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醉一梦3全文阅读

2、醉一梦3

静立在洞外的寒玉钟前。

寒玉钟响,九州遍晓。

不知道为什么苍霄要把这样的东西放在洞口。好像要在第一时间急不可待的向全世界宣布子檀醒了一样。

但现在,我已没有精力去思考苍霄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我犹豫。敲,就必须马上走。因为我不认为自己能冷眼接受他们的恩爱。不敲,呵,那又能瞒几时呢?

深呼吸,我取出嵌在石壁里的玉锤。突然无厘头的冒出句话:“如果非走不可,我一定要把这玉锤给污了。”说完咧嘴笑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抱这样的希望比较好。”

我诧然的转身,不由失声惊叫:“是你!”然后猛的一阵头晕。是她,送我来这个世界的女巫。

女巫白了我一眼,然后揶揄道:“是我,感谢你还这么记着我。哦,也是,每天晚上钉我的小人百八十遍,想忘了我也不容易。不过你那种对我来说低劣得几乎一点力量也没有的咒术已经被我全反在你身上。相信作为普通人的你应该也过活得不容易。”

我嘴角抽了抽,我这过活得岂是不容易。

懒得和她争吵什么。我说:“你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站在幽都山的禁地,不怕有妖怪吃了你?”

“他们看不到我。”女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这是做什么?”

我轻轻闭上眼,声音是意料之外的疲惫:“敲钟,然后回家。”

女巫很诧异:“哟!这还是当初那个醉酒吐了我一身,逮着我要去捅死花心男友的女人么?”她手指一动,我的面具“啪”的掉在了地上,看到我的脸,她明显怔了下:“是该回家,是该回家了。啧啧,你的脸色快好过我养的宠物僵尸了。想不到你的怨念如此强大。嘻,要是我今天不来,你又要怎么回家呢?”

“我本就没想到你会来的。”我淡淡说:“你不是告诉过我,我去死,就能回去吗。我把血给了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流了那么多血,我还是没回去……”

“哈,我说什么你就信啊?早知道我就说吃小狗便便能让你回去了。”女巫摊手摇头,一副没想到你这么蠢的模样

我咬牙,忍下一腔怒火:“既然你来了,我去收拾收拾你就把我带回去吧。”

“收拾?不用。你怎么来就怎么走。”

我僵住:“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老实告诉你吧,这个世界的所有东西都不是你能带走的。因为它只是你的一场梦。梦醒之后万事皆空。”

“梦……”我呆了。

“咳。”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女巫摸摸鼻子,似乎知道这次自己做过火了。她拍拍我的肩:“放心,放心。姐姐也算个有责任感的人。我先去准备个东西,晚上我再来找你。保证让你无忧无虑的回家。”

话音未落,人已不见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敲响寒玉钟的。

苍霄满目焦急的从山下赶上来,我死死盯着他一刻也不停的身影,期望他能在我身边停下来,哪怕一会儿。

但是,留给我的只有寒风。

胸口突然涌起一股类似愤怒的心酸,擦肩而过时,我伸手拽住他广袖,近乎自言自语地呢喃:“苍霄,如果……”

“再说吧。”急促的几个字,他的衣袖从我的手中划走,没多停留一秒。我讶异地瞪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寒□□的黑暗里。

风一阵阵吹乱我的发,心脏已经累得连悲哀也变成了奢侈。

“呵。”我发出一个单调的音节,“好,好……这才是苍霄。”

苍霄,如果下一秒我消失了,你会不会再看我一眼?

在这种时候,我亲手碾碎自己仅有的自尊。如此卑微的乞求一个回眸。你却如此轻易的,干脆的,甩了我一个响亮的巴掌!

是的,苍霄就该这样,冷漠无情到极致,这才是我初识的苍霄。

半晌,在腿都快冻僵时,我望着安静的洞口,想着他会在里面如何温柔的抚摸子檀的脸庞,想着他唇边会扬起怎样宠溺的笑容,想着他的眼里会满满的都是另一个女人的身影!

心里的情绪终于像煤气般一丝丝从缝隙中泄露,然后不知被谁悄悄扔进去了一根火柴,“嘭”惊人的爆炸了。

我一把扯掉脸上的面具狠狠地往洞口执去,咆哮道:

“苍霄!祝你他妈的生日快乐!”

这句话和骂“苍霄!你他妈的真是混蛋!”一样愤怒。

和骂“苍霄!我他妈的就是犯贱!”一样讽刺。

和骂“苍霄!cao他妈的我不要你了!”一样决绝。

是的决绝。

“生日?早忘了,而且那并不是个值得祝贺的日子。”白衣男子淡漠的走着。

“既然你觉得上天给你的生日不值得祝贺……”橙衣女子疾步跑到他跟前,嬉皮笑脸地望着他,配合着他的脚步,倒退着走,“那我们就来找一个值得祝贺的日子当做生日吧!”

他眉头轻挑。

“霄狐狸,你要不要和我做个约定。”女子伸出小指对他晃了晃。

他颇感有趣的勾起唇角。

“约定——什么时候我和你表白,什么时候就是你的生日。生日礼物是女朋友一个!”嘟着嘴想了想,她又道,“所以,在那之前,你一定要把位置给我留着!必须留着!”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呵。”苍霄顿住脚步,哑然失笑,“这算什么……”

可惜的是,之后我们便回了幽都山,我再也没机会决定他的生日。

直到现在,我终于说出“生日快乐。”这句话不再是依恋,而是告别。

“我不要你了……”我苍白着脸色,颤抖着声音,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他听,“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

颜若一不要苍霄了,因为要,也要不不起。

夜幕降临。

今晚的大幽宫比通常都要安静。大家都去寒□□了。长老们在洞外堵着,小的们在山路上堵着。

最后,我还是没有勇气冲进去让苍霄看见我摘了面具的脸。

我怕,怕自己一个没注意就在他面前泪流满面。更怕他看到我的憔悴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句谢谢或是对不起。

那样,我一定会疯掉。

苍霄亲启:

子檀已醒。归期已至,望君珍重,后会无期。

空空的“颜罗殿”里只有我一人。

废了无数张纸后,我好不容易“画”完给苍霄的留书。看着眼前这篇留书,我想了想,又在后面添了几个字“若一绝笔”。

琢磨着,怎么也得搞点悲情元素在里面啊,要不然自己这走得像个鸟似的。我已经这么难过了,让别人愧疚一下,也不过分吧。

搁下笔,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屋里拨弄灯芯。

其实这里本叫浮云阁,当初我觉得既然自己要住这屋子,就一定要取个与自己相称的名字,硬逼着苍霄把这名字改成“颜罗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妖极力反对,但最后苍霄还是大笔一挥亲自帮我写了牌匾。以彰显他对我的重视。挂上去后,那些活似要找我拼命的臣子们顿时偃旗息鼓,再不提起。倒是此事被小妖们当做饭后谈资谈论了很久。

现下回想起来,竟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哐当。”一碗黑糊糊的液体丢到我面前,恍惚了下,我回过神,转头望向凭空出现的女巫。一个跳动的火焰影子还停留在眼里。仿佛女巫的身上有个洞在不断的变大变小,十分诡异。

“这是什么?”我眨眨眼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善后工作,孟婆汤……”

“什么!”我惊了一大跳,叫道,“我不想投胎!”女巫很干脆的给了我后脑门一记锅贴:“谁要你投胎,这是孟婆汤的锅灰兑的水。帮你忘情的。”

“忘情?”

“对啊,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锅底抠下来定的成果。你知道偷这玩意儿有多危险吗?我说你这女人也真是笨。不就是伤情而已,至于这样要死要活的么?哎,算了。快喝吧,快喝吧,喝了我就送你回去。”

顶着女巫期冀的目光,我端起碗。慢慢送到唇边。

一股苦涩的味道立刻冲入鼻腔。

孟婆汤,忘情水,也许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解忧药了。但是这本来应该让人解脱的极乐水,为什么却拥有眼泪的味道?

忍住酸涩,我将碗轻轻放下。女巫急了:“怎么?你怕苦吗?我有糖。”说着,真从兜里掏了两粒巧克力出来。

我从女巫手里拿过一颗,拨开外面的锡箔纸,放进嘴里,我笑了:“好久没吃到这玩意儿了。真甜。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味道。”

“哎,你不喝啊?”

我摇头:“不用喝,我知道我忘不了。”

“怎么忘不了!?虽然这只是锅灰兑的水,但要人忘记一个梦真是太容易了……”

“不。”我紧盯着女巫的眼睛:“这不仅仅是个梦。它已经融入骨血了……如果说我带不走这里的任何东西,至少让我拥有回忆。”

女巫搓了搓手:“真肉麻。算了,不喝拉倒。糟践了这好东西。”说罢,端起碗随便往地上一泼,那药水落地就像蒸发似的消失了。

女巫把碗揣进兜里,对我说,“把你的手给我,走了。”

我深吸一口气,伸出手。

苍霄,永别……

“哐!”就在我还差那么点捏住女巫手的时候,一个黑衣蒙面人突然踹开房门,寒眸往屋里一扫,飞身过来揪住我,利剑“刷”的比到了我的脖子上。

我寒毛一立,他大喝一声:“走!”提了我便掠出屋去。

这一气呵成的!

我呆滞着,就连女巫也呆滞在屋里。

难道就在我决定离开的时候终于遇到传说中的绑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