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35、第三十四章全文阅读

35、第三十四章

若一一路小跑,待她急切的跑到苍霄住处时,却停在他的小院门口不敢进去了。

近乡情怯这种情绪在此刻的她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犹豫再三,她终究是颤抖着指尖,轻轻推开了院门。小院子里没人,屋子里也黑着灯,他不在?

若一打量了一眼空寂的屋子,最后失望的垂下眼睑,正要转身离开,忽闻一阵旷远的琴声自屋后传来。若一心神一凝,带着近乎小心翼翼的情绪,一步一步往屋后走着。

双月清辉之下,屋后的竹林在微凉的夜风中瑟瑟做响。一个男子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撩拨琴弦。三三两两似不成曲调却又别有一番风味。

“苍霄。”

最后一个调的余音被他按下,像一副戛然而止的画面。

“霄狐狸……”许久没有叫出口的三个字,让若一在这瞬间红了眼眶,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抑制住自己的泪意,快步踱到苍霄身后,双手将他狠狠一推,骂道:“你是哑巴么?你是脑残得五官不全么?告诉我子檀是你姐会花掉你多少的时间!你怎么就有时间在这里对月谈情装得一副苦情样儿!你……你真是……奇蠢无比……”

若一拳头无力的打在男子背后,她憋了半天,眼泪终是澎湃而出,她抱住他的背,嚎啕大哭,把鼻涕眼泪都擦在了上面。

“靠!谁奇蠢无比啊!”被若一抱住的男子突然站起,他一把扯开哭得双眼红肿的若一大声道,“找谁哭丧呢!人都看清楚了没啊!瞧瞧你这模样也不嫌丢人!”

若一肿着一双眼睛,抽噎着看清了眼前这个人:“莫……莫默。”

“是你大爷我。”

“你,你在这里干嘛?”若一很是颓然。

“他女人找你谈话了,你男人自然也得找他谈谈。咱们把酒言欢好不畅快。”

若一眼一扫,琴案上也有两个酒杯。她无力扶额:“那他呢?”

莫默一撅嘴,若一顺道看去,只见苍霄一袭白衣立于修竹之下。静默不言的将她盯着。

莫默给凑在若一耳边低声道:“言欢个屁,他醋劲大着呢,一见我就没给我好脸色。”

而此时的若一自然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莫默摸了摸鼻子,打量了一眼若一,又望了望不远处的苍霄,最后盯着琴案上的酒杯半晌,终是喃喃自语着:“应该是适量的吧。”然后退了出去。

剩下院子里的两人相望无言。

许是忍受不了这种气氛,若一微微启唇,却不想她一个“霄……”字还没说完,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一发不可收拾。她就像个孩子一样,站在那里一个劲儿的擦眼泪,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苍霄慢慢走近她,一声长叹,轻轻将她搂入怀里:“我以为你知道。”这话带着颇为委屈的意味。

若一抽噎着:“我不知道。”

“我以为你知道。”苍霄的手将她圈紧。

“我真不知道!”

“我以为你知道。””

“我……”若一顿了一顿,突然噗的一声笑了,随后眼泪又压下她唇边的笑,她就这样半是笑半是哭的说道:“真幼稚!霄狐狸,你个幼稚的笨蛋!”若一双手一圈,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微凉的眼泪贴着他的颈项流下。苍霄忽然觉得身体燥热起来。

他微微埋下头,气息吐在若一的耳边。此时尚还清明的紫眸瞥见了琴案上的两个酒杯。

以苍霄的修为,他怎么会像若一这般蠢笨。放口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如果能在他身上得以成功,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想喝了。

“若一……”他开口,声音已显沙哑。可是还没等他说完,若一却突然开口了:

“霄狐狸,好像有点奇怪。”苍霄默了默,若一接着道:“有点热……”

苍霄脑海里突然闪过今天子檀与他谈完话之后眉目之间的奇怪得近乎暧昧的神色……

苍霄叹了口气。他虽被下了药,但如果颜若一不想,那他自有办法将药逼出来。而现在若一也被下了药,她的行为不在控制中,如果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兴许不是她自己所愿意的。

在这种事上,苍霄不愿做个糊涂。

“若一,是子檀给你……”苍霄蓦地睁大了眼。

若一带着些许灼热温度的唇印在了他的唇边,那个不安分的舌头笨拙的挑着他的唇畔。

她是被药物影响了,苍霄的理智告诉他。但是体内的火像瞬间被加大了一般,有点让人压制不住:“若一……”他微微拉开她,“你……”

“我知道。”若一的双颊在月色下泛出迷幻的羞涩,“我大概知道。”她的唇与他靠得那么近,说话时的摩擦几乎令苍霄情动失控。她轻闭双眼,细声说:“我觉得应该可以。”

唇舌交缠之间,若一迷糊的觉得天上的双月弯得好似一双巧笑兮兮的眼睛,看得她脸颊似火在烧。

“苍霄。”若一捉紧了他的衣襟,在唇齿分开的那刻喘息着说,“进屋,好不好?”

可是,兴许是之前子檀那个桃花酿太醉人了,后劲发得如此厉害。让她却不记清他们是怎么进屋的了。

关于那一晚的记忆,若一记得他们铺开缠做一堆的发丝。他光华流转的银发美得令人心醉。他微凉的指尖抚过她的眉心、锁骨、肚脐,最后却只抓住了她的手腕。

若一想抽回,却被他紧紧抓住。她的掌心有一道难看的疤,一刀切断了她所有的掌纹。苍霄将她的手心贴在自己的脸上,近乎喃喃自语道:“很疼么?”

若一答:“疼过。”

疼过,现在已经好了。

苍霄眉头微皱。若一揉了揉他的眉心,将那些聚集起来的愁绪都揉散了去,她道:“你欠我的,我欠你的,早就乱成一团算不清了。苍霄,我只问你一句,此生你还愿和颜若一无止无休的纠缠下去么?”

苍霄默了默,“此乃大幸。”说罢,他伸手覆住了她的柔软。

若一不料他会突然这样做,一声□□吐了出来,脸红得发紫:“苍……苍霄。”

他却不答她的话,继续攻城掠地,又一次重复他的指尖曾在她身上走过的路径,只是这次换做了唇瓣。

若一只觉自己浑身燥热非常,而身体的深处又有一股气息冰冰凉凉的急需什么将它温暖。在这种似冷似热的折磨下,她的神志渐渐模糊了,直到一阵撕裂的刺痛自身下传遍全身。她急急的喘息意图缓解那份疼痛,可是那份疼痛还是如影随形。

“若一,放松。”苍霄的声音也绷得极紧。

“好痛……”若一咬住苍霄的肩,含混着说,“出去。”

苍霄不动。

若一气得拍他:“出去!”

苍霄见她确实痛极,心微微一软,往后退了退。若一一声长吟,立刻按住他:“不……不许动……”苍霄额角缓缓流下两滴强忍的汗。

疼痛慢慢缓了过去。身体里的那股冰凉的感觉也被苍霄驱走了,她红着脸像蚊子叫一般:“可以,可以小动,那么……一下下。一下下。”

苍霄唇边难得勾起了一个弧度,他缓慢的移动。借着窗外的月光看清身下这女子越来越红的脸颊,她的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舒缓。他觉得此时是从来没有过的满足。

“霄狐狸。”若一的手紧紧环住他的背,随着他越来越快的动作,“霄狐狸……我,很喜,很喜欢欢你。”

心里的欣喜霎时膨胀开来,他吻住她的嘴。像是饕餮不足一般啃咬。

湿润的声音,动情的顶撞,令人眩晕的摇晃。交缠的发丝和手指。还有她越来越压抑不住的声音。

最后那一刻的白光闪过,若一微微弓起的腹部无力放下。苍霄埋首在她的颈边。

粗喘渐渐平息,而他依旧停留在她的体内。

若一此时才觉得万分羞恼。她往旁边挪了挪,想退开。却不料这一动,身边粗粗喘气的男人气息又是一个停顿。若一身子微微一僵,敏锐的察觉到那个东西在慢慢的复苏……

而自己也……

“苍霄。”若一正色道,“他们太狠了。”

“唔。”苍霄心不在焉的表示了一下赞同,随即问道,“你还要么?”

若一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羞得炸掉了,这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你叫她如何回答!

“呵。”苍霄一声轻笑。这个声音充满了磁性,若一被他笑得心神一荡。她咬了咬牙,觉得自己反正都这样了,豁出去罢了,她抬起头舔了舔他的耳朵,霸气道:“要不要,你还不知道么?”

苍霄眸色渐深。

若一装模作样的邪魅一笑:“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唔……”

于是乎……被调戏的九尾白狐大人怒了。

于是乎,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