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7、第二十五章全文阅读

27、第二十五章

喜不喜欢苍霄?

对于若一来说,这个问题连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回答。

自从和苍霄相遇,便一直在心里放着这样一个人。若一甚至无法想象,现在的自己若是突然不在乎苍霄了,那她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苍霄,苍霄怎么会也对她……

“若一,你喜欢他吗?”莫默的声音似乎带着魔力要诱惑她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话。

和苍霄相遇以来的一幕幕像走马灯一样在自己眼前跑过。不管是受伤后奄奄一息的小白狐狸,还是蜷在她怀里任她顺毛摸的小白狐狸,亦或是那个清辉月下孤傲绝伦的美丽男子。

他本是一个寡情的妖怪却会在她面前眉目带笑。他明明强大得无与伦比却会每每被她逼得头痛抚额。他会在颜若一生命中的每一个危机关头出现,他会一本正经的对着众长老说:“对颜若一你们可骂不可打,后面那件事,只有我可以做。”

这样一个男子,要她如何不去喜欢!

“你喜欢他吗?”

感情像决堤的潮水怎么也拦不住。

“喜欢。”若一捂住自己的嘴,声音却从指缝中泄露:“喜欢,喜欢……”混杂着哭腔,她道:“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真他妈的喜欢。”

看着这样的若一,莫默不由挑了挑眉。

这姑娘平日里真是太苛刻自己了。明明这么爱一个人,偏偏要让自己装得和没事儿人一样,上班工作,还要接受她安排的各种各样的相亲。

心里有这样一个家伙把位置占着,你还能去喜欢谁呢?莫默想:面上过得人模狗样,每天晚上就拿把刀玩命的往心上戳血窟窿,真是……

女人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莫默本想若一这样说了之后,门外的那人会激动得很狗血的冲进来,抱着若一一阵痛心疾首悔不当初深情不已的表白,再上演一出马大哥的琼瑶剧。然后两人双双携手,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只是,到底这事情还是没有这般狗血的进行下去。

门外的白色身影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外。像被定住了身子。

莫默只好再接再厉道:“那你为什么不这样告诉他?”

若一默了半晌,终是咬着唇道:“他心里有人。”

莫默一怔,傻了:“他心里有人?”

“我完全比不上的女子。”

一阵狂风夹杂着闪电雷过莫默的大脑,震惊过后她拍案而起:“草!他赶脚踏两条船!”莫默转身就想奔去门口抓人,她再次本以为听到自己的罪行被捅穿后,那人应该慌张落跑,却不料,白衣一撩,他竟一步跨了进来。

苍霄一声冷笑:“这就是你的心结?”

若一全然没料到苍霄会在这里。哭花着一张脸,毫不掩饰自己狼狈的抬起头来,傻傻的望着突然出现的苍霄。

他一脸苍白中带着铁青,嘴角的弧度挂在一个最冷的位置上:“你倒说说我心中之人是哪位天仙?”

莫默一听此话,心知这其中定有误会。脚跟一转,悄悄走了出去。而若一苍霄两人此时自是没有心情再去管她去了哪里。

若一心里惊诧不已,完全没了反应。见苍霄向自己步步走近,第一个念头竟是逃跑。

她脚下一转,绕过桌子就往门外跑。可是她那些动作哪里快得过苍霄。若一只觉得自己被狠狠一推,回过神来时,苍霄已将她死死压在桌子上。茶壶和茶杯被扫到地上“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堆。

背后的伤结了痂在长新肉,这样一压疼倒是不疼,就是奇痒难耐。若一抬眼见苍霄一脸怒火未歇,眸中神色痛怒难辨,登时有些心虚的扭过头。

苍霄怒极而笑:“跑?你还未说我那心里的人到底是怎生一副模样!你又离她有多大的差距!两相比较比较!”

“你要我怎么去比!”若一此时也怒了,心里的委屈和凄哀揉做一团不管不顾的怒气如燎原的野火,漫天盖地的燃烧,“我怎么比!你倾尽天下之力只为了替她寻找一枚药丸,你终日不眠不宿受在她榻边为她弹琴,你甚至……你甚至那样逼着我去救她……”若一哽咽住了声音。

苍霄神色奇怪道:“你说的是子檀?”

若一不理他,自顾自的说着:“也难怪,不管是脾性还是容貌,我哪里是能与她相比的。”她顿了顿又道:“苍霄,你可知那晚寒玉峰上的风能将人刮碎成冰渣。你说我怨你,当时我大抵是真怨的,可是一想到我和子檀的差距,便又不敢怨了……”

“我和子檀……”苍霄蹙着眉头,正想说些什么,若一胸口前的口哨忽然动了动。正是上次月凰走的时候给若一带上的。

苍霄额头的唇角紧抿。一把扯住那个火红的口哨,想也不想便扔了出去。若一想阻止的时候那个口哨已不见了踪影。

苍霄一脸正色的盯着她,仿似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心:“颜若一,这样的话我只说一次……”

“纾 泵疟焕慈艘唤糯罅Φ孽呖c磐忄性硬豢啊

苍霄额上的青筋欢快的跳了两跳。

里面两人都还保持着那个暧昧的姿势未动,莫默一边大声唤着,一边阔步走了进来:“颜若一,别在这里亲亲我我风花雪月了,你仇家都找上门来了。”

两人皆是一怔,苍霄蹙眉望着若一,若一也傻傻的望着苍霄。

仇家?颜若一哪来的仇家?即便她有仇家,她的仇家也只会是苍霄的仇家。

莫默横插一只手拉过颜若一,不管苍霄黑青的脸色,领她走到窗边,指着天边一抹红云道:“看,就是那个女人,她一路叫嚷着你的名字杀了上来,她是不是你情敌?老子今天就帮你劈了丫的,以绝后患。”

若一凝神看去,那是一个身着橙黄色衣服的女子,身姿妙曼,舞得一手极好的绫缎,一路踏云飞来,将去阻拦她道路的婴梁门徒皆挡在三尺之外。

待她飞得又近了些,若一不由惊呼:“月凰!”

莫默一卷袖子,提剑道:“果然是你情敌,老子这就去结果了她!”

若一赶紧将她拖住:“莫默,等等!等等!不要这么冲动!”

“冲动?”莫默一挑眉,“我告诉你颜若一,你是我的人,在我面前,除了我,没人可以欺负你,谁也不能给你苦头吃,让你不好受就是和我过不去。你快放手,我去宰了她先。”

有这样一个帮衬着自己的好友,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莫默这番话说得若一几近热泪盈眶。

但是这些言语听在苍霄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味道。他神色清冷的扫了莫默两眼。这个男子,打扮得一副黑衣剑客的风骚样,与颜若一的对话动作皆是亲密非常,看来他所说的“未婚妻子”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此一想,苍霄的紫眸又深了几分,他看向窗外直直往这边杀过来的月凰,状似无意道:“凤凰乃不死鸟,灰飞烟灭了也还能涅重生。你岂能杀得了她。”

莫默一听,牛脾气上来了:“呵,不死鸟,我到看看她要怎么个不死法!”说着一推若一,口诀一念,挥出魔杖直接杀了过去。

等若一爬起来时,她一记惊雷已划到了月凰头上。若一死命的叫她回来,莫默哪里还听得到。

若一猛然回过头,颤抖着手指着苍霄:“你……你……”

苍霄凉凉的扫了一眼窗外,表情淡漠。

有时候他真是无赖得令人发指。

莫默与月凰打得难分难解。忽然月凰一声长啼,音传九霄,周身猛的生出万丈刺芒,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炽光过后,金红色的凰鸟临空飞起,周身裹着炙热的火焰,让人半步也不得靠近。

她翅膀一挥,烧至泛白的火焰蓦地砸向若一这边。

苍霄神色一凝,挥袖祭出一堵冰墙。火焰撞在冰墙之上,噼啪作响之声不绝于耳。最后,“轰”的一声巨响,房顶顿时被掀了一半。

尘埃过后,若一被苍霄护在怀中,她抬眸一看,只觉苍霄现在的脸色比方才更白了三分。若一这才心惊的意识到:

现在月凰……不像是来找她的,而更像是要拼了命来杀她!

莫默回头一望,见若一住的那小院已被砸得不成样子,心中顿时怒浪滔滔:“我今天非让你涅一次不可!”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说罢,自空中猛的落到地上,以魔杖做笔在地上快速的画出了一个金色的魔法阵。咒语自她嘴中念出,一个个凝做金色的符号覆于魔法阵之上,她咬破指尖,一滴生血滴入阵中,大喝一声:“起!”

顿时,风云为之变色,草木含悲,黑色的狂风自魔法阵中卷出,携着摧枯拉朽之势向月凰卷去。

月凰一声清啼,翅膀上的火焰不断被那阵狂风卷走,匿迹与天地之间。眼瞅着,月凰也要被拉入其中。

此时,消失已久的婴梁主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大叫一声:“小子休得放肆!不许伤我凰儿!”随即接下莫默的招。本是极拉风的一句话,但被这样一个婴儿模样的人做出来却让人觉得莫名喜感。

莫默看了一眼婴梁主,神色颇为嫌弃:“什么东西!”

婴梁主肉肉的身体临空两个弹跳,转眼便至莫默头顶,只见他深吸凝气,大喝一声:“啊!”嘴一撅“吐!”

一口唾沫喷在莫默的魔法阵上。

登时,魔法阵剧烈晃了两晃,像被硫酸侵蚀了一般,慢慢消失了。狂风渐消,莫默瞠目结舌的瞪着突然冒出来的婴梁主:

“什么玩意儿!”

婴梁主全然当莫默不存在,急急的向月凰扑去:“凰儿、凰儿,我……”话还未让他说完,金红的凤凰周身烈焰再起,月凰双翅一震,羽毛竖立根根燃着赤炎向莫默撒去。

此时,若一在远处却将这边看清楚了,月凰身上,炙炎之中缠绕着的正是丝丝黑气。

魔煞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