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32、第三十一章全文阅读

32、第三十一章

若一想,她永远也不会忘了这一刻苍霄如起死回生一般的眼神。刹那的芳华比天上的星光还要璀璨。

她静静的等着苍霄的回答。

突然,地面狠狠一震。两人被这一震都弄得有点恍惚,仿佛不知现今身在何方。

紧接着四周的景象迅速褪去,光线渐渐变得模糊,不一会儿周围又变成了一片黑暗。苍霄迅速反应过来,神色微凝,搂住若一,立刻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而若一却神奇的觉得身体里的痛楚逐渐消失,连唇边的血迹也没了踪影。

苍霄冷冷道:“有人破了虚幻之城的圈禁之术。”话音还未落。“颜若一!”不远处便传来莫默的呼声。

若一呆了呆,明明知道现在自己是死里逃生,心里却觉得非常的不甘。这一瞬间,想回到方才那个虚幻之城的念头变得格外强烈。

“颜若一!”莫默锲而不舍的唤着。

若一心中恼怒,气道:“叫什么叫!晚点再来会死么!”

不想她这么一说,果真再没任何声音传过来。

四周死寂一片,但死寂中又隐隐透出些莫名的躁动。

苍霄神色更显凝重。若一心知定是出了什么状况。她下意识的往苍霄那边靠了一靠。忽然,眼角翻飞过一片鲜红似血的衣袂。若一寒毛立时倒立:“你……你看见了吗?”她抖着嗓子问苍霄。

苍霄淡然道:“这黑雾中有人。”

“真的是‘人’吗?”

“不是。”苍霄答得肯定而淡然。若一脸色难看的沉了沉,将苍霄靠得更紧了一分。

苍霄紫眸倏地一厉,左手搂住若一,右手往空中一挥,一排妖气凝聚成利刃,光一般扫向四面八方。

霎时,凄厉的尖声怪叫不绝于耳。

这声音尖利难听嚎得若一浑身发麻。妖力扫过之后,四周再度安静下来。

若一惊魂未定:“刚才那是什么?”

苍霄皱眉道:“魔气凝聚的怪物。”

想到那些从地里冒出来的鬼魅一样的生物,若一的脸色铁青:“你是说,刚才我们的周围全是那样的黑影怪物?”

“现在也是。”

话音未落,若一只觉一股阴森的气息窜过脊梁,她猛的往左边看去,眼角再一次捕捉到了那块似血的衣袂。突然,若一的脑海中奇异的闪现一个画面——一个红衣长发的人被钉死在墙上,他的头无力垂下,浑身的衣裳破烂不堪,□□的肩头和手臂上面被抓出了一道道发黑的血痕,背后的血顺着墙流下,染湿了一片洁白的地面。

一个沙哑至极的声音嘶声唤道:“救……救……”这画面太过诡谲,让人不寒而栗。若一猛的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了?”苍霄问她。

若一脸色更难看了一分:“你没看到么?”

苍霄的声音沉了沉:“何物?”

苍霄没看见……以他们两个的修为差距,不可能有若一看见而苍霄看不见的东西。如果这样的东西真的出现了,那就只能说明一点,是那人故意只给若一看的!

若一正觉得悚然。“啊!”一声尖叫蓦地闯入两人的耳朵,其声尖利得似乎要撕碎人的耳膜。周遭的黑雾开始诡异的流动。若一只觉得身上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般。

对方终于开始发难了吗?

苍霄身边银光一闪,护住若一的耳脉和心脉。他伸出手,虚空一指,一束银光自他指尖破空而去,直冲云霄。不一会儿,四周的黑雾的流动方向逐渐改变,苍霄的那束光就像一个龙卷风的风眼,将四周的黑雾都慢慢吸了过去,围着那光旋转。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渐渐的,若一隐约能看见黑雾之外的天空和下方的地面了。然而那个尖声的嘶叫并没有停止,反而越发厉害。

苍霄一声低喝,妖力蓬勃而出。指尖的银光更甚。但是那黑雾的旋转却比方才慢了许多。

若一心知定是苍霄在与那黑暗中的人较力。心中焦急不堪,却不知该如何帮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雾渐渐都被苍霄聚拢了起来。但是他眉间的堕魔印记却忽隐忽现,苍霄搂住若一身子的手臂也越来越僵硬。指甲长出了骇人的长度。他的唇渐渐变得乌黑,紫眸也越发浑浊。

难道是妖力用得太过了,苍霄抑制不住身体里的魔气了吗?

若一心惊,当即咬破自己的指尖,伸手到苍霄的唇边。嗅到若一的血气的味道,他眸中的煞气微微退了一些,若一道:“张嘴!”

“不需要。”苍霄扭过头。妖力顿时大盛。银光犹如炸裂开一般,将四周黑雾尽收其中。

尖叫声乍停。

另外两个人影蓦地出现在若一的视野之中,一个是脸上带着伤,显得有些狼狈的黑衣剑客莫默,另一个——

是一个红衣男子,他表情木讷,脸色苍白如纸,仿似已不是活人。

若一看得一阵悚然,不但因为这个男子和方才自己在那片黑雾中看见的人打扮一模一样,更因为他的脸像极了一个人,那人上辈子叫做余毅,是一个残了腿的青楼老板,更远的一世叫做成昊,是一个威震天下的大将军王。

这个红衣男子……他竟与月凰宿世追寻的恋人,长得如此相像!

若一喃喃道:“余毅……”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与这些魔气到底是什么关系?月凰说她两百年都没有寻到成昊的转世,难道和他现在这副样子有什么联系?

不料若一这一声低呼却引来了那人的目光。他眸中死寂,毫无一丝光华。他轻启那张青乌的唇:“吾名红莲。”

若一一怔。

那方却传来莫默的大骂:“红你妹!谁想知道你叫什么!再和老子大战三百回合!这次我一定把你劈成肉末!”说罢,便向他攻了过去。任若一怎么唤都唤不住。

此时,苍霄浑身颤了一颤,猛的捂住自己的心口,他额上青筋凸显,眉心的印记完全显现了出来。若一心神一下便被拉到苍霄身上,她把流出血的指尖递到苍霄唇边。苍霄扭开了头。

若一怒道:“张嘴!你怎么就这么逞强呢!吃这么一点血,我又死不了!”

苍霄依旧紧紧咬着牙关。若一气得不行,将手指放到自己嘴里一阵咬破,吮吸了血液,勾住苍霄的脖子便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苍霄不料若一会突然这样做伸手要推开她,可是自己的牙关早一步被她敲破,一时间,两人的嘴里都渲染了血的铁锈味。

苍霄一怔,面上的魔像尽褪,然而眉目间却忽然痛色浮现。他一施小法,若一立即僵住了身子动弹不得。两人的唇分离。他便解开了对若一的禁制,一声低叹道:

“若一,欠你如此多,我已还不起……”

若一呆了呆,一时无法完全理解他这话里的意思。

“颜若一!”莫默一声高呼,“你们他妈的能不能先看清楚情况!现在是你们谈情说爱的时候么?”言罢,捻了一个决,再次对着红莲杀了过去。

若一望向那方的红莲,只见他衣袂翻飞,一头黑发如厉鬼一般临空飞舞着。他的面色依旧苍白,可是眼角却流下血泪,挂在如纸的脸上,显得怪异恐怖。

莫默在空中画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魔法阵,伸手一抓,抽出一把光华流动的长剑。“哈!”她一声大喝,对准红莲当头劈去。

若一本以为这剑下去定是个尸首分家的下场,正想大呼“住手”不料莫默的那一剑却被一层黑红的结界挡在外面!

莫默的灵力与结界相撞擦激烈的火花,反弹回来的一些灵力直接划伤了莫默的脸颊。莫默毫不退缩,将灵力尽数注入长剑之中,连声低喝,非要将这结界劈砍开不可。

许是被莫默逼得狠了,红莲猛的一动,抬脸瞪向莫默,脸上的血泪如注,他慢慢抬起手来,对准莫默,掌心凝起一股黑色的风暴……

“莫默小心!”若一惊呼。

苍霄眉头一皱,方想要出手,一道赤橙的光自另一个方向而来打在了那人的结界之上。

众人只闻一声凤凰清啼,若一一转眼,但见一只赤红色的凰鸟自红莲的后方徐徐飞来。它飞得很是颠簸,像随时会掉下去一般。那声声啼叫听在若一耳里,无不是月凰呼唤爱人的声音。

红莲面色微微一动,脸上的血泪渐渐停止了涌出。

月凰……

察觉到对手分心,莫默一声大喝,长剑光华顿时暴涨。若一此时想叫住手已经来不及了。“卡啦”黑红色的结界裂出一条长缝。

凤凰长啼,其声若泣。

莫默一剑划下,顿时将他的身子劈做两半。而让人惊异的是,红莲的身体里面竟没有一滴血流出,他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劈开,表情连半丝波动也没有!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苍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急速向那方飞过去,他一把将若一扔到了莫默的怀中,旋即在莫默肩头拍下一掌,直直将他拍开数十丈远。苍霄手中捻了一个印狠狠拍到红莲的额头之上。

一时,红莲的表情变得痛苦万分,被莫默切开的两半身子像水一般开始蠕动,他一声尖叫,化做一股黑烟缠绕在苍霄身边,像一条蛇,将苍霄越缠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