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如梦香江 > 第二百三十章 贼心不死全文阅读

第二百三十章 贼心不死

“呵呵。”杨鹏笑了笑,随后眼珠子转了转,不怀好意的说道“我说艳儿啊,你不是很想跟我探讨生孩子的技巧吗,我看今天春光明媚,非常适合造娃,不如就让为夫将本派的独门绝技传授与你,你练成了以后,便可以和为夫一起寿与天齐,仙福永享,你看如何?”

“嗯。”长孙艳羞红着小脸,轻轻的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小声道“鹏哥,现在不行呢,妈咪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也该去厨房做饭了,妈咪今天打电话回来说她有很着急的事需要处理,等会回来吃完饭她就要回警局呢,鹏哥,等我们一家人吃完晚饭再说吧。”

“那好吧。”杨鹏在长孙艳的桥脸上亲了一下,拿出香烟点燃一根抽了起来。

“鹏哥,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啊,我去做饭了,很快就好。”长孙艳也亲了杨鹏一口,随即蹦蹦跳跳的跑出了卧室。

杨鹏在长孙艳的卧室里转悠了一会,因为没有烟灰缸,弄得地板上都是烟灰,搞得他挺不好意思的,随即捏着烟头走到卫生间,把烟头丢进马桶里。

杨鹏刚返回客厅,就听到了开锁的声音,门被打开,只见穿着一身白色警服,身材无比火爆的长孙静走了进来。

长孙静刚进屋,就跟站在客厅的杨鹏来了个四目相对,场面顿时一静,长孙静的美目中闪烁着又羞又怒的色彩,弯弯的柳叶眉也挑了起来。

而杨鹏则是一副意味深长的神情,嘴巴也不露牙齿的咧了起来,表情里充满了玩味之色。

长孙静狠狠的瞪了杨鹏一眼,把包包扔在了沙发上,她又往厨房里望了一眼,转头咬牙小声道“你这个小坏蛋,以后不准再给我送花了,更不准给我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情书,不然让艳艳发现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你,听到了没有。”

“收拾我?”杨鹏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眯着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给你写的是情书呢?莫非你每次收到玫瑰花之后,都会打开明信片看看里面的内容?嘴上说着不准,心里却万分期待,丈母娘,你心口不一哦,嘿嘿。”

“你。”长孙静似乎被杨鹏说中了心事,她又心虚的看了一眼厨房,随后恨声道“你这个小王八蛋,真不是个东西,你既然都已经开口叫我丈母娘了,还每天给我送鲜花情书,真是人间的祸害,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天打雷劈?”杨鹏不屑的撇撇嘴,摆摆手反驳道“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丈母娘,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老话说的好,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丈母娘你比鲜花都娇艳,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白白浪费大好的青春年华,一直孤独下去吗?”

长孙静刚想说话,却听到长孙艳惊喜的声音传来“妈咪,你回来啦。”

看着站在厨房门口的长孙艳,长孙静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她点点头微笑道“嗯,艳艳今天做的什么好吃的啊。”

“有好多啦,妈咪,你跟鹏哥先在客厅聊会天,我这边就快做好了。”说完,长孙艳在围巾上抹了一把小手,又转身走进厨房。

杨鹏跟长孙静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小会,长孙静率先打破沉默,小声道“我就把话跟你明说了吧,鹏仔,你今天也算正式上门了,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说清楚,你的恶作剧应该适可而止了吧,以后不要再想那些思想不健康的东西,知道了吗?你应该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吧?”

杨鹏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皱着眉头沉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还装蒜?”长孙静白了杨鹏一眼,她想了想,不满道“你今天在明信片上写的是什么东西?什么叫做我们之间的姻亲关系,成为了横在我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一堵墙?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杨鹏盯着长孙静的眼睛,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看到你在天空飞翔,却没有靠近你的翅膀,这就是我的解释。”

长孙静呼吸一顿,感觉鼻子有些发酸,她转过头不看杨鹏,接着问道“那最后一句呢?什么应该早已没期待,应该心死,为何仍未放开?恋什么爱,你高山我深海,恋什么爱,你精彩我悲哀,你都叫我丈母娘了,难道你还想跟你

的岳母谈恋爱不成?”

杨鹏点燃一根烟,默默得抽了一口,随后斩钉截铁般说道“对。”

“你。”长孙静惊呆了,她被杨鹏的回答给震惊的手足无措,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鹏那只有一个字的答案,犹如一颗深海炸弹在脑海里爆炸了似得。

长孙静都快被杨鹏气晕了,她深呼吸了几大口空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涨红着俏脸道“鹏仔,你认真点,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既然已经跟艳艳确定了恋爱关系,那么就不该再有别的想法,那种连想都不应该想的想法,以后对艳艳好点知道吗,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吧。”

杨鹏抽着烟,目光深沉而又坚定,他摇头道“不。”

长孙静。。。

场面尴尬了一会,长孙静挑眉道“鹏仔啊鹏仔,看来你是真的已经无药可救了,我不会伤害艳艳,更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就算你做的再多,也只是无用之功罢了,更何况,就算没有艳艳的存在,我也不会答应你,因为你这个人太花心,太风流了,而且非常不要脸,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呵呵。”

见到长孙静又恢复到了云淡风轻的模样,杨鹏无动于衷,他沉声道“你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三岁小孩子吗?从你的话音里我就可以听的出来,你对我肯定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只不过为了艳儿,你只好把这种情感深深地压在心底,而且我也敢肯定,我每一次寄给你的情书你都认真看过,并且保存下来了,这一点从你刚进门看我的神色就能瞧出来,见到心上人那种欣喜的眼神,是你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