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1、第四十章全文阅读

41、第四十章

月凰自从上次在对红莲一战中受了重伤后,便一直昏迷到现在。其间婴梁主不知操了多少心思,而今她醒了,一没在意她和婴梁主之间的纠葛,二没有拼命的要去寻“成昊”,却吵着要见若一,这可是个什么道理?

苍霄和若一随着浅芙赶到月凰修养的地方时,子檀正和婴梁主在院子外面说话。

婴梁主抬头望着子檀,没好气道:“你来做什么?回去回去!少给我添乱子。”

子檀一挑眉,笑道:“听闻月凰小师妹醒了,我特意来瞧瞧,师父您摆出这副赶人的姿态……是怕我说漏什么吗?只怕是我什么都不说,人家对你的想法都是心知肚明的。”

婴梁主的脸色青了青,子檀摇头道:“我瞧着月凰师妹是个顶机灵的人,以师父您以前那副风华绝代的模样,她再如何也断不会躲着你跑的。但是她却躲着您这么多年,定是知晓你的心思——你比她长上那么多年岁,也不会是真心喜欢她,无非就是因为她是这世上最后一只凰鸟,你想与她一起将凤凰的血脉延续下去罢了。”子檀望了望如黛的远山,“然则凤凰一族终是凋零了,即便是你们结合,生下子息又如何,最后……”

“哼,少和老子说这些屁话,若是等到你们九尾白狐一族子息灭绝的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些来。”婴梁主挥着肉乎乎的手,颇为不耐道,“滚滚,凰儿才醒,没精力和你这阴险的丫头折腾。你要问什么自己去问你那能耐大的弟弟去。”

子檀还要说什么,但见若一牵着苍霄的手走了过来。她一声浅笑:“当真是能做我弟媳的人,万事都是顺着我心意来的。”若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子檀笑得颇为亲切的过来将她挽着,“弟媳,我且一同陪你进去看看我的小师妹。”

婴梁主急道:“不行不行!”

子檀脚微微一偏,对准婴梁主圆滚滚的屁股一踹,将他当做球一般踢到一边。

若一望着狼狈的越滚越远的婴梁主,嘴角抽了抽……喂,好歹那曾经是你师父……子檀恍若不知一般,和蔼可亲的笑着,将若一半是拽半是拖的弄进了屋里。

屋中铺着茸茸的地毯,踩上去半点声音都没有。空气中飘着许静心安神的清香。月凰躺在里塌的床上,一位医女正伺候完她喝药。她察觉到有人进来,抬眸一看便见着了若一,顿时双眼泪一含,“呜”的一声竟哭了出来。

若一被哭得寒毛竖了竖,忙上前劝她:“好生生的,看着我哭什么?”

“小,小一一,我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若一这才想起,之前月凰被魔气附身,对她进行了一番玩命的攻击。若不是有苍霄护着,她现在只怕真会躺在棺材里面让人哭上一哭。

“没事。”若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经打经摔,防水防毒。这身皮囊结实的很!”她替月凰抹了抹泪,“倒是你……在婴梁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那样?”

月凰静了一会儿定定的望着若一道:“我寻着成昊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默了默。

月凰道:“他穿着一身鲜红的大袍子。但是任我怎么唤他,他都不答应。”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你的成昊。若一的唇动了动终是把这话咽了下去。

“后来我追上去,他转过来看我,我仍记得他的眼睛腥红腥红的,十分骇人,我以为他受了什么伤,却不想那时他……”月凰声音沉了一度,“他竟是在对我施术。我不知自己身体里何时藏了魔气。他竟用那丝魔气来诱我入魔。那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催促着我赶紧上婴梁来,来杀了你……后来,你们都看见了。”月凰身子微微颤抖起来,“我清晰的知道我在做什么,可是我停不下来。小一一,对不起,对不起,我竟然这般没用……”

子檀眉头微微一皱。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若一忙搂住月凰的肩安慰道:“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而且要论过错的话,当是我的过错才是,你身上那股魔气应该是九蛮的,当时九蛮内丹已破,魔气急于寻找一个宿主,而你又正好出现,它才窜入了你的体内。最后才让红莲有给你施术的机会。”

“但是,这始终都是成昊做的……”

若一深深吸了口气,道:“月凰,虽然我很不想这样说,但是而今这个红莲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成昊了。他……他更像是一个魔气积聚起来的妖怪,又或许,他只是与成昊长得相似而已。”

“他一定是成昊。”月凰十分的肯定。若一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劝。苍霄忽然道:“凤凰生来便会追魂之术,她既然如此肯定,不管那红莲现在是个什么东西,但他的魂魄一定是那个男人的。”

子檀道:“然则天生万物,不论什么东西都是有自己的魂魄的。也就是说,一个魂魄必定会有自己栖宿的身体。不管是一朵花或者块石头。但是魂魄却断然不会宿在魔气这种无形的力量之中。”

若一忽然想到那天与红莲争斗之时,莫默一刀劈砍了他的身子,他却化做一团黑气,半滴血也没流。

“红莲没有肉身,他的身体只是一团魔气聚在一起的形状。这是绝对不合理的。这种不合理之所以能存在,我只能想到一个理由……”子檀神色凝重道:

“有人锁了他的肉身,强自夺了他的魂魄,将他的魂魄嵌入魔气之中,使魔气得以凝聚,化作人形。”

众人的脸色变了变。

若一脑中那副奇异的画面再次闪过--他被死死钉在墙上,鲜血流尽,凄惨的向她伸手:“救……救……”若一脸色微微一白,难不成那个时候,他是在向她求救?

那个被钉死在墙上的,是红莲的肉身,亦或者说是成昊的转世?

子檀接着道:“魔气只会越来越多的附着在魂魄之上,久而久之他必定会化作一个魔气凝聚的怪物,不死不灭,呆滞木讷,最可怕的是,他只会听令与那幕后之人。彼时,那幕后之人若是想做些什么,九州怕是会有一场天大的劫难。看来,这魔气横行之事,恐怕比我们想想的还要复杂。”

苍霄皱眉点头:“只怕是那幕后之人早有预谋。”

若一听罢这些话,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一些似有关联又好似全没关联的片段撞入她的思绪中。

两百年前那些魔气破土而出,熏池身死。苍霄与她说过,曾有个魔气化作的黑衣人上幽都过他。苍霄入魔,被封印。九蛮破开上古封印再现人世。月凰在这两百年中寻便天下找不到的恋人,却以这样的模样出现。送她再回这个世界的那个老头的那些话。还有她身体中莫名其妙出现的能封魔的力量。最后停留在脑海中的却是那个神秘的蒙面人清脆作响的银铃声……

“若一。”苍霄一声轻唤,吓得若一一个激灵,恍然回神。苍霄蹙眉:“在想什么?”

“我……方才想到了上次在迷雾中……”

“混蛋丫头!”门被大力的推开,婴梁主一声喝骂,晃着两条肉腿,颤巍巍的走了进来。他一路走得踉跄,头上身上沾了不少的泥土杂草。仿似才从鸡窝中爬出来一般,“老子是你能踹的么?是你能踹的么!”

一屋子的人表情还甚为凝重,婴梁主似没察觉到这种气氛一般,看见月凰睁眼盯着他,顿时双目泪一包,嘴抖成了波浪状,身型矫捷的蹦q到了月凰的床上,一头栽在她的胸口上乱滚乱蹭吃尽了豆腐:“凰儿凰儿凰儿!他们……他们欺负我……”

苍霄觉得此景不堪入目的扭过了头。若一嘴角抽了抽。月凰额上的青筋也跳了两跳。子檀轻叹一口气,动手拎住婴梁主的后领,将他从月凰的身上撕下来。她浅笑:“师父。”

婴梁主左右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你真是个为老不尊的东西。”子檀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窗口,将他像垃圾一般随手一扔。将窗户扣上,紧接着在房间外施了个结界,任婴梁主如何拍打吵闹也进不来了。

被他这么一打岔,若一一时也忘了方才自己想说什么。她拍了拍月凰的肩道:“你现在才醒,别想那么多了,好好歇息。夜已深了,我先回去了。”

月凰点点头,神色很是忧伤。

三人走出月凰的房间时婴梁主已放弃了敲打门窗。许是回了自己的寝殿。子檀道:“霄儿你且与我来,我有事与你商量。”

道别两人,若一独自走回房间,才跨进小院子的门,便听见莫默屋里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她惊了一惊,忙冲了进去,将蜡烛一点,粗粗扫了一眼,却没有看见莫默。她正在着急,忽见一个人影趴在桌子下面,怀中不知抱着一个什么东西。

“莫默?”

那人转过头来望她,一脸菜色。这莫默却不是若一素日看到的莫默,而是女人模样的莫默。若一怔愣着问:“你……怎么了?”

“颜若一。”她声音很是沙哑,“我……呕!”一句话还未说完,她又转过头去抱着那个痰盂一阵掏心掏肺的干呕。

若一颤了颤:“孕……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