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蔡昭姬与秦倩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蔡昭姬与秦倩

“文忧你的尚书台即刻出一份重建神洛的旨意去发放全国。”李适看着李文优道。

“诺!”李文优继而笑了起来,道:“你还想要让关东诸侯出一笔钱来?”

李适耸耸肩道,“他们这么忠君爱国,我们自然要给他们表现表现的机会。

要是不掏这钱,到时我们就讨伐不臣,对了,我们的政策也都直接放到这旨意上。”

李适说道这里,看了一圈,对司马朗道:“司马朗,就由你来做这个天使好了。”

“诺!”司马朗点头接下了这个任务,想要出面见见关东诸侯。

毕竟不能观看李适的表现,其他人也都应该看看,这样司马家才好下注。

李适继续道:“元常,新郑渠便彻底交给你来处理。你决断敏锐,我授予你便宜之权,想来你有了郑国渠一年经验,应该能让新郑渠在这一两年内彻底完工。”

“诺!”钟元常听到李适的话双手抱拳表示知道了。

李适把目光放到荀公达身上,道,“人口普查制度你我都是清楚,每次人口大量流动,对这套人口普查制度来说都会是次很大挑战,今年你怕是要辛苦了。”

“当不得!”荀公达不由苦笑起来,但他知道这件事也就只有自己要做下去。

反正荀公达算是明白了,人口普查制度就是一个大坑,而且是专门给自己这种本能喜欢藏拙的人准备的大坑。

因为这工作需要得是沉稳,是细致,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智商。

所以,李适便把这东西丢给荀公达,让他去慢慢去磨这个工作好了。

李适说着便把目光放到法衍身上,道,“法衍你身负代廷尉之责,我有心要修改律法,让律法与时俱进,但如何做却是需要一片试验田。

所以我想要把神洛作为实验之地,方便你来进行实验,若是优良之法,则推行全国,若是恶法,则避免糜烂。

所以还请你与杜畿一起前往神洛,对现今法律进行考证改良,与时俱进。”

“诺!”法衍听到李适这话,倒非常痛快的回答。

“文和,我们下一步的攻略必然是并州,豫州,与汉中,这三处情报工作便交给你来处理,至少要先搭建出框架别一抹黑。”李适对贾文和道。

贾文和抱拳,答应下了李适来。

随着李适的命令,以建设神洛为核心的计划很快便是在文臣中铺开来。

而武将们在这一刻呆若木鸡,一个个一幅幅听天书的表情。

李适开口说道,“另外,屯田兵制度要全面铺开,你们队伍中凡超过三十岁的兵士,我都会安排他们退伍,你们把名单给拟定出来!”

听到这话,张平,华公伟与李确三人的脸上有几分的难看。

因为樊丑郭祀张公伟与姜冏,本来就是李适的骁骑营中出来的,肯定都达标。

其他人可能就要清除一大批了。

李适的屯田营制度一点点普及开来,现在三十岁以上的士兵,在西凉本部势力中反而是少数,所以三人虽然难看,但至少有所准备了。

不过,华公伟站出来道:“但我麾下三天赋部队就算想要补充补起来也非常麻烦,不像他们只要于文则训练出来的将士就能补充进去,杀一场差不多就能恢复战斗力了。”

李适思索了一下说道:“你的部队是西凉军的唯一三天赋部队,肯定是要给你补满的。

不过就算三天赋士兵年龄到了一样要换下去,不过你可以从第二梯队西凉骑兵中挑选。

至于第二梯队的西凉骑兵再从于文则或者皇甫明那里补兵好了。”

“好好好!”听到李适这话,华公伟的目光开始向四周打量。

他先落到高顺脸上,算了李适的骁骑营不敢去吸血,最重要的是基础天赋到底有所不同。

哪怕在自己队伍中带久了一样能改天赋,但效率上来说就差太多了。

同样的道理,姜冏,张公义都不是很适合,倒是李确的队伍挺不错的。

李确看到了华公伟打量过来的目光,却是毫无畏惧的与之对视,更是龇牙示意。

想要摸自己的兵,龙将了不起啊,三天赋了不起啊,小心老子咬你啊!

好吧……这个家伙惹不得。

华公伟的目光自然落到张平的身上,满脸笑容的拍拍张平的肩膀道,“张平,我们好像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来着,兄弟有难,你不会不帮吧。”

“呸!”张平到时很想要给这家伙一口,不过想想道,

“我平时一般也不会出击,给你练练西凉骑兵也不是不行。

不过,我的侄子刚刚从定军山学成归来,虽然龙将但直接让他带兵打战我有点不放心。

你来带带,让他做个副将习惯我们的西凉军旅生活。”

“好嘞,就这么说定了!”华公伟拍拍张平的肩膀,道,“你侄子就是我亲侄子。”

李适听着这群家伙私相授受的话,不由暗中摇摇头。

要是换了权利欲大的主公,你们这么做怕是已经上黑名单了。

不过换了是李适的话,反正李适也没有打算纠正这些,只要不违反自己制定的军令,一些情理中的事,李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毕竟张伯渊论学时,那是定军山出来的高材生。

上一个高材生是孙文台,论能力单单是龙将的实力便是让人无话可说。

再加上关系还是张平的亲侄子,妥妥的苗正根红的西凉二代啊!

有这样的人不用,而去讲所谓的公平,李适脑残了才会这么做。

不过,这波屯田令的波及范围还是挺大的,李适麾下西凉兵退出的人不是很多,但收编的神洛五校外加上马寿成、韩约等人的部队倒被剔除了不少人。

这些人的剔除对李适来说正好,让屯田营补充了一波后,这些人或是加入到了屯田营,或是成为了亲民兵的队长,一个个都被李适尽可能的塞了下去。

要知道现在的西凉到底是地处边疆,时不时会与边境发生冲突。

这些个杀胚虽然老了,但安排在边境地区,对维护边境地区的稳定还是有着一定用处的。

当然李适也偷偷的弄出了人口买卖,也就是专门针对妖族的。

所以这些个杀胚很快便在利益的驱动下,形成了狩猎图,去捕猎妖族。

对于这点,李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毕竟自己真的很缺劳动力啊。

这年代搞基建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但让华夏一族少死人的话,那就只有让妖族去死了。

同时,这样也算一种解决人口就业的手段,不然真让这些老兵下去种田,他们也难受啊。

不过,这波让高年龄的老兵退了下来,李适的屯田营,从十个扩张到了十六个。

至于自己手下的军队,步兵营三万,射声营一万,长水营一万,张公伟、姜冏、李确、郭祀、樊丑、张平每人给的编制指标是六千人。

不过提供的武器粮食什么的只有五千,多出来自己掏钱养着。

唯一给了满编制和满补给的只有华雄的飞熊军和高顺统帅的骁骑营。

所以,李适放在明面上的军队差不多是九万多十万不到,但如果算上十六个纯粹为补兵准备的屯田营,李适能一口气爆出近乎二十万的兵力来,但没必要这么做,太浪费粮食了。

反正近乎十万的说部队拉出来足以把关东的那一批人给吓死了。

随着这些制度颁布,所有人纷纷散会离开,准备找自己的事情去做。

而李适留下了贾文和道,“文和你留一下。”

众人也就看了贾文和一眼,没多说什么,知道李适有些事要交给贾文和。

“文和,对于进入汉中你怎么看?”李适直接开门见山的对着贾文和道。

“长平侯是打算进攻汉中?那重建神洛的战略?”贾文和不由皱眉道。

李适说道:“汉中是蜀中的门户,所以肯定是要拿下来的。但我们总不可能自己等着蜀中出现混乱吧。

所以你先安插点人手进入蜀中,可以建立教派与五斗米教抗衡,建立商会探查蜀中地形,甚至可以成立互助社帮助底层百姓。

先安排点人手而已,只要重建神洛的策略完成,那下一站就必然是蜀地了,先做点铺垫。”

“文和明白了”贾文和点点头,对李适实现安排自然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一个团结的蜀地很麻烦,至少对任何大军,想要进入蜀地都会非常困难。

但如果有蜀地的人自己作为内应的话,那进攻起蜀地来,自然就会方便很多了。

随着事情全部布置了下去,李适发现自己倒是轻松了很多。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干活去了,而自己制定好了战略,基本上就能够做甩手掌柜。

因为这时候在跟着自己开完会后,李文优便回去加班加点的处理政务了,毕竟李适基本上只是做战略,而不是经手具体政务。

李适做具体的政务也能够做,毕竟这世道没什么政务是钱搞不定的,搞不定的政务只要砸钱就好。

但李适这种手段会让后来人很难做,所以被李文优一脚踢了出去。

“还是自己辛苦点用正常手段来处理事情吧!”李文优忍不住的想:“招贤令什么时候能传播天下,自己也要一些苦力来帮助自己处理这些事情啊!”

李适走在长安街道上,典韦在自己的一边作为保镖跟随着,真说起来自己的战斗力也不会比典韦差太多。

不过多一个典韦也是很有意义的,至少需要挡箭的时候让典韦顶上就好。

历史上孙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被刺杀,很重要得原因就没带上周泰和太史慈挡箭啊!

很快李适便见到一座府邸,府邸周围一片狼藉,府邸牌匾上还挂着着白色的绸缎。

因为这座府邸内有丧事。

不过,这家府邸周围送了不少的花圈,李适走过去看了看,鲜花素雅鲜嫩,显然是刚送过来没有多久。

不过,看起来并没有被送进去。

典韦过去敲了敲门,很快便见到一个一身素白孝衣的女子打开了一丝房门。

她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外面,小声说道,“蔡家不幸,只余女眷在内,不能擅请诸位入内,若是送来丧礼,还请放在门口便是。”

“老师的丧礼我没有来得及参与,还请让我给老师补上一炷香。”李适开口道。

“师兄?请进。”蔡昭姬见到李适,倒打开了房门,让李适进来。

李适也不多话,来到了蔡邕的灵柩之前,拿了香,诚心实意的给蔡邕上香。

蔡邕到底为了秦雄的事情哭丧,为得不仅是秦雄解除党禁招揽他的知遇之恩,更重要得是,为了成为朝廷的遮羞布。

他想要把这件事情定性为朝廷内部的权利斗争,而不希望是一场叛乱,对蔡邕来说,至少这是用自己的方式来维护大仙朝尊严的方法了。

而因为这件事蔡邕死了,王允执政时所有人都对蔡家避之不及。

不过在李适率领西凉军重新攻克长安后,便有人开始给蔡家送花篮,送丧礼了。

李适上完了香,转过头看着蔡昭姬,身着孝服的双眼微红,的确是令人怜惜。

李适道:“老师已经仙逝,你可是有什么打算?有师兄在,保你在长安无忧。

至于河东卫家,若过来接你回去,我便以长辈的身份给你补上一份嫁妆。”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父亲,突然去世的确让我遇到了许多以前未曾遇到的事情。”

长安城这一个月的风云变化,对历史来说只是一粒小沙粒,但落在当事人身上却是难以承受的山峦。

作为蔡邕的女儿,经历了蔡邕显达,定下婚约,丈夫横死,自己被驱,父亲下狱处死,家族门可罗雀,到李适带领西凉军重新入城,父亲的亲朋好友们又一一出现。

可以说这短短的一月的经历,就仿佛是常人的一生一般。

纵然蔡昭姬聪慧过人也需要时间去消化这跌宕起伏的经历,去平复千疮百孔的心灵。

“我决意为父亲守孝三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昭姬摇头道。

河东卫家没来接蔡昭姬,而是选择了换主脉,否则蔡昭姬也不会给赶出去。

李适看昭姬的样子,却也有那么几分心疼,对昭姬道,“老师曾主持东观,更兼有藏书万卷,如今便有你来做长安新东观的馆主,顺路整理其中书籍,看看有没有遗漏。”

“师兄让我来做馆主?”听到李适,蔡昭姬脸上带着几分惊讶。

“找点活让你打发时间而已,逝者已逝,尽量从过去的时光中走出来才是。”李适道。

“谢谢,师兄。”昭姬听到李适的话,对李适点点头,迟疑了一下,对李适道,“师兄,也许你应该去看看倩儿,前些日子,倩儿也曾来过这里。”

听到这话,李适微微的一愣,继而点头道,“我知道了昭姬。”

李适说完,便离开了蔡家,思考了一会儿,便来到秦府。

曾经这里车水马龙,但现在这里安静的仿佛让人们忘记了长安城内的这处场所。

李适让典韦敲了敲房门,很快便见到房门打开,秦倩出现在李适面前,见李适到来,秦倩惊讶道,“适哥,您怎么来了?”

“来见你!”李适微微一笑,颇为亲和的对秦倩道,“转眼过了数年,想起来第一次见你,还在四五年期前,现在一转眼,你也已经亭亭玉立了。”

“适哥,你今日来是来告诉我,你要来娶我的吗?”秦倩倒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咳咳咳咳!”李适连连咳嗽了几声,看着秦倩说道,“你脑袋里面想什么呢!”

“在你来前李叔来过,虽然他东扯西扯的,但他的意思我听得出来,他希望我能嫁给你,并跟我说了,我的身份除了你,嫁给其他的人都是害了别人!”秦倩倒是直白道。

李适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继而叹了一口气,李适明白李文优的意思。

因为秦倩是秦雄的女儿,哪怕自己已经承接了秦雄的政治遗产,但如果秦倩嫁给别人,哪怕以他秦雄女儿的身份,也定然会带给他的丈夫不一样的助力。

当然也很有可能那个人第二天就骑马摔死了,甚至调查过后肯定是意外坠马的那种。

“你找个你喜欢的人去嫁了吧,这一辈子,我是不会有正妻的。”

李适摸摸秦倩的脑袋,道,“这是我所能够给你的权利,只要你喜欢,你谁都可以嫁,当然,有人要入赘,我也不会阻止!”

“为什么?”秦倩听到李适的话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李适。

李适看着秦倩从容道:

“因为我要史书绕不开我,让他们写秦雄时只写成权利斗争,而不是秦雄是乱国罪臣。

我会做个权臣应该做的事情,但我不会谋逆作乱,更不会倾覆大仙朝。

而我若有而子女,那我子女将来必然会篡夺大仙朝,否则全族必灭。

所以,我便赤条条的来这世界,终将赤条条的离开。

除了思想,我什么都不想要留下来。”

秦倩看着李适的样子,却带着几分迷茫,继而又有几分崇拜。

虽然李适的话她不是很懂,但她明白的是,

因为秦雄,自己好像只能嫁给李适。

但同样的因为秦雄,李适决定给与自己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