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55、第五十五章全文阅读

55、第五十五章

若一拦住苍霄的去路。

苍霄未动,淡淡道:“天意。”他一闭眼。额上的神印微微一亮。若一只觉一股无形的力量缠住了她的四肢。她想挣开,但是她现在拥有的那点微末之力又哪里是苍霄的对手。

反手间若一只见一层光膜如玻璃罩子一般将她罩住。苍霄道:“想要出来便击碎结界,彼时双生印自然会解。”

“苍霄。”若一盯着他,“你在逼我。”

他不说话,默认。

若一闭了闭眼,她深深吸口气,集力灵力于掌心,没有丝毫犹豫的狠狠击在结界之上,银光闪烁的结界应声而碎。若一只觉耳后微微一热。那处黑色的印记便随着飘散在空中的点点亮光一起消失。

苍霄垂着眼眸,面无表情,只是白色的长睫之下眸光微微转动,刹那便消逝无波。

双生印,他们之间同生共死的约定。

“苍霄,解印,除魔,守卫天下,只要你说你要做,我就和你一起做。”若一道:“你是魔我和你在一起,你是神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没有双生印,没有清汤挂面。只要有颜若一和苍霄,就行了。”

苍霄眼睑微颤,最后轻轻闭上。

海风轻抚,吹过两人鬓角的发丝,倏地,一阵乱风平地而起,绕了若一的视线。等若一再回过神来时,苍霄已经消失了踪影。

若一张口想唤,最后却默默的立在半空之中。任脚下飞花被轻风卷上,扑天盖地的洒满了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熏池终是找到了若一。彼时,若一已经在空中守望成痴。

熏池不由叹气:“若一……”

“熏池。”若一埋着头,打断熏池的话,“在这样的时候,我竟然突然想到了很久之前,你曾对我说‘天意如此’,而在我回到九州之前,又有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对我说要得之坦然,失之淡然,现在苍霄却也对我说天意……天意呵,天意。”

熏池叹息:“天地本是无情之物。”

“天意无情,熏池,你可能告诉我,有情人如何顺从无情天意。”若一道,“苍霄曾经和我说过,如果我对上天怨恨,那么,他便踏平空桑,替我掀了九霄,再逆了天道。定让不仁天地道出个‘天意使然’的一二来。而如今,他也对我说这两个字……回想那时让我感动的言语,当真是字字讥讽,句句好笑。”

熏池沉默。

若一接着道:“既然你们都信了天意,不妨让我来逆一逆,看看是否天意使然就真的能成就一个人的命运。”

“若一想如何?”

若一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熏池:“回幽都,找苍霄,让寡欲的神也动一番情。”

熏池失笑,摇了摇头。

“熏池觉得我这样做不对?”

“你下了狠心要做的事,我又如何阻拦得了。我摇头只是因为……苍霄的劫数怕是还没渡完罢了。”

熏池言尽于此,若一也没有心情追究下去。

熏池将船驶到小岛岸边花了一天的时间。这一天若一独自待在小岛之上,她花了半天时间找到了苍霄扔掉的那块清汤挂面玉佩,又花了一小半时间来琢磨回到九州后,她与苍霄相遇的种种可能和情况,然后要怎么解决。

想到最后,她在苍霄睡过的那张床上深深的刻下了如下几个字:

死缠烂打,不死不休。

既然现在苍霄已经不会主动了,那么就由她来主动一点吧。若一知道,苍霄对她,从来都狠不下心肠。

寻常宫。

今日寻常宫的天气阳光明媚。然而守护宫门的弟子,表情却很是难看。

“雾归大人,宫主尚在宫中,这个着装……着装不可如此随便。”

“随便?”雾归挑了挑眉,对自己光着胳膊这事不以为然,“这寻常宫发光发亮得越发厉害了,让我觉得太热,这样穿我舒服。”

“可是……可是宫主在,这样于理不合,于理不合!”

“他都瞎了能看见个鬼。别挡路让我进去。”

“雾归大人!大人……大人不可……”

“吵什么!”一个冷厉的女声插了进来。雾归与守门弟子抬头一看,见着倾月缓步而来。守门弟子连忙跪下行礼。雾归挑了挑眉道:“呦,许久不见,又肥了一圈嘛!”

倾月额上的青筋微不可见的跳了跳,刚忍下一口怒气,但见他这个穿着,火又烧了上来,斥骂道:“不知规矩的东西!宫中又不是乡野,哪能由得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给我把袖子套上。”

雾归拨了拨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好笑,穿衣打扮是看自己的喜欢。就像我不能把你的袖子扒下来一样,你也不能要求我把袖子套上……”

倾月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数你贫。少说废话,回去换衣服。”

雾归摸了摸被拍疼的脑勺,笑道:“姐,你再这么凶,怎么嫁得出去。”

倾月一声冷哼:“你给我寻了十几年的弟媳,可有消息了?”

此言一出,雾归静默了一会儿,自嘲的笑道:“你还不知道么,你弟媳早在两百年前就被杀掉了。永远的死了。”他摆了摆手,熟门熟路的蹿回了自己的屋。

独留倾月一人在原处无可奈何的叹息。

倾月找到季子轩的时候,这个应该高高在上的寻常宫宫主正把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拖在地上,捏着一根小棍,蹲在地上与另一个小小的“东西”玩着不知名的游戏。

那东西似乎玩火了:“轩轩骗人!你说你看不见!”

季子轩含笑:“我确实看不见。”

“骗人!你明明每次都赢。”

“因为你还小。”

“我想赢……一直输,蚁蚁都死光了。”

“既然如此,下次我便输掉就是。”

小东西一听,高兴了:“那,那这样,轩轩你要先这样走,然后这样走,然后我就可以把你打散了……”

堂堂寻常宫主被这样使唤让倾月有点看不下去,她道:“宫主,雾归回来了。”

季子轩淡淡的嗯了一声,又道:“叫他梳洗完了再来见我。”

“属下已经嘱咐过他了。”

季子轩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寻寻的脑袋,道:“自己先玩。”

季子轩才走上大殿没多久,就听见一个人踢踏着鞋子漫步走了进来,那人散漫道:“唔,宫主。好久不见。”

“雾归依旧如此随性。”季子轩笑道,“终于是舍得回来了。”

“到不是舍不舍得,只是自己住的地儿被魔物霸占了,没法子,自然得回来到宫主这里躲一躲。”

雾归言辞中无不讥讽,刺得季子轩笑容微微一滑:“魔物?”

“自然是魔物。”雾归勾着唇角道,“我倒不想,这被玄冰封印起来的苍霄竟还有苏醒过来的一天,也不想苍霄的女人也会追着他去了荒凉的海岛。当真是一对苦命鸳鸯啊……宫主说呢?”

季子轩沉默。

雾归眸色一狠:“宫主这副表情,是在感激苍霄被永困孤岛呢,还是在叹息,毕竟苍霄好歹也是您的……”话未尽,意已至。扫了眼继续沉默的季子轩,雾归笑道,“不过这些都没关系了,不管是苍霄还是他的女人,都已被我一刀了结在了那孤岛之上,宫主,此次我立了如此大功,可是有赏?”

“有赏。”

这话却不是出自季子轩之口。随着这冷淡的女声而来的还有一记凌厉的杀气。雾归连忙闪身躲开,那灵力打在地砖上,砸碎了一地的砖,飞石乱溅。

雾归眯眼,看清尘埃落定后,那个高挑的女子的身影。在寻常宫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号人物,雾归不由挑眉仔细将她打量了一番。此女子长得美丽,眉目间皆是一股傲气,但是面色却是不健康的苍白。

她冷冷一笑道:“赏你去死可好?”

此人正是莫默。

雾归还在愣神,倾月自殿外快步跨入,一见殿里的情形,马上指着默默喝骂道:“大胆!竟敢在宫主面前动用武力……”她话还没说完,莫默又是一记灵力砸在了季子轩的身边。

尘埃飞散之中,莫默指着季子轩道:“颜若一是我的女人,苍霄是我女人的男人,你胆敢对我的人有什么作为,我便是拼着命,也定要闹得你寻常宫永无安宁。”

倾月气得脸色发黑,雾归听得满头雾水,只有季子轩一人,在满地狼藉的大殿中欣然笑了。

“如此,我已动了他们,又该如何是好?”他温和的笑着,“你便留在寻常宫,闹得我永无安宁好了。”

莫默安静的站了一会儿,盯住季子轩,突然道:“依你进来这些似讨好似死缠烂打的作为,季宫主,我可以认为,你是爱上我了么?”

“大胆!”倾月怒喝。雾归眨巴着眼,觉得眼前这场景神奇得让人难以接受。

季子轩兀自抿唇笑了会儿,又摸了摸下巴道:“我清楚的记得,我曾经断过自己的情根。”

莫默挑眉。

“但是,却似乎没断得干净。”

倾月听了这话,一脸的怒气顿时转成了难以置信的讶异,雾归下巴一松凸了眼,惊异的望着季子轩。

季子轩看不见众人的表情,依旧笑得儒雅:“莫姑娘,你怎的现在才发现?反应着实迟钝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