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穿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夜华八全文阅读

既然如此,我便只能帮她,只是这心里,真真的不是滋味。

我原本想着,在青丘再住个一年半载,待与浅浅处得再融洽些,找个好时机,便把这婚成了,来日方长,只要她在我身边,何愁她会不爱我。

可是,如今,一切竟是要来不及了么?坐于西海水宫大殿上那一张紫檀木雕花椅上,宫蛾来报西海水君,为大皇子调养的仙使有急事要见水君,我命水君退下,请仙使进来。

浅浅进得这大殿,左右看了一眼,未看见西海水君,转身便大步向宫门迈去。我的脑中一热,大步上前,狠狠拽住她的手往回一拉,她一个趔趄,直直地撞进我怀中。

我一把把她抵在大殿中间那根硕大的水晶圆柱上,用左手紧紧锁住了她的双手,整个身子贴紧她,把她逼在柱壁上不能动弹。右手按在她的心口上,沉声问:“白浅,你这里,可有半点我的位置?”

白浅半响未吭声,我仅存的一丝侥幸也破灭了。

我缓缓道:“你等了这么多年,不过是等那个人回来,既然那个人已经回来了,你这里,自然不能再给旁人挪出位置来,是我妄想了。”

我原想着她会顾及我的心情,稍稍掩饰一下,没成想她直接开口问“你怎么知道墨渊回来了?”

我的心又是一痛了。

“我不仅知道那个人回来了,还知道为了让他早日醒来,你一定会去天宫借结魄灯。”“借到结魄灯呢,你还准备要做什么?”

“去瀛洲取神芝草,渡他七万年修为,让他快些醒来。”

我如五雷轰顶,她为了墨渊,不惜身犯险境,要去取这灵芝草,要知道,这四海八荒只留东海瀛洲有此物,且着了浑沌、梼杌、穷其、饕餮四大凶兽看着。

父神身归混沌后,四大凶兽承了父神一半的神力,十分凶猛,以她的修为,即使能成功取回灵芝草,最多也只余半条命,她竟还要用这剩余的半条命再为墨渊舍去七万年的修为。

浅浅,你爱墨渊如此,竟已到了不惜自身性命,只为换他早日归来么?

今日她的话,字字句句撞击我在的胸口,让我连一口气也喘不上来。

她咳了声,继续道“我们这一纸婚约,还是废了吧。”

她终于还是开了这个口。

回到西海水君为我安排的寝殿,只觉得心如死灰,全身似没有一丝知觉,命随侍的宫女给我上了几坛酒,便让她们全部退下,我独自坐在院中的一张石凳上,打开酒坛子。缓缓给自己满上一杯,一饮而尽。

遇到白浅的情形似历历在目,宛如发生在昨日!浅浅,是否终我此生,与你,竟只余回忆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几个酒坛都空了,浅浅竟已立在我的跟前,我愣了愣,抬手揉了揉额角,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是了,已是晚上了,我记得让浅浅晚上来取这结魄灯的。我想站起来,无奈坐得太久,这寝殿似还有点摆动,双腿忒不争气地一软,身形一晃,差点便摔到地上。

拿出结魄灯交给浅浅,她脸上的神色似有些动容,对我说:“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同我说,若我能帮得上你的忙,也会尽力帮一帮”

我茫然摇摇头:“我没什么想要的。”

浅浅的目光暗了暗,“真没什么想要的?没什么想要的我就先回去了。”

我的心中一动,抬起头看了她半响,强压着内心的激动,

缓缓道:“我想要的?我想要的自始至终不过一个你罢了。”

浅浅静了半响,说:“你想与本上神一夜风流?”

我一怔,待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她的双脚已经快要跨出门槛,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从背后狠狠地搂住她。

我心中有两个声音响起,一个说:“她不爱你,她只是报答你借她结魄灯。”另一个说:“那又如何,即便她是为了结魄灯,为了墨渊又如何,若这一生还能再完完整整的得到她这一次,便也只今夜了。能再得到她一次,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我一把抱起浅浅,把她放在里间的床榻上,寝殿中夜明珠的光亮有些晃眼,我施了个法,夜明珠柔和的光朦朦胧胧的映着床上的帐缦,气氛刚刚好。

浅浅,今夜,你是我的新娘。

事毕,浅浅偎在我的怀中,指尖轻轻划过我从胸膛到腰腹那道极深的刀痕,开口问我这伤因何而来。

我怔了怔,浅浅,你自是不知道,那时我只愿与你相守,思虑了多日,最后选了这个假死的法儿,想要诓过天上一众食古不化的老神仙,我已经是灰飞湮灭了,再到三界五行外另寻一个处所,才能保与你的这段情得个善终。

只是如今你虽问起,却让我如何答你。

我把她再搂得紧一些,幽幽说“是与南海鲛人族的那场战事留下来的!”那场战事两败俱伤,鲛人被灭了族,我也没能得到想要的。”

我终究还是不能死心,浅浅,若你忆起当年,你我是否还有可能再续前缘。

我试探着问:“若有谁曾夺去了你的眼睛,浅浅,你能原谅这个人么?”

她打了个哈欠回我:“这天上地下的,怕是没哪个敢来拿我的眼睛罢。”

是呀,浅浅,若当初我知你是青丘白浅,你怎会失去光明,你我之间又怎会如此。过了半响,我再问:“若这个人,是我呢?”

她往我身上再靠了靠,抱着我的手臂再打一个呵欠,淡淡道:“那咱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了。”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颤,抱她更紧一些。

是呀,浅浅,当年你不过凡人,手无缚鸡之力,你认定我负了你,便那般决绝地弃我而去。

如今,你位列上神,若知旧事,又如何会再给我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