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37、第三十六章全文阅读

37、第三十六章

莫默带着些许酒意喃喃道:“有蚊子么?”随即信手捻了一个结界,“在同一个法术上我绝对不会失败三次!”她信誓旦旦的说着,紧接着白光又起,这次的光华比方才更亮了三分。

若一捂着眼背过头去,当她察觉白光渐弱之后眯眼打量莫默那个方向,却见一个人影在光华之中若隐若现。而白光似乎也在努力的和什么力量对抗着,最后白光如碎镜般裂开,若一只闻空气“吡啵”响了两声,所有的光影皆褪去。而莫默一脸苍白的站在原地。

若一盯着他呆呆问:“你竟然失败了三次?”

莫默转过头来,酒意全无,双眼惊异的睁大,一张脸煞白得几乎没有人色:“颜若一,我……这次怕是……阴沟里翻船了。”

若一不明所以:“阴沟里翻船?”

莫默原地转了两圈,强自镇定了下来,斟酌了一番言语开口道:“简单的说……我本来以为是我上了别人,结果却是命运上了我……”

若一黑线:“你到底在说什么?”

“更简单的说。”莫默认真地盯着若一,一双眼在如纸的脸上亮得出奇:

“我有了。”

时间犹如国画中的那无意的一笔,潇洒留下了一抹飞白。

若一一直无法想象,在自己腰酸背痛的时候,一个男人惨白着脸色对自己轻言道一句“有了”,她会是怎样风中凌乱的感觉。

而现在,这感觉真心有了——她的灵魂就像那抹无意间带出的飞白,空了一片。

“谁干的?”若一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你干的?还是他干的?”

莫默想了想,果断道:“不分上下。”

若一突然觉得一阵口干,转身去拿茶杯,而手却哆哆嗦嗦抖个不停。最终当茶杯放到嘴边的那一瞬,若一“啪”的摔了杯子,也不管自己腰间酸痛得厉害,指着莫默的鼻子骂道:“这样一点时间也能给你造人的机会!随心所欲个毛啊!你真是个纵欲过度的货!”

莫默听了也怒了,戳着若一扶着腰的手道:“就你这模样也还好意思说我?”

“我这模样是哪个提倡及时行乐的混蛋弄出来的,啊?你就使劲儿折腾吧!其实你是间谍,你是想让中国人在这里开枝散叶是吧!你想移民啊!”

“移你妹!及时行乐哪里不对了,我这只是……”

“乐极生悲?”若一凉凉的截段莫默的话。莫默噎了一噎,向来在嘴头上不饶人的他此时竟败下阵来。

他长叹口气,重重坐在若一旁边,一脸愁眉不展。若一冷眼看了她一会儿,也随着一起苦恼起来。两人一同哀叹了几番,还是若一先开口了:“孩子是谁的?”

莫默不说话。若一也不逼他,等了一会儿,莫默依旧不答,若一又问,“你还能在这里待多久?”她隐约记得莫默曾和她说过,他是巫女,身上带有灵力,和她不一样,不能在异世待很久。而现在他竟然怀孕了,如果要生的话,这可不是一个短时间便能做完的事。

莫默想了想:“半月不到。”

这么点时间,能生个什么。若一咬了咬唇,“要不,打掉吧。”

莫默脸色又白了三分。

“你想要?”

莫默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深吸一口气,闭眼道:“打掉。”

“那我们就找个时间去婴梁山下找个医馆看看吧,说不定,只是你想错了呢。”

“不会看错,我们明天就去。”莫默握紧拳头,“这事不能拖,当断则断。”

“但是明天去……打掉之后,你肯定得休养一段时间……”

“颜若一。”莫默笑了笑,“没了这个东西之后,我立刻就能回去了,还用得着在这里休养什么啊。安心,老子是个强大的存在,这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若一没有被他轻快的语气逗笑,反而沉默着扭过了头。因为她不想道明此时莫默眼中伪装的坚强到底有多么容易刺破。

若一想,如果让她知道了那个男人是谁,她一定要……一定要……算了,想来莫默一定是喜欢着那个男子的吧,否则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还沉默的护着他。

而且……依莫默这个脾性,这事儿到底是谁的过错,还说不准呢……

翌日清晨,若一和莫默起了个大早,两人本想偷偷溜出婴梁山,却不料在半路上碰见了苍霄。

若一的脑子一转,立即堆出了个可爱的笑:“霄狐狸你也要散步啊?”

苍霄冷着一张脸,眼神淡淡的盯着莫默与若一相握的手。

若一将莫默往前一推笑道:“哈哈,重新认识一下吧,其实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了,莫默他竟然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哥哥。”

苍霄冷冷一笑。若一立即老实的垂下了头。

“去哪里?”苍霄冷声问。

“就……在山上憋久了,想下去山下热闹的镇子里逛逛。”若一吱唔着说。

闻言,苍霄的紫眸眯了眯,他见若一眼珠到处乱转,心知这话定是骗他的,刚想将她冷嘲一番,另一个声音却插了进来:“唔,如此甚好,这婴梁山上委实清冷了些。年轻人该多走走热闹的地方才是。”

子檀自不远处信步而来,她站定在苍霄身边,扫了眼脸色有些灰白的莫默,又打量了一眼僵硬拉扯嘴角的若一,若无其事的笑道:“近来的一些事真是太让我烦心了,正好我今天得了闲,你们带着我这把老骨头去凑凑热闹可好?”

若一抽了抽嘴角,艰难的挤出一个字:“好。”心里便开始琢磨待会儿要怎么把她甩掉。

子檀更深的笑了:“如此,霄儿你也与我们同路吧。妖族虽为你的大婚早准备好了不少彩礼,但是若一是人类的女子,你依着她的喜好,亲自送她一些人类的定情信物才是。”

大婚……定情信物……

若一的脸狠狠一红,苍霄默了半晌,盯着若一正色道:“应当如此。”

子檀见两人的气氛渐渐微妙起来,她悄悄的碰了碰莫默的手臂,莫默似恍然间自梦中惊醒一般,猛的望向子檀。

子檀只是盯着他笑而不语。很快,莫默便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悄无声息的自若一身边退开。只是向来都弯得灿烂的嘴角此时夹带着一抹无名的涩然。

四人慢慢向山下走去。

若一和苍霄走在前面,子檀盯着他们俩的背影小声对莫默道:“若有难事,不妨说出来,这九州大小之事我倒都能帮衬上一把。”

莫默干笑,偏偏这不仅仅是九州的事啊!他摇了摇头:“不用麻烦。”

“亲家何必客气。”

莫默只有继续干笑。

…………

行至山下,九蛮那一战虽然毁了婴梁山下不少村庄,所幸这最大的一个镇子并没有被毁去。休整了这么久,人们的生活都逐步恢复了正常。清晨正值赶集之时,各种各样的摊位摆得镇子里整条街都满满的。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这四人走到闹市之间,穿着打扮显得格格不入,引起了不少注目,子檀显得很是兴奋,拉着莫默不知去了哪里。

苍霄生性不喜欢如此吵杂的环境,他皱眉左右看了一下,问道:“你喜欢什么?”

若一一转眼就没瞧见莫默,正在着急,忽听苍霄这样一问,红着脸,嗫嚅了半晌,颇为羞涩道:“你要送我礼物怎么还问我,唔……其实,你买的都行!”若一忍着牙酸,抖了一句情话出来。

苍霄淡淡看了她一眼:“若是买来不喜欢,你可不许叫唤。”

若一脸上的红晕褪去,恨恨的瞪了他几眼:“苍霄!你个混蛋狐狸……”一点都不知道浪漫。

“说清楚你要什么?”

若一气道:“我要清汤挂面。”

苍霄紫眸微微一动,唇边无声勾起了一抹笑:“要多少?”

若一依旧气呼呼的:“每天一碗,一直到死!”

“好。”

苍霄依旧是那么平静淡漠的语气让若一顿时火冒三丈,她气得拍他,第一掌还没抽下去,脑子里突然把他们方才的对话想了个通透。她捉住他的手,抬头看他,只见苍霄凝聚了满目的笑意。

若一心头的怒火顿时消散,慢慢溢出一股香甜到幸福的味道。

她极力压住欣喜,佯怒道:“你说的,每天一碗!炸了灶台烧了锅都不可以停!”

“嗯。”

“但是那个只是一个承诺,我还得要一个信物。”

“好。”

若一左右看了看,找到了一个玉石铺子,她拉着苍霄走进去,对老板道:“给我一块最好的白玉板,要上面什么纹饰都没有的。”

“好,姑娘看看这块怎么样?”老板料定两人是贵客,态度极好,他手中拿了一块通体晶莹的白玉,看起来很是美丽,若一不识玉,转头望苍霄,苍霄只道:“喜欢就好。”

若一咧嘴一笑:“老板,给我在上面刻字。”

“姑娘要何字?”

“清汤挂面。”

老板的嘴角抽了抽:“姑娘,这白玉可遇而不可求啊,乃是西方传进来的……”

若一又眼巴巴的望着苍霄。苍霄依旧道:“喜欢就好。”

若一豪气的一挥手:“刻!”

她拿着刻着清汤挂面四字的玉佩,在老板一脸肉痛的表情里舒爽的走出了玉石店。

子檀一口咬着糖葫芦,一手拿着面人,依旧高贵优雅的向他们走过来。莫默在后面跟得一脸的颓败。

若一心中对子檀猛的生出一股敬意来。子檀见若一手中捏着的玉佩,笑道:“这玉不错,可是女孩子佩戴未免太刚硬了些。”

若一笑了笑唤道:“霄狐狸。”她将玉佩系到了他的腰间,缓缓道,“这是东西半是信物,半是礼物,你给我煮一辈子的清汤挂面,我赏你一个清汤挂面佩,要是你哪天不煮了,我就把这东西收回来,这辈子也不让你戴了!”

子檀和莫默都笑了,苍霄叹气:“你这无本生意倒是做得好。”

“那是……”若一得瑟的声音忽然顿住,“咦,那不是云渚么?还有泰逢!他们之间的……”若一脸色变了变。

苍霄的目光盯着那方瞬间冷了。子檀咬了一口糖葫芦,眸光却渐渐凌厉起来。

而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是,方才还在的莫默,此时已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