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40、第三十九章全文阅读

40、第三十九章

莫默那话虽说得霸气,可是自那天之后,偶尔的出神发呆依旧泄露泄漏了他内心的不安和焦灼。更让莫默焦虑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怀的是一个什么东西……

他生出来的会是一个正常的婴儿,还是一只毛茸茸的狐狸,他会怀孕多久,会有什么样的症状……

他也曾悄悄翻开过那本传说中的天书——其实不过就是一个会说话的小老头人脸印在上面。莫默对他一番询问,却发现那个小老头对这件事全然不知,说什么异世的人类与九尾白狐相结合的事从来没发生过,生出的孩子会是什么样不可预知。莫默气得将小老头的脸折成纸飞机扔了。

得亏若一恰好路过门口,一手将哭得一脸血的老头抓了回来。

这两日若一左右打探了不少关于九尾白狐的孩子会如何出生的事,这才知道,原来九尾白狐这个种族实在是一个不一般的种族。

他们的孩子居然是凭力量的大小来确定长相的……这实在是一个混蛋的规则。

若是父母的力量不幸弱了那么点,那么这个孩子此生的长相便只有抱歉了。但好在九尾白狐这个族群就不是一个能弱到哪里去的种族,所以他们的子孙,例如苍霄,例如子檀,例如季子轩,都长了一副魅惑世人的脸。

而九尾白狐的孕期也是不一样的,越强大的出生得越早。比如说苍霄,他母亲只怀了他三个月便生产了。九尾白狐出生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历劫。

说到这个,若一颇为头疼,历劫不但是让孩子历劫,更是让母亲历劫。彼时幼儿新生,母亲自然也是虚弱不堪的,那些劫雷不长眼的劈下,若是没有父亲在旁边帮扶着,母子多半都得是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而莫默这种情况若是让孩子的父亲在旁守着,只怕是会灰飞烟灭得更快一些……

彼时该如何是好?

“我得走了。”回到婴梁后的第三天,莫默找到若一悄声道,“再拖下去指不定现出什么行来。”

若一急道:“不行!你一个人怎么走!回头路上出什么事儿,你又没个人照应……”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率裁矗 蹦换邮值溃案瞿锩撬频模

若一面无表情的望他。莫默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说了什么,他无力扶额:“行了行了,我是莫默能出什么事儿!”

若一向来是很好说话的,但是在这件事上她态度却很强硬,她抓住莫默道:“这里是九州,什么都没个准,你现在就是揣着个炸弹在活,哪方都容不了你,你一个人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若一长叹口气,“莫默,这么逞强又是何必。”

这句叹息的言语似乎戳到了莫默的隐痛,他眸中的神色空了一空,一眨眼复又坚强如初。他冷声道:“我的事你少管,跟自己的男人过去吧!”

说罢转身便走。此时若一也怒了,她一把拽住莫默:“不行!说不行就不行!”

“颜若一。”莫默失了耐性,皱眉道,“我说你今天抽什么母猪疯!放手!”莫默将若一的手狠狠甩开,转身大步迈开。

颜若一此人,如果没把她逼到份上,她是温和到有些猥琐的一个女人,但是,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而若一咬起人来则是一死不松口的万年王八。

“你站住。”

莫默哪会理她。脚步半分未停。

“你妹的!”若一一声喝骂,几步冲上前去抓住了莫默的衣襟,莫默反手扣住她的手腕将若一拉着绕了一个圈:“久了没收拾你,反了还!”若一不甘示弱对准她的手腕便是一口,表情狰狞,咬得毫不留情。莫默一声痛呼。狠狠的掐了一把若一的胳膊。若一痛极,这边咬住不松口的同时又伸手揪住了莫默的头发一阵癫狂的撕扯。

此时,两人身为女人的本质都表现得淋漓尽致,抓、撕、咬、扯、挠无一欠缺。两人依依呀呀叫着一片混战,一时也不知是谁拌着了谁,两人互相拉着在地上滚做一堆。打得尘土飞扬风云变色。

“这是在做什么?”

一道冷淡的声音插了进来。在地上滚得忘我的两人动作一顿,望向院子门口。

只见苍霄立在那方,眸光冷飕飕的盯着他俩,隔了好久倏地一声冷笑:“哼,兄妹情深?”

若一躺在地上,两只手死死的抓住莫默的头发,嘴里呼哧呼哧的吃力喘气,但还是紧锁着牙关不松口。

莫默压在若一身上,一手被她咬着,一手掰着她的下巴。他见苍霄来了,打算停战议和,但是若一依旧不松口。莫默大骂:“你是属藏獒的么!你是藏獒么!”

“唔嗯嗷,唔捂嗷。”若一如是解释。

莫默怒火更甚:“说人话!”

苍霄自门口走进来:“她说嘴僵了,松不了。”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在若一颈边一点,若一的嘴立时就松了。莫默赶紧将手腕拿出来,上面一个血淋淋的牙印看起来好不骇人。

若一拉着苍霄的手臂站了起来。

她脸上被抓的痕迹也不少,嘴上染了莫默的血,红似吸血鬼般。而莫默的头发被扒得犹如鸡窝,一张脸比唱戏的还花,衣服更是乱成一团。

“颜若一。”莫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复正色道,“你收拾好自己就行了。我的事情自会处理,不用你管。”

“怎么处理?”若一一声冷笑,“你现在能给我说出一套可行的方法,我绝不拦着你。”

莫默沉默。半晌后他望着若一:“你就有什么方法了?”

“没有。”若一答得干脆,莫默一声嗤笑。音还未落又听若一道,“但是我会帮你,就像你追到这里来一样,不管不顾,只为了过来帮我,不让我受半点欺负。今天若是咱两的位置换过来,你会就这样放我走,让我独自面对这些事吗?绝对不会!莫默,我没有灵力,不会术法,但是我也同样舍不得你受半点欺负。”

莫默的眼眸柔了柔。若一接着道:“所以在有可行的办法之前,别急着走好吗?”

莫默盯了若一半晌,长叹一口气道:“颜若一,你的怀柔战术才是最可怕的。”

知道莫默答应了自己,若一笑道:“你不是常说要及时行乐么,何必要为了以后发生的事而让现在的自己苦闷,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若真是天命如此,大不了就是两眼一闭不睁的事,咱们家莫默可不是那样软脚的角色。”

这番话谈完了,天已经黑了下来。莫默回房休息,若一则陪着苍霄到婴梁后山去散了散步。

苍霄一直没问若一到底出了何事,若一也不说,他们只是相互拉着手,一步一步看着双月闲逛。

走上后山的亭子,望见石桌上摆的东西,若一愣了愣,抬头看苍霄。苍霄望着双月道:“每日一碗。”

若一大大的咧嘴,坐下,用一旁的筷子戳了戳碗中有些发乌的面块,她直接忽略了食物不正常的颜色,问:“为什么是面块?”

苍霄耳根微微一红,默了一会儿,解释道:“是面条。”

“可是明明就是面块!”

苍霄眸中划过一丝不被领情的恼怒,他道:“在这里放了太久,糊做一堆了。”

若一心道,原来他是做好了清汤挂面,放在这里之后再去找自己的,想来是想个自己一个惊喜,没想到她和莫默居然说了那么久,耽误了时间。苍霄……

苍霄见她不动,伸手将那碗“面”端了过来:“不要就倒掉。”

若一赶忙起身将他的手摁住:“谁说不要了!不准倒!给我拿过来!”

苍霄端着面,斜眼望她:“会吃完?”

若一见他这副神色,噗的笑了:“霄狐狸,你就是一个傲娇!”她伸手抢过面,“会吃完,我会吃完的!”不料手一滑,碗整个扣在了桌子上。

“呃……”

苍霄脸色青了青。

“我真心不是故意……”若一一边说着,一边将扣过去的面碗翻过来,而翻过来的那一瞬间,若一虎躯一僵,“这是什么?”

那碗乌青的面依旧贴在碗上,半分未洒。

倒杯不洒么……

苍霄盯着那碗面,脸有点黑。若一的脸更黑,沉默了半晌,若一颤抖着指尖指着苍霄,控诉道:“你是想毒死我再去找一个么?”

“颜若一……”苍霄瞪她。

“噗!”看见苍霄的脸色,若一终是憋不住,捧腹大笑起来,“霄……霄狐狸,啊哈哈,你,你的脸色,和这碗面哈哈,真是一模一样,哈哈哈!”

苍霄气得拂袖而去。若一忙捉住他的长袖,憋了半天才止住笑。

她看见苍霄藏在衣袖里的手,指尖红肿的痕迹如此明显,感到心疼之余,又觉得有些细碎的幸福。

苍霄背对着她,似乎在生闷气,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若一一声轻叹,从他身后环抱住他:“霄狐狸,这世上就只有我一个人敢这么对你了吧。”

苍霄一声冷哼。

“我知道,也只有我才能吃到你煮的面,也只有我才敢吃你煮的面。”若一声音柔了柔,“霄狐狸,我现在很满足,万分满足。在一个多月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我们还会这样在一起散步,谈话,相互打趣。我真想永远都这样下去。”

苍霄没有说话,只是将若一的手包入掌心。

双月的光华流转,洒在两人身上,若一静静听着苍霄的心跳,感受到他身体传过来的温暖,一阵微凉的夜风划过:“苍霄。”若一忽然道,“有件事我还一直没问你!”

苍霄转过身来,挑眉看她。若一气势汹汹的戳了戳他的胸膛,佯怒道:“两百年前,我被绑到寒玉峰上的时候,你死哪儿去了!”

“我以为你不在意以前那些事了。”

“不在意,但是一定要搞清楚!”若一又使劲儿戳了戳他,“你知道寒玉峰上有多冷么?你知道我怕成什么样子了?你知道当时摆在我脖子上的刀只要稍稍偏一分,我就会尸首分家么?我等你等得都绝望了,你干嘛去了!”说到这里,若一还是满肚子的委屈,不解恨的锤了他一拳。

苍霄默了默,垂眸道:“当初季子轩叛变的那场战争,子檀本是想与对方同归于尽,吸纳了战场上的所有毒气,结果还未完成便被对方封印了起来。两百年前,子檀清醒之后,被封印的毒气也一同苏醒过来,那时……我正在帮子檀清除毒气。我只道季子轩的人断不敢伤你性命,并不想你竟会做得那般绝决。”

“那时我又不知道你和子檀的关系,要是我为了另一个男人这样对你,你待如何!”

苍霄眸色一寒:“你敢!”

“你都那样做过了,我又有什么不敢的!”

空气静默了半晌:“是我不对。”苍霄认错,若一又狠狠打了他一拳,盯着他没好气道:“你在鬼哭河里找了我三个月?”

苍霄点头。

“你真蠢!要是我真掉进去了,第一天你找不到,我尸骨都腐蚀完了,你岂不是更找不到了!苍霄你只是不相信我会死对吗?”

他沉默。

“你入魔也是我害的?把幽都改成无思也是因为这个?”

这次不待苍霄有所反应,若一一头倒在苍霄胸口,闷声道:“真是个锯嘴葫芦。都是你自己找的虐!”

“若一姑娘!若一姑娘!”一道女声远远的传了过来,若一自苍霄怀里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那方。

浅芙快步走到亭子里,对二人草草行了个礼道:“月凰师姐醒了,吵着要见姑娘,主子派人来寻姑娘过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