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65、第六十五章全文阅读

65、第六十五章

婴梁主催使魔气一动,将若一拉近自己身前,眸中满是痛恨之意:“可怜?谁可怜?”

此时,若一已经气弱游丝,面色乌青,嘴唇已成了酱紫色。耳畔所有的声音都已退去,嗡鸣一片。在这样的时候,若一忽然想到从前,婴梁后山之上,月色正好,苍霄望着“倒杯不洒”的面条难看的脸色。

细碎得可怜的幸福。

他就给她做了那么一次清汤挂面。玉佩已碎,苍霄也已入神,他们之间的约定,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婴梁主的手在她颈间越收越紧,近乎疯狂的在问她:“谁可怜!”

若一扫到半空之中苍霄的身影,慢慢闭上双眼,谁更悲惨,她要如何去评定……

婴梁主失去了复活凤凰一族的希望,连唯一的月凰也失去了。苍霄成了神,永生不灭,而不再能感知世间的喜乐,颜若一舍了神明之心,丢了熏池,救不了红莲,找不回苍霄,现在连命也要丢掉了。

或许这场闹剧中,根本就没有人是赢家。她想,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从没来过九州,苍霄依旧是九州霸主,熏池依旧固守着空桑,月凰找到自己的成昊,莫默也不用遇见季子轩,自顾自得活得恣意。

而她只做一个小小的裁缝,每天缝缝衣服,应酬一下顾客。等着一个人,将将就就,过完这一生。

如果可以那样,多好。

但是只能是如果了。

天际处飘过一抹金光。恍惚之间,若一只觉有一股暖暖的感觉包裹住浑身,意识渐渐模糊。全世界似乎都在旋转倒退。这感觉无比熟悉。

她似乎听见莫默在她耳畔细语道:“若一,撑住,我们回家。”

呼吸停止。轻风扫过,颜若一的气息在天地之间戛然而止。

世间似乎死寂一片。

身体中灼烧的感觉慢慢隐去,苍霄呆呆的望着下方的若一。眉心的神印几番沉浮,忽亮忽暗,最后只留下了一个一半黑一半白的印记。不知那是什么。

“表哥?”武罗奇怪的感觉到苍霄僵硬的身体逐渐放松。

突然间天空之中银光大作,武罗只觉身体一阵剧痛,便被狠狠弹开了去。九焱大惊,什么也顾不得了,手下一挥,摆脱魔气的纠缠,立即飞身上前将武罗接住。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婴梁主瞟见月凰躺在地上的身体慢慢被银光吞噬,他神志一清,一声痛喝,扔开若一,纵身跃至月凰身边。紧紧抱住月凰,任银光灼烧过他全身每一寸肌肤。

他看着月凰,却笑得轻松明媚:“凰儿,我来陪你可好?”他紧紧搂着月凰,“别再跟着人家走了。师父会心疼。”

而这一切都与若一无关了,她像一个木偶,被孤零零的丢在地上,浑身破破烂烂,狼狈不堪。

银光之中,那个白衣神明缓步踏来,修长漂亮的手指穿过她脑后的发,抱起她的身子,也不管她一身污血染了袍子。

九焱方才将武罗接住,忽觉身后有人,转眼一看,却是子檀静静立在云端,淡淡望着下方。武罗在九焱的怀中欣喜唤道:“子檀姐!你快看看,表哥这是怎么了!”

“历劫罢了。”子檀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最后的劫数。”

武罗怔愣:“表哥不是成神了么?为何还有劫数?”

“我们都以为他劫数已渡完,而没想过这竟是天意弄人,霄儿此劫大抵是过不了了。”说着,唇边竟是带了几许笑意,尽管她眼中尚藏有叹息和无奈。

武罗怔然:“什么劫?”

子檀往远处幽幽望了一眼:“九尾白狐一族终还是栽在了这一劫上。谁也逃不过。”

九焱顺着子檀的目光往远处看去,顿时愣了愣:“季子轩?”

子檀淡淡一笑:“情劫难渡,不渡情劫。这九州,神灭了便不会再出现了!”

随着话音落下,苍霄怀中的人身影逐渐变淡,最后彻底消失,只余一件满是血污的衣袍落在他的膝上。苍霄缓缓闭上眼,一声叹息。魔也好,神也好,不管做什么,他最放不开的终是颜若一。

若她不在……若她不在……

…………

2011年,冬。中国c市某小区。

“尼玛颜若一!你要烫死老娘是不是!”一声怒吼自一间房门中蹿出。

将粥狠狠的往桌上一放,若一恶狠狠道:“尼玛爱吃不吃,我店里面还有事,被你一个电话召唤回来就要伺候你,我又不欠你钱!”

“你欠我条命!不是老子最后拼死拼活的让季子轩把我带到青丘去,你就死在九州了!”

“这样啊。”若一淡淡道,“那我把命还你,你拿去啊,拿去啊!”

莫默浑身敷着气味奇怪的药膏,包得如木乃伊一般僵硬的躺在床上,狠狠的瞪着若一:“颜若一,你妹的越发不要脸了。”

“不是你说的么,脸面那种东西自己又看不见又不能卖钱,要它干嘛。你到底要不要吃,喂饱了你我还要去看店呢!你以为小本经营很好做啊!”

莫默一阵血恨:“滚!别再让姐再看见你。”

若一果然提着包走人。到门外后给家政公司打了个电话,雇了个人来照顾莫默。又火急火燎的往小店赶。

今日有几个性格刁钻的顾客要来取衣服。她还有最后一点没赶完,必须得赶紧。

从九州回来之后,她像上次一样,去医院输了次血,在家里调理了一两天便认真的投入工作了,再没想起九州的过往。只是偶尔看见情侣挽着手从自己店门前经过的时候她会想起记忆中那个人,想起清汤挂面。

她想,苍霄应该已经站到了九州的顶端,做了一个永生的神,无悲无喜。他会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忘了她。所以,她也不应当记得他,徒增自己的痛苦。

倒是莫默,回来之后浑身开始起水泡,异世灵力入侵身体,让她吃了不少的苦头。可是她还是天天嚷嚷着要回去。要去看她的儿子和老公,要回去收拾苍霄,要称霸九州,要做一个女王。

若一每次都冷笑着望她。手下毫不留情的戳着她身上的水泡。

总之,日子还是日复一日的过。地球果然没有因为几个人不一样的生活而停止旋转。

若一赶到店里,三两下将衣服赶好了,浏览着网上新下的订单,察觉有人走进了店里,她眼睛也没转一下,下意识道:“欢迎光临,请问你需要做什么样的衣服?”

那人默了一会儿,轻声道:“九尾白狐的。”

点击鼠标的声音猛的一停,若一不可置信的抬头望去。只见那人伸手递过来一块白玉,上面清清楚楚的刻着“清汤挂面”四字。

他道:“我暂时不知这里的钱币是何模样。暂且用这东西抵押吧。”

空气沉静了许久,若一道:“这,只怕买不起。”

那人挑了挑眉。

若一道:“卖身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