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6、第二十四章全文阅读

26、第二十四章

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眼前白光一散,就在若一快坠入其中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猛的推来一股大力,将她生生从那眩晕感中拉了出来。

若一猛的睁眼。眼前一片清明。青石的长阶依旧是青石的长阶,婴梁的山门上的洞还残破的开着。只是婴梁的门徒们都集中在石阶上,好奇的将他们俩望着。

莫默也猛的睁开眼。

他奇怪的看了看周围,又奇怪的看了看若一,更是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怎么……怎么还在这儿?”

莫默……施术会失败?

莫默这妞的性格虽然极品了些,可是在魔法的造诣上绝对是没得说的。和莫默一起住了两年,大小法术她用过不少,若一还从没见过她施术失败过。

难道……

若一摸了摸颈后的那个印记,怯怯的望了眼施术失败后有些狂躁的男性女巫:“莫默,我想,咱们暂时可能回不去了。”

“什么?”狂躁的女巫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一个劲儿的上下摸索着自己的身体:“有蚊子么?有蚊子贴在我身上么?颜若一看看你自己身上有蚊子没有?和你说了不能碰着这个世界的活物的!快把蚊子跳蚤什么的都拍开。”

若一艰难的开口:“莫默……或许是这个东西的原因……”

莫默这才看向若一,见她用手指着自己的耳后,莫默将她的头发撩开,看见那个黑色的凸出印记,眉头狠狠一皱:“咒印?谁给你下的?”

若一长叹口气。

“苍霄?”

若一很是颓然的点了点头,莫默的怒火瞬间就燃了起来,“出息!就你这没脾气的样儿他才敢欺负你,走!去叫他把印解了!”说着就往山门里冲。

“他不会解的。”若一拉住莫默,“刚才他便说了,他不会解印。”

莫默见若一沉寂的神色,骂也不知怎么骂,要说让颜若一遇见苍霄,这罪魁祸首还是她自己。憋了半天气,挠头跳脚道:“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这些事很麻烦,在这儿站着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咱们还是先进去吧。”若一陪着笑将莫默往里拖。

莫默站了一会儿,终还是顺着若一往里走了。

走不了吗……明明知道离开才是最好的,可现在,不知为何,若一的心里竟会欣喜非常。

“浅芙。”若一唤住山门内帮着扫地的浅芙,“唔,我的朋友也许会在这里待几天,我想和婴梁主说一声。”

“姑娘不必客气。早在这位客人和苍霄大人动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禀告过主子了,他说,没死人就不要再去吵他,随你们的便。”浅芙说得很淡然,若一听得一阵抽搐。难怪今早浅芙会那么焦急的来叫醒她,原来是自家主子不管事啊……

看来,这婴梁主的心还真被月凰伤透了,这么多天还没缓过来吗?

“婴梁的空房还有许多,我会下去安排的。”浅芙躬身欲走,莫默唤道:“等等不用麻烦了,我和她住一起就好。”

浅芙的眉角动了动:“住,一起吗?”眸色渐渐变得很微妙的打量着若一。

若一心想反正莫默待会儿也会恢复女儿身,住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即就点头答应了:“唔,住一起吧,另外收拾屋子太麻烦你们了。”

“既然如此,我便去给姑娘再添一床被子。”

“谢谢。”

浅芙躬身退了两步,最后仿似颇为犹豫的转头来扫了莫默一眼,对若一道:“听照顾苍霄大人的浅荷说,近来大人的身体很不好,夜夜咳血,今早上又……姑娘你要不抽个时间去看看。”

若一听得心微微一揪:“他……不是已经吃了化香丸了吗?”

化香丸将苍霄体内的封印之力一除,苍霄恢复了本来的力量,哪还有什么能伤到他。

“药房里的化香丸早没了,主子心情不好不肯炼丹,所以还让大人等着呢。”

心情不好不想炼丹……若一头一次产生了想抽死这个随性的婴梁主的冲动。

“哼。”莫默忽然一声冷笑:“好歹也是治病救命的事儿,心情不好算个屁理由。颜若一啥也不会,叫她去看了也等于白看,有功夫在这儿劝她,还不如去劝劝自家主子,走吧走吧。”

浅芙在前面领路,没再说话。若一更是一路的沉默。

浅芙整理床铺后便退了出去。

莫默仔细观察了一下若一耳后的咒印,道:“看起来挺普通的,我试试把它解了。”说着就将手覆盖在若一的耳后,凝神念咒,忽然眉头一皱,快速将手自若一耳后拿开。

若一茫然道:“怎么了?”仔细一看莫默的掌心,那里像是被灼红了一个小点。

“你好好给我交待你在这边来了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若一才慢慢给莫默说起了回九州之后发生的这些混乱不已的事情。

若一本以为莫默听完之后会对她一顿大骂,没料到莫默只是神色很奇怪的看着她问:“你是说,你现在的身体里面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股力量,而且这力量还很强?”

若一点头。

“不可能啊!”莫默大呼,“颜若一你的身体里面怎么可能出现力量!这是什么狗屎运!”

这颇为鄙夷的语气听得若一一阵青筋乱冒:“我是怎么没天良人性了,我是抢过乞丐的馒头还是刮过富人的跑车,凭什么我就不能有这种狗屎运!”

莫默一怔:“我没和你说过么?”

若一也傻了瞬间:“说过什么。”

莫默头疼的抚了抚额,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你知道有的人出生会有天生的残缺,比如说缺一条腿,或者是脑瘫,或者是患有其他什么先天的疾病。而颜若一,你就是天生与魔法绝缘的体质,没有灵力,鬼神不近。早在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便看出了你这样的体质,正是这样,所以我才敢大胆的把你扔到九州来,因为异世界的灵气对你根本就造不成任何伤害。你懂了吗?”

若一眨巴眨巴了眼,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你天生的是个魔法白痴!学不会魔法,学不会法术,没有灵力,更不可能有什么强大的力量!”

“而事实上,我的血真的对魔煞之气有抑制作用。”若一指了指自己的背,“在九蛮肚子里那次,苍霄已经入了魔,可是我的血流出来之后,他的魔气就渐渐消了。”

莫默撇了撇嘴:“或许是他太爱你了,看到自己将你杀了之后心里各种恐慌害怕,各种混乱咆哮,然后自己醒了也说不准。”

“莫默……”

“好吧。”莫默摊了摊手,她撩开若一耳边的发,“听你说的这些,目前为止我只能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个咒印,它会慢慢改变你的体质,让你眼睛看得更远,耳朵听得更清楚,或许它还将你与法术绝缘的体质一起改变了,但是天生的东西怎么也变不完全,所以它只能让你的血液有了魔法的效果,但是却不能让你使用法术。也就是说,颜若一,现在你的血液里藏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杀魔……这可是相当金贵啊。”说着眼睛闪过一丝莫名的光。

若一脊梁微微一寒,双手环胸:“再金贵也是不能卖的。”

“啧,稀罕。”莫默翻了个白眼,随即又皱眉道:“可是,这个咒印和你身体里的力量在明显能感觉出来是两个人所为,给你下印的是苍霄,那么把这力量塞给你的又是谁呢?”说着,嫌弃的扫了若一两眼,“不管是谁都算倒了八辈子的霉吧。居然把这么强的力量托付给了一个完全没法使用的人。”

若一懒得理她,倒是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莫默,那你施术失败到底是因为这个咒印的原因,还是我身体里这力量的原因?”

“跟你身体的力量肯定没关系,它又不是活物。只不过这个咒印嘛,照理说它也不是活物,和它应该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们走不了的话,只可能是因为……”

莫默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起来,看得若一心里微慌:“因为什么?”

“因为这个咒将你和另外一个活物连起来了。”

“哈?”若一失笑,“像两台电脑一样联机么?”

莫默盯着若一看了好一会儿,神色间有些奇怪:“颜若一,有一种咒,会把施咒双方的命连起来,施咒人和受咒人,同生共死,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也活不了。咱们明明没有碰到任何活物,却走不了,只能是因为苍霄把他和你的命连起来了。

莫默仿佛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人,表情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柔软,“就像是……用命在抓住你。”

若一傻傻的愣住,和苍霄同生共死?

她想,她此时终于理解苍霄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了——

“到时候,你要什么结局,我陪你就是。”

要什么结局都陪她,不管是她愿意屈服和他做爱,还是宁愿死也不和他做爱。苍霄都会陪着颜若一。

原来他竟是在用这样隐晦的方式说——你要生,我陪你,你要死,我也陪你。

如果一个男人肯这样对一个女人,若一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苍霄不爱她。

若一的眼眶突然一阵酸涩的疼痛:“莫默。我……我好像,有些奇怪。”

见若一这个样子,莫默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对苍霄是怎样的感情了。现在要这个傻女孩回现代去,连她这个神经粗大的女巫都觉得是在棒打鸳鸯,其实让颜若一留在这个世界也不错,反正她的身体也不会产生什么排斥。莫默长舒一口气,正想将若一骂上两句,踹她去追寻自己的爱情,正在这时,门口闪过一抹白色的衣袂,莫默斜眼一看:嘿,这来得可真是时候。

眼珠子一转,莫默装模作样的一声叹息,甚是伤情道:“当初,看到你被逼成那个样子,他也没有来救你,我心里是一直很不待见苍霄的。但是……若一,你告诉我,现在你到底还喜不喜欢他?”

若一的泪珠,止不住往下掉:“我……”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