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9、第六章全文阅读

听到这种久违的语气,若一一怔,知道他定是记起来了。他脸上的妖纹和眉心的印记已尽数褪去。

苍霄还是曾经的苍霄。

若是以前,若一听到苍霄这样的话,她定会将鼻涕擦到他身上,然后一脸挑衅的说“你看我有没有!”

可是以前,毕竟只是以前。

眉目间的怒色褪去,逐渐渗出一丝哀凉,她放远目光,望向他发丝隔离开的那个世界,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是啊,我没有。”

苍霄愣了愣,还没说话,忽听帐外“噗”的一声轻笑。两人瞬间回过神来。

苍霄淡定的起身,神色平静。但紧抿的唇角隐隐透出些许不满:“进来。”

“罪过罪过,搅了两位的雅兴。”

若一定了定心神,起身拍拭自己的衣物。忽觉眼角一热,一个红衣似火的人已立在帐内。那夺目的大袍领边袖口都镶着金边,下摆更是绣有九条金光闪闪的尾巴,比起他那闪得耀眼的衣服,更令人惊艳的是他奇美的容貌——一双夺魂丹凤眼,樱红薄情唇。嘴角轻轻一勾便透出三分妖异的魅惑。

若一看得呆住,这世界竟还有长得如此妖娆的男子。果然,九州的一切都是她的想象、无法企及的。

苍霄见了来者,微微皱眉,还没开口询问,那人冲苍霄略一行礼又悠悠然道:“颜姑娘,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么?”

“呃……”若一有些尴尬,因为她的记忆中从未出现过如此妖艳的男子。

“想必你定是忘了,不过没关系,哪个人,能记住两百年前的过往呢?”他将“人”这个字特意读重。若一怔住,下意识地看向苍霄。苍霄也盯着她,紫眸里看不清思绪。若一垂下头,苦笑。呵,怎么说呢?告诉他实话吗?他不会信吧。本来,他们之间的信任就少得可怜。

半晌寂静,最后打破沉默的竟是苍霄:“九焱,她没有妖力。”

九焱微微一笑:“是么,那么……”身形一闪,九焱已站在若一的面前,不等她吃惊,漂亮的手已挑起若一的头,“你又是如何学会长生不老的呢?”

若一皱眉,厌恶极了这淫邪的姿势,扭头别开了他的手,后退几步,直直盯着九焱火红的眼眸,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妖力,也不会长生不老。”

九焱挑起了眉,似乎被她的态度勾起了兴趣,斜眼瞟了下苍霄,见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九焱笑笑:“很显然,这不能说服我。或者说,我该换句话来问问你。”

“颜姑娘,两百年前,你去了哪里。”

静默。

沉寂中,若一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去了哪里?记忆中那些混乱的场景在眼前似鬼魅般闪过。她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转眼盯着苍霄,淡淡道:“我厌倦了,想回家,所以离开了,就这么简单。”

话音刚一落地,苍霄的表情未变,没见的印记却忽然浮现,隐在皮肤之下若隐若现。空气的温度似乎猛地冷了下来,一丝凛冽的寒气划过若一的脸,鲜红立刻显现在了她略带苍白的脸颊上。

若一也不擦,任鲜血划过她的脸颊,流出眼泪的弧度。

她和苍霄就这样相互望着,面无表情。

帐内气流慢慢往下沉,竟起了风,帐外嘈杂声渐起,军士们不安的呼喊声和马儿的躁动嘶鸣透过厚厚的帐子断断续续的传了进来。

不一会儿,只听外面一个女子高声惊呼,门帘被“哗”地扯开。武罗冲进来,一见这里的气氛,不由分说,对着九焱的胸口就是一掌,怒道:“叫你添乱!”

九焱被打翻到一边,华丽丽的袍子上沾满了灰,有点委屈。

他狼狈的站起来,撅着嘴装着可怜解释道:“我只是想问个清楚而已,小武□□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武罗懒得理他,走到若一身边,小声道:“表哥重伤在身,阿颜。”

若一垂下眼睑,点点头。还是服了软。

任武罗拉着她往外走,心里又觉得有点好笑,生什么气呢。你又有什么资格生气?为什么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还露出这样的眼神……

“怎么?”苍霄冰冷的声音轻轻响起,“又想不辞而别?”

武罗顿下脚步,回望苍霄,有些尴尬的笑着:“表哥,子檀姐叫我……”

苍霄眼神轻轻一凛,武罗自动噤声,立马放开了若一,把躲在一旁兴致勃勃看戏的九焱往门口一拽,高声道:“那我去叫子檀姐来看看你的伤。”接着便不见了人影。

帐里又只剩下两人。苍霄的眼神在若一的脸上细细打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唇角紧抿。

若一思索了下“不辞而别”这个词的意思,而后一声冷笑。

那时,若是在黑衣人出现之前她就走了,那么今天,面对他的质疑,她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可是……

“不辞而别又如何?即便我被绑着来跟你告别,也不一样是个‘不辞而别’?”

苍霄脸色一白,没了言语。

若一笑得很无辜:“怎么,无话可说了?”一转身,若一作势要走,却被身后的人紧紧抓住了手臂。

若一回头狠瞪着他,心却隐隐疼起来。

若是,若是在那寒玉峰上,他也将她抓得这般紧,该多好。

“放手!”

“不可能。”掷地有声的三个字,明明霸道得可恨,却让若一鼻腔猛地一酸。

“苍霄。”若一垂下头,不看他苍白的脸色,“你到底想怎样?”

“……不准走。”

“理由呢?”若一问得很卑微,从前的颜若一陪在苍霄身边,因为她喜欢他,喜欢到可以放弃整个地球。而现在的颜若一已经无法喜欢苍霄了,因为他曾为了另一个女人放弃她。

现在无法留在他的身边,毫无办法……

她只是害怕再被放弃一次。

“没有理由。”苍霄抿紧了唇,硬生生的挤出几个字。

若一冷冷一笑:“那么我也没有理由留下来。”

手掌蓦地收紧,几乎要捏断她的骨头。苍霄似乎把她恨到极点:

“既然如此又何必回来!为何不消失个干净彻底!你可知你的出现会带来多少麻烦和困扰!你可知你有多么令人恨之入骨!为何,要让我再见到你……”

不得不说,这话锋利的刺伤了若一。

她抬起头,眸中的惊痛难以掩饰。受伤之后,是理智难以控制的报复:“你凭什么就笃定是我心甘情愿回来的?你又怎么知道我何尝不想消失得干净彻底!我也无比憎恶你带给我的麻烦和困扰!”

她说:“我最后悔的事就是遇上了你,你的一切……

“我情愿从此以后,永不相见。

“最好连记忆也连根拔除!”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让苍霄的脸色越发惨白。

他硬压下胸腔翻涌的血气,捏住若一的双臂,束缚住她的动作,温热的气息轻吐在她耳边,言辞中带着不知是恼怒还是绝望的情绪:“如此,我便看看你要如何离开!”语毕,一口咬在若一耳后两寸的地方。

若一一声惊呼,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吸血鬼”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还来不及多做反应,只觉一股冰凉的气流,缓缓流入身体,在身体里四处乱窜,最后凝聚在苍霄唇齿停留的地方。

他放开若一,手轻轻扶过他咬过的地方,一个黑色的图案若隐若现。他轻皱眉头,安心,悲伤,茫然都融进了他复杂的神色里

“就算把你拆吃入腹,我……谁……拿不…………”他细语呢喃,若一没有听清楚他后面的话,却猛的回过神来。

她咬着牙使了吃奶的劲狠狠推了苍霄一把。不可思议的是,苍霄竟真的被她推开几步。

若一摸着自己的后颈,凉凉的感受缠绕不绝。

她惊愕地瞪着苍霄,心头拔凉拔凉的。“拆吃入腹”这几个音节让若一寒到骨子里去了。若是别的男人对她说这几个字,她肯定会嗤之以鼻,但是苍霄……

“混……混蛋!”

慌乱地留下这句话,若一没再犹豫一秒,扭身就冲出营帐。

其实,如果她再停留一秒便会看见苍霄眸色中泛起地淡淡的苦笑和唇角再也抑制不住而流出的鲜血。

苍霄按着胸口,靠床慢慢坐下,几声闷咳。他心里忽然有些恼怒:她真是不懂手下留情么?

应该是不懂的吧。否则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了——你又怎么知道我何尝不想消失得干净!我也无比憎恶你带给我的麻烦和困扰!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遇上了你,你的一切……

我情愿从此以后,永不相见。最好连记忆也连根拔除!

连记忆也拔除么?

真是,难听得无法再忍受第二次。

略微调息,理清身体中杂乱的力量。再睁眼时,紫眸里洗去了所有情绪,他指尖一弹,身后飘出一缕黑烟:“姚黄,将子檀和武罗唤来。”略微沉思了下,“还有九焱。”

“是。”简短的回答后,苍霄耳鬓的银丝微动,一个黑影如梦似幻的闪过。

两百年后的九州么。我到看看到底能变成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