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33、第三十二章全文阅读

33、第三十二章

一阵银光自苍霄体内乍现,与缠绕着他的黑气相互推挤。交锋激烈的地方甚至有噼啪作响的声音。

若一不知自己那点血能将苍霄体内的魔气压制多久,如他这样一直消耗妖力与人对抗,很快,被压制的魔气便会冲出禁制的!她正心焦不已,远处忽闻一声空灵的低吟,似咒似歌。

那团黑烟形状渐渐变得奇怪。

苍霄索性收了护在自己周身的银光,不一会儿那黑烟便在这吟唱中松开了苍霄。

烟雾慢慢飞到更高处又凝成了红莲的模样。

此时,红莲的脸色依旧如纸惨白,但是他嘴里却发出了野兽遇敌时的低哮声,眼神专注而戒备的盯着天空的一方。

歌声渐止,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见一位飘然若仙的女子犹如踏着莲花而来,她衣袂飘飞,走得不徐不疾,却一步十里,不一会儿便来到苍霄身边。她看着苍霄脸上始终带着浅淡的笑,令人看得舒心。

“霄儿何时变得如此无用?”这话虽语带揶揄,却也让人听得舒服。

苍霄沉默不语,却不自觉的望向若一。

看见来人,若一不由苦笑,对着莫默颇为酸涩道:“你要说情敌,那她才是我真正的情敌。”

莫默细细打量了子檀一番:“确实是美女,但是所有的美女在我看来都不过如此。”

“那是因为你不是真正的男人。”

若一这话音还未落,红莲突然一声尖啸,地面猛的蒸腾起来无数的黑气。它们慢慢凝聚成形,对着空中的众人迅速扑来。

“靠!”莫默一声咒骂,立时凝起了一个结界,将自己和若一保护在里面,“这都是些什么怪物!要多少有多少么?这么多,手都能得杀软了,咱们还是逃吧。”

若一没有答莫默的话,神情凝重的喃喃道:“魔气已经泄露得这么严重了么?”而且这个红莲竟然还能召唤魔气,他到底是谁……

子檀浅浅一勾唇,“这些把戏便想对付我么?”言罢,纤指微动,捻了一个净心咒。

莫默见她这举动,轻嗤一声:“这么多的妖怪,便是大罗神仙光用一个咒语也解决不……了……”

光华闪过,众多的魔气凝成的怪物瞬间化作烟雾。在众人脚下飘散开来,罩得下方的婴梁山一片朦胧。莫默讶异的盯着子檀,悄声问若一:“这又是个什么怪物?”

若一苦笑。

下方妖魔皆亡,红莲转身便想逃,子檀星眸一凝,一记凌厉的妖力直直砍向他。众人只见赤芒一闪,伴随着一声轰鸣,空中顿时腾起了一股白烟。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红莲毫发无伤的自白雾中破出,下方飘散的黑烟卷做一团黑云将红莲裹住,急速往远方逃去。

子檀眉目一厉,欺身便要追,刚飞过那层白雾竟被一个东西拖住了身形。她转头厉声道:“只是一张脸长得相似而已,这是魔气化的魔物,你在犯什么傻?”

看见拖住子檀的物体,若一变了脸色,不由低呼:“月凰!”

月凰本已是极其的虚弱,现在又替红莲受了子檀这一击,定是伤重非常,然而她却死死咬住子檀的衣裳,即便翅膀已经快要铺展不开了,也不让她继续追杀红莲。

子檀蹙眉抬手,欲一掌将她击晕,一道冷淡的声线却插了进来:“檀儿,罢了。”

子檀挑了挑眉,望向苍霄:“如今你且心软一阵,舒了心,他日这东西吸收了更多的魔气演变为天魔之身,你也且自己哭去。”

苍霄只道:“今日且放过他,他日我自会亲手将他斩杀。”

子檀眼见苍霄眸中坚定的神色,轻叹口气。扫了眼依旧死死咬住自己衣角的月凰,无奈一笑:“倒弄得我是个毒辣妇人似的。罢了罢了,我见你们今日都弄得极是狼狈了。就先歇歇吧。”她目光流转,最后停留在莫默的脸上,微微一怔,复又笑道,“若一,这位是……”

若一还未答话,莫默横蛮的将若一抱紧,抢过话道:“未婚夫君是也。”

子檀又是一怔,颇为讶异的扫了一眼若一,又看了看沉了脸色的苍霄。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此处非闲聊之地,咱们还是先下去吧。”

………………

众人方一落到地面,月凰便无力的瘫软在地,已经昏死了过去,而她的尖喙依旧死死咬住子檀的衣角。半丝也不曾放松。

若一赶忙跑到了月凰身边,查看她的伤势,只见她浑身皆浸出了小粒的血珠。本来金灿灿的羽毛此时也喑哑无光。月凰本是那般光彩照人的凰鸟……

若一正在叹息,忽听子檀低声轻叹:“哎,可怜我这身雪貂的新衣裳。”若一嘴角抽了两抽,又忽闻后方一阵婴儿的嚎啕大哭,“哇哇哇”的,哭得闹心不已。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两个身着青衣的婴梁门徒束手无策的盯着地下的一个物什。

若一定睛一看才发现,竟是婴梁主的脑袋!

她骇了一跳,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婴梁主被埋在地下,只留一个肥嘟嘟的脑袋在外面嚎叫:“凰儿她骗我!她骗我!她说埋在土里她会更容易康复,可是我刨好了坑,她就捆了我把我埋在里面。”

“噗。”莫默毫不客气的笑了。

子檀也眉带笑意对着旁边的婴梁门徒道:“怎的不将他挖出来?”

其中一个青衣童子对子檀行了礼,苦恼道:“月凰师姐在土里下了禁制,凭我等法力还解不开。”

子檀指尖一动,婴梁主脑袋周围金光一闪:“刨吧,这下定能将他刨出来了。”

若一觉得好笑之余,又为月凰感到一阵心酸。

她这么费尽心机,就是为了救那个叫做红莲的男子吗?可是那个男子得她拼命搭救后,却连一个回眸也不曾施舍给她。又或许,那个男子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意识,完全被魔气所操控……

若一想:月凰,如果说你千辛万苦寻找到的爱人变成了贻害苍生的魔,那你的爱又该何去何从呢?

她这边还在想,那边被刨出来的婴梁主踉踉跄跄的跑到月凰身边,他一看到月凰身上的伤,脸色顿时沉了沉,婴儿清澈的眸中闪过一丝疼痛,他轻轻的捏住月凰的喙,让她将子檀的衣角松开,紧接着一口血汹涌的流了出来。婴梁主大骇,手脚无措的替她抹着。可却怎么也抹不干净,婴梁主心生恼怒,便抬头望着子檀喝骂道:“你怎么搞的!怎么连自己的师妹都不护好!”

晴天霹雳划过。

若一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月凰,又看了看泰然自若的子檀,又看了看怒发冲冠的婴梁主,结巴道:“师……师妹?师妹?”若一拉住旁边的一个婴梁门徒,问道:“师妹?”

那个童子恭敬道:“主子的徒弟遍布九州,主子享誉天下之时,不少妖族领袖都曾将自己的孩子送入婴梁门下。寒玉主大人千年之前也曾是婴梁门徒。”

“啊!”若一听得惊诧,这个婴儿曾经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旁边的莫默感叹着替她吐出了潜台词:“这是怎样惊世骇俗神秘莫测的关系啊!”

听到莫默说话,子檀转过头来,淡淡打量了莫默一眼,随后拉住了苍霄的胳膊,直接打断婴梁主喋喋不休的念叨:“霄儿且与我来。”说着拉着苍霄便往远处走去。

“且慢!且慢!不要以为你现在是什么寒玉主老子就不敢收拾你了!”婴梁主气得跳脚。

子檀却不管他,拉住苍霄便走。

苍霄随着子檀走了两步,可是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间身子微微一僵,他望向若一。而若一也直勾勾的盯着他。

“檀儿……”

“有什么待会儿说。”

苍霄站在原地,刚想对若一说什么,忽见莫默一只手横过若一的肩,将她随意的勾进他的怀里。

莫默的脑袋搭在若一的头上,懒懒道:“让他们说去,若一走,跟大爷我回去睡觉。”

苍霄脸色瞬间一青,待子檀再拉他时,他一转身便跟子檀走了。

若一垂下眼睑,想到自己在那个虚幻之城中对他说的话——“别再喜欢子檀了好吗?”她苦笑着,无力的掩着自己的脸,挡住满眼的颓然。

………………

晚上的时候,若一坐在院子里望着双月发呆。她想到红莲又想到月凰,想到熏池,又想到苍霄和子檀。

莫默洗漱之后陪着若一坐了一会儿,见她一个劲儿的发呆,正觉得无聊,院子外忽然走近来一个人影。莫默皱了皱眉,起身挡在了若一面前,声音微冷:“大半夜的有什么事么?”

子檀轻笑道:“不过是想找若一叙叙旧罢了。”

莫默道:“没什么好叙旧的,我们……”

“莫默。”若一叫住他,自他身后站了出来,“去哪里?”有些事,必须要说明的。

子檀满意的浅笑:“婴梁后山上的独亭是个赏月的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