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1、第十八章全文阅读

21、第十八章

待若一赶回原地之时,九蛮沉落的那个山坳已经没有了尘埃,它仿似很闲适的坐在山坳里,九个头交相摆弄着。

若一焦急的往那方奔去,急急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叮铃。”一声清脆的铃响拦住若一的去路。前方转角处,那个神秘的蒙面人垂手静立,似乎已在那里等了她很久。

若一一怔,心想,子离是苍霄,那么他又是谁?为何要一次两次的帮她?可是不管他是谁,现在都没有对付九蛮重要了。若一随即定下心来道:“侠士,前两次救命之恩不管是巧合还是故意,颜若一谨记在心。而今侠士若是愿意再助我一次,若一定是感激不尽,可你若不愿参与其中,我自不会勉强。侠……”

“上古妖兽九蛮,被封印之前已身带魔煞之气,乃是入魔前兆。”神秘人打断若一的话,他声音极是模糊叫人辩不得老少,但是他说话的节奏和语气却让若一感到一丝微妙的熟悉,“方才那位少侠已被九蛮吞入腹中……”

若一一听这话,神色骤变,猛的瞪向远方的九蛮——他那样子确实是像饱餐一顿后的模样。难不成他正在将苍霄消化了……

若一立时慌了,也不管前面有没有路,直勾勾的盯着九蛮那个方向就往前冲。

“叮铃。”银铃一响,若一动作一僵,如同被点穴一般定在原地。

那神秘人声音中似带了丝笑意,又道,“妖怪之力皆系与内丹之中,九蛮的内丹存于深腹。其外壳之坚,非天雷不得劈开。唯今之计,只有主动被其吞食,深入其内腹,破其内丹,此乃是一个险中求胜之法。”

也就是说,苍霄或许是自己主动跳入九蛮口中的?若一心稍定。

“然则如今九蛮虽虚弱,但其内丹已有万年妖气积累。依彼之力,欲将其斩杀实属不易。如今,可借上古神明残留封印之力再次将其镇压。”

“封印?”若一开口道,“苍霄修的皆是杀道,他哪会什么封印之术!”若是他会,两百年前又何必要假借子檀之手,将自己囚与玄冰之中。

“他不行,你行。”神秘人的声音忽然一凛,“如今只有你能帮他。”

“我?”若一想到自己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心里的好奇怎么也压不住,“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谁?你知道些什么!”

“苍霄可没命等着我回答你的问题。”只一句话便将若一所有冒头的好奇心死死压了回去。神秘人接着道,“我可助你行于九蛮体内而不受侵蚀,你需尽快找到九蛮的内丹,将其封印,否则,苍霄的魔气被九蛮的魔气引诱出来,事情就更难以解决了。”

银铃一响,若一身子一轻,又可自由活动了。

“现在,我送你过去,让九蛮吃掉。”若一初听这话,心里寒颤了一下,神秘人察觉到了若一的心理:“你可是害怕?”

“怕。”若一道,“但一定要去。”目光灼灼,看得神秘人一阵沉默。

脚下风起,神秘人施术让若一腾空而起,他一挥手,若一只觉脚下一股大力推来,她身子一偏直直向九蛮飞去。

九蛮身型之巨,近看更是让人骇然。它背上那些像锥子一般突出的东西,还有九个头上泛着寒光的小尖刺,以及九张嘴上坚硬的壳,看得若一心里发颤。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蚊子,轻轻一捻便会粉身碎骨。

若一还在寻找机会撞入九蛮口中,却不料九头之一已经盯上了她,慢慢探近。若一突然闻到一股恶臭,身后光影一暗,她扭头一看,顿时惊骇不已,九蛮的嘴极速逼近,她甚至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它嘴里的构造,黑色的舌头,上面粗糙的倒刺。

若一下意识的想逃,那嘴里忽然卷起一股吸力将她往里面拉去。

光亮彻底消失,若一滚落在九蛮的舌头上,她的衣服被倒刺撕下一大块,她就像一个糖球,骨碌碌的往九蛮的口腔深处滚去。九蛮喉间肌肉一个涌动,若一完全无法反抗的被吞咽了下去。

原来,被吃掉是这样的感觉,若一想,幸好九蛮没有咀嚼食物的习惯。

随着黏腻的液体往下滑,若一渐渐的感觉碰到粘液的部位有被灼烧的感觉,若一心知这些液体定是九蛮的消化液,她有些担心自己还没滑到他胃里便被腐蚀成了一具白骨,可是当灼烧的感觉达到一定程度之时,却陡然停住。若一心知定是那神秘人给她施的什么术法起作用了。

心一定,当即有些有恃无恐起来。

又滑了一阵,若一感觉身子一松,掉入了一个很大的空间里。四周的肉壁极软,一踩便陷进去一脚,脚下有一层及膝高的粘液。想来这里便是九蛮的胃了。

这里面酸臭味更甚,光是气息就呛得她直流眼泪。若一扯下一块裙步,草草将口鼻裹住,若一在一片漆黑的胃中一脚深一脚浅的往一个方向走去,终于她摸到了胃壁,她顺着胃壁延伸的方向继续往下走。

黑暗中除了液体蠕动的声音,若一什么也听不见,人类对于黑暗天生的恐惧让她脚有点打颤,再加上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胃壁突然一阵剧烈的蠕动,若一扶持不住,狼狈的摔了下去,九蛮胃液瞬间灌入她的鼻腔和嘴里,烧灼感延伸至体内,酸涩苦极的液体呛得她连声干呕咳嗽。好不容易重新站了起来,嘴里和鼻子中令人难受至极的感觉弄得她头脑一片混沌,半步也挪不出去。

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嗝”声,原来竟是九蛮打了个嗝。

去你妹的打嗝!若一几乎想破口大骂了,可那声音在空荡的胃中越扩越大,即便若一死死的捂住耳朵,胸腔依旧被震得发疼。

歇了好一会儿,忍住身体里各种不适,若一艰难的抬脚继续抚着胃壁向里走着。

不能退缩不能停止,因为在知道苍霄被九蛮吞进肚子开始,颜若一便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若一不知自己走了多久,她的眼睛已被这些气息熏得流不出泪了。干涩疼痛。

挤过一个狭窄的洞口,忽然眼前闪过一丝微光。即便是这点微光,在如此黑暗的环境里也显得耀人不已。

若一盱着眼,向有光的地方走去。

慢慢的,脚下的胃液渐渐少了,那些刺鼻呛人的气味也渐渐消失。反而是那光变得越发刺眼起来。

绕开最后一个肉壁的遮挡,眼前豁然开朗,一方宽敞的平台之上一颗人头大的金珠临空浮着,照耀得四周一片明亮。可是在那金珠之上,若一却隐约看见几许黑丝在上下浮动,缠绕这它不断旋转。

这金珠定是九蛮的内丹,可是那些黑色的是什么东西呢?难道真如那个神秘人所说,九蛮被封印前便入了魔,这些都是他的魔煞之气?

若一定睛一看,发现那些黑色的絮状物不仅围绕着金珠在旋转,而且还有一缕飘了出去延伸至一个黑暗的角落。而那处地上竟落有一柄长剑,却是子离拿在手中的那把!

若一心神一凛,不祥的预感陡升,连忙跑了过去。

看到肉壁后的人,若一怔住。

银发血瞳,长尖的獠牙和指甲,爬满整张脸的紫色妖纹还有眉心的堕魔印记。

是苍霄,入魔的苍霄,这样的脸,若一见过一次便不会忘记。

他……果真被九蛮的魔气影响了吗?

“苍霄……”若一颤抖着伸出手,指尖才碰到苍霄的衣袖,苍霄便像被什么灼烧了一般,蓦地跳开几丈远:

“滚!”他沉声低喝。音色中颤抖非常,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不准靠近我。”

若一深吸一口气,收回自己的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我,我阴差阳错的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力量,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用,但是我会尝试着帮你。”

“不需要。”苍霄额上有冷汗滑落,他拼命掩饰着自己的颤抖,“滚……出去。”

若一再次深呼吸道:“苍霄,如果可以,我真想逃得比谁都快。颜若一怕痛更怕死。可是……”若一眸光一垂,带着些无可奈何的自嘲,“我怎么就偏偏逃不了呢。”

血色的眼眸微微一动,浑浊的瞳孔里若一的身影慢慢倒映清晰。

若一现在的样子,一如她以前端着苍霄煮的粘糊糊的面,哭红了眼睛,一边吃一边骂:“你下次再做这样的事,就算你煮了山珍海味来请我吃,我也不会原谅你!”可是,下次不管苍霄做了什么,她还是捧着一碗粘糊糊的面,哭着说出这句话。

偏偏就是狠不下心不原谅他。

“颜若一……”苍霄心口一暖,在不自知的时候,眉间的魔印已渐渐淡了。

正在这时,九蛮的身体忽然开始剧烈震动,内丹猛的爆发出一阵刺芒,妖力顿时充盈了整个四方平台。

显然是外面有人在与九蛮斗法,有人来帮他们了吗?可是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现在要灭九蛮便是盟友。

若一心中一喜,现在也算是里应外合了吧?若是苍霄将魔气压了下来,她即便是无法封印九蛮,要毁掉这个内丹也不无可能……

她正想着,突然之间内丹的金色妖气一弱,缠绕着金珠而动的黑丝猛的暴涨,像烟雾一般渗入金丹之中,不一会儿金丹的内里便有黑影在耸动。再此涌出的妖气中渐渐混杂了一抹古怪的气息。

若一只觉内心忽然烦躁不堪,只想要毁坏点什么东西才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一惊,心知自己也定是受了魔气的影响。可是这魔气怎么会突然暴涨呢?

难道九蛮现在要入魔了吗?那苍霄呢?

若一焦急的望向苍霄,可是那方哪里还有人影!

“苍霄!”若一大声呼喊,他躲起来了,为什么……害怕入魔之后将她误杀吗?

“苍……”

身后猛的一股大力袭来,若一被直直撞翻在地,脖子被利爪紧紧掐住,将她整个人死死摁在地上,若一伸手掰住那双冰冷苍白的手,可是她那点力气哪里能和对方扛衡。

拼命撑着眼,若一凝望着眼前这个妖纹爬了一脸的妖魔——

苍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