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6、第三章全文阅读

翌日

“泰逢!”察觉到有人推开自己的房门,颜若一马上冲了过去抓住那人的衣领。

“颜姑娘有礼了。”来人镇定自若地问道,“姑娘昨夜可有睡好?”就像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完全不存在一样。

“两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泰逢依旧微笑着:“很精彩的事儿,你总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说完,不顾若一凶狠的眼神,唤人来替若一梳洗,“颜姑娘,今天有劳你了。”

一个时辰后。

“颜姑娘,请。”面对泰逢笑得很讨打的脸,若一怒了:“把绑着我的绳子松开。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不会逃。”

泰逢摇头,但笑不语。若一恨得咬牙切齿,“为什么?”

“因为等下要吊起来。”

若一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架到城楼上了。

她望了望那高高竖立的,一向用来悬挂罪大恶极的死囚尸体的铁杆,黑了脸:“泰逢!你真敢!”

没什么不敢的。

若一只觉缠在腹部的绳子一紧,猛地一下勒得她差点没吐出来。

等她像面旗子一样被挂起来后,泰逢在下面笑眯眯地说:“有劳姑娘了。”

若一则很个性的当着他面“呸”了一声。泰逢不恼,领着一群将士走了。

见他走远些,若一才小声咒骂出来:“祝福你买一辈子方便面只有调料包。”转念一想,这里还没有方便面,又重咒道:“祝福你讨老婆六个畸胸,生孩子四个屁股,老来牙齿长在鼻孔上……”这方还没说完。那边泰逢脚跟一顿,回头,难得没了笑脸的打量她。

她识趣的闭嘴,抬头望向远方。

与此同时,对面那片黑压压的军营里。

“挂了一个女人在城楼上?”干净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敲了几下,女子优雅而沉稳的声音响起:“什么样的女人?”

“回将军,是一个着装怪异的女子。”将士单膝跪地,抱拳回答。

在桌上跳跃的手指停了下来。“怪异。”女子细细回味着这个词,微锁的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我去看看。”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她从桌后绕过来。一头及腰的漂亮黑发随风摇曳,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坚硬的铠甲里,显出一股女子难得的英气。

走至营外,攀上用作t望的木制高塔,却发现已有另一个人站在里面了。

那人红衣鲜艳如血,极是抢眼。武罗皱了皱眉,声音略带不悦:“你以为这是哪儿?还是你青丘山上的宫殿么?”

身在战场居然不着片甲,还穿得如此招摇。简直就是找死。

男子低低笑着,并无被指责的尴尬:“小武罗,你这是担心我呢。先不说这个,你来看看。”修长的手指指向远方,回头冲武罗一笑,顿时妖魅的气息飘散开来。

武罗视而不见,直直盯着远方,一会儿,脸上微露诧异。

“呵呵,子檀才走,就出了这样的事。啊,或许她急着赶回无思山也是因为这个。”

“难怪,前几天总觉得风的味道有点不对。”武罗细声呢喃,“她竟……所以表哥才有了异动吗?”

男子眯着眼笑:“这下好玩了,泰逢抓了个不错的把柄。怎样?还要攻城么?”话音还未落,对面传来气势汹涌的战鼓声。

男子眸光闪动,唇角裂开了一个嗜血的弧度,“看来,某人可不想给你犹豫的机会啊。全杀了怎样?”

“九焱,你留守阵地。”说完武罗直接从t望塔上跳了下去。

“哎,当初可是子檀请我来助战的。你却连上战场的机会都不给我?真伤我的心呐。”九焱趴在t望塔上俯视武罗,卖弄着魅惑人心的风骚。脸上看好戏的表情与可怜兮兮的语调完全不符。

嘴角一抽,饶是武罗也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妖孽!

她翻身骑上士兵牵来的战马,冷冷道:“好啊,你若是上了战场,没控制住力道伤了她,就等着表哥醒了再给你机会吧。”

九焱挑挑眉,没再说话。望着武罗飞驰而去的身影,慢慢挪开眼神,仰望蓝得快要透明的苍穹。风吹过,那一头黑亮的头发竟瞬间翻出金黄的光。

九焱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依旧是那么乌黑,仿佛刚才那耀眼的瞬间,只是错觉。

“嘻。有趣。”

大鼓被击出振聋发聩的响声。

所有士兵拿着武器严阵以待,晨曦的光芒照在他们坚硬的甲胄上,若一突然觉得,这些破败守军还有那么点阵势。

但是……为什么是这边先击响了战鼓?

请战?

请战!他竟然主动请战!

若一猛地挣扎起来。靠!泰逢那丫的把她吊在这里当靶子啊!

早知道这样,她拼死也要打他几巴掌再给吊起来啊。

她狠狠地瞪向泰逢,却见那小样满意地看着她挣扎的模样,那眼神简直就是在说,你挣扎呀!你挣扎呀!你越挣扎我就越高兴。

于是,若一安静下来了。望向他的眼神也越发鄙视。

少顷,对面的军营里也响起了雷鸣般的战鼓声,随着战鼓深沉而厚重的声音,一人一马率先闯进了若一的视野。虽然若一被挂的这个地方是最危险的,但视角也是最好的。

那人身材纤细,俯卧在马背上,左手握着缰绳,右手执一条火红的长鞭,黑发在她身后肆意飞舞。

武罗!

若一张了张嘴却没叫出来。紧紧盯着武罗,见她宛若女神一般降临。若一心中五味陈杂。

当初那个活泼任性的大小姐已经可以独自带着十万大军,攻城略地了。

是啊,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过两百年。一个人类的三辈子都快过完了。那么,武罗还记得她么?如果武罗忘了她,是不是也代表着,苍霄也轻轻的把她忘了?

一丝凉意渗入骨髓,她不由抖了一下,看向武罗的目光不自觉带了些哀伤。

“武罗将军,别来无恙!”泰逢对武罗抱拳问好,就好像在路上偶遇多年未见的挚友,“好久不见将军,在下甚是想念,特此备下一份大礼,还望将军笑纳。”

若一瞟了眼泰逢粉饰天下的笑脸,腹诽道:忽悠,你接着忽悠,你能把□□忽悠成咸鸭蛋。

“泰逢,你这是做何用意?”武罗勒马停下,长鞭一挥,直指颜若一。

两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但却能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见武罗冷漠地指着她,若一像被人逼着吃了一斤花椒,心里麻成一片。

“在下的用意再明白不过了。请将军撤军,再不踏入宗阳城一步。事后,我定将人完好无损的奉上。”

“哼,笑话。这宗阳城本就是我妖族的领地,被你这些无耻人类占据近百年,如今我妖族不过是讨回被尔等盗走的东西。现大军已至,这宗阳城已是我囊中之物,岂会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类撤军。”武罗表情冷硬,似乎完全没认出若一。

“既然如此,便不碍着将军的眼了。”泰逢看了眼正无措地瞪着他的颜若一,轻笑,随后招了招手,立即有士兵走上挂着若一的地方。

泰逢!你果然够阴!

若一吓得僵直了身体,惊惧地瞅着那一把大刀刷地斩断了牵着她的绳子。腰间一松,她心道完了完了,从这二十几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死也得残废。

同时内心难免也生出一丝凄凉,但她还来不及想更多,忽觉脖子被狠狠一勒,咽喉像被扯断似的疼起来,大脑充血,涨得她原本苍白的脸异常火红。

她想呼吸,但一口气吐了出去却再也吸不进来。

娘的,泰逢那家伙想吊死她!

听说吊死的人会翻白眼,舌头会伸出来,死相极其难看。

她是傻子,以为自己好好合作就能保下一条命。这下可好,乖乖的配合了人家,居然还要死得奇惨无比。她昨天就该一脚废了泰逢,让他后半生不能人道。

那样,好歹她也算个烈士!

“武罗将军,人类可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你挥霍。”

泰逢早就把各种情况都想了个遍。

本来这宗阳城强守不如放弃。季子轩派他来也只是想得到妖族的最新动向。抓到颜若一对他来说完全是个意外收获。把她绑到这城楼上,不过是想试试妖族的态度。

若他们就此撤军,可见颜若一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事后归还?当然不可能。若是他们置之不理,那要么是装的,要么是真的。如此就像现在这样,再试一试。

若是装的,武罗自会想办法解救。城墙上装了暗器,她抢不到人,到时候只有投降。若是真的,那颜若一就这样吊死便是,反正留着也没用。

武罗眉头紧蹙,本想趁颜若一落下的时候用鞭子将她勾过来,不料泰逢会使出这招。

救不救?城墙上那些黑糊糊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暗器,不能强抢。她心里也很清楚,要是现在答应了泰逢,事后想要回人就更难。

但,不接受……

斜了眼脸色已经显出死灰般青紫的颜若一。武罗银牙紧咬,真恨不得能在这里一鞭子毁了整座城墙。

“泰逢,君子一言……”

“轰隆隆!”

话未出口便见天边滚滚怒雷翻腾而来。大地也随着波涛般涌来的怒云微微颤动。城墙上的士兵被这天降异象吓得不知所措。

忽然一道极刺眼的光从怒云中闪电般掠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抬手护住眼睛。强光过后,本挂在城楼上的颜若一不知所踪,但现在已没有人去在意她了。

一道红黑相间的霹雳挟着龙吟虎啸之势狠狠砸在城墙上,轰鸣之后墙体立马裂开无数细纹,就连大地都为之一震。

泰逢更是惊得瞪大了眼:“苍天雷!”

士兵只觉脚下抖动异常,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那撼天动地的霹雳又是一道划下。

大地猛烈地颤动,十几米高的城墙瞬间分崩离析。巨大的崩塌声掩盖了几千士兵的惨嚎与□□。

武罗怔愣地望着黑成一片的天空,混沌之中,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影在乌黑的云雾里投出了令人战栗的影子。

那是……九尾白狐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