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解决白波黄巾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七章 解决白波黄巾

从秦府出来,李适到底对自己的未来变得更加明晰了,做起事情来也更加的热情。

然后李适便来到少府。

原来少府令是谁李适忘记了,反正李适掌权后,便把张道渠提到了少府令。

张道渠感谢了李适,这次李适过来,自然是热情的接待着。

而李适则从少府这里要了一份矿产分布图,比较起自己勘测当然用国家的方便。

李适开始对工业下手了。

说实话,这时代想完成工业化是不可能的。

因为不论交通,社会制度,社会生产力都不允许这么去做。

但李适想要完成工业的聚集化,规模化、标准化与体系化是能够去做的。

从铁矿开采,到熔炼打造,到成为铁器,然后能卖多少钱,就价值几何。

这就是这个时代人的思维。

所以,在他们看来铁器真的非常贵,熔炼锻造都是钱。

认真上过思想政治课程的李适明白,所谓价格跟资产完全是两回事,就资产跟生产资料也没有任何关系。

作为执政者需要关注的是生产资料,而不是所谓的资本与价格。

而生产资料的四大要素分为劳动者、资本、土地、和组织。

对企业家来说,这些东西所有权本身不是自己的,为了这些所以需要投入相应成本。

但从政府角度来说,资本可以用信用来取代,土地是属于自己的,组织是现成的,劳动者更是不会缺少。

所以当用政权权利进行基础生产时,理论上来说成本是接近于无的。

当然实际的运转过程中,还是有时间成本的。

而李适现在要做的就是借助国家政府的手段,打造一条产业链。

从源头开采铁矿石与煤矿石,到流水线作业锻造,锻造出来的铁器直接送到屯田营手上温养,温养后便能直接拿出来消化。

因为在这个时代铁器几乎永远都是供不应求。

甚至李适怀疑,自己拿出来卖给袁绍袁术,他们买过去后会重新把铁器来铸就武器。

但李适不在乎,甚至李适巴不得他们能够抄。

因为技术好抄袭,但思维难抄袭。

他们拥有标准化与流水线吗?

他们能以整体思维去处理整个治下的经济关系吗?

他们能做到哪怕没钱也能维系治下的正常发展吗?

他们做不到,而做不到这种思维,就算李适给他们抄他们也抄不过来。

最简单的一点,现在李适手上压根就没钱,全靠白条信用维持整个关东地区的经济交流。

但袁术袁绍他们有什么,如果他们真要发展工业,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靠纯粹的实体财富,根本就填不满工业化这个无底洞。

换句话说,这时代的生产关系根本搞不定那么高端的生产力。

更不要说,工业化进程中最无可替代的高素质人才,也就是至少是识字的工人!

而这时代能做到识字,基本也能称呼一声士子,不跑去做官,而去做工人,怎么可能。

当然李适也搞不出来工业化,但李适能够做到初步的工业聚集化、规模化,以及体系化。

这样的最大好处是,成本的下降,产量的提升,以及工艺的进步。

还有个很隐性的好处,那就是环保。

是的,正常来说工业化的进程肯定是会对周围造成极大的破坏。

但等到工业规模到达一定程度后,通过对废水处理,就能重新从废水中提取分离出金属。

如果规模达不到一定的程度,那进行废水处理反而是有病,因为这样赚不到钱。

很多东西在没上规模前,人们总会发现没任何利益,但上了一定规模后,就会发现原来以为有害的东西,通过技术转化,未必会是有害的,反而是有利益的。

垃圾只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这句话的解释就是,垃圾产生的利益足够大时就是资源。

至于废水处理的技术,别看不起古代的人,也许他们不懂得元素的本质,但是物理的方法他们会弄,甚至只要确认废水中的确拥有某物质,他们绝对能给弄出来。

实在不行,这些东西还能够作为毒药使用,战斗时涂抹武器上,保证一箭破伤风。

当然,李适也没指望甚至建立起一道环保体系的工业体系。

对李适来说,能做到初步规模化就足够了,而想要做到这一点,第一个问题就是修路!

没有错,修路!

李适深刻发现这年代的路是修不完的,从矿山到工厂需要修路。

因为其他的材料是固体还容易搬过来,但液体的水总不可能搬运过来,所以所有兵工厂都建设在水边。

从工厂到城市,还是要修路,毕竟就地打造,然后直接把成品送到李适手上的成本最低。

除非是那种其他条件真的非常便利,否则绝大多数重工业的工厂修建都优先靠近水边。

因为工业比农业要更加的吃水。

值得李适庆幸的是,自己所需要做得并不是从无到有的打造一个工业体系。

只是把当前的工业整合布局而已,否则李适感觉自己会疯的。

而现在自己所做的算不上是工业化,更准确得说是整合西凉与神洛的工业资源而已。

这也是李适选择休养生息,而不是主动进攻的原因。

因为等到自己资源整合完毕,让你们这些土包子见见工业生产力整合之后,自己手底的资源所堆积出来的战斗力有多么恐怖!

至于现在,什么都别想,还是抽出自己的屯田营去想办法修路吧。

而且这些都还只是细枝末节,最重要得是从长安到神洛要修一条长达375千米直通道路,确保如果有需要,只要一天时间就能从长安到达神洛。

李适长叹了一口气,人手啊……一旦需要进行大建,最缺的永远不是物资,而是人手啊!

这时候,李适手上的武将们几乎都被李适给派遣出来了。

为了解决逐渐在河东郡逐渐盘踞起来的河东黄巾,以获取到足够的人力资源。

李适原本准备派出虎牢关的姜冏先留下来解决白波黄巾,同时还带上了关长生。

毕竟关长生本身就是河东解县的人,由他出面,在地方上更容易接受。

然后关长生一个暴起,一刀砍下郭太的脑袋,转身挥刀顺手解决掉了所谓心腹。

来得时候还雄赳赳气昂昂的白波黄巾基本上就是兵败如山倒,很快就全面覆灭了。

毕竟关长生虽然长得显眼,但没自己名号,就算是叫出关长生的名字,又有谁认识。

这种祸害自己家乡的贼寇,反正在关云长拿着李适送的青龙偃月刀就是砍杀。

某种程度来说,这也算是杀鸡用牛刀了,干掉老大后,关长生便开始抓俘虏了。

不过,黄巾军这种流寇,打败它们容易,但想要降服它们就太难了。

这时作为张角嫡传姜冏登场了,他开始收敛黄巾军,主动引导黄巾军撤退。

姜冏在张宁教导下,准确掌握三十六方切口,清楚知道黄巾军嫡传秘法,成为黄巾军最正统传承者,字号为小将军张白骑。

这次主要任务就是,永远支持黄巾军中那些搞正面进攻的,怂恿那些自觉实力不凡的家伙去单挑。

而李适派来的大军中,单挑有关长生负责,群殴有姜叙指挥大军负责解决。

至于张宁和姜冏则保证自己每次逃跑都能最大限度的聚拢白波黄巾。

就好像孟获一样,被诸葛亮七擒七放,把西蜀南蛮地区所有蛮人拉过去被狠狠揍一顿。

全部都被诸葛亮揍服后,那自然也就好教育了。

姜冏的性质差不多,每次就是以自己天公将军嫡传的身份,吸引周围黄巾军帮忙。

然后让周围黄巾军首领战败被杀,而自己手下的黄巾军越滚越多。

顺路把河东地区的盐池附近的盐商与世家处理了一下,方便李适来接手时关系干净。

毕竟这个年代食盐还是很重要的。

就这样才过一个月时,姜冏就从来时就带了张宁,以及十几个虎贲伪装黄巾力士,现在收敛了十万多黄巾军的人心,成为整个河内白波黄巾中拥有最正统身份,最优秀才能,以及最庞大势力的老大。

“还真混成老大了……”姜冏抓抓脑袋,实在是不理解,黄巾军老大这么好混的吗?

“来任务了!”张宁来到姜冏身边递给姜冏一份纸条。

至于为什么是张宁传递信息,很简单,因为张宁掌握符水技术。

这技术几乎是张角一系的招牌技能,其他的道教分支基本上没有掌握。

所以张宁负责去发符水来治疗伤患的,这也是为什么姜冏能够这么快就能争取到白波黄巾信任的原因。

因为姜冏与张宁两人真的是张角嫡传,除了名字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

而发放符水自然是要解除底层受伤的人,至于黄巾军的底层想混进去还不简单吗?

姜冏看完后脸色有点黑,总感觉这么做有点良心过意不去啊。

“到底怎么了,莫非他不打算收服黄巾军了?”张宁看着姜冏的样子很担心道。

对付白波黄巾的时候,李适便是在淳于紫苑的引导下与张宁谈过了。

让张宁帮助姜冏实现这个计划,自己则在收服黄巾军后给黄巾军做好安排。

李适现在为了修路眼睛都差点红了,坑杀不存在的,这么多劳动力都给自己去修路啊。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计划完成后,李适就亲自做媒让姜冏取她做正妻。

所以只要白波黄巾解决,她就能跟姜冏回来结婚了,在这个条件下,张宁果断同意了。

姜冏把上面信息递给张宁,张宁看了后笑道,“死得是张白骑又不是你,有什么关系。”

所以姜冏果断召集手下将领,杨奉、胡才、徐晃和李条,以及大大小小的渠帅,开始大义凛然的劝解着他们。

(没错,我给神三的李条改了籍贯,太喜欢这人物了,不舍得他死在曹操手里。)

结果准备好的托都还没有用上,手下四大将之一的李条率先开口道:

“将军,您一定能带领我们成功突围,更能够带领我们打败官军的。

实在不行,我们回东郡去跟黑山黄巾联系,若是没有您,我们白波黄巾还是黄巾吗!”

姜冏声情并茂的的讲述着:“就算跟黑山联系上又怎么样!贼一样是贼,一样要被官兵追捕。

我们白波黄巾起事的时候有三四十多万人,现在兜兜转转也就只剩下十多万了。

饿死的,掉队的,冻死的,被杀的……难道这就是我们黄巾应该过得日子吗!”

这些天与这些黄巾们相处,姜冏能感受到这些黄巾跟当初在西凉的他们都一样,都是一群活不下去的人。

只不过西凉活不下去了,可以参军去抢妖族,这样的话,还是良家子。

而在内陆的他们活不下去了就只能够去抢官府了,他们就成了反贼。

而现实就这么可笑与无奈。

“我们继续逃下去只是死路一条。郭太大帅阵亡了,韩暹渠帅也没了,我带着你们勉强还能够活得下去。

但就算我们逃出去了又怎么样,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是贼,那我们前方就只是敌人。

你知道吗?我们是贼!那我们就永远没有朋友,要永远的杀下去!

但这天下人,我们杀得完吗?!”

姜冏大声的咆哮,仿佛想要把这群仍然在黄天当立睡梦中的人们给喊醒。

“我不懂这些,也不想要听这些,将军我只想要你别死!”

胡才双眼通红,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的流淌而下,声音沙哑着说道,

“我们可以死,但是将军你不能死。

每次我们活不下去了,都是将军你带我们抢粮食,而抢到粮食后将军更是最后去吃的。”

胡才说到这里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额头一下就红了,道,“大帅您别死,求您别死啊!”

随着这话,一个个黄巾渠帅将领都纷纷跪下给姜冏磕头。

“起来,都给我起来!”姜冏一把拽起这名黄巾的胳膊,看着所有人道,

“我们黄巾军要格了这苍天,是因为这苍天让我们吃不饱饭。

但一日为贼,终生为贼。

这一次长平侯给我们这个机会,但下一次呢,我们还有下一次吗!

大家别忘了长社,那时候兄弟们都投降了,结果粮食不够,大家还是被坑杀了。

巨鹿之战,皇甫明攻破之后屠城三日,是长平侯不计前嫌收敛了黄巾女子。

这一次长平侯翻新了郑国渠,他有足够粮食的,也是愿意给与我们善意的。

我愿意用我的命去赌一赌这个机会,让大家能过过上吃饱饭的机会!”

在场黄巾听到姜冏的话也站起来,只是一个一个沉默的不再说话。

长社之战,黄巾投降结果全部被坑杀,巨鹿之战,皇甫明攻城后屠戮整个巨鹿。

大仙朝的军队不接受黄巾军投降,他们不愿宽恕他们这些仅仅为了活下去而努力的人。

姜冏说道:“这很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以一人之命如果真能换来黄巾一条生路,这也许就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值得事。

在我自缚前去朝廷的营帐后,你们就是平民了。

记住你们是平民,以后给我好好种田,好好工作,等到老子忌日那天端上酒,带上你们的吃食来告诉老子。

老子今天的决定没错,老子真给黄巾找到了一条新路!”

听到这话,整个黄巾都很沉默,但所有黄巾都知晓,一路带领着他们这群黄巾活下去的将军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扑出一条道路,为了这十数万的黄巾杀身成仁。

“将军,那要是那群狗官不讲信用呢!”一直都很沉默的徐晃突然喊道。

姜冏高声说道:“你手中的斧头是拿来看的吗!

苍天让我们吃不饱饭,我们就格了苍天,朝廷让我们吃不饱饭,我们就反了朝廷!

我们是黄巾,我们也是百姓!”

“知道了将军!”徐晃双手抱拳对姜冏重重的磕头!

姜冏继续道:“我去朝廷了,你们待在这里。

等我死了,就会有人来接受营帐,你们不要反抗。

因为只有我死了,你们才能从贼成为民。

接下来,你们好好生活,不要再贼一样的日子了,娶老婆的娶老婆,种地的种地,打工的打工,没有人还会看不起你们。

因为你们一样是这大仙朝的子民。”

姜冏的话说到了这里,转过身对着巨鹿方向恭恭敬敬的三鞠躬,道:

“天公将军,我践行您的梦想与愿望,请允许张白骑和您踏上一样的归途吧!”

“可!”

一个苍老的声音仿佛穿梭了时光河流,骤然在姜冏的耳边响起来。

刹那间,姜冏有一种被吓得见鬼的感觉,自己的心脏更是滴滴咚咚的不断跳跃着。

姜冏环顾四周,发现黄巾渠帅们又都跪了下来。

而姜冏晃晃悠悠,疑神疑鬼的看着周围,怀着几分畏惧的向关长生营帐而去。

但在黄巾渠帅们的眼中,那就是张白骑虽然心中恐惧万分,依旧无比坚定的向着朝廷军队而去,一见到这里,黄巾军们顿时大哭了起来。

192年七月,天公将军嫡传黄巾小将军张白骑舍身成仁。

以一人之死换取白波黄巾被朝廷接纳,为天下黄巾用鲜血扑出大道,自此黄巾归属李适。

将军夫人张宁在得知此消息后,当日以身殉节以全夫妻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