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8、第四十七章全文阅读

48、第四十七章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又是两年。

空桑山依旧青葱,天顶的上古结界依循着天地气运日夜守护着空桑。

而熏池却知道,平静的只是表面,结界之外魔气四溢,每次出空桑后皆能感到九州越来越浑浊浮躁的空气。连年的战乱早已让令民不聊生,魔气溢出引起的饥荒、瘟疫更是让人民苦不堪言。

各地诸侯只能勉力守住自己的主城,处于边境或是离主城较为远的城镇已是一副尸横遍野的惨象。

想来,过不了多久,一场□□将会开始。人们的愤怒仇恨与不甘都会成为助长魔气的力量,彼时,情况将更难以控制。

或许是时候撤去空桑的结界了。

熏池想:让空桑灵力外漏,暂时压一压魔气,虽不能完全抑制住魔气,但是能让时间缓缓,让他们找出幕后之人将其斩杀。没有幕后之人的谋划,无法凝聚起来的魔气很快便会消散在天地之间。

熏池静立于河中巨石之上,神色沉静的望着远处立在水面之上的人。

此处本是一个悬崖瀑布,但是自从两年前被天雷劈过之后便成了一条蜿蜒而下的山石小河,以前崖下的深潭也变成了一个面积稍大点的湖泊。

此时镜般的湖面上站着一位身着浅黄色衣衫的女子,她踩在湖水之上,而鞋袜却没有一点沾湿,她神色沉静,眉宇间不显一丝浮躁。

熏池望了望天色,已快到正午。

他淡淡笑道:“唔,已有三个时辰了。”他这话说得极轻,那方的女子却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缓缓睁开了眼。她凝神静气,足不沾水的一步一步向岸边走去。

忽然,她前方的草丛的一阵乱响,一个圆滚滚的身子从草丛里面冲了出来,一边跑嘴里一边大叫着:“若一娘亲,爹爹饿得生气了,发了好大的火,砸了一屋子的东西,叫你赶快滚回去。”

此话一出,若一的心神一动,扑通一声跌入了湖中。

熏池不由摇头:还是没有一次是走到了岸上的。

若一从湖里冒着泡泡爬上了岸,咳出几口水后无奈的看着来找自己的小人儿。

莫默与莫寻,母子俩都是奇葩。

莫默自是不必说。

莫寻这小子长得非同常人的快,依天书的解释,一则莫寻这小子本就聪明。二则空桑乃灵气聚集之地,而九尾白狐是食灵气而生,自小便待在空桑山,才令寻寻的成长变得飞快。这才两年多,他就能跑能跳,还会了一些比较特别的能力,比如说——

“若一娘亲,什么叫奇葩?”

读心术。

这孩子竟然天生便会读心术,当初莫默知道孩子有这个能力之后无语的将苍天望了好久。最后死活得让孩子叫她爹爹,管若一叫娘亲。

其实,自从莫默来了空桑之后便一直没有再化为男儿身过。她之所以这样要求,若一想,或许是因为莫默心中会偶尔想念起这孩子的真爹来吧。

若一在脑子里寻思了一番奇葩的意思,刚想解释,寻寻便点头道:“原来如此。”若一微微汗颜,若是每个小孩都会读心术,那父母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呢……

熏池带着浅笑走过来,他摸了摸莫寻的头道:“不管什么能力都需得学会控制,不可随意任它乱跑,否则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

小寻寻似懂非懂的点头。

熏池欣慰一笑:“好孩子。”

回到竹屋时若一只见院子里乱成一片,她盯着这一片狼藉问:“寻寻,你家爹爹到底是饿得有多么暴躁……”她话还没说完,熏池猛的一蹙眉。

“不对。”

他这声低喝刚起,屋子的后院猛的窜起一个黑影,跃过竹屋的屋顶直直向空中逃窜而去。熏池动身要追,似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猛的一顿:“若一!”

哪还用他喊,若一指尖的一道金光便追着那黑影而去。金光缠住黑影,那东西一声尖啸猛烈的挣扎起来。

若一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这是魔气化做的妖物的叫声。

魔气居然能悄无声息的入侵到空桑山中来了!

那黑影嘶叫不断,声音刺耳让幽静的山间顿时变得有些躁动。

熏池神色一凝,果断道:“杀。”

若一掌心一紧欲下杀手,可是忽觉一股反抗之力从两手之间传来,就如同她正握住一只慌张乱动欲要逃跑的老鼠。若一微微一惊,心神一乱,那魔气抓住机会,霎那间便自金光中脱身而出。

熏池早已有所准备,他长袖一挥,一丝温暖之气扫过,若一没听见空中有任何声响,只见那魔物身形一僵,瞬间便化作尘埃飘散开去。

若一看得出神。

熏池转头来看着她道:“对战不比素日练习,对手是活物,自然会反抗,必要时定要学得果断决绝一些。任何犹豫,都能给他们可乘之机。”他又温和道,“若一你现在虽已经能借出你身体里的那股力量,但是对战的经验依旧太少。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我定会时常与你切磋上几回合,只可惜……”

“爹爹!”

莫寻一声呼唤往里屋跑去。

若一这才想起魔气若是找到这里来了,依着莫默的脾气哪会让它这么容易逃走,除非她连自己也护不了了。

若一面色一沉急急跟在莫寻后面跑了进去。

屋里没人,后院却隐约传来一股血腥气,若一心道不妙。

一脚跨入后院,若一顿时惊了一惊。

一地的血水淌开,周围散落着阵阵魔气,显然是被强行打散之后还未来得及凝聚起来。莫默颓然倒在池塘边,周身皆被魔气覆盖。

寻寻唤了声爹爹便要往里冲,若一赶紧拉住他,念了个静心诀,双手推开,将满院子的魔气化掉。才抱着寻寻奔到莫默身边。

“莫默!”

她还未完全失去神志,强自撑住,断断续续道:

“他们……他们说……苍霄已入魔,而今……斩杀空桑之主。”

若一浑身一颤:“什……什么叫入魔……”

莫默此时已听不清若一的问话了,她隐约往后一扫看见熏池的身影,顿时安了心,眼一闭晕了过去。

“爹爹!”莫寻一声惊呼扑在了莫默身上。

若一此时脑中纷乱不断,入魔两个字如蛊虫钻入她的脑海,越爬越深。

熏池走近将莫寻从莫默身上拉开,抱起莫默道:“先进屋,我为她医治一下,待她醒来之后,我们将事情问问清楚再做打算。”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若一却没反应,熏池都已经将莫默带回屋安置好了,若一还在地上呆呆的坐着。

“若一,来帮下忙。”熏池在屋内高声唤着,若一这才回过神来,恍惚的答楼了声“哦。”

莫默醒过来时已是晚上。双月高挂,红月与蓝月皆缺了一角,再过不了几日便又是一轮衷铝恕

莫默一转眼便看见若一坐在窗户前傻傻的望着天上的月亮。

“在想苍霄?”莫默沙哑着嗓子问。

若一转过头来,盯着莫默无奈一笑:“想吃清汤挂面了,就算它再是倒杯不撒,我也得先尝尝再说。”

莫默默了半晌道:“莫寻那小子呢?”

“在你旁边守了一天,累极了趴在你的床边睡了,刚才熏池才将他送回屋里休息。”

正说着,门“吱呀”一声响,熏池推门而入,见莫默睁着眼,淡淡笑道:“醒了便好,你暗自运下气,可有觉得哪里不对?”

莫默摇了摇头,身体中空荡荡让她已没有办法去感知自己身体中灵力的走向了。她撑起身子,靠在床头上道:“空桑怕是呆不住了。”

此话一出屋子里静默了一会儿,衬得屋外的虫鸣如此清晰。

若一道:“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空桑的结界明明还在,为什么那些魔气都进来了,你又是怎么听到……那些话的。”

莫默摇了摇头:“我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进来的。那些话,我听见他们在吟唱。”

“吟唱?”

“唔,很大的声音,我本以为你们听见之后会很快就回来。”

若一与熏池对望一眼,奇怪道:“我们并没有听到什么吟唱。”

莫默怔了一番,心中思绪翻飞,最后扯了扯嘴角道:“或许因为我是莫默与你们不太一样吧。”

异世女巫……

若一听了她这话只当她是在开玩笑,叹了口气无奈道:“是,是,莫默是最与众不同的。”

莫默在被窝中悄悄摸了摸自己的掌心,道:“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苍霄已入魔,要斩杀空桑之主,就像是接受了任务的军队一样。如今我们待在这山谷中,结界算是已没有了作用,消息又闭塞,只能守不能攻,实在被动。”

熏池道:“若一的意思呢?”

若一望了望双月坚定道:“出去。”

熏池浅笑:“如此,明日我便撤了空桑的结界,让山中灵气外溢暂时压一压外界浑浊的气息。待莫默你的伤好之后,我们便上路。”

莫默动了动胳膊,豪迈道:“纯爷们从不养伤,我不过是被那魔气呛了几口,堵了血脉,睡一觉就好了。明天你撤了结界咱们就上路。”她眼珠一转又问道,“可是,去哪儿?”

熏池想了想,转头看若一。

若一沉思了一会儿,指着双月之间的方向,凝神道:“幽都山。”

三年之约,也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