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奇幻小说 >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 309、十三:你相信报应吗3全文阅读

309、十三:你相信报应吗3

通过定位, 庄理发现妹妹的手机在许家,应该是被黄玮保存起来了。

他利用黑客技术切断了许家的网络,又黑进管家的手机, 默默等待。

数分钟后, 管家果然拨打了电信公司的报修电话, 而黑客软件自动把这通电话连接到了庄理的手机。

半小时后,乔装成检修人员的庄理顺利进入许家大宅,拿着一个“信号强弱检测仪”在楼上楼下各处房间转了转。

离开时, 许家的网络顺利连接上了, 而庄理也拿到了妹妹的手机。

回到宾馆后, 庄理对这台手机进行了细致地检查。

雅雅的通讯录里只有朋友和妈妈,没有同学,微信好友也只有寥寥数十个, 几乎全都是女孩。

庄理查了查雅雅的通话记录,发现她在自杀前十天的那个晚上,并没有拨打任何电话。

但监控里拍到她有拨打电话的动作,于是庄理转而去查微信通话记录,发现她曾在那个时段给一个名为“墨菲斯托”的好友发送了两个通话请求,而对方都没接。

庄理通过这个微信账号查找“墨菲斯托”的真实身份,却发现该手机号是找人代办的, 而代办人远在l省, 没有追踪的价值。

墨菲斯托的头像是一颗金色的被咬了两口的苹果, 看上去非常漂亮。

对方与雅雅的聊天记录很简单, 都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问候, 譬如:

【天气冷了,多穿点,别为了风度不要温度。只穿一条裤子会得老寒腿。】

【今天怎么没吃早餐?明天一定要记得吃早餐, 小小年纪减什么肥。】

【你看上去有些不开心?怎么了,是被人欺负了吗?】

【你是不是病了,脸色很难看。需要我给你配药吗?】

刚开始的时候,雅雅一句都不回。但时间长了,经过对方锲而不舍地关怀,她开始慢慢回应。

但她依然很戒备,几乎从不聊隐私,只是讲述自己玩cosplay时遇见的一些趣事,还会发自己二次元扮相的照片和视频。

墨菲斯托对她的爱好总是不吝赞赏,还说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可以试着走这条路。

遭受了太多质疑和打击的雅雅竟慢慢敞开了自己的心扉。总是非常被动的她偶尔也会给墨菲斯托发一句晚安或是早安。

但两人的交流除了这些稀松平常的事,并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他们虽然慢慢亲密起来,却还没有达到暧.昧的程度,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朋友。

也因此,这个墨菲斯托并未引起警方的注意。警方的卷宗里甚至没有这个人的出现。他是被排除在案件调查之外的。

庄理却盯着墨菲斯托的头像看了很久,笃定道:“他一定与雅雅的死有关系。”

7480好奇询问:“为什么?”

“看过《浮士德》吗?引诱浮士德坠入地狱的魔鬼就叫墨菲斯托费勒斯,源于希腊文,义为‘破坏者’、‘骗子’、‘不爱光的人’。”

庄理指了指墨菲斯托光辉灿烂的头像,解释道:“这是伊甸园的苹果,被亚当和夏娃咬了两口。这个人的昵称和头像都是带有隐喻的,它们象征着美好纯净的心灵在魔鬼地引诱下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庄理闭了闭眼,嗓音冷冽:“怎么样,是不是和我妹妹的结局很像?”

7480抱住自己,怕怕地说道:“可是从聊天记录上看,他们关系很一般呀,雅雅不至于为他自杀吧?”

庄理打开了妹妹与别人的聊天记录,吩咐道:“你再看看她和别人是怎么聊天的。”

7480稍作对比就发现了问题。与别人聊天时,雅雅简直是话题终结者,有事说事,没事消失,绝不废话。别人发一大段话,她就回一个“嗯、哦、好”,态度肉眼可见的冷淡。

然而与墨菲斯托聊天,她却可以主动说早安、晚安、今天做了什么、开不开心等等。

这些平平常常的聊天,对于沉默寡言的她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如果不是心里有那么多的喜欢和在乎,她不会这样。

她的心很冷,以至于当她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竟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

然而最终她还是知道,对方的心比她的心更冷,甚至还藏着断肠的毒.药。

两人的聊天终止于雅雅第一次割腕自杀那一天。她最后发给对方的话只有简简单单,没头没尾的一句:【你是故意的,对吗?】

警察似乎并不觉得这句话有问题,所以墨菲斯托躲过了怀疑。

在这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切断了。

但庄理知道并没有,否则雅雅不会有第二次的自杀。她原以为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和温暖,结果却遭到了最为惨痛地一次伤害。

庄理长久地闭上眼,简直没有办法再看妹妹这平平淡淡却真真切切的一句句问候。她那时候有多开心,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的时候就有多绝望。

“这个人就在她身边,一个学校,可以每天看见她,和她在现实里也有交流。他们是认识的,要么是同学,要么是师生。”庄理捂着脸,嗓音嘶哑地说道。

7480仔细看了看聊天记录,颔首道:“还真是。他连雅雅穿什么衣服,有没有吃早餐,脸色好不好都知道。他在监视雅雅。”

“雅雅放了学没回家,反而跑去小树林是什么原因?那个小树林是育人高中的约会圣地,她是去等谁?”庄理冷笑着问。

7480猜测道:“主人,这个墨菲斯托会不会是那两个高大男生之中的一个?”

庄理早已查到了两个高大男生的资料,却并没有武断下结论。

他给墨菲斯托发送了加好友的申请,对方自然没同意,但这个申请是一种病毒,只要进入对方的手机就能自动盗取所有信息。

庄理很快就查到了墨菲斯托的聊天记录。

这个号果然是对方专门用来作恶的,好友列表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雅雅,一个是“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的头像是一朵盛开在紫色潭水中的黑色莲花,同样精致漂亮。

作为唯二的好友,这个波德莱尔之于墨菲斯托又有什么意义呢?是另一个引诱对象吗?

庄理打开了两人的聊天记录,内容却大不一样。

虽然主动发起聊天的人依然是墨菲斯托,但他的遣词用句却完全变了。对待雅雅,他是礼貌、温和,甚至带着一点长辈式的关怀的。

对待波德莱尔,他却热烈地像一团火。

【你今天真美,我喜欢你玫瑰色的唇瓣。】

【你高傲的眼神让我兴奋。】

【昨天晚上我梦见你了,梦里的你让我欲罢不能。】

波德莱尔一个字都没回应过,态度异常冰冷。

很明显,墨菲斯托只是波德莱尔的一条舔狗。对雅雅,他是虚情假意,对波德莱尔,他却奉献了一腔忠诚与极致浓烈的爱。

庄理一条一条往下翻,目光定格在了雅雅于小树林中遭到非人对待的那一天的聊天记录。

墨菲斯托:【我都看见了亲爱的,你果然是个小坏蛋。】

波德莱尔没有理睬这一句。

墨菲斯托:【我可以让她消失。】

波德莱尔终于有了反应:【你怎么让她消失?】

墨菲斯托:【知道她上次为什么割腕吗?】

波德莱尔:【为什么?】

墨菲斯托:【她来找我聊天,说出了全部秘密,你猜我怎么回复她的?】

波德莱尔:【?】

墨菲斯托:【我对她说——原来你果然像他们说的那样脏。你应该亲眼看看她当时的表情,她睁大眼睛看着我,仿佛见了鬼。她永远都猜不到我会对她说出那种话。可怜的孩子,她以为我是她的救赎,但其实我是毁灭她的魔鬼。当天晚上,她就自杀了。】

波德莱尔:【只可惜她又被救了。】

墨菲斯托:【是的,非常可惜。原本我可以为你献上这份礼物。不过没关系,这次你自己给自己准备了礼物,对吗?

【今天中午,你偷听了我和她的谈话。别否认,我透过门缝看见了你的影子。我认得你漂亮的马尾辫。

【你知道她会去小树林里等我,而我也猜到了你要对她做什么。说实话,今天我是故意引你去偷听的,否则你永远都不会发现我和她认识。我故意带着她路过了你的琴房。你看见我们了对吗?

【放学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亲自来拖住我,让我去不了小树林。但你让我失望了,你竟然随便找了个小跟班来应付我。我很不开心,我或许会对警察说些什么。】

波德莱尔:【你想怎样?】

墨菲斯托:【给我一个吻,我什么都不说,如果能更进一步,我会帮你实现愿望。】

波德莱尔再没有回应。

那天之后,雅雅请了病假,而两人也没有聊过天。

又过了几天,墨菲斯托发送了一条信息:【亲爱的,你果然比我想象中更美味。你的报酬我收到了,你也会很快收到我的礼物。】

于是七天后,雅雅忽然跑到学校,从十几层高楼一跃而下,摔得粉碎。

墨菲斯托把雅雅残破不堪的尸体拍摄成照片,发给了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没有回复一个字,但她应该是满意的,毕竟她付出的酬劳对一般女性而言算得上高昂。

庄理盯着这些聊天记录,眸色黑得像漫无边际的深渊。小黑屋里温度骤降,拔地而起的冰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剑,昭示着他的不平静。

7480抱头鼠窜,直喊救命。

过了很久,庄理才缓缓按揉眉心,然后继续搜索黄玮和许勇的信息。

许勇是一个成功企业家,还非常热衷于慈善,捐助了很多失学儿童,曾几度被评为华国杰出十大贡献企业家,除了出轨而导致两个家庭破裂,他几乎没有别的污点。

巧合的是,他的前妻在离婚之后得了抑郁症,也自杀了。

而黄玮的资料就比较有趣。她竟然有两次堕.胎记录,为什么?是因为许勇太过爱护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不允许她怀孕吗?

庄理盯着这两条堕.胎记录,脸色无比阴暗。

他迅速查了查堕.胎记录的时间,又查了查雅雅请病假的时间,心脏缓缓撕开一条鲜血淋漓的口子。

雅雅这些年所遭受的一切简直悲惨得令他无法想象,她的苦难像没有尽头的海洋,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长满毒刺的孤岛,拒绝她的攀附。

她只能在绝望的海水中浮浮沉沉,最终溺亡。

庄理捂住脸,深深吸气,过了许久才哑声开口:“我知道雅雅为什么会自杀了。我也知道都是谁伤害了她。小智障,这一次我真的会让所有人都去地狱里陪她。”

看着小黑屋里慢慢融化成血水的冰霜,像壁虎一样粘在墙上的7480无端端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