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2、番外:仙妖有别全文阅读

42、番外:仙妖有别

应劫,只是一瞬间的事。

遇见云渚那天,下着飨赣辏页抛乓话阎缴茸吖嗍男∠铩?掌械呐ㄓ艋ㄏ阋苁怯杖恕

转过一个巷口,我蓦地看见了他。

他一身是血的倚墙坐着。手中的剑闪着寒光,剑刃上的血迹还未被细雨冲走。然而他身下的青石板已经红了一片。

我是狐妖,道行不高,靠吸食人类的精气为生。这个男子,虽重伤但是体魄强健,想来他的气血定是美味非常的。我慢慢走近他,却瞧见了他领口绣着寻常宫的花样。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修仙的?

我脚步一顿,下意识便要绕道走。但我已有些时日没有进食,腹中饥饿,这个男子几乎伤重不能动弹,我若趁此机会吸了他的精气,饱了肚子不说,还能提升不少修为。

事过境迁之后,每当我想起那时做的决定,当真是我生生世世做的最对也是最错的一个决定。

我弯下身子,抬起他的下巴,那一张脸挂着血珠,带着冷峻,杀气未歇。

“扑通”我的心如是一跳。

“遭了……”

我摸着心口,又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一声叹息。

遭了,对上眼了。

云渚的精气我没有吸成的。反倒用了不少珍贵药材和金钱来给他疗伤。

他醒了之后有一段时日仙力全无,体弱不已,即便我是道行如此低的一个妖怪,他也没发现我身上的妖气。

我日日照顾他,自然也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眼中对我日益增多的温暖之意。我开始慢慢幻想,幻想有一天即便他知道了我是狐妖之身,却依旧对我情深难忘,甚至最后愿抛弃修仙的身份,与我一同浪迹天涯。

一日,我正替他换药。云渚的伤在胸口和腹部。每次替他换药都免不了要□□相见一阵。我倒是乐得如此。云渚初始也常被我弄得一脸赤红,几次之后也淡定自如的任我折腾了。

“千素。”

“唔。”

“你……”我抬头望他,他忙闭了嘴,“算了,没事。”

我一边揣摩着他的心思,一边继续替他包扎伤口,待要弄完之时,我心中已把他想说的话猜了个大概。既然他害羞不好意思说,那便由我来说也没什么妨碍。

我道:“云渚,事到如今我就直说了。你瞧,你看也被我看过了,摸也被我摸过了。你又是清白之身,总不能这样委屈了。索性,就让我对你负责吧。唔,这个。”我将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塞进他手里,“这就算是我的聘礼,我便将你定下了。”

云渚握住簪子好生怔然了一番,又哭笑不得的看了我一阵才道:“我堂堂一个男子,让你负什么责!”他默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等我伤好了,我便回宫禀明宫主,彼时将你风风光光的娶进门去。”

一只狐妖嫁入寻常宫?我笑道:“你可是住在寻常宫里面?那你在里面做的是个什么职位?”

“四将。”

我手微微一抖,绷带一下拉紧,勒住他的伤口,他痛得一颤。我笑,遮掩住眼中的惊慌:“没想到我救的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

如果说与他长相厮守是一个美丽的幻想。那么在我知道他是寻常宫的四将之一时,这个幻想,毁了。

从那天开始,我便计划着如何从他的世界中退出。

可是这情丝就如那蛛网,越挣扎越缠越紧。

云渚的伤愈合到一个程度,我寻思着现在不走不行,不出几日他便能察觉到我妖怪的身份。到时候他……

他或许会杀了我。

那日清晨,如我遇见他那天一般下着细雨,泥土的芬芳散乱在每个不经意的角落。我骗他说出去买药,心里却打算着这一去就不要再回来。我出了城镇,走进深山,一直强迫着不让自己回头。

到了傍晚,无止无休的细雨忽然下大了。我寻了一个山洞避雨。外面的天慢慢黑下去,整个山林中只能听闻淅沥沥的雨声。

这样野外的环境我并不陌生,化作人形之前我一直都是独自一个呆在山林中,每天寻食,修炼。这本应该是我熟悉极了的环境,今日却让我感觉无比的空寂。

我靠山洞的崖壁坐着,抱紧自己的腿,脑袋埋在膝盖里面。紧闭的眼睛却仿似看到了一盏温暖的烛灯,一个倚在椅子上看书的男子。

深情是毒。

云渚,你这毒着实猛烈。

忽然淅沥的雨声中传来一丝不一样的声响。我立时警觉起来。侧耳一听,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呼唤,声音由远及近,我渐渐听清楚了:“……素……千素。”

“千素……”

心口一跳好像落空。我轻声行至洞口,借着藤条遮掩自己的身形。不一会儿我便看见了他。

在大雨滂沱的山林中。那个男子重伤未愈,一步一踉跄的走过湿滑的山路,声声焦急的唤着我的名字。

这姓名自他这般一唤,便成了一个咒,比捆仙索更加厉害。

一个绑了人,一个锁了魂。

蜿蜒的山路将他送到这边来,我借着藤条的遮掩往里躲了躲。他便沿着山路又走远了。

“千……唔。”他忽然捂着腹部蹲下。想来定是伤口裂开了,他的伤没有痊愈,像今天这样一折腾,肯定会变得更严重。又淋了雨,明日伤口定然会发炎,弄不好他还会烧起来……

他没有停着歇息很久,又站起来继续往前走。固执得让人看不下去。

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我自嘲的笑了笑,千素,认了吧,此劫不是情劫,而是命劫。你渡不了了。

我掀开藤条,往外走了两步,轻声唤道:“云渚。”我本以为这样小的声音,他定是听不见的。不料前面那个身影猛的一顿,转过身来。夜色和雨幕遮住了他的神情,我看不真切。却知道他疾步迈过来。

他走近,什么话都没说,微微颤抖着手上下将我摸索了一番,感觉到我身上没受伤,连衣服都还是干的,没淋什么雨。他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压抑情绪,而最终还是没有将情绪压抑下去。他冲我大吼道:“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在我眼中,云渚是一个克制多余放纵,严肃多过随和的人。我从不知他也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会发这么大的火。

“若不是隔壁的张婶看见你往山林中走了,你让我去哪儿寻你?你可知!你可知……”

我拉住他被树枝野草勒得皮肉翻飞的手掌无言掉泪。温热的泪珠夹杂着冰冷的雨水滴落在他掌心。云渚神色一软,下一瞬间他反手将我的手腕一拉,另一只手扣住我的肩将我带入他的怀中。

大雨中我依偎着他的温暖。他一声长叹道:“你可知我是怎样的害怕惶然。”

这样一个男子因你的离开而惶然害怕……

我心中怦然一动:千素,争一把吧。说不定在他的心中你真的强过了身份职责,真的重过了仙家苍生。

我想,仙又如何,妖又如何。我们不过是刚好撞破了一个天意。不是宿命也并非劫数,只是我喜欢他,而他恰巧也喜欢我罢了。

我们回了家,一番打理之后,我替他换了早已浸湿的药。又包扎了他手上细碎的伤口。其间他一直定定的盯着我。待我将一切都弄好之后他问:“今日为何要去山林之中?”

我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去寻药。”

“为了我?”云渚呆了一瞬,眸色慢慢变得柔软。

“嗯。你的伤一直不好,我听人说山上有种灵药,治外伤很管用,便想去寻一寻,到傍晚时,刚想回去,雨就下大了。我便找了个山洞避雨。”

云渚没有再说话,只是低低垂眸,然后用掌心包裹住我微凉的指尖。

昏黄的烛火中,我看见他唇角慢慢绽出一抹暖暖的笑意。

接下来的日子,我更是想方设法让他感动,令他欢笑。只有这样,云渚才会对我越发的不舍,终有一天他会愿意与我一同浪迹天涯也说不准。

“千素。”

“嗯?”

我将手中的菜放到桌上。云渚紧蹙着眉头看着我:“最近屋里可来过什么外人?”

“没有啊。”

他眉头更深的皱了皱。

我伸手将他眉心的褶皱捻开:“怎么了?”

“屋中,有股不干净的味道。”

我的手指停留在他的眉心:“什……什么味道?”

“像是狐妖。”

我收回手,笑道:“厨房里还有两盘菜,我去端过来。”

我缓步走到厨房,在水缸的水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面色雪白得几近透明。我伸出手,看了看颤抖的指尖。我要赌上一睹,但是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能让云渚知道。

遇见云渚之后我便再没有洗过人类的精气,每日虽都有吃食,但腹中仍是饥饿,连带着本就不高深的妖力又降了个档次,所以云渚才这样快察觉到了吧。

我必须得想个办法……

狐妖,性魅。食人精气。

那夜我趁云渚熟睡之时,偷偷出了门去。第二日清晨我回去之时,云渚正坐在屋中看书。我拎着一条鲜活的鱼对他晃了晃:“云渚,今日吃鱼。”

他将书捏得皱了皱:“你……去哪里了?”

我笑道:“去买鱼了啊,这鱼你想怎么吃?”

他将书放下,冷冷道:“昨夜得月楼死了两个客人你可知道?”

我唇角的弧度依旧:“我又不是捕快,哪会关心这些事。鱼你想怎么吃?”

“尸体枯槁,双眼暴突,别人不知这两人是如何死的,可我知道。”他盯住我,“被狐妖生生吸干了精气,枯槁而死。”

笑容终是挂不住了,我木讷道:“鱼要怎么吃?”

“千素,我早已知晓。”

我克制不住自己声音的沙哑:“什么时候?”

“上次自山中寻你回来后不久……”

我嘲讽一笑:“那你为什么不戳破我。任我像戏子一样在你面前表演?”

云渚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之后,他一声长叹:“你不该杀人。”

“我杀的这两人都是镇上的恶霸,素日里做的恶事数不胜数,死有余辜。”

“你不该杀人。”他又感叹了一次,仔细一听倒不是像为了死去的两人而惋惜,“妖怪在人类的城镇中杀了人,寻常宫断不会袖手旁观。彼时我……”

我眼前倏地亮了亮:“云渚,你喜欢我,你怕到时候护不住我?”

云渚默了默:“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报答你是应该的。”

“不对!你这么较真的一个人,即便我再是救过你的性命,我是个妖怪,现在又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杀了人,你应该除了我才是。可是你依旧想护着我,云渚,你喜欢我。比你想的还要喜欢!”

他的视线与我交汇。凝了半晌,他忽然道:“仙妖有别。”

“那些都是屁话。你有思想我也有,你有感情我也有,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之间有什么差别!”

“差别便是,你是小妖,而他是仙,寻常宫的四将。”门外忽然插进来一道温和的男声,一袭褐衣的男子迈步进了屋来,他对着云渚笑了笑,“云渚兄可让我好找啊!你不在的这些日子,连带着我与倾月的事都多了不少。”

我呆呆的望着这个蓦然闯入的男子,我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靠近。他的修为定是比我高出不知多少。

“泰逢。”云渚向他点头示意。

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人也是寻常宫的四将之一。

“小狐妖,这不是你高攀得上的人,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泰逢一挥衣袖,我只觉眼前一花,头脑瞬间变得昏昏沉沉起来。不一会儿便晕了过去。

再醒来之时,他们便不见了身影。

而我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日我送给他当聘礼的白玉簪子。

云渚,你这算是退婚了吗……

你想让我放弃,可是现在放弃不放弃哪是由我说了算的呢。

从那以后,我去过了每一个云渚去过的地方,我追逐他的脚步整整一生。我也时常问自己,若是知道今天会是这样辛酸,当初我还会不会鬼迷心窍的走向那个细雨中重伤的男子。缠了他那么久,也怨过他,也骗过他,更对他使了不少的阴谋诡计。我却一直没办法回答自己这个简单的问题。

直到生命真正终结的那一刻,我将白玉簪子再次放入他的手中。

我的指尖滑过他的眉心,鼻尖,唇畔。我想如果现在时光能够倒退,回到我们初初相遇的那一刻,看到他,我依旧会发出一句来不及掩饰的感慨:

“遭了……”

遭了,遇见了。

但是他却不能属于我。

可即便这样,即便这样,我依旧感谢上苍让我曾遇见过云渚。让云渚曾遇见过我。

不管结局如何,这当是一场刻骨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