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如梦香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颠覆三观全文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 颠覆三观

“算来一颗红豆,能有相思几斗?欲舍又难抛,听尽雨残更漏!只是一颗红豆,带来浓情如酒,欲舍又难抛,愁肠怎生禁受?为何一颗红豆,让人思前想后,欲舍又难抛,拚却此生消瘦!唯有一颗红豆,滴溜清圆如旧,欲舍又难抛,此情问君知否?泥里休抛取,怕它生作相思树!”

杨鹏摇头晃脑的拽了一首打油诗,说完之后,重新点燃一根香烟,微笑道“丈母娘,这首长短句怎么样?是不是跟你的心境差不多呢?那种想爱又不敢爱的感觉,是不是非常折磨人啊?”

“别说了。”长孙静摇摇头,她当然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境,杨鹏说的完全不可能,这关系到世俗伦理,她是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跟杨鹏瞎胡闹呢。

想了想,长孙静皱着眉头冷声道“鹏仔,我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还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又让艳艳发现的话,我会跟你同归于尽,我并不是在开玩笑,你的脑子里怎么都是那种肮脏不堪的东西呢?我真怀疑你是怎么做出这么大成就的。”

杨鹏摇摇头,叹声道“这是两码事,你也知道现在这个年代,哪个豪门公子没有个三妻四妾?没有的话说出去都丢人,我虽然在嘴上叫你丈母娘,但是你和艳儿只是姑姑跟侄女关系,你并不是她的亲生妈咪,不存在什么伦理和道德上的门槛,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宣布娶你做姨太太,你到底在顾虑些什么呢?”

长孙静挑着眉毛,小手死死的握成拳头,手心里全都是汗,她抽了抽俏鼻,咬牙道“哼,你不要痴心妄想了,这是不可能的。”

杨鹏看的出来,她的心境肯定很乱,心里不由骚包一笑,趁热打铁道“你还记得我们在半岛酒店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当时我说我有三个愿望,已经完成了两个,剩下最后一个就是你。”

不等长孙静说话,杨鹏接着说道“而且我还可以肯定,我在你心里一定占据了很大的位置,无论是好是坏,无论你是在心里骂我

,还是在心里想我,反正我已经在你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且我总有一天定能够追到你,有些事情是随心而走的,你信不信?”

“信又怎么样?”长孙静终于卸下了伪装,坦然面对杨鹏,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圈也微红了起来,低头道“我承认我被你的情书打动了,而且你身上有一种非常神秘又特别的气质,都深深的吸引到我了,我也只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你这一番追求,能有哪个女人不欣喜和感动呢?更别说我了,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杨鹏吸了一口烟,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他点点头说道“呵呵,你终于承认了。”

“承认又怎么样?”长孙静也彻底放开了,瞪大着双眼盯着杨鹏,鼻子有些发酸,她恨声道“你对我根本就不是真心的,你刚才也说了,你在半岛酒店对我说过的话,难道你忘了吗,你最后说会追到我,然后甩了我,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忘记呢,哼。”

“额,咳咳。”杨鹏听长孙静这么说,差点被刚吸进肺里的烟给呛着,他干咳了两声掩饰尴尬,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被长孙静摆手打断。

长孙静似乎打开了话匣子,说上瘾了,叨叨的没完“我听说过像你们这种豪门公子哥,都特别爱面子,更经常玩一些爱情游戏,玩弄女人的感情,等追到手之后就甩掉,你说说看,像你这种无情无义,狼心狗肺的男人,我会答应你的追求吗?所以说就算没有艳艳的存在,我也不可能让你实现你的诺言,追到我,再甩掉我,哼,小坏蛋,你休想得逞。”

原来根子在这里啊,杨鹏终于放下心来,他还以为自己的魅力衰退了,或者是前世网上学来的泡妞大法失灵了呢,只要找到结症所在,那就大有可为了,只要对症下药,有了针对的方向,保证让你铁树也开花,杨鹏心里琢磨了一番,已经有了计较。

杨鹏抬起头,看着一脸的倔强不服输,却又惹人怜爱的长孙静,温柔的说道“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只

能说当时我被你拒绝,心里不爽,才故意跟你说出那样的话,我可以发誓,我给你写情书时的心境,就跟你看情书时的心境是一模一样的,你相信吗?”

长孙静听杨鹏这么说,脸色一下子有些不自然起来,她想了想,低下头小声道“相信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就算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是真心想要追求我,并没有甩了我的想法,但是艳艳呢?你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额。”杨鹏摸了摸鼻子,抽着烟思考了一会,随后一脸坚定的说道“你这是跳出了一个圈,又钻进了另一个圈,你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刚才已经说了,虽然你跟艳儿名义上是母女,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实质性的障碍,这一点你心里也清楚,我会跟艳儿解释通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的。”

“可是。”长孙静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不单思维被杨鹏带跑偏了,就连三观都有点颠覆的意思,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更好的措词,只得期期艾艾的说道“可是艳艳她那么要强,如果你跟她把话挑明,我怕她会接受不了啊,而且我也没脸见她呢。”

“你放心。”杨鹏笑了笑,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模样,他轻声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吗?我既然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打出一片天地,更是在全世界电影界内雄霸天下,兵锋所指,所向披靡,只是想办法说通艳儿罢了,你放心,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啦,分分钟就能搞定。”

长孙静还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她提心吊胆的小声道“你不要搞怪,我心里很不踏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