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5、第四十四章全文阅读

45、第四十四章

天雷掀起的尘埃慢慢落定,若一护住孩子抬头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挺直的背脊。

那人微微侧过头来,一张脸被裹得严严实实,半分容貌也看不见。他一挥手,深潭之上立时结了一层厚冰,天上雷云滚滚,他转过身来将若一拉起,猛的推了她一把:

“走。”

在个字吐得铿锵有力,声色也让若一略感熟悉。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容不得若一多想,眼见着天边一记霹雳便要划下,若一忙躬身自深潭厚冰之上大步跑过,还未至那瀑布之后的洞中,天雷紧跟而来。神秘男子双手合十,正孕出一掌金光要抵御,却不料那天雷突然在半空中消失了身痕迹。

若一护着孩子冲过了急流而下的瀑布,跨入洞中,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她顾不得疼痛,马上站起来查看孩子的情况,好在这小孩虽不似刚才那般精神,但呼吸依旧有力。

她长舒一口气,心底略安。又想起方才救了她的那人,有些担忧的往外望了望,却被瀑布阻挡了视线,耳边全是瀑布的轰鸣声,将外面的境况全都隔绝了。

若一唯一敢肯定的是,方才见到的那人绝对是以前与自己熟识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这样三番两次的来救她。一次是帮她杀了马腹,二次是帮她除了蛇妖,这次竟替她挡下了天雷。若是素不相识的人,谁愿意为她做这么多!

而且他也曾与苍霄打过照面,苍霄并不识得他。

这人……

若一脑中突然精光一闪,难道……难道……

正想着,那个黑衣神秘人自瀑布外从容的走了进来。即便瀑布的声音如此之大,但是若一仍是恍然听到了他身上佩戴的银铃的脆响。“往深处走。”他脚步不停,走到了若一的前面。

若一迟疑了一会儿,便也大着胆子跟了上去。

走到这个洞穴的内部,出现了一块开阔的溶洞。他停下脚步,似乎看着若一道:“天雷仿似被什么东西吞食了。躲在此处暂无性命之忧,但是不知那东西能吞食多少天雷,若是没能将剩下的雷吞食完……”

话未尽,意已到。

天雷一记比一记强,现在才开始没多久就把他们逼到了这种份上,之后的天雷的强度自是不用说,最后那几记雷如果没有被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吃完,砸了下来,他们应当也是逃不了惨死的下场。

若一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孩子,若真有那个时候,她是应该抱着这个孩子,连累苍霄与她一起死,还是将这孩子扔掉……

艰难选择之际,若一突然间有些理解方才莫默那般绝决的言词了。

莫默,或许也是如此怕连累她……

若一一声长叹:“你……”她盯着那个黑衣人道,“你可有办法救他一命?”

那人点了点头:“我自会帮你。”

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若一有些怔然,在此情此境之下有个人同意帮助她,对她来说真的算得上是一种莫大的恩惠。感激的同时心中对他的好奇更深了一分,她想了想,带着几分小心的问:“我们,嗯……以前可曾见过?”

那人理了理衣袍,忽闻若一这话,手上的动作一顿,半晌也未说话。

若一又道:“为何多次助我?”

那人似乎低低叹了一声气,“自是因为我曾答应过你,若有朝一日你若招来天谴,我会帮你受了的。”

若一呆了一瞬,脑中一个深埋已久的对话蓦地蹦出来——

“若一,你逼着我一个修道人破杀戒,是会遭天谴的”

“修道之人志在普渡众生,到时候我要真引来天谴,你就替我受了吧。”

“熏……熏池?”

那人似乎浅笑了一声:“我本以为你早该认出我来,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你倒不如当年机灵。”

若一疾步走到他身边,伸手要碰他,却又不敢碰,就怕这一碰,他便化作泡沫消失了。

熏池轻叹声气:“若一,我回来了。”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真实的触碰似乎给了若一勇气。她的指尖终是摸到了他将面容遮得严严实实的布,将它慢慢摘下,一双澄澈不染世俗的眸子在溶洞之中闪着熠熠的光。同样微弯的眉眼,几乎永远挂着笑意的唇角,如此熟悉的面容……

但是这本清俊的面容此时被一道长长的伤疤破坏殆尽。自右边额角到唇边,划破了他整张脸。

若一不可置信的捂住嘴。

“这是……这是怎么了?”她盯着熏池脸上可怕的伤口,又伸手握了一缕他苍白的头发,“这是怎么了?”

熏池只是浅浅的笑。

“所以……你才一直将自己的脸捂得这么严实,不让我看见么?所以你才不自己告诉我你已经回来了……”若一还想说什么,地面猛的一动,头顶上的碎石哗哗掉落下来。

熏池面面色微凝:“看来,天雷还是没能完全被吞掉。”他话音未落,若一只听一阵噼啪炸裂的声音,抬头一望,溶洞顶上电光攒动,照得整个洞|穴犹如白昼。

熏池拉住若一的手臂:“速速出去。”

若一不想这天雷的威力竟然会如此的大,溶洞之上这处悬崖至少有百来米高,劫雷居然穿透了整座山,劈了进来。

若是光靠人力来阻挡……

以前子檀曾告诉她苍霄历劫之时,八十一记劫雷几乎削去了幽都半个山头,彼时她还只当是子檀夸大的说法,现下看来,子檀当初那样说还稍显朴实了些。

待到瀑布出口时,若一拉住熏池:“不行,这雷现在这么厉害,若是出去定是难以抵挡得住。”

熏池轻轻在岩壁上击打了一拳,看似坚硬的岩石登时碎做粉末落了下来。若一心中惊骇。熏池道:“这山已被天雷劈成了这般模样,现在不出去,待会定会被活埋在里面。而且我看这天雷的强度,怕是最后几记了,只有这几下的话,我应当能挡下。”

言罢拖住若一的腰,护着她自瀑布中冲出。

他们才一离开溶洞,天雷紧随而来,劈至洞口,整座山崖应声而崩,碎成了粉末。瀑布失去的依靠,水珠漫天洒下。而这雷却没有停止,追着若一他们移动的脚步一路横扫,烧得大地一片焦黄。

最后劈开一颗大树之后终是停了下来。

尘土飞扬之后,若一惊魂未定的抱着孩子瞪大了眼看着那座被劈碎了的山崖。熏池则撑出了一个耀目的结界,挡住了方才那记天雷的余威。

半丝喘气也不给他们,白光一闪,天雷又至。

若一唯有紧紧抱住孩子,匍匐在地,心中一遍又一遍的祈祷。在这种时候,她总是无比怨恨自己什么本事也没有,只能这个干干的看着,无能为力的等人搭救。

若是,若是她也有一份力量,她也能凭这自己的本事守护想要守护的人,该多好……

熏池抵住了这记天雷,身型微微晃了晃,声带诧异:“九尾白狐的天劫竟如此厉害……”

若一心想,他们所遭遇的劫数之所以会这么强,可能因为这孩子是莫默与季子轩的孩子,身体中有异世的血脉,所以天劫也跟着起了变幻了吧。

她脑中突然闪过苍霄的面容——那她以后若是与苍霄有了孩子,又会历怎样的劫呢……

伴随着一声巨响,若一背后一热,熏池的结界应声而破,他右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若一大惊:“熏池!”

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无妨,不过是方才两记雷一起落下,我没有准备。”

“两记!”若一骇然。

熏池望着天上慢慢聚积成黑色的雷云,神色凝重:“最后的劫雷快要落下来了。”他手心合十,嘴里喃喃着咒语,金色的气息化作一条条美轮美奂的丝线围着两人慢慢绕了一个圈,围作一个牢不可破的结界。

他双眸微垂,神色肃静,无悲无喜,无恐无惧,仿佛庙中供奉的神佛。若一一时有些看得呆了去。

这么久不见,熏池身上的气息越发显得飘渺了。

白光携着龙吟虎啸之势刺破天穹而下,若一只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极为压抑。劫雷与结界相撞,若一耳朵被刺得疼痛不已,她只得蜷缩起身子将孩子拼命护住。

熏池眼中神色未变,额角却渐渐渗出汗珠,面色也灰白起来。本就苍白的发丝此时印着灼目的白光更显一分枯槁。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整个世界都已死寂了下去。

若一只觉周身的压力猛的一减,刺耳的声音不在了,灼人的气息也不在了。

她缓缓直起身子,望向天空,那处的黑云已消失殆尽,只剩层层厚重的云,泛着鱼肚白,沉沉挂在天头。

若一转头往后一看。熏池依旧挺直了背脊,仿似一无所伤。

“熏池?”

若一一声轻唤,前面的人并没有反应。她轻步走到他身边,自他侧面一看,才发现他的脸色白得几乎透明,衬得他脸上那条深色的疤更是骇人。若一拉了拉他的手,入手只觉冰凉非常。

“熏池,劫已渡完了。”

熏池依旧望着天空,眉头微微一皱:“尚未。”

话音未落,雷声大作。

此雷才是最后一记!

若一心中巨震,脑海中他被自己破开胸膛的画面蓦地闪现,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扑在熏池的身上,将他与孩子一起挡在身下。

劫雷划下,撕裂了空气,若一嗅到了自己头发焦糊的味道。

她会死……

铺天盖地的白光之中,一个黑影踉跄的奔至他们身前,双手一展,以身做盾,拦在了天雷与若一之间。

若一眼珠微微向后一转,瞳孔惊恐的紧缩。

“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