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20、第十七章全文阅读

20、第十七章

千素依依不舍的望了望云渚,似下定什么决心,忽然道:“若一,我们三人躲在这里和坐以待毙没什么差别。”

若一依旧沉浸在自己莫名其妙的多出一种力量的震惊中,将千素的话听得有些恍惚。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又摸着那个印记想,她现在体内是不是在慢慢发生变化?她最后也会变成一个妖怪,然后再也回不了现代了?要一辈子待在这个世界,和各种各样的妖怪缠斗一生?

千素接着道:“若一,我虽不知你身体里的力量是怎么得来的,也不知它到底怎么用,但是现在若能将你的力量引诱出来,也不失为制衡那巨型妖兽的一个办法。”

“引诱?怎么引诱?”

千素笑了笑,“若一忘了我是狐妖么?狐妖最擅诱惑之术,此术可惑人心智,自然也可以将你身体里隐藏的东西诱出来。若一可愿试试?”

“试……”若一眨巴着眼,隐约回过神来了,“你是说,要帮我把那股力量诱出来,为我所用,然后让我去帮助子离?”

“我不知这是否能成功,只是,现在也别无他法,便试试吧。”

“可是……你的内丹不是给云渚了吗?”

“狐性魅,天生的东西是怎么也抹不掉的,彼时,若一你只需相信我就好了。”

若一似懂非懂的点头。

如今大敌当前,云渚昏迷不醒,子离生死未卜,千素身受重伤,只有她还有点资源可以开发一下,虽然可能只是空欢喜一场,但也好过没有希望的枯等。

至于那些获得力量之后会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后果,这些就暂且放下吧。

人生难免有几次事,总是要不顾后果去做的。

看见若一从恍然变得坚定的表情,千素欣然一笑,继而眼神却哀戚下来。盯着云渚看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对若一道:“待会儿你会看见一些幻象,也许是你以前经历过的事,对你无害处,所以不用担心。现在放松些,看着我的眼睛。”

千素的眼睛被九蛮的啸声吼得有些充血,但眼眸却出奇的亮,像一弯清波摇晃着荡入内心深处。

“若一。”千素柔柔的唤她的名字,“颜若一。”一遍又一遍,仿似在念一个无止休的咒语,要将她囚住才罢休。

渐渐的,这声音越飘越远,就向自天边飘来一般,由近及远,倏地那声音一沉,又由远及近的飘了回来。

“颜若一。”

如此熟悉的声音。

苍霄!

若一蓦地回神,眼前场景一换,忽见苍霄一袭白衣染满了鲜血,在一间昏暗的牢房里,靠在墙角坐着,呼吸微弱,另一个自己坐在苍霄身边,一脸愁眉不展。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若一记得,这是很久以前他们在路上的时候,苍霄被一个老妖婆看中,把他们两人抓了要熬汤喝。那时苍霄的妖力恢复得零零散散,完全不是老妖婆的对手,所以一阵反抗之后,被打得惨不忍睹的关了起来。

“颜若一,别摆出这副脸。难看。”他的表情很是模糊,让人看不真切。

若一听见那时的自己说:“我这副脸怎么了!就许你被打得难看,不许我撅屁股摆臭脸啊!你还什么最厉害的九尾白狐呢,连个老得毛都掉光了的老妖婆都斗不过。这下可好,被抓了熬汤喝,我还没嫁人呢就死了,你得赔!”

他声音带着天生的微凉:“赔什么?”

“赔我一个梦中情人!”无理取闹的要求。

苍霄似乎笑了一下:“何人如此倒霉?”

“……我的梦中人要是一个穿着潇洒的黑衣剑客,有犀利的眼神,简洁的话语,高深的武功,最重要的是,要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神秘感。”

黑衣剑客……

若一恍了恍神,她曾经竟对苍霄说过这样的话吗?也对,除了她的来历,颜若一几乎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了苍霄。

颜若一。

呼唤她名字的声音渐渐变得沧桑。以前的颜若一依旧在和苍霄斗嘴。而她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直到再也看不见那间昏黑的小牢房。

混沌之中,有个沧桑的声音告诫一般说道:“颜若一,洪荒之间,万物沧桑。尘缘孽障,浮生短梦,浅云一撇,沧海一粟,得之坦然,失之淡然,切记……”

是……是那个老头的声音!送她来重回九州的那个老头的声音!

“你是谁!”若一跟着那声音追去,但是前方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等等!”

若一追了两步,觉得耳后的印记忽然开始发寒,像慢慢结出了细碎的冰渣,一点一点扎入肉里。但是却没让她感觉到疼痛,只是那一点似酸似涩,令她不由微微皱眉。忽然,那里什么感觉都没了。

若一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破开薄雾渗入她的耳朵:“若一,醒醒。”

她猛的睁开眼,山洞还是那个山洞,千素神色复杂的坐在她身边,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若一坐起身来,有些担忧道:“千素没事吧?”

千素沉默了一会儿道:“无妨。若一,这力量甚是奇怪,我确实将它诱了出来,可是却没有任何显现。若一你自己有什么感觉?”

若一摸了摸那个印记:“本来它还凉凉的,可是现在什么感觉都没了。”

“若一方才在幻象中看见了什么?”

若一沉默了一瞬:“老头和……黑衣剑客,黑衣剑客……”若一倏地站起身,恍然大悟道,“是他!”转身便要往洞外跑。

千素拉住若一的手:“若一且慢,我有一事相求。”

若一只觉抓住自己的这双手寒凉似冰,她转头看千素,发现她身体的各处都变得透明,她几乎能透过千素的身子看到躺在她后面的云渚。

若一狠狠一惊,呆住了。

“我怕是没多少时间了。”千素道,“今日若是你们有幸逃脱,请一定不要告诉云渚,我将内丹给了他。他是个骄傲的人,我不想他以后生活不开心……他若问到我,你便说我被九蛮吃掉就好。”

“千素……”

“你可答应?”

若一抿紧了唇,千素的手越发冰冷透明,若一忙道:“我答应,我答应……”

千素欣喜的放了手,转过头去凝望着云渚:“其实,这样也好,他就不用左右为难了。”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像马上要消失一般,“若一,我道行尚前,看不出你体内的力量是何走向,但我知道,这力量相当大。若能加以善用,能再次封印九蛮也说不定。”

“千素……”若一觉得嘴里涩然不已,偏偏自己什么也无能为力。

“你且去帮子离吧。”千素道,“最后这点时间,我想独自陪着他。”

若一闭了闭眼,压下心头的苍凉,最后一狠心,终是转身离去。

千素抿唇微笑,轻轻抚摸着云渚的脸颊:“我们第一次见面,你重伤昏迷,而今我们要诀别了,你还是重伤昏迷。天意使然。这也算是咱们有始有终吧。”

若一出了洞去,心中有些凄然。

她知道妖怪失去内丹之后虽说体虚易老,但至少也有两三个月可以活。但如今千素消亡得如此迅速,定是方才帮她诱出那股力量时,消耗了体内仅存的妖力。

千素她,是想拼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争取云渚活下去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个微妙的希望。她也愿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

颜若一,此战不能败。若一想,若是辜负一个生命的托付,她赔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