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63、第六十三章全文阅读

63、第六十三章

似被苍霄此时的面容吓道。九焱怔了怔:“苍霄,你……”

苍霄察觉到脸上濡湿,指尖在脸上轻轻一抹,擦开了脸颊上的血泪,痕迹模糊了面容。他的神色显得有些恍惚,很是不解自己脸上的血迹从何而来。

九焱叹道:“两百年前你为她入魔,搅得天下大乱,而今她又为天下而身死,倒是个因果轮回的说法。”

因果轮回?

苍霄怔住,颜若一种过什么样的因,他一时倒想不起来了,脑海中闪过的是两百年前她跳下幽都山峰时的模样,还有不久前她为他而哭泣流泪的眼睛。

现在……

他一时有些胆怯的不敢看向地上的那个头颅。正值无言之时,地面又是一阵剧烈的抖动,苍霄身形微微一晃那一瞬似乎要站立不稳。

地面破裂那处又突然拱了起来,这次竟比上次还要高了许多。九焱大喝:“快躲开。”

苍霄却立着不动。九焱唯有纵身上前一把拖住苍霄将其拉到半空之中。而当他往下一看,瞧见湖冢干裂荒凉土地之上破裂出的那个洞时,顿时讶然:“那是……阵?”

或者说是一个巨大的阵眼。当这个洞由地下往上越扩越大时,远方也射出了暗红色的血光。若是他猜得不错,那一方应当是婴梁的方向。光芒急速扩大,像是以横扫千军的方式划过了青丘,又往远处掠去。仿似扫遍了整个九州。

空中的白日被染得血红,似要滴出血来。九焱只觉一阵心浮气躁,忙暗自吟了数遍净心咒方才压下胸中的杀气。

他望着下方不停扩张的洞,神色变得凝重。

血阵——

上古典籍中记载,集万物血液即可成血阵,此阵可活死人,肉白骨,若是收集的血液足够丰富,甚至还可逆转时空,是个能颠覆天地的法术。但是因为开阵所需要杀害的生命过多,被上古众神封印起来,成了一个只在古书上有所记载的禁忌之术。

开启此术,那人到底想做何事?这方惊讶还未平下,那洞中又涌出了一堆堆的残肢断臂,混杂其中的还有……颜若一的头?

怎会有如此多的头!

九焱看得瞠目结舌,转眼望着苍霄。却见苍霄眼中的迷茫一清,神志清明起来。他并未急着下去,反而眼神犀利的在下方一片残肢中寻找着。

九焱自然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可是面对这么多一模一样的面孔,怎么找?

像是要打破他的猜疑一般,那血色弥漫的洞中投出了一丝金光。苍霄眼眸一亮,仍旧不急于下去。

九焱挑了挑眉稀奇道:“还真有点本事。”

话音未落,那些断头和零乱的四肢中蓦地炸出一道金光,炸得下面血肉飞溅,随即一道人影破开重重阻碍冲了出来,身后还带着一只……

凤凰!

可是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那只凤凰的生气。

就在此时下方忽然杀气弥漫,另一道红色的身影也跟着若一他们急速奔出,亮出白刃,直直向若一的后背砍去。

若一已察觉到了危险,可是要在半空中避开这一击这已不可能。她仰头一望,看见了空中的九焱和苍霄,却并未如从前那般面露欣喜的去求救。

苍霄眸色微暗,身型一闪一到了若一身边,他抬手挥开后面那人攻过来的刀刃,转手要揽住若一的腰,却不想还没碰到,她便大喝道:“别碰我!”

苍霄微愕,定睛一看才发现她浑身上下皆是细碎的伤口,嘴角唇边无不渗出细小的血珠。望着他的眼神更是陌生的提防。

她带着月凰落到地上。遍地的残肢她犹如没看见一样,任由那些漫出来的粘腻血液又将她身上的衣裳打湿了一遍。她的出现引起了那些断头的骚动,的慢慢往她那边移去。靠近她的头颅被她面无表情的拍得粉碎,脑浆迸裂也引不起她半丝反应。

如此动作,半点不像颜若一。

方才在那下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给众人太多缓冲的时间,那道红色的身影一跃而起,急速扑向若一,举刀劈下竟是直取月凰的心口。若一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掌中金光翻飞,生生接住了那记劈砍。那刀刃虽停住,而刃上迸溅出的细小利刃却让人无处可躲,皆扎入若一的身体里面,消失不见,只余点点血滴渗了出来。

饶是九焱也不由看得心惊。难怪不让苍霄碰呢,身体里面扎进去了那么多细针,轻轻的触碰对于她来说应该就是刻骨的疼痛吧。

没给若一半丝休息的时间,红莲举刀又是一记劈下。

苍霄眉心的神印一闪,眸中杀气集聚,方想动手,忽听空中一传来一阵大笑:“足矣。足矣!”

红莲猛的收刀后退。

九焱苍霄神色一凛,望向婴梁那方的天空。若一搂着没了呼吸的月凰,眼神极冷的投向那方。

但见一个身着火红色衣衫的男子自远方踏空而来,一步十里,衣袂翻飞,翩然若仙。他不似苍霄的孤傲,不似九焱的魅惑,但却自有一番风华韵味。

他目光在其余几人身上逡巡一圈最后落在若一的身上,淡笑道:“小丫头辛苦。”

若一拳头捏得死紧,咬牙切齿的吐出他的名字,似要将他拆吃入腹:

“婴梁主!”

婴梁主大笑道:“现在知道又有何用?”他一挥手,红莲跃至他的身边,“他已全然入魔,成了我的傀儡。血阵已活,我大业将成,任你们再是神通广大也无可奈何了。”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苍霄哪等他废话,眉心神印灼灼发热,身影一闪便攻了上去。红莲护在婴梁主身边,怎会让他得手,两人在空中迅速缠斗起来。

神力与魔力的争斗太过激烈,不一会儿空中便积满了黑压压的云层,将整个青丘都笼罩在漆黑当中。

九焱心道不妙,回身给青丘宫殿布了个结界,转身便要去缠住红莲,想让苍霄脱身去对付婴梁主。但是他还没有动作,另一道红影划过他的面前。他闪身躲过,定睛一看竟然是……

颜若一?

不对,这个只是颜若一的头颅和那些散乱的肢体拼凑出来的行尸走肉的怪物。

九焱往下方一看,血红色的阵眼已经完全打开。真如一只血色的眼睛一样望着天空。下面的断肢与头颅都自行拼接起来,组成了一些不伦不类的怪物。

他们有的在四处游走,有的发出似痛似悲的尖叫,有的向九焱与苍霄攻去。

若一似对周围的变化没有察觉,她低头看着怀中的月凰:“这便是你护到底的师父?这便是你师父?”

而月凰自然不会再回答她的话了。

婴梁主不知何时已走到若一身边,听闻她这话唇边笑意微微收敛:“待大业已定,我自会弥补她。”

“大业?弥补?”若一只觉一阵好笑,“你大业成不成与她有什么干系?她已经死了要你的弥补又有何用?”

婴梁主又笑,眼中隐隐有疯狂的光:“凤凰乃不死鸟。岂会如此容易便死了。况且她便是真的死了,我也定能让她再活过来。只要血阵一成,我凤凰一族复活于世,凰儿自然也能再活过来。彼时,她将再也不记得什么成昊,只会属于我。”

若一抬头看他:“你想颠覆时空,复活凤凰一族?”她恍然大悟,脑海中那些断断续续的疑点都逐渐变得清楚。

为何是九蛮最先破土而出?照理说,婴梁主身为一方领主,在自己的领地上有如此魔物出现他应当是比谁都要惊慌才对,而他却高坐殿堂,一点也不管。而后红莲出现在婴梁,月凰被魔气侵蚀欲要杀了若一。还有大家都在空中与红莲搏斗时,始终不见他的身影。为何是成昊的魂魄被做成了红莲?为何在幽都之上他非要将熏池逼入绝境……

所以他设下血阵,所以他想让天下入魔,令九州到处都是厮杀与仇恨,浸了鲜血。

婴梁主笑了笑:“六百年前,我诱使季子轩叛离妖族,本想令他入魔,却不料子檀有那等本事,竟生生将季子轩身体中的魔气尽数取走。两百年前,我使魔气入侵空桑,破了上古封印。本欲在那时放妖魔出世,但不想到熏池竟然将心交给了你,让神明封印无法完全破解。而后我诱使苍霄入魔。以他当时的那番做法,我以为不肖二十年便能收集好血阵所要的血液,又没想到的是他竟会封印了自己。多次失败,我便想索性自己造一个天魔出来,适时,凰儿竟迷恋上了一个低贱的人类魂魄,我便一举两得,既替凰儿除了祸害,又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材料。”

若一垂眸不言。

婴梁主道:“你的到来阻碍了我不少的计划,不过倒是让我见识到一件有趣的事。”他笑着走近若一,“异世鲜血,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有你的血,可助凤凰一族更早复苏,并且脱掉阴煞的死气。我想尽办法要做出与你有相似功效的血液,可是做出了如此多的失败品,也没有找到一个合我心意的。”

“我没想到你竟会如此配合的跑到青丘来。倒省得我四处找你了。”他向若一伸出了手:“上古神灭,凤凰一族也走向衰落。族人一一死亡。世人皆道是天意……”

婴梁主一声冷哼:“天意算个什么东西!我偏要逆转时空,颠覆苍天之意!今日我便要九州重现凤凰!”

若一望着他像看见了自己。在熏池在她眼前消失的时候,在苍霄入神要她放下的时候,在月凰落下泪停止呼吸的时候。她也想像他一般疯狂的大吼。

天意算个什么东西!它算什么!

“小丫头,你若愿将血心甘情愿的交出来,我便让你少受几分痛苦,留你一个全尸。”

婴梁主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若一忽然失声笑了出来:“婴梁主,天意令你凤凰族灭。而今你为了凤凰一族又要杀了九州生灵,你向上天一样主宰我的生命。凭什么?”

若一盯着他,笑得温和:“你又算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