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3、第二十一章全文阅读

23、第二十一章

苍霄没让颜若一吃过亏。

从来没有。

两人吵架,多半是苍霄卷袖子去厨房狼狈的做一碗清汤挂面。连当初她救子檀的时候,苍霄也去地底捉火鼠为她做了御寒的袍子。若一遇到危险,更是他寸步不离的在身边保护着。即便是现在,他的妖力虚弱成这样,也还是不管周围危机四伏,化作一个黑衣剑客便随她一路乱走。

苍霄从没让她吃过亏。他只是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女子罢了。

一个颜若一完全比不上的女子。一个即便是她命在旦夕,他也放不下的女子。一个足以与他袖手天下的女子。

若一承认自己□□裸的嫉妒,掩饰不住的嫉妒。

“你在怨我当初……”

“不怨了。”若一神色淡然的打断他的话,笑得有些残忍,“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便不怨了。”

苍霄脸色白了一瞬,紫眸空了刹那。

这个表情有点像当初她跳下幽都山峰时迷迷糊糊间看到的幻影。若一心里蓦地生出一股报复的快感,混着隐隐的抽痛。

她艰难的一步一步往上爬着阶梯,边爬边喘着粗气道:“苍霄,我来婴梁是给你求药的。有人和我说,你当初入魔是为了我。可是我不相信,说这话的人定是不知你的心性之坚。丢了一个颜若一,还有会出现千千万万个颜若一排着队,等你审阅。你会那般轻易入魔么?”汗渍浸得背后的伤口有些痛,若一走得更慢了些。苍霄立在原地不动,他们之间的距离便越拉越远:

“但是不管这传言是真是假,我就自作多情一次,当做是我的能耐吧。如今帮你讨这个药,也就当做是我在‘处置’上次遗留下的残留物。本来,我与子……我与你的寒玉主大人说好了,两月之后把药送到幽都山,既然如今你来了,我就不用再跑一趟了。现在我受了这伤,便只有借你们的光,到这婴梁山来养养。到时候,你吃了药,我养好了伤,咱们就天涯海角分道扬镳吧。至于你给我弄的什么印……就印着吧。”若一笑了笑:

“我拿命陪你玩最后一场,可能将你取悦了?”

说着,若一转身看他,却见苍霄雪白着一张脸有些呆滞的垂眸盯着脚下的青石阶梯。

静默了好久,他才沙哑着嗓子道:

“颜若一,若你能如你所说这般……那跳入九蛮肚子里来找我,又是何苦?”

若一脸上的笑僵了一僵。苍霄的话向来都能直戳她的软肋。

何苦,是啊,她何苦。

她有一千万个理由放弃苍霄,只有“喜欢”这一个理由支持她坚持下去。偏偏就是这一个理由,便能让那千万个理由丢盔弃甲,落败得好不狼狈。

“苍霄。”若一笑得很温柔:“我舍不得你死,因为我忘不了以前的回忆。忘不了每滴血液都叫嚣着要喜欢你的感觉……”

紫眸微微一亮,苍霄抬起头来将若一凝住。

“所以,现在我要用尽全力的来放弃你。”

空气中一片死寂。只有若一如梦似幻的声音还在不停不休的说着,“我放了你,你也饶过我好么?如果还有见面的时候,把对方当做陌生人,就再好不过了。”

这话就像两头带刺的利刃,也不知是将谁刮了个鲜血淋漓。

终于艰难的爬完了青石长阶。若一站在巍峨的山门下回望依旧停留在原地的苍霄。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表情。

若一艰难的勾了勾唇,看呐,没人帮扶,她还是一样能走过来。颜若一不坚强,她只是任性的倔强。

在苍霄面前,她也只能倔强着逞强。

“贵客里面请。”青衣童子恭敬的在前面领路,若一随着他走过一个漫长宽阔的长廊,长廊尽头处有一个大殿,大殿正中摆着一个高台大椅。这俨然皇帝临朝的布局让若一感到有些压抑。

青衣童子让若一在殿上稍等,便去偏厅禀报婴梁主了。

若一闲来无事打量着大殿的装潢,规规矩矩的青铜装饰布满的大殿的每一个角落,看得出来这里的主子是个严谨细致的人。

等了一会儿,婴梁主还没来,苍霄缓步走入大殿。若一没有看他,却能感觉到一直有股凉飕飕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瞄。没过多久,偏厅里嘈杂起来。

门帘一撩,几名身着浅绿纱裙的女娥鱼贯而出。个个皆是清奇秀丽的姿色。若一好奇张望,月凰说着婴梁主是个脾气古怪的家伙,但是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这么正常,房间里的装潢,喜欢的女子风格……

最后一名步出偏厅的是位黄衣少女,她的容貌姿色与前面几位比起来并无差别。只是她手中还抱着一个浓眉大眼的婴儿。

两千五百多岁的人,生了一个孩子。若一心里顿时觉得那个老爷爷伟岸了起来。

黄衣女子将婴儿抱上那方高台的座椅上,捏着他白嫩的肉肉的手脚,给他摆出了一个“威严”的姿势。

若一心里觉得好笑,一个小屁孩他懂什么气势气场。这姿势摆好了,待会儿他歪头一睡,口水鼻涕横流,还不是照样原形毕露。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你,就是颜若一?”

一个稚气清脆的声音在大殿里面响起。

若一眨巴着眼看了看那几个垂首敛眉的女娥,又看了看坐在那个高台上的婴儿,只见他张着嘴吧唧吧唧的说着:“看什么看,问你呢,是不是叫颜若一?”

婴……婴儿说话了。

好吧,这是九州,没什么好奇怪的。若一压下心中的惊诧,道:“是,我是来见婴梁主的。敢问,你,呃,爹什么时候……”

婴儿突然狠狠瞪着若一,神色间皆是被冒犯的震怒,他万分激动的拍着椅座,怒吼道:“老子就是婴梁主!老子就是!爹,去你妹的爹!”

若一瞠目结舌的将他望着。

婴梁主,是个婴儿?

他身旁的黄衣女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主子息怒。姑娘定是不知晓主子的情况,所以犯了无心之过。”

婴梁主气呼呼的瞪了若一两眼,又悄悄瞄了一眼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苍霄,强自将那口气咽了下去:“罢了,念在你是第一次,便不予你计较。”婴梁主顺了气,将若一打量了两番:“方才我还感觉到了月凰的气息,她可是和你一起来了?”

因不知月凰与师门之间到底有何嫌隙,若一斟酌了下言语道:“她……唔,在山门前说有急事就走了。”

婴梁主脸色一变,忽然猛的站起,两条白嫩嫩的肉腿因为无力支撑圆滚滚的身子,又“啪唧”一声摔在了宽大的座椅上,眉头一皱,小嘴一撅,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水嫩嫩的婴儿啊!

若一被他这样子彻底萌翻了。

黄衣女子哄到:“主子莫急,既然月凰肯出现在婴梁附近了,想来心里定是也放宽了许多。隔日我找个机会去再与她说说。”

“唔。”婴梁主有气无力的答了一声。隔了好一会儿,伸手示意黄衣女子将他抱起,连看也不看若一一眼道:“今天没心情和你们谈事了,自己去寻个屋子住下,改天再说。”

若一嘴角抽了抽……喂,这是什么待客之道啊,你真的活了两千五百年么?

“找个大夫。”待他们又要重回偏厅之时,苍霄忽然开口,“现在就要。”

“你自己去药房里面拖吧,随你喜欢。”

听这口气,苍霄与这婴梁主还甚是熟稔。

婴梁主虽然说是让他们自己找房间住,但最后还是由青衣童子来将她和苍霄领回个自的房间。

若一才到自己的住屋躺下没多久,一个白衣女子便敲响了她的门。

“姑娘,我是药房的医女,来给你看伤的。”

若一微怔,这么快?

“进来吧。”

医女是一个十分干练认真地医女,一进来废话没多说一句,诊了脉,便开始帮她脱衣服换药。

是苍霄给她找的吗?这么快便来了,他应该是先去的药房挑了医女自己才回房的吧。若一不由苦笑,还真是不让她吃亏呢,那么伤人的话都说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对她好?

若一心里凉凉的想:苍霄如果你真的这么在乎我,当初有何以至死也不开那洞门?而今又做出这副痴情的模样……却让我觉得你像是在施舍。

“姑娘,这伤口之前处理得很好,只是经过汗渍的浸染有些发炎,我已经帮你换了药,若无大碍,五六日以内便可结痂。这几日最好不要沾水,少活动。饮食方面我自会像厨房交代,你有什么忌口的食物没有?”

“没有。”

若一一边答着,一边想,原来月凰竟是出自婴梁的弟子,难怪她能将伤口处理得这么好。她看了一眼默默整理东西的医女,好奇忽然爬上心头,“你,知道月凰么?”

“月凰师姐乃是主子最得意的弟子,我自然知道。”

“那你可知她为何远离师门在外游荡?”

“主子向月凰师姐求亲,但师姐对他无意,便收拾包袱走了。”医女答得很是坦然淡定,“姑娘若无事,我先告退了。”

“啊!啊……嗯。”

若一犹如雷劈过一般,外焦里嫩的目送医女淡然离去。

求……求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师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