

像李适这种重视墨家技术,甚至愿意砸钱进来进行研究的,反而非常少见。

所以墨家知道了有个冤大头愿意砸钱搞研究,自然来了一批人。

李适给了墨家开辟出来的土地后,他们会非常快速的融入当地。

毕竟一个热心而喜欢善财的人,任何人见到了都会喜欢,再加上这些人还懂得一些使用技术,若是不被底层百姓认可那才是怪事。

然后墨家便在底层宣扬自己的理念,甚至开始结墨社,有组织有纪律的融入到了当地社会,看起来仿佛毫不起眼。

说实话,李适见到这幕时,还是相当心惊胆战的,因为他有种见到太祖战士的感觉。

后来李适从蔡邕那里扒拉几本书出来,看到先秦时墨家在与儒家争锋前,与杨子某些争论,却有种轮回两千年的错觉。

不过不得不说,墨家的确是一种既专注提升生产力,又有着先进生产关系,但就是难以溶于当下环境的学派,因为社会的平均素质真支撑不起这个学派的发展。

但他们这种扎根在底层人民深处的结社方式,又让他们在这格格不入的世道中,非常艰难的生存了下来,也许活得不好看,但实际上就是还活着。

李适明白,诸子百家要说到改进生产力终究还是墨家最靠谱,因为他们真就在底层,而除了他们就剩下兵家了。

没有错,兵家这个看起来只知道打战的家伙,实际上对于社会生产力的贡献是相当大的。

比如从铁器的军用转民用,比如马匹的军用转民用,总之各种顶尖的科技都是先在军队中得到充分尝试,然后再从军队流通到民间。

虽然技术的传播较慢,但的确是有效的手段。

此刻,李适虽然给了墨家的工程师们一个长期的改进造纸术的研究课题。

但就近期来说,墨家到来的首要任务,是在天水这块土地上修建水渠,协助郑渠把渭河水引流到农田上进行灌溉,帮助大面积种植的庄稼能够成长。

西凉这地方雨水不算充足,但因为已经习惯了在冬天时有着储雪习惯,再加上在李适带着一大群猪族苦役努力修建水渠的事就没停下来过,所以今年至少庄稼不缺水。

对比起现在处于水深火热的其他州,至少天水这里,还算是平静。

即使如此,随着氾农道与淳于紫苑的离开,李适向政务厅中跑的习惯也变得勤奋了起来。

毕竟在天水这个层面,李文优的内政厅收到消息算是最全面的。

李适来到内政厅里,贾文和正两眼无神的睁着眼睡觉。

反而李文优仿佛有着八只手似的用匪夷所思的速度在处理着一份份文件,满脸写着精力充沛,吃苦耐劳,酷爱996的福报生涯。

李适也没有隐瞒,便告知了李文优自己的来意,询问一下,青徐幽翼有关瘟疫的消息

“青徐幽翼的消息吗……那里怕真的是人间炼狱,除非卖身世家豪族,否则很难活下来!”李文优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李适道,

“关东今年的情况这般恶劣,我们西凉怕是拿不到什么资源了。

还好有你弄出了不少的农田来,否则我怕要像段景那家伙一样,为养兵发愁吧。”

李适从李文优手中拿过文件看看,皱皱眉头道,“怎么会这么严重?朝廷不赈灾吗?”

李文优叹息道:“朝廷赈不了灾。

仙皇用仙党之锢罢免了很多学子,而现在上位的人绝大多数都是靠捐钱上位的富商。

他们到了任上恨不得扒皮三尺,谁还管平民的死活!

而且朝廷还寄希望让太一教出面,安抚民众,真是愚不可及!”

“太一教?”李适若有所思,问道,“这是什么,跟天师教什么关系?”

嗯,在天水这边也是有人信教的,不过信的是天师教。

这些人的信教程度,差不多是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信的心态去信赖天师教的。

李文优摇摇头,道,“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太一教,比我们这的天师教可是要昌盛的多。

这太一教奉祀的神为黄老,尊奉中黄太乙.太乙又作太一,人们口口相传成了太一教。

他们的教主被称作张角,那可是真正的道家元婴高人!”

“什么,他的教主叫什么?”李适听到李文优的话,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张角?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吗?”李文优看着李适一惊一乍的不由问道。

“没事没事,我就问问,他有兄弟姐妹吗?”李适很怀疑的说道。

“有两个兄弟,一个叫张宝,一个叫张梁,都是这太一教的干员。”李文优回答。

李适满头的汗水,转移话题道:“难道仙朝就这么任由他们宣传下去,而且还支持他们去安抚灾民?他们是怎么想的”

李文优摇摇头道,“颍川刘陶,奉车都尉乐松、议郎袁贡等联名想仙皇上书过。

众人希望能够重视太一教之事,但却不了了之。

我们这位仙皇,才不在意底下的人啊!

不过,最重要的是,让太一教的人去安抚至少不需要用钱。

如果派人下去赈灾是要消耗钱粮的,仙皇怕舍不得吧。

也许他自己也知道,那些收了钱上来当官的到底是什么人吧。

把钱粮交到这些人手上,不知道到最后能够有个几分能够最终下发下去。

跟关东比较起来,还是我们关西这边好。

虽然生活苦了点,还要时常与妖族打交道,但到底干净利落,要什么用西凉剑抢就是了。

出了什么问题,杀一圈也就杀干净了,哪里像关东那边,真是令人作呕。”

李适听李文优的话冷汗直冒,因为他感觉自己好像也有些西凉化了。

对那种动不动就杀人的行为,好像也没有多少的感觉了。

李适叹了一口气,对李文优问道,“不谈这个了,跟我们天水又没多少关系,对了文忧,距离甲子年,还有多久。”

“甲子……”李文优回答道,“明年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