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几回魂梦 > 19、第十六章全文阅读

19、第十六章

九蛮在空中转了个身,九个龙头同时向天长啸。其声若哭,仿佛要使天地同悲。

子离眉头微皱,顿时一层光膜在众人周身一闪,随即消失了踪迹。

若一死死捂住耳朵,她本以为这声长啸再如何也能把她震得吐血,却没想到,这次她反而要好受许多。

若一心中明了定是有人相助,她下意识的向后看去,欲寻找着一个黑衣蒙面的身影,但是却一无所获。

藏起来了吗?若一恨恨想:待会儿你总是要出来的!

现在九蛮以真身现世,还不能化做人形,就证明他的妖力还没有恢复,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但即便九蛮再是虚弱,要灭掉他们这三人一妖即便是不用妖力,光靠身子压死他们几个也是绰绰有余。更遑论他的妖力本来可以与苍霄媲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与九蛮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再来,它如今赖在着婴梁山湾不走,一方面也许是因为云渚确实将他拖住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在这里觅食,恢复体力。待会儿九蛮若是盯上了他们,想将他们吃掉,只怕是一个也跑不掉。

现在寻常宫没派人来灭妖,求助婴梁主又没那个时间,妖族的大军更是在千里之外。

……所以,又只有自救了吗?

若一感到很无力,现在她面对的可是上古妖兽,是被神封印起来的家伙。她既踢不了他的子孙根,更没办法把口水吐到他眼睛里去。与他比起来,前面的那个黑蛇精和人头马身的怪物简直就像肉虫一样不经看。

如今是死局。

若是苍霄也在或许能扭转局势。但苍霄才破开封印不久,体内的封印之力未解,若此时与九蛮硬碰硬,必定会牵引出他身体里的魔煞之气。到时候九蛮是能被撕得粉身碎骨,但唤醒了一个魔王更是得不偿失……

而颜若一,从来都不敢拿苍霄来赌。

该如何是好?

“千素……”昏迷的云渚迷迷糊糊的唤着。嘴里不断涌出血来,让人看得心惊。想来定是与九蛮缠斗受了极重的内伤。

千素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握着云渚的手不停的颤抖 ,一边说着:“我在,我在。”也不管云渚是不是能听到。

若一心里一边带着凄哀,一边又微微有些高兴,毕竟千素没有信错人。云渚心里定是有她的。而且怕是已经扎根深到云渚自己都没办法想象的地步。

千素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把泪一抹,垂首于云渚面前,若一看见一个亮亮的东西慢慢从千素嘴里吐出。

若一大惊:“不行!”

妖怪的内丹是妖怪的命之所系,失去了内丹,不仅修为尽失,更是会折了他们的寿数,令他们老得比人类还快,不肖几个月,便会气竭而死。此时千素若将内丹渡给云渚,那么云渚的命便是系与此内丹之上,再也无法离开这颗内丹了。

也就是说,云渚若活了,千素必定在几月之内死去。

若一想上前去拖住千素,子离却横插一手,道:“现在不可碰她。”

“但是……”若一眼睁睁的看着千素将如水般柔亮的丹吐入云渚的体内。她的内丹一如她给云渚的爱一般柔软而坚韧。

云渚身上的血随着内丹的进入慢慢止住,千素的脸色却苍白得透明起来,她抹了抹着云渚血和汗交粘着的鬓角。

“怎么办呢?”千素哑着嗓子道:

“我现在倒希望你不要喜欢我才好。”

若一眼睛一酸,忙用力眨了两下眼,将泪意逼回去。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必须想办法将九蛮除掉。否则他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可是这么大一个妖怪,她即便是冲上去与他拼命也伤不了他分毫啊!

“九蛮天生眼盲且行动极其迟缓。”就在若一觉得一筹莫展之时子离忽然道:“利用这两点可将其至死。”

若一微微一惊,对子离的好奇更甚。但是她明白,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没有除掉九蛮来得重要。于是她敛了表情正色道:“现在云渚千素自是不能与九蛮战斗的,而你我二人,谁有那个腾云驾雾的本事踏上青天,将飞在空中的九蛮杀掉?”

子离未说话,转过头来盯住若一,眸色中竟带着些许似悲似讽的意味。

若一一愣神,她记得,最后一次与苍霄吵架之时,他眼神中也是这般神色。心中陡然生出一丝莫名的苦涩来,若一下意识的想开口道歉,却又不知自己方才的话错在哪里。

唇边嘲讽的笑弧度一深,子离转头望着远处的九蛮,声音幽幽的仿似自远方传来:“颜若一,你真的什么都没察觉出来么?”

察觉什么?若一怔住。

子离一步向前踏去,周身温度猛的降下。若一瞪大了眼,只见子离倏地腾空而起,在他的身后慢慢延伸出两条白色的光束,交缠着他的身影急速向九蛮撞去。

强大妖力卷起的气流带得若一一个踉跄,往前跌了几步,险些摔倒。

子离是妖怪?

若一抬头望去,看来子离不但是妖怪,还是一个极其厉害的妖怪!

那白色光柱在九蛮脖颈处停住,一道白芒闪过,只听“咔咔”几声闷想,像是冰柱相接的声音,空中顿时一片白雾迷蒙。混沌之中,九蛮长啸不断,震得若一心悸发慌。

她心知自己此时是决计帮不上什么忙的,唯一能做的便是将场地空出来让子离放心的战斗。

千素苍白着脸色捂住云渚的耳朵,而自己的眼眸里早已充血,眼角处甚至渗出了血泪。若一压住心中的同情,上前拍了拍千素的背:“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到其他地方躲一躲!”

千素护住云渚不动:“他伤重不能移动。”

话音还未落,空中猛的砸下一块重物,若一吓得抱头乱窜,寻了一块烂木头狼狈的藏在后面。

一阵七零八落的声音之后,若一转头去找千素他们的身影,只见一块巨大的冰石落将地砸了深深一个大坑,撞击溅出无数的小石块飞向四周。千素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云渚的身上,替她挡完了所有飞沙走石。

若一见千素后背被划破了许多血痕,白衫慢慢渗出血来,心急得不得了,大吼道:“呆在那里迟早会被殃及,轻轻挪他一下没那么容易死的!不走多远,至少得找块石头躲躲吧!”

千素艰难的自云渚身上爬起。她咬牙忍着疼痛看了看云渚昏迷的脸,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我知道,你一向是个坚韧的人,你一定不会死的。”

若一抬头瞅了一眼天空中,迷雾已经散开,子离不知去了哪里,九蛮的九个脑袋被一块巨大的冰粘在一块,任它如何挣也没将那冰弄碎。

九蛮一身如山的铠甲本来就是极重,而今加上这么大一块冰,更是沉重非常,拽着他的九个头一直往下,最后沉在远处一个小山坳里。

若一一边吼道:“有你的内丹,他没那么容易死的,趁现在咱们走!”千素吃力的扶起云渚往若一这边走来,若一转身去前方探路,寻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离开之前,若一忍不住转头望向那方尘土飞扬的山坳,她看见一个白色的光点隐隐约约在尘埃中闪烁。牙一咬,她终是往山林中跑去。

尘埃之中,九蛮慢慢停止了挣扎,九头同时开口道:“九尾狐小儿。”音色虽苍老沙哑,但声如洪钟,振聋发聩,霸气外露,慑人心魄,“何以阻挠老夫。”

光芒褪去,那人衣袂被风激烈的拉扯,如雪银发被风撩得凌乱,可是他的身影却巍峨如山,不偏不倚,风姿刹绝。

“速速撤去术法,老夫饶你不死。”

“九蛮。”苍霄微微启唇道,“而今已不是各大妖族横行九州的时候了,你脚下这片土地,乃属于我九尾白狐统领的妖族领地。上古妖兽,本不该再现于此。”

“九尾白狐……”九蛮忽然大笑,“哈哈哈哈,好一个九尾白狐,到头来竟是让尔等得了便宜。小儿何名?”

“自去询问鬼差吧。”

若一终于寻到了一个山洞。此地离九蛮所在之地依旧很近,可是云渚的脸色确实太过苍白,若一心里有点没底,干脆就近躲在这里。

千素甫将云渚放下,自己晃了一晃,跌坐在一边。若一担心的看了看她,又担心的望了望洞口的方向。

始终觉得放不下心来。子离再是厉害,可是对方毕竟是上古的妖兽……

苍霄会帮忙吗?若一想,应该会的吧,她总觉得子离和苍霄应该有那么点关系,虽然上次他们在大战黑蛇精时表现得敌意多过友谊。

“若一。”千素忽然道,“不用管我们,此洞虽近,但甚是隐蔽。我自会护住云渚,你且去帮子离就是。”

若一愣了一愣,茫然道:“我?”忽而自嘲一笑,“我连杀只鸡都能咋呼半天,哪能帮上他呢,去了反而成了拖累。”

千素听了这话更是一愣,寻思了半天道:“若一何苦自贬,以你的能力,定是能帮上忙的。”

“呵,我有时是有些鬼主意,可是要对付那样的妖兽真的无能为力。”

“若一。”千素默了一会儿道,“难道,你不知你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吗?”

若一猛的怔住。千素苦笑一声,又道:“若一当真是十分幸运之人,你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获得此等力量而不自知,真乃福气。”

力量……

她能有什么力量?

颈后的印记微微发寒,若一忽然想起上次苍霄咬她的时候一股奇怪的气流在身体里游走的感觉。难不成是那时苍霄做了什么?

可是武罗明明说,这个印只会让受印人体质变好而已,哪里来的什么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