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7、第四章全文阅读

苍霄。

若一知道是他。虽然她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但在刺眼的白光射过来时,直觉告诉她,这是。

趴在他的背上,若一咳得撕心裂肺,嗓子疼得像被撕成了碎片,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吸一口气就跟拉风箱似的,费力又难受。她真想刚才吊死算了。过了好久,她才能顺畅的呼吸,仅是呼吸。

躺在他宽阔的背上,四周都是清泉的味道和柔软的白色长毛,她就像被埋在里面一样。

若一微颤着手指,轻轻抚摸他的皮毛,温暖的感觉由手心一直传到心底,她牵扯不断颤抖的嘴角,笑得很难看。

忽然想起一个烟花绚烂的夜晚,她看见苍霄凝望烟火笑得异常温柔的脸。像被摄了魂,她脱口而出:“你居然会因为开心而笑。”

苍霄扭头看她:“不然呢?难道我开心的时候该像你一样抽搐么?”

若一扶着青筋乱跳的额头,咬牙道:“对不起啊,我笑起来像抽搐似的,碍到你的贵眼了!”

“呵呵。”苍霄低声笑着,声音比清泉敲空竹还要动听,“是啊,所以为了大家着想,以后……”后面的话被一阵烟花的爆破声掩埋。但若一看见了,他说:

以后你就只碍我的眼好了。

只笑给他看就好了……

苍霄很孤傲,但是对她却是腹黑多过冷漠。这话简直就是一个腹黑男调戏小白女。

那时的她不是称职的小白女,她没有露出一脸纯洁又茫然地表情。她也没有发挥御姐的强大气场,反调戏回去,说‘那么你的眼里只要有我就够了。’。

她只是像普通的女生,听见这话之后涨红了脸,却又不敢确定他到底什么意思。为了不让他觉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为了在他面前给自己勉强留下一点矜持和骨气,她强迫自己把视线从他眼眸中挪开。

强迫自己忽视心里猛烈地悸动,强迫自己想到子檀……

然后清醒。

尽管那时心里苦涩如斯,但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人压不住弯起的唇角。她永远记得,那夜漫空绽放的烟花,比不上他眼里流转的一丝柔光。

如此令人着迷,使人沉醉。

苍霄……

原来,我是如此想念。

深吸一口气。不管心肺是如何火烧火燎的疼痛,不管咽喉是如何针扎似的难受,她只想再多感受他的气息一点,哪怕多一点也好。

忽然,若一感觉身下的躯体正在慢慢消失,她惊慌地想抓住,却有只手穿过她的长发,搂住她的肩。一愣神,她已被拥在了熟悉的怀抱里。

如此熟悉。

她不敢抬头却忍不住抬头……

孤峰冰雪纯净,但却冻人心脾,寒人肺腑。苍穹浮云潇洒,但却虚无缥缈,无法触及。

苍霄便如那孤峰冰雪,苍穹浮云。

他仿似不是这人间应有的存在。

是了,就是这样子的。两年来不敢在回忆里触及的面庞,此刻终于不再模糊。只是相较于两年前,或说是两百年前的他来说,此刻他的脸色多了些虚弱和苍白。

苍霄抱着她一言不发,由她盯着。蓦地急速落下,猛地顿在原城搂的高度。他望着变成一堆废土的城墙,神情冷漠得像个无悲无喜的神。

守城士兵大部分被埋在砖瓦下面。妖族大军已至,在武罗身后整齐列队。宗阳城已是囊中之物。

泰逢也临空浮着,立在苍霄对面。神色冷峻,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

“滚。”悠扬而冰冷的声音,一个字就让人胆寒不已。

泰逢一声冷笑,化作光球急速离去。

“黄奇将军领兵清理城门。其余的撤军。”武罗一声高呼,先前略有些嘈杂的军队立刻安静下来,妖族的将士们开始有序的运作。很少有人受苍霄的影响而怠慢军纪。安排好军队,武罗飞到苍霄身边,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表哥,你醒了!”

苍霄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就像完全不识得她一般。

武罗愣了愣,半晌才道:“表哥可识得我?”

听得这话,苍霄皱了皱眉,这才细致的打量起她来。武罗面色平静的任他凝视,苍霄却一直都没说出“认得”二字。武罗几不可闻的叹了声气,又指着若一道,“表哥可还识得她?”

苍霄缓慢的把目光移到自己怀里的女人脸上。

紫眸划过她的眉眼,扫过她的唇瓣,冰凉的在她脸颊上旋转了两圈,最后却落在被他紧握的若一的手腕上,久久未挪开。

就像一转眼,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一样。

但,看了许久他也始终没有开口说“认得”。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住了。

若一心里只觉得一阵好笑,武罗记得她,只见过一面的泰逢记得她,也许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妖怪记得她。但,独独这个最该记得的人……

忘了。

“还是先回军营吧。”最后还是武罗打破了沉默,“我带路。”说的是带路,可是她却全力往前飞,一会儿竟消失了身影。

苍霄沉默,紫眸神色不明,却一直死死盯住若一的手。

若一被他盯得有些发寒,直觉地想把手抽回来。手腕刚一动,苍霄浑身一僵,抓住她的手指猛地用力,几乎要将她的手腕捏断。

若一一声痛呼,望向苍霄,一时间怔愣住了……

她从未见过苍霄如此惊惶和愤怒的神情。紫眸里一片混浊,他指尖用力到泛白,几乎要将她的手腕捏碎。

这一霎那若一以为他记起来了。

蓦地,苍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他呼吸渐重,微微蜷起了身子,仿佛有什么痛楚在他身体里肆虐。他用另一只手抱住自己的头,阖首于胸前。垂下的银色刘海阻隔了若一的视线。

若一心惊地看见苍霄的指甲慢慢长长,耳朵变得很尖,嘴里同时发出野兽低吟的声音。四周的空气像被凝固似的,快速往下沉,带起一阵阵强风拉扯着两人的衣袂,像两只蝴蝶在风中相依

手腕上痛楚的加深,提醒了若一,虽然不知道苍霄怎么了,但若继续放任他这样变化下去,若一一定会被他撕碎!

“苍霄。”

再次将这个名字唤出口,若一有一瞬间的怔然,这才真正反应过来,自己是真的回到九州,真的见到苍霄了。

也许是她的错觉,搂住她的人,在这一瞬间,也有些许僵硬。

“苍霄。”若一叹了口气,似迷茫似回味的又唤了一遍,“苍霄……”就像那天坠崖之时,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呼喊他的名字一样。

无奈而苦涩。

在这三声极尽涩然的呼唤后,苍霄慢慢抬起了脸。

若一没有说话,看见这样的苍霄,她心里隐隐明白,为何当初他会被封印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子檀没有帮他,武罗没有帮他,妖族的长老们没有帮他,也许连他自己也是想让自己被封印的。

紫色的妖纹在他的左眼角上织出了一朵极其妖异的花,一丝一丝的花瓣扭出魅惑的曲线,一直延伸的被衣物遮住的地方。本来紫水晶清澈的眼,现在已经混沌不堪,甚至泛出一缕猩红而嗜血的光。

最重要的,是他的眉心。那里有一个黑色的印记——

那是魔的印记。

苍霄曾与她说过,入魔便是天下的敌人。

在九州,人得道便成仙,非人族的得道便成妖。仙于妖本无差别,只是由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想法,导致了仙妖之间的摩擦和争斗。

但是,入魔不一样。

魔便是失了本心的怪物,入魔,会得到强大的力量和不死的身躯。但是,魔会渐渐遗忘自己,会为了杀戮而杀戮,最终成为只会杀戮的机器。

魔是天下的死敌。

若一现在还记得当初苍霄叹息着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严肃和凝重。

苍霄,那样恍如谪仙的人物,竟成了天下的死敌。

为什么是魔,而不是神呢

他,明明就是神那样的存在啊!

“为何找不到?”泛着蓝光的唇轻轻开阖,近乎呢喃的低语着,“为何找不到?”苍霄盯着若一,又似乎什么也没看见。他紧握若一手腕的手慢慢松开,轻柔地抚摸着若一的手指轮廓,“穷尽碧落黄泉……为何却独独找不到?”

迷茫的神情在极度妖艳的脸上展开,若一看得呆住,仿佛被摄了心魂一般,不自禁问道:“找什么?”

听闻若一这话,苍霄挪开了眼神,紫眸中空茫一片,他一直抚摸着若一的手指,几乎令若一感觉他要将她的指骨融入身体一样,随后他轻声呢喃:“找,什么?”

蓦地,苍霄狠狠皱紧了眉头,手指微微颤抖。

若一还没来得及察觉,却见苍霄似极痛苦般蜷缩起了身体。四周的空气激荡,顿时狂风大作。若一紧紧抓住苍霄的衣襟,惊惶的看向他,只见苍霄眼中一片血红,凶煞之气不可抑制的泻于身外。

苍霄?不,这不是苍霄!

如今她回到九州看到的苍霄该和他所钟爱的人执手相悦,该宛如谪仙般在月下闲庭信步。或者,该驰骋沙场,恣意人生。

苍霄怎能成魔?

怎能放任他成魔?

“你醒醒!苍霄!”若一的声音飘散在呼啸的狂风中,她不知道苍霄有没有听见,她抓住他的衣领,近乎哀求的吼着:“你清醒一下!我是颜若一啊!你看着我,你看着我!你是妖族的王者,是九州的霸主,是至高无上的九尾族首领,你怎能放任自己入魔!”

血红的眼慢慢盯住了她,若一甚至能听见他滚动的低声呢喃:“颜若一……颜若一……”他一遍一遍唤着她的名字,仿似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连骨血也吮吸干净。

“颜若一,你竟敢……”

“止。”一个清幽的女声闯入若一的耳朵,苍霄的身型顿时像被什么定住,依旧睁着眼,可却一动不动,恍如成了一座雕塑。

若一寻声望去,只见天边霞云中踏来一位仙人。那人妙曼的身姿越来越靠近,若一见着此人的风华,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子檀。

那绝色倾国的面庞,怎能忘记?上天创造她的目的也许就是让人去感叹天的万能。与记忆中不同的是,她的脸上不再有死灰般的苍白,鲜活的血液流淌在她的身体里,让她拥有呼吸阳光的力量。

她看见了他们,缓步走来。唇边绽出一抹微笑,就像破开薄云的第一缕阳光,温暖万物,却给若一心里投下一道阴影。

子檀见了若一,对她点头笑了笑。然后便走过来掺扶住苍霄,将他往前带走。

若一却怔怔的立在原地。

苍霄将若一抓得死紧。

子檀回过头来对若一柔声道:“颜……若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的名字吧。先将他抚回去可好?在这半空中,可不是什么说话的好地方。”

若一垂下目光,落在他紧扣她手腕的五指上,默认子檀的话。

看见若一这幅表情,子檀眼里几缕流光闪动,环住苍霄的手略略一紧,唇角仰起了个意味不明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