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4、第二十二章全文阅读

24、第二十二章

单凭医女的“求亲”两字还无法让若一将月凰和婴梁主的关系拿捏准确。但是更让她拿捏不准的是婴梁山一众门徒们的态度。

难道,他们觉得一个两千五百多岁的师傅和一个只化成人形了七八百年的徒弟成亲,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么?

而且这个师傅还是一个婴儿的模样……

用人类的年龄来换算的话,如果月凰是一个20岁的妙龄少女,那婴梁主就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爷爷,他们还是师徒关系。这恋爱,放到现代来说都不失为一则颇有噱头的绯闻。更遑论是还很保守的九州大陆。

而且,那个爷爷还是婴儿的模样……

这帮婴梁山的弟子们,真的就如他们表现的这般淡定吗……

若一身上有伤,短时间里是走不了了,只得住在婴梁,劳烦人家养着。

来照顾她的就是那日给她换药的医女,名唤浅芙。初听这个名字,若一很是汗颜了一阵,孙红雷的脸就一直和这个浅芙的面容重合。

浅芙日日照顾她的吃食,帮她换药擦身,初始若一还有点不习惯。一来二去的,过了两三天,两人就渐渐熟络起来。

婴梁主始终没有再来找她“谈正事”,若一索性让浅芙帮她把子檀写的那封书信转交给婴梁主。顺带告知他将化香丸直接拿给苍霄。

颜若一就此完全断了和苍霄的关系吧。

她是这样想的。

那天晚上,若一睡得很浅,总觉得窗外的月光亮的有些过分。她在榻上辗转反侧到半夜,终是忍不住坐起身来。眯眼一看,才知今晚睡觉之前竟忘了关窗。

披上薄衫,她睡眼惺忪的踱步到窗前,手刚摸到窗框,眼不经意的扫到了窗外的人。睡意顿消,定定望着他,有些看得痴了去。

婴梁山上漫山遍野的长满了一种名唤雪萱的草,这种草晚上开花,花瓣如雪,夜风轻轻一吹便絮絮绕绕的飘得天地间一片茫茫。宛如隆冬的大雪,

双月的颜色重合在雪白的花瓣上,显出的透亮的紫色让一切都变得神秘起来。

而他就冷冷清清的站在庭前院中,任雪萱草在他肩头发上积了厚厚一层。也不知他在那里站了多久。

苍霄的神色平静,紫眸静静的将若一的身影收纳进去。

你怎么能忘得了呢?若一想,苍霄这样的妖怪,强大而美丽,任何一个物种的求偶标准无非就是这样吧。

他还能时不时的对你温柔,为你表现出痴心不已的样子……这样的人,你如何忘得了呢?

若一的唇角勾勒出一抹苦笑,垂下眼眸不再看他,动手便要关上窗户。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将窗户拉住。

若一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的脚尖,不看他一眼。

夜里总是寂静的,远处传来的虫鸣都听得一清二楚。苍霄低声开口,声音不大,但却总让人觉得有些突兀:

“那日……我知你那日说的都是气话……”

“不是气话,我说的是真的,而且是对你和我最好的。”若一打断他的话,声音不高,一如曾经他们经常爬上屋顶,看着月亮,酌酒谈笑,“苍霄,我和你在两年前……是两百年前,在我跳下寒玉山峰的时候……”若一抬眸将他盯住,眼里敛尽了所有神色:

“我们的缘分便尽了。早尽了。”

逆着月光,苍霄的脸看不出神色。若一只知,他的唇和脸颊同样的灰白。

默了许久,苍霄才淡淡道:“颜若一,你在报复我。”

若一强自撑出一抹笑。苍霄默默的转身离去。若一随即掩上窗户,却久久杵在窗前,手捏紧窗柩,指尖发白到泛青。

薄薄的一层窗纸外,虫鸣三声,一个沙哑至极致的声音道:

“如果这就是你的报复,那么这便是你我相遇以来,你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

第二日清晨,若一趴在床上让浅芙在帮她换药。若一道:“夜里都没有人守着院子吗?”

“本来有的,后来苍霄大人每日都来,主子便叫我们把守夜的人撤了。”

“他每夜都来?”

“每夜都来。”

若一沉默的垂下了头,眼眶微红,险些落下泪来。

后来,若一每睡到半夜都会不由自主醒来,只是窗外再也没有被雪萱草盖满肩头的清冷身影。

过了几日,若一再没有见过苍霄的身影。

她和苍霄或许真的走到尽头了吧。

可是颜若一的猜想向来是不准确的。那天早上若一还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有人急急的将她叫醒了。若一盱了一眼,是浅芙。她脸上的神色有些慌张。

若一心里奇道:来婴梁住了这么些天了,一直没曾见过婴梁门徒们显露什么表情,一个二个活像已经升天了般淡定。今日谁有那个本事惹得浅芙都一副急上火的样子?

她懒懒打了个哈欠:“浅芙,什么事?”

“姑娘,山门前来了一个男子,说是来找你的。”

“男子?谁?”

“这我不知,只是苍霄大人今晨散步的时候碰巧遇见了那个男子,他……似乎对那个男子颇为嫌弃,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现在已经战了斗个时辰了。”

若一默了默,此事有太多疑点,第一,苍霄早上散步会散到山门去?打死她都不信。第二,苍霄虽然冷漠霸道,但是从来不喜欢挑衅滋事,又怎会三言两语间便和人打了起来。第三,若一在这个世界认识而苍霄不认识的人数来数去便没有几个,是男子的话唯有……熏池。但上门找人又打架,显然不是熏池的性子会做出来的。第四,最重要的一点,苍霄虽然现在伤重妖力又弱,但好歹也是只九尾白狐,来者能与他对战半个时辰……不简单啊。

若一赶紧撑起身子,裹了衣衫,草草洗漱了一下,便随着浅芙往山门赶去。

还没走到山门,便听见一个清朗的男声道:“我找颜若一和你有什么关系?凭什么拦着我不让我进去!”这个声音很是陌生,但语气却很是熟悉。若一心中奇怪,脚步便又快了几分。

爬上几步小阶,山门外的情景便看得一清二楚了。

破碎的山石四处散落着,被术法打得坑坑洼洼的青石阶梯,连巍峨的山门也被砸出了两三个大洞。

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景象,若一心里忽然理解了浅芙的焦急。再让他们打下去,婴梁的山门非得塌了不可。

她抬头急急寻找着苍霄的身影,还没看到人影。一道白光刷的自耳边划过,随后身后传来“嘭”的一声巨响,混杂着婴梁门徒们些许惊慌的声音。若一看着自己耳边的鬓发簌簌的掉落在地上,回头一望,一棵树正旺旺的燃烧着。

冷汗顺着额角流下,她心里生出了一股后怕——这要是砸到脸上,恐怕比被泼硫酸还惨吧……

“颜若一!”那个清朗的声音喜怒参半地唤着

“回去!”苍霄则冷声低喝,似动了大怒。

若一怔怔的看着两人忽然出现的身影,苍霄一脸冰霜,杀气未歇。他后边站着的是一个面容清俊的陌生男子,黑袍长剑,正是一个少年剑客的装扮。

“呃……”若一怎么也记不起自己何时认识过这样的人,除了子离,但是子离是苍霄幻化成的人……

那这个找上门来的,看起来和她很是熟识的,和她曾经梦中情人一样打扮的黑衣剑客,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