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67、番外二全文阅读

67、番外二

幽都山又是一夜灯火通明。连着三月来皆是如此。

我在沉睡了四百年后醒来,霄儿并未陪伴在我身旁,而是自我醒来的那一日起便投入鬼哭河中日日在下面寻着。听长老们说他要寻一个女子,一个他想娶的人类女子。

可是既是人类,坠入了鬼哭河中哪还可能有活路。这个道理霄儿定是明白的,之所以还不舍的找,或许是因为还放不下吧。

毕竟情之一字,对九尾白狐来说又哪里是能轻易放下的呢。

我微微叹气,唤了几个小妖将我带去那个女子生前住过的屋子。

我没想到霄儿竟将她安置在了浮云阁,望着阁楼之上的牌匾,那金灿灿的“颜罗殿”三个大字看得我啼笑皆非。浮云阁乃是历代幽都女主子方能居住的地方。

霄儿不仅让那姑娘住在了这里,甚至将名字都给换了,看来是铁了心要娶那姑娘吧!

他这脾气我知道,不动情则已,一动情则恨不得将自己的全部都交出去,生怕对方没得到最好的。但如今这姑娘偏偏当着他的面跳了幽都山峰……难怪会这般锲而不舍的找,不甘心又或是不死心现在都已说不清楚,我最初还在猜想他过段时间,等这情淡了就好了。但是依着如今这形势来看,只怕不妙。

听说那姑娘叫颜若一,相貌品性都一般,我围着她住过的屋子转了一圈,里面的东西都还没人动过。从房间的摆设布置便能大致推断出那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心底暗自叹息,左看右看都不算得上是个有什么特色的人,这样的女子要多少有多少,还怕他苍霄找不到喜欢的么?为何就偏偏跟那一个杠上了呢?

很久以后,当霄儿已经成神了以后,当颜若一回来又再一次离开他之后我也曾问过他这个问题,我尚记得,他只是无奈的笑,淡淡道:“可是偏偏就遇上这一个了。”

我坐在颜若一曾坐过的椅子上喝茶,有小妖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眼都懒得抬一下道:“怎么?你还怕霄儿回来见此情景,怒极而杀姐?”我放下茶杯,“他还没有疯呢。”

我是这样想的。可是当我看到他一身戾气自鬼哭河中回来之时,我觉得我想错了。

他看了我一眼,紫眸中是一片死寂的空洞,没有为我苏醒而欣喜激动,也没有为没找到人而痛苦悲伤,只是全然的寂静:“檀儿,以后衷轮贡闶俏业纳健!

我头一次听他提到自己的生辰。当下只觉得奇怪也并未说什么,他将自己在寝殿中关了许久,若不是寻常宫来捣乱,我估计着他还得在寝殿中躲些时日。

颜若一留给苍霄的遗物。

初听使者带来这么一句话,我也怔然了一番,颜若一留给霄儿的遗物怎么会在寻常宫手里?而且将霄儿如此在意的人给杀了,季子轩不好好躲着避避风头反而故意来招惹挑衅。无非是两种可能——有确切的把握能重创霄儿,或是确实活得不耐烦了。

依季子轩的行事风格自然是前者,我不让霄儿去,但是又怎么拦得住他。

霄儿回来之后,浑身的血,手里死死捏着一封书信,自此他眉间便有了堕魔的印记。后来我听人说,季子轩的眼睛也被废掉了。

在寻常宫发生了什么我已不想去问他,或许是心里已经能猜得到答案了吧,也省得费那个唇舌。

霄儿入魔之后整个人便得越发沉默寡言起来。最开始他倒不如传说中的魔那般嗜杀成性,每日神智也都还清醒,只是后来婴梁只送了几坛酒,霄儿尝过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日日沉迷在醉生梦死之中。

他染上酒瘾,最初我还去看过他几次,但是自从见他醉酒在浮云阁中失声哽咽之后,我便很少再去看他。

我不忍,看见那么高傲的一个孩子,生生被逼成这样。

直至后来,他似乎真的疯了。他一次一次的自幽都山峰跃下,每次都摔得一身是伤的被长老们救回来。

我问他为何如此,他闭着眼答我:“我日日看见她跃下幽都山峰,想着那时若是我能再快一点是不是便能将她抓住。最开始分不清那是幻觉还是真实,到现在……即便已经知道那只是一个虚幻的身影,只是一个幻念,我还是忍不住想跟着她去。好像……”

他唯有苦笑:“好像如此做了,就能真的将她再抓回来一样。”

听罢这番言语,我唯有垂眸不语。

他问我:“檀儿,你说我是不是入魔疯了。”

我道:“兴许是吧。”

他看着天上的月亮,勾了勾唇角:“那也没有办法。”

之后,他这些行径越发夸张了,我曾想过或许是那婴梁送过来的酒有问题,但是自己尝过许多次,也让长老们尝过许多次,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独自杀上了寻常宫,后又闹得天下不得安宁,所幸他尚还能分辨敌我,从来不曾对妖族的人动过手。但是依着他如今这个闹法,完全入魔的那一天应当也不远了。

霄儿神智彻底崩溃的那一晚,我正在大幽宫中,方才梳洗好了长发。守山的小妖拖着一身的伤,血淋淋的爬上了大幽宫,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求救的话,便气绝当场。

等我赶到浮云阁时,那里已经变作了一片修罗场,满地的尸首皆是我熟悉的面孔。

我一声叹息,望向那个浑身浴血的人。

“霄儿……”

我一声轻叹,他似乎已经回过神来。眼神扫过自己造出来的场景,面无表情,神色麻木得仿似已亡人。

“檀儿。”他轻轻唤我,“将我封印起来吧。”

我除了答应,想不出任何法子。

八大长老与我将他封印入万年玄冰中时,他望着白门之中不知何时长出来的树幽幽道:“颜若一……”

一声未完的喟叹,已随着他的身影慢慢隐没在了玄冰的封印当中。

两百年的日子如水般划过,我本以为我生命中应当不会再有多的起伏。却没想过变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彼时我正在外征战,宗阳城还未攻下,但已经是我囊中之物,大军围着城池,一只苍蝇也没有放出来,城中闹起了饥荒,用不了多久,里面的人自然会不战而降。

然而自幽都传来的消息却让我心神不定。

霄儿有了异动。

听闻这个消息我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一时也顾不得要分清自己的心情便急急的往幽都赶。

待我一脚跨入白门之时,饶是我经历过再多的风雨沧桑,眼前的景象也不由让我惊了一惊。

满地的碎冰,冻得白门之上的结界似乎都结了层霜。远处那棵树已经变得通体晶莹,枝干上破裂出细小的碎纹。而霄儿立在碎冰之上,神色凛然,似无悲喜的神,又似不慈悲的魔。

或许神魔本来就该是一体的。

他周身的寒气铺展开来,似要将九州都冻住。

“颜若一。”

他轻声唤着她的名,睁开了眼,然后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棵角落的树道:“何以得知她已回来?何以倾力助我破冰?损你两百年修行成果……我不会告诉她。”

这番话说得我莫名其妙,可是尚未来得及问他什么,他身形一闪,顿时便不见了身影。

我想,或许是颜若一复活了。

霄儿一共要度过九九八十一劫,最难度过的一劫应当是最后一劫,我一直提防着天上会劈下来多大的雷,这世间又会冒出几个莫名其妙的强力对手来,却忘了,最难渡的劫数,是……

颜若一。

他与她纠纠缠缠一生,即便是成了神也没能割舍得掉。他最后竟舍了一生的修为,抛却了九尾白狐的伟大力量,放弃了称霸九州的势力,像一个莽撞的毛头小子一样,独自去了那个女子的世界。

没有权势地位,没有强大的力量,带着些许无措又不安的情绪,揣着一块好不容易修补好的玉佩,去了异世。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最后一劫,既不是摆脱魔气,又不是拯救苍生,而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割舍。

是颜若一,还是成神。

舍不舍得了情爱,就是成神前最后的考题。

而霄儿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但是我想,他对于这样的失败心甘情愿。又或者说,与他而言,这根本就不是失败,而是一种胜利。

多年之后,当我心中那人手足无措的抱着我们第一个孩子,在我面前笑得憨厚之时,我突然想到了霄儿,他是否也如我的丈夫一般,在那个女子的面前简单而幸福的生活着。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他是否在这样的时候也会想起这个老不死的姐姐……

不过我知道,他定不会想到,这个老不死的姐姐竟然嫁给了他的侄儿。

“子檀!子檀!你瞧,他笑起来可像我?不对不对,还是像你多一些。”

我叹气:“莫寻,当爹的人了,稳重些。”

尽管妖族不大在乎世俗伦理,但是当初我于莫寻成亲之时倒是也起了一番不大不小的风波。不过,生活嘛,总得有点重口味才算好吃。

九尾白狐终是都栽在了情之一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