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9、第四十八章全文阅读

49、第四十八章

这是若一回九州之后第一次到幽都山来。

故地重游总有另一番感受,虽然现在幽都的草木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若一还是感到一阵莫名的熟悉和激动。一路上听到不少关于苍霄入魔的消息让她心惶惶不安,但是真的到了幽都之后她反而平静下来了。

苍霄与她结了双生印,既然她如今安然无事,可见苍霄也暂无性命之忧。

只要还活着,那么就还有希望。

跨过鬼哭河上架的那座铁索桥时,若一突然想起她第一次来幽都的时候,她刚和苍霄吵过架,霄狐狸堵着气沿着铁索走过去,头也不回的上了山。留她一个人在河的这边可怜巴巴的将冒着黑气的河水望着,摸着铁索犹豫不决的探不出脚。

等到天黑的时候,她又冷又饿,蜷在桥头暗自在心底骂苍霄小气,抹了一袖子的泪。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最后苍霄还是忍不住从山上下来,一脸难看的骂道:“颜若一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哭到大半夜也不肯伸脚去试试。”

若一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和委屈,她夹着哭腔吼:“怎么试!你就是个铁石心肠的死狐狸,我掉进去了你又不会来救我!命是我的又不是你的,你当然说得轻松!”

“就是让你试试能不能掉得进去。”苍霄说着伸手将她一推。若一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么一推,若一瞪大着眼睛摔入铁索之间的空处,眼看着便要掉下索桥,坠入河中。

突然若一肩膀一痛,整个人犹如摔在了地板之上。她恍恍惚惚的回过神,看见鬼哭河在身下奔腾而过,而自己居然临空飘着。她这才知道,原来方才苍霄已经在索桥上施过术,她是掉不下去的。

若一回头望着苍霄,他余怒为消,面无表情的看她笑话。若一只觉心中怒火一起而委屈更甚,想着自己又打不赢他,便坐在那里哭起来。

苍霄面色一僵:“别哭。”

若一不管他,本就红透的眼睛此刻更是肿得厉害。嘤嘤咽咽哭得好不凄凉。

苍霄伸手去拉她,若一挥手拍开,嚎哭得越发大声。

苍霄被嚎得无奈,一声长叹,败下阵来:“你想怎样?”

若一哽咽着伸出双臂:“背我上山。”她哽咽道,“又冷,又饿,又,又被你欺负,你不背,我就不走。”

苍霄默了好半晌终是认命的背着她上了大幽宫。

她在他背上使小性子,扒他头发,捏他耳朵,时不时夹带着哭腔嘟囔几句。他会埋着头只顾上山,放纵的由着她玩,由着她闹……

换做是别人这样对他不知早被砍成几大段了,只有颜若一……

当初理所当然的索要,而今想来,这些作为对于苍霄而言应当是极致的宠溺了吧。

可惜的是,那时她却不甚在意。

而今,桥上已没有人替她施法护航,但是她却已有能力自己跨过摇晃的铁索桥了。

踩在铁索之上,凝神静气,有物体的支撑,这比在水面上行走要简单多了。

熏池如履平地的走了过去,若一紧随其后。倒是莫默抱着寻寻刚走了一步,身形便晃了晃险些掉入河中。她扶住旁边的锁链退了回去。

莫默指了指寻寻道:“我在这里看着这小子,就不上去了,若是子檀看见寻寻指不定生出什么事端来。”

若一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她:“你身上的伤真的没事?”

“唔。”莫默答道,“不过是河里面的戾气熏得我眼睛花了一下,不碍事。”

若一点点头。转眼看着翻腾的鬼哭河水。河水中戾气刮人,比起从前不知厉害了多少倍。想来幽都也受到了魔气的影响。

他们两人快要走到幽都时,两个妖族的小兵突然自旁边的灌木丛中跳出,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若一差点脱口而出“找苍霄”三个字,但是心中一想,这两个小妖并不认识她,她若那样说只怕是会被当成来找茬的,而且现在苍霄可能已经入了魔……

她改口道:“劳烦两位通传一下寒玉主大人,就说颜若一求见。”

两小妖对望了一眼,又上下将若一与熏池打量了一番:“稍等。”说着,一个遁地便不见了踪影。

不一会儿,他又从土地里冒了出来,只是这次他带了若一的一个熟人。

“阿颜。”武罗一声轻呼,上前来拉着若一转了一圈,道,“好久不见,你怎么又清瘦了许多?不过这身体里的气息倒是沉着不少。”

若一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个,子檀呢?苍……你表哥呢?”

武罗神色黯淡,一声叹气:“表哥……算了,你先与我来,咱们去见子檀姐,然后细细将事情说给你听。”武罗眼神一扫,瞟到了熏池,“这位是?”

“我的……”

熏池笑着接过话头:“挚友。”

武罗淡笑着对熏池点了点头:“请。”

大幽宫依旧矗立在幽都的f岩绝壁之上。威严不减往日。只是宫里早已物是人非。

原来的八大长老早已通通换过,侍卫婢女也不是当初面孔。

连苍霄……。

若一去的时候,子檀正在与如今的八长老议事。她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待八长老从里面出来之后才进去了。

子檀握着笔坐在书案后面,她的容貌仿似永远不会改变,任岁月如何流逝也揭不下她的绝代风华。

“武罗,将此信送去九焱那儿。”子檀头也不抬的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武罗,武罗嘴角抽了抽,“九焱?”

子檀点头。武罗认命去了。

又等了一会儿,子檀才将手中的笔放下。

她抬头,并没有与若一寒暄,清澈的眸子上下将若一打量了一番,又将熏池好生打量了一番,才看着若一笑道:“若一,你的朋友永远都这样有意思。”

若一回头望熏池,熏池沉着笑道:“寒玉主当真名不虚传,只一眼便看出了我的真身。”

子檀也笑:“除了神明的心,这世间我还真想不出何物会有如此纯净的气息。”

若一怔愣了一下:“什么神明的心?”

熏池垂眸盯住自己的心口。

子檀浅酌了一口清茶道:“上古最后一位神明句芒,独行天地间千万年余。时天下大乱,群妖入魔,句芒神以性命为代价将众魔封印于诸大山之下。他临死之前,以心为肉,以魄为灵铸一人于空桑之境,令其镇守众魔封印,护卫天地灵气清正。名唤……”

“名唤熏池。”熏池接过子檀的话道,“借‘池’以喻天下,取其清正灵气以熏天下之意。”

若一听了这话,愣愣的看了熏池好久。

她本来只以为熏池是神明的子孙,却从来没想到过他竟然会是神明的心!继承了上古神力,难怪他的法术会纯净得犹如超度一般神圣强大而不带一丝杀气。

他修的本是慈悲之术。

可是,既然如此,那为何若一身体里莫名多出的这分力量会与熏池如此相像呢?

最后一个神明留下的力量应当是独一无二的才是。

两年来若一旁敲侧击的问了熏池不少关于这力量来源的问题,但每次都被他状似不经意的岔开。熏池将如何使用这力量都交给她了,对它的来源却还如此避讳……

这其中定有蹊跷!

若一张了张嘴却碍于子檀在此没有询问熏池。

“自神灭之后便一直独守九州安宁,无人称道,无人赞颂却仍坚守信念。子檀佩服。”子檀起身,敬佩的对熏池行了个礼。

熏池却摆手不肯接子檀的礼:“而今空桑结界已破,地底魔气四溢,世间人心惶惶,守不住先人封印,是我失职。熏池断不能受你这拜。”

“功过自在人心。”子檀也不与他再多说什么,直起身看着若一道,“你可是来寻霄儿的?”

若一一听苍霄的名字,心底不由动了动,所有的事都暂抛脑后:“他入了魔?”

子檀点头。

“神志全失?”

“神志全失。”

若一浑身一颤:“他现在在哪儿?”

“霄儿尚还清醒的最后几日,我将他送去了海外极远之地的孤岛。”子檀嗓音微冷,带着一丝冷凝的气息,“霄儿心中也明白,如今九州这个状况,他待在这里于己于人都没有好处。他身上的魔气会与地下的魔气相互吸引,相互壮大。最后不可收拾,索性便将自己永囚海外孤岛。”

永囚海外孤岛几个字显然将若一刺激到了,她急道:“为什么不再等等,或许,或许我的血可以让他恢复神智,或许尝试下别的办法……”

子檀盯住若一道:“上位者,杀伐决断,不能心软。对亲人亦或自己都是如此。”

若一一怔,霎时没了言语。

子檀一声轻叹:“若一,我并非铁石心肠之人,将他囚禁我下了许久的决心。你的血或许是能让他恢复理智,但是却没人知道你在哪里,也没人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出现。他若是在此地失了心智,没有谁能拦得住他。用幽都众人的命来赌,我输不起。”子檀顿了一顿又道,“霄儿倾尽全力等你到最后一刻……”子檀闭了闭眼,稳住了有些激动的情绪,“若一,见过当初霄儿的模样,我在此事上对你生不少埋怨。他最后交给我的东西不是别的,是解开你双生印的咒法。待会儿等我将此间事情处理完了,我便把你耳后的印解了吧,从此以后,你也不必再被这东西牵绊着。”子檀自长袖之中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递给若一。上面写着若一看不懂的符文。

若一脸色白了一阵

熏池侧过头看若一。子檀也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最后若一终是抽过子檀手中的纸,转手两下便将它撕掉了。

纸屑纷飞中,她说:“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