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3、第二卷全文阅读

43、第二卷

九州的天气大都是随和的。没有太明显的四季差别。

即便是下雨多半也是绵绵细雨。九州并非没有夏雷冬雪,只是这样的天气十分罕见。然而近些日子以来,九州各处的天空都是黑压压的,闷的人喘不过气来。偶尔几声旱雷乍响更是闹得人心惶惶。各种谣言漫天流传。

季子轩独自站在阁楼之上迎风而立。他身穿宽大的白底青花的袍子在风中猎猎作响。双眸虽无光却定定的盯着远方,不仔细看,哪会有人知道他眼早已盲了。

雕花的门被轻轻叩响了三声。

“进来吧。”

倾月推门而入,依着寻常宫的礼数站在季子轩身后三步开外,半分不多半分不少,她恭敬的行了个礼道:“宫主,近日天象有异,闹得各界人心惶惶,众诸侯联名来书求宫主平定异象,以安人心。”

季子轩闻言,摇头笑道:“还真将我当做神明了么?我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碍着天地风雨,乱了自然循序。且搁着吧。”

倾月却没有退出去。季子轩耳廓动了动:“怎的还不走?”

“宫主请恕倾月大胆。”倾月单膝跪在地上,阖首道,“众诸侯来书也并非要宫主平了这异象,而是望宫主能出来说几句话,安抚人心,待这异象过去……”

“人言从来不能安抚人心。”季子轩淡淡打断倾月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他们自己用眼睛看吧。”

倾月抬头:“听闻宫主此意,似乎已经知道了这异象是怎么回事。”

“呵。”季子轩扶住围栏,勾唇笑了笑,“到底如何,我又怎会知道,只是这断然不会是什么毁天灭地的大事便是。”

倾月奇怪的皱了皱眉。宫主最近行事越发让人看不透了。既然已经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那么站出来安抚百姓几句,待异象过去,百姓感知季宫主料事如神,岂不是对寻常宫更加信任了么?

这种拉拢人心的事,宫主为何弃而不做呢?

倾月退出去后,季子轩又独自在窗口站了许久。

此处乃是寻常宫最高的地方,因为寻常宫本就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宫殿,这阁楼又建得如此之高,远处的山色云海尽纳眼中。眼没盲之前每当他有心烦之事时总会在这静立些时候,看一番广阔天地,沐一袭自由长风,心中自然也就豁达了。

而眼盲之后,他已看不见那些景色,会来此处站一站不过只是一个习惯。

他的手指在围栏上敲了两敲,吐出两个莫名其妙的字来:

“劫雷。”

脑中飘过颜若一与苍霄的身影,转而又蹦出一个嚣张的女子声音。

他轻轻叹了声气道:“到底是谁的……”

与此同时,在青丘之国。

子檀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正吃得不亦乐乎。武罗一直在屋子里面转圈,嘴里一边念叨着:“胡闹胡闹胡闹……”

青丘国之主,九尾红狐的族长九焱穿着一身艳丽得耀目的红裳斜倚在长椅之上,一边数着武罗转圈圈,一边扫了一眼子檀道:“子檀,这是第十几串了?出了幽都虽没有长老管着你吃糖,但这样放纵自己……我看得都胃酸。”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子檀咽下嘴里的吃食,道:“而今被那酸与鸟困在这青丘之中,我们闯不出去,人家也攻不进来,我不过是吃点零嘴消遣下罢了。你总不能让我像霄儿那样去与上古妖兽拼命吧。何况,他拼得一身血的回来,还得全仰着我替他疗伤呢。”

听了子檀不紧不慢的这番话,九焱嗤嗤的笑,武罗却怒了:“表哥会这般焦急的想闯出去,不正是看见了天边越聚越多的劫雷么!明眼人一看便知,那是劈九尾白狐的劫雷,九尾白狐生而历命劫,渡过了自然万事泰然,可是若是渡不过便是母子皆亡的下场!”

子檀点头:“这我倒是深有体会。”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没有父亲在旁护着便能安然渡劫的九尾白狐。”

子檀继续点头:“我也没听说过。”

武罗气得掀了桌子:“那为何你们还能这般淡然!若一一个人类女子,她生下孩子之后哪还有力气助孩子渡劫,全然靠着幼狐的妖力能抵过多少劫雷!若是就此灰飞烟灭了……当初她既然与表哥做过那事,你们怎么能那么轻易的放她走呢!真是胡闹胡闹!”

子檀抬头看着武罗道:“你如何肯定这是霄儿与若一的孩子?”

武罗怔了怔:“家族中的另外两位大人早已过了生子之年,他们没有子息。而今那孩子不是你的,自然就是表哥的。要不然还会是谁的?”

九焱笑道:“小武罗你还当真忘了不成,他们九尾白狐家可还有个人被驱逐在外啊。”

武罗脸色微微变了一变:“季子轩?可是他不是为了修行早把自己的情根给断了吗?情根一断则永世无情,他怎么可能……”

九焱起身,漫步走到武罗跟前,指尖轻浮的挑了挑武罗的下巴,他盯住武罗的眼睛道:“这情和欲,有时是一回事,而有时则什么关系也没有,武罗,你还不懂。”

武罗挑了挑眉,道:“你这手指头是不想要了么?”

九焱低声浅笑,收回手,信步而去。

子檀嚼着糖葫芦斜眼看着他两人的举动,待九焱走了之后,她突然道:“武罗,若是方才你突然亲他一口,我看他那手指头便是真不要了也不打紧的。”

“开什么玩笑呢。”武罗正色道,“现今破开这酸与鸟对青丘的封印才是正事,我去助一助表哥。”

“少给你表哥添乱了。”子檀神色也沉了下来,她道,“你以为他没找过若一么?他虽放手得潇洒,看似半点不担心,而实际上却还是暗中打探了若一的行踪的。正是因为探不到,所以现今才这么拼命的与酸与鸟缠斗而却一直不杀了它。”

武罗困惑:“什么意思?”

“三个月前,若一离开。霄儿与我一同到了青丘,他暗自费了不少心思得到若一的行踪,而在不久之后若一的行踪却断了,像彻底消失了一般,从那时开始霄儿的心便一天也未安稳过。而今这劫雷出现,虽不确定是若一怀上了他的孩子,但好歹也给了他一丝念想。”

“可是这和酸与鸟有什么关系?”

子檀微微叹了口气:“小时候没将你管得严些,妖族的历史和图谱你都没有好好的去记,现今问的这些话,到让人好笑。”

武罗脸微微一红没有辩解。

“酸与鸟这种妖兽,最喜食天雷。”

武罗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道为何这么些时日了表哥却日日与它缠斗而不下杀手。原来是因为酸与鸟能吞掉劫雷。表哥现在日日与他打斗,消耗了他不少体力,彼时待劫雷降下,酸与鸟必定会吞食劫雷以补其体力。如此便能帮若一解一解围了!现在看似是酸与鸟施以结界困住了青丘,实则却是表哥拖住了酸与。”

子檀浅笑点头。

武罗思绪一转:“可是,子檀姐你方才不是说,那个孩子可能不是表哥与若一的么?”

子檀道:“也可能是他们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表哥从来不敢拿若一来赌。”

武罗听罢,长叹一口气:“表哥对若一这般心思,若一怎么舍得丢下他独自离去。不管她现在在做什么,真希望她早日回到表哥身边。”

一声长嘶啼叫响彻天穹。

子檀目光慢慢飘向屋外,心知苍霄与酸与的战事暂告一段落。她咬下最后一个糖葫芦道:“且去看看霄儿伤得如何吧。”

青丘之山巅。酸与退守云端。苍霄杀气未歇,目光凛冽的盯着万里苍穹。他眉心堕魔的印记若隐若现,眸色一直变幻不断。

忽然,他脖上佩戴的一颗赤红的珠子发出了隐隐的橙光。苍霄眉目一松,眸中魔气尽褪。再抬眼时,清明的紫眸望着浓云重叠的天空,眉头微微一皱:

“还有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