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各方的意动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各方的意动

“然后吕布就这么的输了……”李适看着吕布率领的并州军与关东联军的情报,抬起头对贾文和问道,“那吕布呢?他没走虎牢关这边过来啊?”

“当时情况紧急,在白马义从的追击下,他麾下吕健率领步兵决死断后,而吕布也舍弃了并州军,走河内,绕道孟津,总算让这几百骑逃回洛阳去了。”贾文和整理情报道。

“啧啧,白马义从,先登军,大戟士……关东大军果然有些底牌的。”李适感叹道。

“已经没先登军了,这一战鞠曲义以先登军做诱饵,绝杀了吕布的并州火骑,”贾文和感叹:“韩馥怕是要哭死了,纵然韩家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力量都付之一炬了。”

“鞠曲义不是韩馥的将领吗?”李适听到贾文和提醒微微一愣,微笑道,“真有趣!”

以这一战作为进身之阶,更是顺路斩断掉跟故主之间的情谊,鞠曲义倒是心狠。

“不过这样的对手,打败了才是更有意思!”

李适想到这里对贾文和道,“帮我写奏章,我要把那些狼族给拉来,这一战需要炮灰。

还有梁县的姜冏给调回来,让秦老大派遣人去梁县接手,避免关东军偷袭。

另外让秦老大给我派遣一部分的飞熊军过来。

现在联军至少有一支白马义从,一支大戟士,谁知道到了后面还有没有什么底牌。

他们没有趁着这个时候攻击,想来就是在等援兵吧!”

“好!”贾文和点点头,就是喜欢李适这种谨慎而自信的态度,让人很有安全感啊。

贾文和很快便是下去些奏章,把李适的要求稍微婉转的向秦雄提出来,反正文章最后是落到李文优的手上,他肯定是能看懂的。

这时候,秦雄在为吕布战败而大发雷霆,掀桌子,摔碟子,顺手砍了袁隗全家子。

说实话,袁隗致死都没有想到,秦雄杀自己的时候连个理由都没有。

随手抄起手边西凉剑,就把自己给砍死了,让原本有一肚子话的袁隗半个字都没说出来。

秦雄看看自己已经失手砍死了袁隗,算了算了,就杀了他全家去给袁隗陪伴吧。

然后袁隗全家一千多人全部都给砍掉,并且一千多个人头整整齐齐的派人送往联军。

“相邦,李适那边发来信说要抽调狼族仆从军和梁县姜冏部队,希望相邦能派人接手。”

李文优拿着贾文和那边送来的公文,递给秦雄道,“另外需要抽调一部分飞熊军让他与关东军一战。”

“让牛庸进驻梁县接替姜冏,另外让华公伟调配三千的飞熊军给李适,给我告诉李适,他的要求我都满足他,我要他把袁绍和袁术的脑袋给我送来。”秦雄恶狠狠道。

李文优点点头,虽然秦雄好像有点沉迷享乐,不理朝政了。

但秦雄至少知道谁才是能够保证他能够从容享受的人,至少没有给与李适掣肘。

享乐什么的……李文优想了想秦雄处理政务的样子,算了这纯粹是给自己增加工作量。

享乐就享乐吧,至少不用自己把他批注过的文章需要重新的过滤一遍。

至于败逃回来的吕布,在李文优看来倒是好事。

原本隐约独立在西凉军体系外的并州军体系被吕布自己付之一炬,接着再把吕布好好打磨打磨,就能当做个不错的冲将来用了,毕竟武力值很有保障的。

否则吕布既有仙门九家传承,又有并州军支持,理论上来说是个比秦雄更好的替代者。

额……好像对于世家来说,没有什么人是比秦雄更差的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随着吕布自己输了这一场战争后,那西凉军内隐隐约约形成的并州军的山头彻底土本瓦解。

甚至现在的吕布看着自己手下只剩下的几百骑人只能仰人鼻息。

李文优摇摇头,打消心中某些想法,不过却也有些担心虎牢关的局势了。

“虽然当初制定时,的确是有着一战定天下的规划。

如今真走到最后一步,心中却不自然的有几分忐忑了。

李适胜了,自然是最好,若是李适败了,怕只能退回长安了!

不会的,以李适之干练,西凉之悍勇,当初我就是根据双方实力最强点与最弱点制定的。

纵然关东胜利一时,也绝对不可能一直赢下去的。”

李文优给自己打气。

袁绍因为鞠曲义带领大军,取得了胜利自然乐呵乐呵的开宴会。

鞠曲义更因为指挥大军胜利的成为了整个宴会中最亮的仔,谁都过来敬酒。

当然,除了一个人,那就是韩馥,此刻的他面目扭曲,看着鞠曲义的目光那是咬牙切齿。

这四千的先登军,一支二天赋的部队,结果在鞠曲义的指挥下直接作为诱饵报废了,甚至连一个种子都没有留下来,可以说韩家的先登军彻底断代了。

但韩馥虽然恨透了鞠曲义,然而当袁绍的目光转过来时,韩馥却只能强颜欢笑的陪着笑,却是他连一点点的气都不敢生,毕竟鞠曲义损失得只是他的个人利益,却打败了吕布啊。

就在这场面极乐融融时,秦雄的快递送到了。

一千多的人头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袁绍与袁术的面前,看得两个人都有些恍惚。

就算是袁绍在这时候明明志得意满,却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袁绍与袁术有所不同,对袁绍来说,原本只是庶子,过继给了袁成,不久袁成去世,受到袁隗的提携,才有了今日袁绍,成为整个联盟的领头人。

所以袁隗对于袁绍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那是真真正正的长辈。

“秦雄!我与你势不两立!”此刻的袁绍双眼猩红,向着神洛的方向望了过去。

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格外的凛冽,不过这时候,袁绍却是有一种困龙升天的感觉。

同样感觉的还有袁术,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袁基死了,那个袁家真正的继承人死人。

换句话说,袁家的遗产好像就只有自己两人能够继承了。

袁术与袁绍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站出来道,“秦雄不死,天下难安!”

“盟主,不如由我带领精锐再攻梁县,由鞠将军带领大军攻虎牢,两头并进。”孙文台却走出来对袁绍开口道。

“不如由我与孙将军同去,正好我是南阳太守,调拨粮草给文台能方便点!”袁术道,“至于粮草之事,则是交给韩馥刺史,由他从邺城拨付粮草也能更加方便。”

韩馥却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好处落到自己的头上,顿时一脸期盼的看着袁绍。

“好!”袁绍也感觉上一场战争韩馥出力较大,怎么也要安抚一下,便点头道:“另外我会写信给周家周异,让他派遣周家的火神军助你。”

袁术双手抱拳表示感谢,便马上跟随孙坚离开大营,即刻便出发前去进攻梁县。

袁绍环顾众人,开口道,“我今日便会传令调遣颜良文丑过来,现在兵出泗水,强攻虎牢,有谁不同意!”

背负了血海深仇的袁绍,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的更加凌厉,诸侯众人莫干与之对视。

而鞠曲义,潘凤以及在韩馥身后的郭图,此刻看着袁绍的样子,却忍不住的两眼发光。

再看看自家畏畏缩缩的韩馥,感觉这袁绍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人,有着真才实学的英豪。

而奋起的袁绍对整个联军的控制力转眼间便到达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原本拖拖拉拉在酸枣滞留几个月的联盟大军很快度过泗水,向李适驻守的虎牢关而来。

“这整个盟军的状态不太对啊!”

李适看着盟军几天的时间,便是击溃了自己原本驻扎在泗水的小股部队,哗啦啦的便冲到虎牢关下,倒是有些惊愕。

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一开始盟军都是一副老爷爷骑三轮车的架势,现在突然飙起了豪车来,换了任何的人怕都反映不过来的。

不过,李适虽然被盟军突然加快的节奏弄得有些意外,但自己沉稳的派出斥候刺探情报。

紧接着,然后便耐心等待三支部队的汇聚。

在梁县的姜冏,从神洛赶来的飞熊军,以及被李适安置在了神洛周边的狼族仆从军。

李适想西凉军以完整姿态血洗关东联军,就好像玩牌时凑绝杀,确保一轮将对方绝杀。

至于,袁绍带着关东军来到了虎牢关之后,李适就是一副死守的样子。

反正自己手上的牌没凑齐,那些仆从军从神洛地方带过来,可不像是其他部队那般令行禁止。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随着联军来到虎牢关下,他们的粮草线被进一步的拉长了。

对讨伐董卓的战争一路打到现在,李适还真不相信五十多万人的粮食是无限量供应的。

进一步拖延下去,对于联军粮草的压力会变得非常大。

而关东联军也显然没想到,当他们度渡过黄河,来到虎牢关时,发现李适采取严防死守,丝毫没要进攻的意思。

对比起吕布这种只要一挑衅,那就肯定会出来的角色,李适这种打死了不出来的家伙,应对起来更加麻烦。

因为这样只能够硬着头皮进攻虎牢关。

而这种呆战,硬战,对防守一方来说肯定是有着绝对优势的。

只要将领不脑残,对方想要攻下来基本上痴人说梦,而时间就在这么流淌中过了一个月。

这时候,联军内部出现了问题,很简单,缺粮闹的。

袁术作为督粮官自然知道每天粮食消耗车载斗量,便借助孙文台进攻梁县的机会脱身。

袁术把督粮官这个任务丢了出来,韩馥原本以为是一个美差,但那里想到是个天坑。

等到了他美滋滋接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每日的粮食消耗简直耸人听闻。

但没理由,别人袁术当了好些天的督粮官没有任何的问题,接过你上来才几天便让联军缺粮了吧。

所以韩馥只能自己用冀州的钱粮补贴,但当大军来到虎牢关下,战线被进一步拉长后,再从冀州运送粮食这成本可是不低,送过来的粮食自然少了。

而再这样的情况下,像是王岱啊,桥冒啊,在韩馥看来战斗力不是关键的家伙们自然削减了粮食。

而这又导致这些人开始纵兵抢粮,联军所处的地界是在陈留颍川地界不远,那陈留太守张邈自然很是生气,又派兵防守各处县丞,自然就乱成了一团。

而最后这件事情,便是闹到了袁绍那里。

袁绍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自己老弟袁术管辖的时候,只有他断别人粮食,哪里有缺粮食的时候。

这么一看韩馥比袁术都要废物啊,但事情还是要解决的,便从袁术那边借点粮食来。

虽然只是一份书信的事,袁绍写了这一份信之后,总感觉自己低了袁术一头,分外不爽。

一想到这里,袁绍便找到鞠曲义,询问他有没有什么快速攻下虎牢的办法。

鞠曲义也头疼,如果李适出来一战,他管李适什么西凉第一将,那都杀给袁绍看。

但李适不出来,那鞠曲义也没有办法啊,否则为什么说虎牢关是天下雄关。

不过鞠曲义没办法,此刻下面的谋士郭图站出来说道:“我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可以激一激那在虎牢关的李适,说不得便是会让他出城一战。”

“哦……”袁绍见到了这么说,到是有些好奇了起来。

郭图原本是韩馥那边的谋士,不过在联军中见到袁绍的英武伟岸,再看看韩馥连粮草都处理不好,便是果断投靠了袁绍,开始在袁绍手下做事。

很快的,李适便见到了来自袁绍的使者闵纯,更光明正大召集了大军将领强势围观。

李适看着闵纯,笑着说道,“当初黄巾一别,有数年未见过闵县令了。”

“不过今日一来,纯怕是活不过今日了。”闵纯看着李适苦笑道。

李适摇摇头说道:“且不说联军交战不斩来使,更不要说你我到底是认识的。”

“望李中郎将能高抬贵手吧,主要是我军谋士郭图向袁盟主提议,来送一件礼物给你!”

闵纯递出了一份礼盒,李适打开后,却是一件顶尖绸缎编制而成的女装。

闵纯道,“郭图让我带句话来,只要将军穿着这件衣服在城楼上走一圈,联军自会退去!”

“按得如此辱人!”张公义听到这句话,却拔出利剑怒喝道。

“助手!”李适大声喝止,不就是女装嘛,自己上辈子又不是没见过。

李适沉稳道:“你带人传话给袁绍,让他明日带兵后退十里,我便如他所愿与他一战。

这件礼物我收下了,我按样式再让人赶制三件给鞠曲义袁绍和郭图准备好!”

“让闵纯县令走!”李适挥挥手,便让众人放闵纯离开。

这时候,李适环视四周,道,“什么都不用多说,今天都给我做好整备。

既然别人决定了要送上门来挨砍,我们也不能拒绝别人的请求啊!”

“诺!”听到李适的话,一行众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等到众人全部都回自己的营地中,做好出战的准备。

这时候,贾文和出来道,“若继续守下去,联军自然不攻自散,何必要如此风险一搏。”

“因为缺人啊!”李适摊开手,理所当然道,“等到这场战争打完,我还要开发郑国渠。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只是神洛平民那怎么够用,但如果吃下联军,相信开发郑国渠的精壮就是足够了!”

“你还真的准备开发郑国渠?!”贾文和听到李适的话,忍不住的感叹道。

“理所当然的,秦老大这么的一闹,现在的局面肯定是会崩坏成秦末的样子!”

李适道,“那想要重新执掌政权,那必然需要一一讨伐群雄。

那我们西凉军不论是想要独善其身,还是想要称雄称霸,自然就是抄西秦的战略。

以函谷之险封锁秦川,东北吞并州,西南并蜀地,成就双翼,

如此才背生双翼,鲸吞天下,所以,这一战我必须要打,也必须要赢。”

听到了李适的话,贾文和倒是有些意外李适的大局观。

更加意外的是,李适早早指定计划,甚至按部就班的在李文优框架下走到这一步。

李文优想要拥兵自重,李适便是借助成为长安太守的机会修建了长安到郑国渠的道路。

李文优把秦雄推为相邦,执掌朝廷,李适便借助朝廷之力正式开启了郑国渠计划。

现在,李文优打算一战而定天下,李适也同样打算一战吃下这联军精壮。

因为修筑郑国渠本身就是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与物资的支持,哪怕李适曾经为了郑国渠在物资资源上做出了相当多的准备。

但在人力资源上,如果想要迁徙百姓做事,怕会激发民怨民愤,但用战败俘虏做事,却没任何人会去指责李适什么。

“所以,李适一开始便想好要与关东军决战。

只不过李适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动作,结果关东军自己便送来了瞌睡的枕头吗?”

贾文和想到这里,目光却向李适看过去,

那么布局这么长远的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是这个天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