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54、第五十四章全文阅读

54、第五十四章

若一欢喜的奔向他,将手里的果子递了出去:“尝尝,尝尝,同甘共苦怎么能少了你,吃了这个咱们就带着苍霄离开这鬼地方。”

熏池先是一怔,后看着若一手里尚还青涩的果子,哭笑不得的接过,他顺从的咬了一口,颇为有风度的咽了下去,道:“这几日你们就吃这个?”

“就我一个人吃,霄狐狸……”若一眼神微微一暗,“他现在要是能张嘴我就该偷笑了。”

听出若一言语中的涩然,熏池皱了皱眉头:“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若一一阵苦笑:“你随我回去就知道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带着熏池往回走,问道:“外面的风壁还在,虽然风力减弱了不少,但是那艘船定是抗不住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熏池浅笑着摇了摇头:“我是木神句芒的心,身负神力,总会有办法的。”

话虽这样说,可是若一晃眼间仍是看见了,他隐藏在宽大袖袍之中被刮伤破皮的手背。

连天魔之身的苍霄都会被刮得皮肉翻飞的风壁,再是减弱了许多,又哪容得他如此轻易的闯进……

一时间,若一辩不清自己心中是何滋味,她顿住脚步,目光定定的盯住熏池道:“熏池,若是有朝一日,颜若一或是苍霄谁对不住你了,你大可将其性命取去。”

若一这话说得坚决,以表感激的心情,殊不知已在无形之间将熏池与她自己和苍霄分割成了明显的两部分,她与苍霄在里面,是一体,而熏池在外面。

熏池拍了拍若一的头,淡淡笑着,没有说话。

回去之时,苍霄仍以那个姿势坐在床沿。若一对熏池尴尬的笑了笑:“如果说入魔就是他这个样子,那天魔当真是天底下最好对付的东西了。”

熏池却一直眨巴着眼睛盯着苍霄。

若一在心中一琢磨,这才想到,这应当是熏池与苍霄第一次见面。苍霄在若一的虚幻忆城中见过两百年前的熏池,但却没有与他打过交道,而熏池应该也只是在若一只言片语的描述中知道苍霄的。

也难怪熏池此时会露出像小孩一样好奇打量的神情了。

“唔,他就是霄狐狸,怎样?与我素日与你描述的可还一样?”

熏池却笑道:“我见过他。”

“咦!”这下轮到若一惊了惊。熏池自出生以来便一直呆在空桑山中,感知外界事物全凭偶尔几只小精怪撞着了时机,给他带几本书回去。若一走的这两百年他又一直被埋在幽都山上。

而苍霄自幼便在幽都上学习法术。后来虽四处征战,可是却一次也没去过空桑。这两百年,苍霄又一直被封印。

熏池从哪里去见的苍霄呢。

接到若一询问的眼神,熏池摇头摇头,笑得高深莫测:“不可说不可说。”他走进苍霄的身边替他把了把脉。眉头一皱道,“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若一想了想道:“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他魔气四溢,本来还想杀了我,后来……那时岛上还有另外一人,那人想杀了苍霄,霄狐狸一时没留意,挨了一刀,晕过去后,醒来就这样了。”

熏池并没有关心其他的,专注的问着这个话题,“只是挨了一刀么?”

若一叹了口气,伸出右手:“我替他挡了一下。”

熏池心里面一琢磨便想明白了当时的场景,他沉默着又为苍霄枕了枕脉,问道:“他可是只对你的血有所反应?”

若一点头。

熏池默了半晌,淡笑道:“若是我想的没错,待苍霄醒来,他应会成为九州神灭时代后的第一位神。”

空气安静了好久,若一终于反应过来熏池方才说的那话的意思。

“神……什么!”若一骇然,“神?”那个只会在远古传说中出现的生物!

熏池点了点头,颇为淡然道:“依着苍霄现今的修为,他定是在渡最后一劫,而他这最后一劫应当是身体中的魔气,与体内的魔气相争,败了则堕入魔道,而胜了自然是飞升成神。若一,你身负上古神力的血液助了他一臂之力,让他得以更快的战胜体内的魔气。但也正因为如此,苍霄现今也变成了这样。”

若一脑子里一片浆糊,望着熏池,摇头表示不理解。

熏池道:“你的血犹如一味猛药,助他的同时,也让他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苍霄必须得花费更多的心神来引导这味猛药,发挥它的药效,所以看起来才会像失了神智一般。而他对你血液的渴求,应当是出于生理本能的需要,再是猛药,用一剂也是治不了病的。”

这下若一才稍稍有些明白过来了。

她傻傻的盯着苍霄,问道:“做神,会清心寡欲,淡漠无情吗?”

熏池点头:“这是自然。”

“神会一直高高在上,令人无法触碰么?”

“理当如此。”

“会忘却前尘,从此逍遥天下,却孤寂一人么?”

熏池又长又轻的叹了口气:“若一,我并不知飞升为神之后的苍霄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现今的九州,更需要的是一个无情无欲的淡漠神尊,以正天下魔气。而不是要一个眼中只会装满颜若一的苍霄。”

当天晚上,若一没有睡得着觉。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爱情有一天会牵扯到天下苍生,会牵扯到九州覆亡。

她喜欢的人,对了,她喜欢的人在他的子民面前,本来就是个英雄的模样。一个爱上英雄的女人的悲哀。若一自嘲一笑,在床上睁着眼睛干望了草棚顶整整一晚。

第二天,天尚还未亮完,若一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慢慢踱步出了院子。

初始她觉得是熏池,并没有多大在意,但是仔细一听这脚步,明显有些笨拙和虚浮,显然不应是熏池的脚步身!

若一将被子一掀,连鞋也未穿,打着赤脚便奔了出去,开门的那一瞬恰巧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转过前面树影层叠的小路,不见。她也没顾得搭理揉着眼走出来的熏池问她的“怎么了?”

撒着脚丫便追了过去。心中如雷鸣一般,一遍一遍的响这句话:

“苍霄醒了,以神的身份。”

一路追着苍霄的身影往前跑,若一也不管现在跑到了什么地方。等她回过神来时,周围已是一片陌生的花海树林。

在小岛上住了这么多天,每天她都出来寻食,却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心下惊疑才起,前方一股悠扬的风划过耳畔,带着一丝大彻大悟后的孤寂清冷,令若一微微颤了一下。

她不由放轻脚步向前走去。漫步进入花海深处。

此地的花若一从没见过,即便是在九州。花瓣泛着荧光,似绒似雾,虚幻飘渺,铺展开来令人觉得仿似已不在人境。

而苍霄就在这虚幻如仙境的花海中央静静立着。神色肃穆,俨然是仅让人瞻仰供佛的神佛。

他伸出掌心,周围顿时起了微风。围着小岛旋转的风壁慢慢收拢,敛在他的手心,最后一阵狂风平地而起,乱了一地的花絮。

苍霄的银发混着漫天飞舞的绒白色花朵缠绕成一副极美的画面,仿佛一眨眼,他便会随着纷飞的花瓣消失。他的身影静静印在若一的瞳孔之中,印成了一曲绝响。

在若一眼中,苍霄素来便是美的,可是却从来没有美得如此遥不可及过。即便是他们曾被两个世界隔开,即便他们之间曾经误会重重,即便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分离……以前不管与苍霄隔得再远,都没有今天这么远过。

因为以前,苍霄眼中有她。

风平浪静之后,那个构成极美画面的人收了手掌,轻轻转过头来,盯住了若一。

紫眸中澄澈非常。

若一对这样的眼神并不陌生,因为熏池便是这样的眼神,带着神明的清冷和无欲无求。只是熏池的眼中是从未被世俗染过犹如赤子一般纯净的透亮,而苍霄眼中则是历经沧桑之后沉淀下来的清明。

“双生印,我帮你解了吧。”

这是重逢以来,苍霄对若一说的第一句话。

若一在这三年的时间中无数次午夜梦回,无数次失神凝眸,想过了许多她与苍霄重逢的场景。

许是在幽都山上,闯入他正在议事的大殿。许是在空桑山下,被按捺不住思念的他寻回。许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小路上,像王子和公主一样充满缘分的偶遇。

却从来没想过这样。

“不要。”若一坚定的摇头。

苍霄沉默了一会儿,解下腰上的“清汤挂面”玉佩,稳妥的放在地上道:“如此,便死了心再来找我。”

若一只觉鼻头一酸,胃中寒得一阵抽搐。她深吸口气道:“那是我送给你的,我没让你还,你就不能还。”

苍霄默了一会儿,垂着头道:“我已不能为你做清汤挂面,还是转交与别人吧,颜若一,苍霄唯有负你。”他转身离开,若一终于忍不住疾步奔上前去。想拉住他的衣袖,却不想被他一个结界弹了回来。

若一心底忍耐的弦终是崩断了,她捻了一个决,情急之下尽然也歪歪倒倒的飞了起来,她追着苍霄的身影唤着:“你要除魔卫道我可以帮你,你要维护苍生我也可以帮你,你可以做一个完美的神,你可以不是以前的苍霄……可是,可是!”

若一咬牙一闪身,拼尽全力往前一冲,终于拦到了苍霄面前,她张开双臂,像是在阻拦,更像是想要拥抱。

“苍霄,你不能负我。”若一眸色一软,泪水盈眶,潸然而下,“你别负了颜若一。”这话已带了哀求的意味。

苍霄紫眸划过一抹流光,他垂下眼睑,眉心堕魔的印记此时已变作了银白色,是神印。

神,寡欲,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