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36、第三十五章全文阅读

36、第三十五章

翌日清晨。

苍霄在天未明的时候便醒了,若一乖乖的躺在身边,均匀的吐出温软的呼吸。而他的指尖还缠绕的若一的发丝。苍霄目光柔了柔,气息越发轻了。他不知在想些什么,竟将若一看得呆了去,直到若一一声嘤咛,似要转醒,他立即闭眼假寐。

床榻微微一动,若一似乎在伸懒腰,可是当她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了他的额头,一直伸展的动作却忽然顿住。

空气似乎凝结了半晌。苍霄感觉柔软的指腹轻轻贴在了他的眉心之间,一阵缓慢的摩挲,只听她微微一声轻叹,紧接着指尖慢慢划过他的鼻梁和唇瓣。

忽然,她俏皮的捏住了他的鼻子,阻断了他本就轻细的呼吸。若一不知,现在的苍霄即便个把时辰不呼吸也没有大碍。但他许久没见过若一对他如此随便,唇角微微划出了一抹弧度,索性顺了她的意,假装气闷的睁开了眼。

一双灵动的眼笑嘻嘻的将他望着。他心头一暖,也不说话。

两两对视了半晌,若一正色道:“霄狐狸,你入魔是因为我么?”她声音因为初醒有些沙哑,却更能刺入人心。

苍霄挪开了视线,将若一缠绕在自己指间的发丝解开。

他的沉默让若一更有了探究下去的欲望。

“那你当初以为我是为什么要走的?”

苍霄还是沉默。

若一戳了戳他的腰间。苍霄浑身轻轻一颤,紫眸凌厉的扫向若一。

如果说这个接近神的九尾白狐身上有什么弱点,那非怕痒莫属。这是若一之前在一个无意间发现的,但是由于从前苍霄一直提防得甚好,让她根本无从下手。而现在,苍霄躲不得,逃不了,只有认她欺辱……

若一咧嘴傻笑。

瞪了她一会儿,苍霄终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颜若一,你真是有恃无恐起来了。”

若一也学着他的样儿叹了口气:“那也得妖狐大人愿意才行啊。”若一抓住了他被窝中的手,指尖轻轻扫过他手掌的硬茧,“霄狐狸,我知道以前的事情追究无用。但是如果那些事是我的过错,那么我想清清楚楚的知道。因为,我不想在未来的哪一天,当我们吵架时,我口无遮拦的说了一些话,伤到你。更不想看见你无言之后,无从安慰。”

默了一会儿,苍霄道:“颜若一,你当我是小孩么?”

“你是幼稚的笨蛋!”若一默了默,在苍霄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着,“当然,我也是。”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儿,苍霄生来淡漠的声音缓缓道:“入魔虽是因你而起,但也是因为有人从中作祟。现下想来,入魔此事应当是我的一个劫数罢了,当我破冰而出的时候,此劫便算安然度过。”

若一惊了一惊,从没想过当初的事情竟然只是苍霄的一个劫。那如此说来,苍霄飞升为神只需在历一个劫便可以了。但是他现在已经入了魔,渡过了下一个劫便会成神,那难道他的下一个劫数是要脱离魔体吗?而且……若一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捏紧了苍霄的手:“你再渡一个劫便会飞升为神了吧。”

那当会是九州神灭之后的第一个神。

苍霄点头。

“你……飞升之后会变得清心寡欲无欲无情么?”

闻言,苍霄好笑的看着若一:“神明自然都是清心寡欲无欲无情的。”

“那你会忘了这世间的所有事吗?”

“颜若一,你怕吗?”

“我怕。”

对于若一的坦诚,苍霄唇边的弧度弯得越发大了。他低声道:“这最后一劫我怕是渡不了了。”

若一一怔,苍霄还没说出下一句,外面突然传来”嘭嘭的敲门声,连带着莫默略带担忧的叫唤:“不会真出事了吧。”

屋里的两人一愣。想起昨天的那些事,饶是若一再胆大苍霄再淡定,此时脸都忍不住红了一红。

“兴许是累坏了还没起吧。”子檀的声音很淡定。

这莫默和子檀竟是一起来的。

“我说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莫默责难道,“怎么能给自己的情敌下了药送到自己男人那里去?”

“唔。”子檀淡然的反驳,“你这未婚夫君不也是这么做的么?”

莫默沉默了一番:“总之……这,反正就是不一样,若一那丫头是第一次!”

子檀的声音还是那般平平的:“如何不一样了?虽然我有一段时间没在霄儿身边待着,但是依他的脾气,这事儿昨晚他也一定是第一次。”

外面的两人吵得火热。殊不知屋里的两人已在他们的吵闹中脸红了个透。

隔了好一会儿,外面的莫默依旧在和子檀争锋相对,若一却在他们的吵吵声中“噗”的一声笑了:“霄狐狸,你的脸好红……”

“……”

“原来你是第一次啊。”

“颜若一……你胆敢再用这种语气说一句……”

“竟然是第一次啊……”

床榻猛的一动,若一惊呼:“啊!不要!”

门外的争吵声骤然停止,“哐当”一声莫默破门而入,子檀紧随其后的踏了进来。彼时,苍霄正覆在若一身上,他的手臂被若一咬住,两人交缠在一堆,而脸色皆是犹如烧红的烙铁。

莫默顿时怒了,冲子檀恶狠狠的吼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不是我女人在撕咬你男人么!我的药已经放得够多了,你居然比我还狠!他们要是精尽而亡了,我看你要怎么办!”

若一只觉自己额头的青筋狠狠跳了两跳。

子檀接着道:“怎的是我狠呢,现在霄儿在上面,显然是他占的主导地位,这分明就是你的药放得比我多才是。他们若是精尽而亡了,该全是你的责任。”

苍霄额头的青筋也跳了两跳。

“若一是第一次,如果不是你放那么多药,她怎么会这么生猛!”

“霄儿也是……”

子檀话还未说完,苍霄长袖一挥,寒风夹带着一个狠戾的“滚”字将两人齐齐吹出门外,门再度狠狠的关上。

被赶出来的两人相视一笑。

莫默道:“我欣赏你。”

子檀理了理秀发:“小子也不赖。”

“哈哈,要不要去畅饮一杯?这次绝对不加料。”

“加了也无妨。”

莫默沉默了半晌:“算你威武!”

…………

若一的腰痛了一天。刚吃完晚饭,莫默带着微醺来找她了。

“那子檀大姐的酒量真不错……”

若一汗颜:“她是妖怪好吧。”

莫默扶着桌边坐下,喝了一口茶,正色道:“你就打算留在这边了?”

若一笑了笑,点头。

“你可想好了,现在你去骗骗苍霄,或许他一个脑热,把你身上这道禁制给解了,咱们俩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去,现代有你的爸妈朋友……”

“莫默。”若一道,“以前你说过,九州的这一切只是我的一场梦,而回去之后,我的梦就清醒的碎了。我本以为不会再回到这里。可是又神奇的回来了,而且这个梦还成了我完全没办法想象的美梦……你现在要我回去,再次将这个梦打碎,我怕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留下或者回去,我想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力。”

莫默咧嘴一笑:“像这样顺着自己心意做事多好,颜若一,你这丫头就是瞻前顾后得太多。留下就留下吧,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若一也笑。

“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回去了啊。对了,我一直忘了和你说。这个世界和地球的时间应该是一百比一的。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时间整整比地球快了一百倍。所以你回去只待了两年,而这边已经过了两百年了。我虽不知道你在这边的寿命是不是也会按一百倍这样延长,但是我敢肯定的是,下一次,如果我心血来潮过来看你的话,兴许就是几十年之后的事了。不过,我相信有苍霄这样的男人陪着你,你应该也不会想起我吧。”

“啧。”若一翻了个白眼,“我是这么重色轻友的人么?”

“唔,你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两人沉默的望了半晌,终是笑开了。

“那我这就走了。”莫默说。

若一惊讶:“不……多留两天……”

“你知道我向来不是一个喜欢拖拖拉拉的人,离别什么的,尽早解决的好。”

若一沉默。

而莫默退开了几步开始念起了咒语。她浑身渐渐泛出一层白光,渐渐的,光华变得耀眼起来。

最后刺眼的光芒闪过,若一定睛一看,莫默竟还待在前方。

“咦……”

“咦……”

两人同时惊叹出声。

莫默看了看自己的手:“怎么回事?没念错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