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9、第二十八章全文阅读

29、第二十八章

颜若一的这段过往是什么?

“熏池,我在山后面挖出了这个!”两百年前的若一兴冲冲的将手中的人参放到桌上,正在看书的熏池骇了一跳,忙道:“不可不可,若一,这人参快成精了,拔了它会遭天谴的!”

她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那就给天谴一个出场的机会吧!我今天要用它炖鸡。”

“若一。”熏池艰难的开口,“那山鸡也是……”

“快成精了的对吧!会遭天谴是吧?”若一拍桌子气道,“那你告诉我你这空桑山有什么东西是不会成精的?吃什么是不遭天谴的!它们要成精,你就要眼睁睁的把我饿成鬼不成!”

熏池怔了会儿,哭笑不得的说:“万物皆有灵。我顾了它们却忘了若一与我不一样,每日都要进食的。”

若一气哼哼的瞪着他。

熏池长叹口气:“罢了,若一且自去寻食吧……我,我什么都没看见就是。”

若一欢乐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这山上的宝贝吃的可多着!”说着便跑了出去。

若一的这段过往,苍霄只看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朗朗君子和一个俏皮古怪的女子每日说说笑笑欢乐度日。

应该是这样快乐,否则她也不会对这段回忆如此念念不忘,更不会把这个男子刻入心间。苍霄苦涩的想着,转眼却看见若一嘴角挂着的是比自己还要涩然的笑。

时光流转了两日。阴雨天气。

从前的若一百无聊赖的坐在窗前看着屋檐上流下连串的雨滴:“熏池。”她道,“昨天我沿着小河走了很远,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路,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迷阵?”

在桌旁看书的熏池动作微微一僵:“若一想走了吗?”

“伤已经好了,我想尽快出去了,要不然会有人担心吧。我得去找他。”

“可是若一喜欢的人?”

她挠了挠后脑勺:“喜欢?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他是只妖怪,性子又别扭得要死,不过,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唔,还有他那副逞强的性子……不知道为什么,想一想就让人忍不住心疼。会为一个人开心或者难过……大概就是喜欢吧。”

苍霄慢慢的睁大了眼,像饥饿的孩童快拿到别人施舍的食物一般,眸中竟是极脆弱的惊喜,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破碎。他望向身边的若一。

若一双颊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盯着那时的熏池和自己,极淡的说道:“是说的你没错。”她接着说,“苍霄,连我都快忘了,我曾那样拼尽全力的爱过你。”

握拳的手狠狠一紧,锋利的指甲戳破自己的掌心,苍霄垂下眼睑盖住自己的双眸,把那些破碎的东西全都吞入腹中。

熏池听了若一的话,放下书卷,笑道:“情之一字本就没有什么界定规矩,由心而生,若一若是觉得喜欢,那就定是喜欢了。”

窗边的若一羞涩一笑。

熏池接着道:“这空桑之地乃上古灵山,寻常人不得契机是无法进来的,若一你来的时候恰好撞上了这个契机,而出去自然也是得寻一个契机。我算着日子,约莫明日丑时可以出山。到时候,我送你过去吧。”

“熏池你和我一起出去吧。这空桑的风景虽然好,可是每天看每天看总会厌烦,外面的世界精彩非常,比《西游记》的故事都要好玩多了。”

“若一,并非我不想出去,而是我职责所在。”熏池走到窗边,望向雨幕外的世界,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你可知上古妖兽作乱人间一事?”

若一摇头。

“上古时代,神族逐渐凋零。天下群妖受天地气息变化的影响纷纷入魔。我的祖辈以性命为代价,将他们封印在空桑四周的大山里,借天地灵气予以镇压。西南边的婴梁镇压着九蛮,身形似龟的九头巨怪,西北边的景山封印着酸与鸟,身形似蛇,四翼六目而三足。东南的丰山封印着雍和,身形似猿,赤目黄身……”

“呃……熏池,我记不住,你直接说你的祖辈封印他们之后的事吧。”

被打断话的熏池也不生气,仍旧含笑淡淡道:“空桑处于封印众妖魔的中心,我身负祖辈的力量和托付,镇守空桑灵气,牵制四方之力,不可轻易离开空桑。”

若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不强求你了,以后我一定会找机会回来看你的。”

“一切都随缘吧。”熏池笑着拍了拍若一的脑袋,“在这空桑寂然独守了这么多年,能在机缘巧合之下碰见你闯入,有个人与自己对月煮酒,说话谈笑当真是畅快之事。我也总算明白为何书上总是说人生得一知己实属不易。若一,熏池注定寂寥的一生幸得你数十日相陪,已十分欣慰,断不敢再求多了。你出去之后也别再向别人提起我,就当做是场意料之外的缘分吧,若是此缘未了,以后我们还是会再见的。”

熏池这番话,把当时的若一感动得一沓糊涂,而听在现在的若一耳里却只留下了刻骨的苦涩。

熏池恪守职责,独自把守着空桑灵气,一个人不知孤独了多久,可他却一点怨恨也没有。和别人沟通交流本是一个人生命之中最寻常的事,而他却将这种平凡的事视若至宝。

若一一走,便是连他这唯一的“幸事”也带走了。他还依旧儒雅的笑着,清澈的眸中至始至终没有半丝怨愤和不满。

心口一窒,疼得若一弓下身子,苍霄连忙将她扶住,一手放在她的胸口上,掌心凝起一星白光。妖力源源不断的输入若一体内,而若一却一直神色痛苦的蜷着身子。

苍霄皱眉冷喝:“什么都别想。”

“熏……熏池,以为他和我相遇是缘……”若一额上冷汗涔涔,一张脸已无人色,她颤抖着抓着苍霄的衣襟,“他以为是缘,可……这却只是一场劫数。”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颜若一,别想了。”

“如果……如果他没有遇到我……该多好。”

苍霄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像安慰小孩一般轻轻拍着她的背,音色是难得的温柔:“若一,没事了。没事了。”若一埋首与他的胸前,心口的疼痛慢慢缓了下来。她却一直倚着他,放任心中的脆弱扩大,串流。

“苍霄,要是那时你也在,就好了。”

苍霄抚摸她背的手微微一僵。怔了好一会儿,紫眸一柔,他道:

“我会一直都在。”

现在的若一已经知道了,在各自的生命中,没有谁会一直都在。可是听到苍霄这样说,她心里仍是温暖非常。

…………

次日丑时,熏池将若一送到一方丛林茂密之处。他望了望天上的双月,广袖一挥,丛林之中便显出一条小路来。

“顺着这条路走便能离开空桑了。若一此去万望珍重。熏池只能送到这里了。”

“熏池,你也要好好保重啊!以后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契机什么的,一年总有几次吧。以后我就带着霄狐狸住在空桑山周围,每天都来这里转上两圈,总有一天能让我碰上你的。顺带也让霄狐狸见见我的救命恩人。”

“既是如此,日后我也每日都来这周围走上两圈,如此咱们碰见的机会就更大了。”熏池笑道,“若一且去吧,我目送你离开。”

“不要走!”苍霄拉住身边突然变得很激动的若一,若一捉住苍霄的衣袖,神色哀戚:“不能走……让她不要走,至少,至少要让熏池先回去。”

“若一,这些都是回忆。现在的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若一沉默。

她看见从前的自己慢慢走远,一步一步,突然,一个黑影自旁边的草木堆中窜出,猛的抓住了若一。

熏池目光一凝,迅速的抬手结印,一道炙白的光划破黑夜,直直打在那黑影身上。黑影一声尖利的高啸,随即化作一股青烟。熏池低喝:“若一回来!”

若一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若一!”

她依旧跪在那里,垂着脑袋,了无生气。

“若一……”熏池又唤了一声,而这一声中夹带这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别过去!

他一步跨出。

别过去!

他紧紧盯着若一,疾步走了过去。

不……

他指尖微颤,轻触若一的肩膀。

突然,若一猛的抬头将他望着,唇边裂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下一瞬间,一道黑色的光刃“唰”的刺破熏池的胸膛。温热的血液溅在若一脸上,衬得她的笑泛出了腥红的残忍。

熏池面不改色,反手结印猛的拍到若一眉心。金光闪过,她唇边那个诡异的笑渐渐消失,眸中慢慢印出了熏池苍白的唇,神色逐步变得骇然恐慌。

熏池的身子无力跪下,倒在若一身上,他的头抵住若一的肩,一口乌血咳出,染湿了若一半边肩膀。若一仍怔怔的望着半空,瞳孔放大,浑身这才开始剧烈的颤抖。

茂林间的风吹得诡异,树木沙沙的响着,一道道黑影从地里此起彼伏的冒出。若一听到了他们不怀好意的笑声,他们“桀桀”的叫着,躁动不已。

“若一别怕。”熏池说,“若一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