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64、第六十四章全文阅读

64、第六十四章

婴梁主眸中的狠戾一闪而过:“看来丫头并不是一个识时务的人。”

若一将月凰轻轻放在自己身旁,淡淡道:“颜若一既怕死又怕疼,最是识时务。”她直直盯着婴梁主,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与嘲讽,“我不跑,是因为我知道,从今往后,你凤凰一族将永远消失在九州历史之中。”

婴梁主冷冷一笑:“丫头口气不小。”话音未落,他已不见人影。

若一坐着未动,她耳鬓发丝微动。她心知,婴梁主若有心杀她,她决计躲不过,干脆以身做饵……

待婴梁主再现身型,已到了若一身后!他勾唇笑了笑,指甲瞬间长长了三寸有余,如利刃一般刺向若一的后背。

若一闭上双眼,等待着疼痛的来临。说时迟那时快,空中猛然飞来一记凌厉的杀气,直击婴梁主的心口。婴梁主不得不反身防守。空中的攻击接踵而至,不给他半丝停歇的时间,直逼得他往后退去了数十尺。

尘埃落定,若一与婴梁主抬头望去,空中的苍霄一手擒着红莲的咽喉,一手直指婴梁主所在之地,指尖银光微闪。他眸中杀气凛然,显然,方才的那几记攻击便是他打出来的。

婴梁主冲苍霄笑了笑:“这些年来,你倒是成长得最快的一个。上古神明句芒以性命为代价救了苍生,你可是也要效仿他?”

苍霄尚未说话,婴梁主又是阴测测的一笑:“只可惜,你便是想要效仿他,也没那个机会了!”

血红的阵眼猛的剧烈抖动起来。那些组合起来的怪物们像接受到了什么指令一一跳入了阵眼之中。阵眼仿似有了生命,震动一时强一时弱,近乎于生物的呼吸。

远处婴梁山射出来的光芒又强了几许。

苍霄神色沉凝,忽然他感觉红莲的脖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尚未反应过来,只见红莲垂下来的脑袋蓦地抬起,唇角边勾勒出了个诡谲的笑,一口乌黑的血对着苍霄迎面喷去。

血溅在他眉心的神印之上。苍霄只觉一阵焚心的灼烧自那处蔓延开来直至心底。他手下一用力,神力尽数灌入红莲体内,生生将他的五脏六腑震了个粉碎。

指间一松,红莲软绵绵的掉落到地上。

苍霄眉心的灼烧似要焚尽他体内所有的神力。又仿佛是一只手,不停的挑逗他内心深处的欲望。引出了他入神以来一直封印在心底的魔气。

他身子一软,自半空中直直摔落下去。

“表哥!”忽然远处急急飞来一道妙曼的身影。武罗接住苍霄,只见他的面色青白一片额角冷汗直流,又望见下方张开的血红阵眼,不由失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围攻九焱的怪物们也陆陆续续的跳入了阵眼之中。九焱得了空,正想回头去帮苍霄,转眼一看,却见武罗在此,一时变了脸色,怒气四起,大喝道:“回去!”

武罗哪会离他。

婴梁主仰天大笑:“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天地不仁!令我凤凰一族悲惨至斯,而今我便要灭了天地,叫九州命数皆掌握在我的手中!”

若一面无表情的听着婴梁主近乎疯狂的大笑,手下轻轻摸了摸月凰慢慢冰冷僵硬的身体。呢喃道:“抱歉,救不了你,救不了你的成昊,他那样向我求救……求救了那么久……”

“而现在,又要对你百般维护的师父动手。”

音未落,人已经站了起来。她盯着婴梁主,凝神静气,浑身印出一道淡淡的金光。脚下气息流动在若一身边延展开来。

若一踏出一步,不徐不疾的向婴梁主走去。

那一瞬的气息流转仿佛让婴梁主看见了那个独守空桑数千年的孤寂仙人。婴梁主望着若一,挑了挑眉:“有点意思。”言罢,周身煞气铺展开来,与若一的气息形成对阵之势。

苍霄欲动,奈何浑身的灼痛得厉害,半点也动弹不得。武罗将耳朵凑到苍霄唇边问:“表哥你说什么?”

“让她……走。”苍霄强力抑制住心底翻涌的魔气,唇角颤抖:“婴梁主要她的血,让她走。”

武罗一眼扫了下方的形势,心里约莫有了点数,她知道现在若是要阿颜自己离开定是不可能的,她冲九焱吼道:“将阿颜打晕带走!这里交给我!”

九焱知晓武罗的脾气,只有咬了咬牙,转身便冲若一飞去。

“这可不行。”婴梁主一挥手,一团魔气在半空中凝结成形,化作红莲的模样向九焱劈砍而去。

“碍事!”九焱动了火,妖力澎湃涌出,只一招便将魔气打散。却不料若一突然在这时猛的出招,直直向婴梁主攻去。九焱欲抓已来不及。

婴梁主唇边咧出一个大大的笑,轻而易举的便化解了若一莽撞的攻击,转手又抛去许多魔气纠缠住了九焱。

“小丫头脾气不小。只是这招式难看得过分。”

若一笑得轻蔑:“没有你脾气大。招式足以杀你便够了。”这话说得自信,半点也不为自己难看的招式气馁。

婴梁主哈哈一笑:“我倒看看,现今还有何人能杀我!”他一手接住若一劈砍过来的金光,手腕一翻,上前一步,直接扣住了若一的手臂,另一只手指甲暴涨数寸,在空中一挥,血红的阵眼爆发出阵阵嘶吼之声,里面仿佛凝成了什么东西,与婴梁主遥相呼应。

婴梁主脸上的笑更是疯狂:“九州凤凰!重见天日的时候到了!”

手臂一个起落之间,若一只觉腹部一阵尖锐的疼痛。眼前黑了一瞬,当神志再清醒时,耳边是一群凤凰争相啼鸣的声音。还有武罗飘散在空中的怒喝:

“住手!”

若一被扔在一边,狠狠摔在被血泡得泥泞的地上。恍惚间,瞧见婴梁主将沾满了她鲜血的手摁在地上,细细呢喃着咒文。

她咧嘴笑了笑。我的血,你只怕消费不起。

阵眼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婴梁主眼中的光芒已至癫狂。突然,阵中血光一歇。里面的生物爆发出凄厉的尖叫。婴梁主脸上闪过一抹惊诧,接着地面慢慢恢复平静,渗出的血水慢慢干涸。

腥红的阵眼之中隐隐透出一抹金光。婴梁主睁大了眼,看着慢慢扩大的金光之中显现出来的人影——

熏池。

他眉目间依旧是温和的笑。神圣得让人几乎不可直视。

若一喘着粗气,腹部的疼痛已让她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她仍比出了大拇指对他晃了晃。

熏池,我做到了。

而那个熏池却并没有看向若一,他缓缓开口,声音似老者的沧桑,又似素日温润的君子:“万物皆有其寿。凤凰一族,寿尽,应轮回之劫,是为天道。”

若一听出,这个声音便是送她重回九州的那人的声音,是散在天地之间的句芒神。

他盯着婴梁主,眉宇间皆是慈悲与怜悯:“逆天改道,必不成矣。”

声音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连同地下张开的巨大的血红阵眼也阖上不再睁开。层层金光清扫了天地间的所有浊气,远方婴梁所射出来的血色慢慢消逝在金光之中。

天日重见,白云蓝天一如往昔干净。

武罗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方才……那是上古神?”苍霄垂首与武罗身边,气息渐渐变得奇怪。而此时已经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改变了。

若一勉力撑起身子,笑得有点得意:“婴梁主,我早说过,我是识时务的人。”话音未落,她脖子上蓦地出现一道乌黑的印记,婴梁主用魔气隔空掐住了若一的脖子,将她慢慢举到半空之中。

恨得目眦欲裂:“熏池已死,何来句芒之心!”

“自然是熏池给我的。我舍不得自己拿来用了……增长我哪点微末之力。你瞧,给你用了,效果可还好?”

当初熏池将神明之心渡给若一之时,她并不会炼化,更不会用神明之心来融合自己身体中的神力。不会更是不舍,她便一直将它存在丹田之内。婴梁主戳破了她的腹部。取了血,也取了句芒之心。

阴差阳错的一记猛药害得婴梁主千年大计毁于一旦。

婴梁主恨得红了眼眶,手下用力,竟是要生生捏碎若一的脖子。

武罗惊呼:“九焱!”

哪还用她说,九焱见状,已经攻上前去。婴梁主大喝一声,周身魔气散开。力量强大得连九焱也无法靠近半分。

“你毁我大业!我定要你陪葬!”

若一掰住婴梁主的手腕,此时失血过多的她已经完全无力反抗了,只是看着他的眼神一直带着怜悯。

她艰难的张了嘴,没发出一点声音,但是婴梁主却看见了,她在说:

“你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