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都说江玉龙是个妹控全文阅读

第二百六十五章 都说江玉龙是个妹控

“鱼将军居然是一位这么年轻的女子?”

谢天书瞥见鱼玄机真容,不觉吃了一惊,莫说他,便是镇北军中的不少将士脸上都露出惊愕之色,仿佛第一次知晓了自家主将的真实性别。

“不错。”江玉龙看着眼前这位约莫三十岁出头的美女将军嘿嘿一笑。

“再来!”鱼玄机见身份暴露,便不再顾忌,用低沉而柔美的嗓音娇喝一声,提枪又上。

两名主帅再次交起手来,这一次,江玉龙不再藏着掖着,施展浑身解数,一杆长枪忽快忽慢,招数变幻莫测,完全将鱼玄机压在了下风。

“砰!”

鱼玄机好不容易躲过迎面而来的一记快枪,却不防住江玉龙猛起一脚,被踹中腰部,整个人收势不住,踉踉跄跄连退了十余步。

“我忽然改变主意,不要你的脑袋了。”江玉龙盯着她明艳俏丽的脸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说着,他哈哈大笑一声,纵身而起,朝着鱼玄机扑了过去。

鱼玄机只觉腰间剧痛难当,已是受伤不轻,勉强稳住身影,待要提枪再战,一道红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她身前。

红衣人手中持一柄折扇,轻松架开了江玉龙的长枪,随即扇面“唰”地打开,反手一挥,打出一道道耀眼的白色灵光,分别射向江玉龙周身要害。

江玉龙双腿一蹬,猛地向后蹿出一段距离,避过白色灵光,双眼圆睁,看向对面的红衣人。

“南宫玉!”认出这位南宫大少,江玉龙有些意外。

“你怎么回来了?”鱼玄机同样露出疑惑之色,“粮仓呢?”

“粮仓守住了。”南宫玉对着她上下审视了一番,忽然转头看向江玉龙,眼神冰冷,声音透着一股寒意,“她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不错。”江玉龙怡然不惧,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怎么,心疼了?我道你一个世家公子,为何总是混在军营之中,原来却是为了美人。”

“敢伤害她的人,统统都要死。”南宫玉冷森森地说了一句,脚下一晃,出现在江玉龙身前,手中折扇收起,直刺其眉心。

“我非但不会死,还要把你的心上人擒回伏龙帝都,娶作小老婆,好好疼爱。”江玉龙哈哈大笑着,举起长枪格开折扇,左手同时打出一掌,击向南宫玉胸口。

两人动作又快又狠,转眼间已经翻翻滚滚过了数十招,其中凶险,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难道萧无恨失败了?”看着忽然出现在战场上的数万大乾援军。江语诗秀眉微蹙,轻咬嘴唇,陷入沉思之中。

她敏锐地察觉到,南宫玉带回来的人马,居然比先前带走的还要多出不少,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也不知为何,这些援军一个个精神饱满,气势高涨,仿佛打了鸡血一般,频频冲击她的骑兵队,打起架来颇有种同归于尽的拼命气势,竟似完全不怕受伤一般,口中还不停高呼“天佑大乾”和“钟神仙万岁”之类的口号。

不多时,江语诗用来截断鱼玄机退路的骑兵大队就被冲散,镇北军与援军顺利会师,江家龙凤全歼镇北军的谋划,正式宣告破产。

“攻击破灵战车!”鱼玄机接过将士递来的头盔戴上,重新将俏脸遮挡得严严实实,镇定自若地下达了进攻指令。

“保护战车后撤!”江语诗似乎早有所料,提前下达了后撤命令。

“这些大乾人怎么回事,是嗑药了么?”望着大乾军队状若疯狗般的气势,身旁副将不解道,“连命都不要了?这样子拼命,又能持续多久?”

“敌人越不理智,咱们岂不是越容易获胜?”江语诗微微一笑,眉宇间的疑惑之色却并未消除。

约莫两刻时间过去,大乾军队依旧势头不减,前赴后继地冲击着破灵战车和破灵弓手所在的方向,看似不断减员,却又不断有援军自后方补充进来,源源不绝。

在大乾军队悍不畏死地冲击下,挡在破灵战车跟前的江家军越来越少,这些对付灵尊大佬的利器,逐渐暴露在镇北军将士视野之内。

“不对,镇北军哪有这么多人?”江语诗眉头锁得更紧了一些,“一定有古怪,通知哥哥,先行撤退。”

一枚信号灵雷直冲云霄,在蔚蓝的天空中呈现出一道优美的曲线,随后“啪”地爆裂开来,尖锐嘹亮的声音瞬间贯穿了整个战场。

“看来今天就只能到这里了。”江玉龙忽然向后退出数步,收起手中长枪,嘿嘿笑道,“这两天好好和你的小美人亲热亲热,等到下一次见面,她就是我的了。”

“都说江玉龙是个妹控。”南宫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嘴角却微微上扬,“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妹夫?”

他十分恶毒地用了“几个”这样的数量词。

“你特么……”江玉龙面现怒容,却又瞬间恢复正常,打了个哈哈道,“我可管不了那个丫头,你爱招惹她,就请自便。”

说罢,他转头飘然而去,毫无留恋之色。

……

“姐姐,该你了!”

与前线激烈的战况相比,伤兵营中的氛围却是一片和谐,美艳动人的十三娘正端坐在钟文对面,两人之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棋盘。

被钟文治好的伤兵们大多让南宫玉和南宫灵两兄妹调走,剩下的部分,则正在外头跟随祖大彬镇守粮仓。

此时的伤兵营中,只剩下一些未能找回自己缺失部件的重度残疾人士。

偌大一个营帐中原本密密麻麻躺了一地的病号,忽然只剩下数百人,钟文终于得了空闲,百无聊赖之下,自制了一副五子棋,招呼躲在苟大彤队伍里的十三娘与珊瑚二人对弈了起来。

珊瑚还是少女心性,对于新鲜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很快便执起白子,与钟文厮杀了起来。

五子棋教起来十分简单,然而真要精通,却也不易,钟文仗着熟悉规则,将珊瑚一通血虐,还非常没有风度地时不时冷嘲热讽两句,气得妹子小脸蛋一鼓一鼓的,恨不得直接掀桌子,拔剑砍翻了他。

一旁的十三娘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出手替下珊瑚,与钟文对弈了起来,适才观看两人对局,十三娘对于五子棋的走法已是了然于胸,初次上阵,居然就和钟文杀了个旗鼓相当,直到棋子铺满大半个棋盘,才被钟文瞅了个空子,走出个双四,险败一局。

自第二盘起,十三娘仿佛豁然开朗,棋风突变,竟然杀得钟文毫无抵抗之力,再也没有赢过一局,引来一旁珊瑚的欢呼雀跃。

“虽然早知道姐姐聪慧过人,却也不曾料到,居然厉害到了这等地步。”钟文望着十三娘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由衷感叹道,“小弟实在想不明白,以姐姐的智慧,如何会被姚陔这么个草包逼迫到几乎自绝性命的地步。”

“个人武力达到了一定境界,又岂是一些阴谋诡计可以随意颠覆的?”十三娘摇了摇头道,“再说,你哪里看出我要自绝性命?”

“你拒绝了姚陔的追求,岂非…….”

“姚陔的性格,姐姐比你要了解得多。”十三娘嫣然一笑,风韵无限,“女人若是太容易得手,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厌倦了,那时候姐姐才真的会有性命之忧呢。”

“姐姐的意思是……”钟文若有所悟。

“越是得不到的女人,才越显珍贵,姚陔…不,应该说是天底下所有男人都逃不出这个心理。”十三娘樱唇轻启,娓娓道来,“我当众拒绝他,虽然令他暴怒,却不会有性命之虞,等到他怒气过了,只怕还会想方设法来讨好姐姐,想要征服我的心,以此来证明自己的魅力和能力。”

“只是这样一来,姐姐的清白……”

“姐姐是山贼,又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贵族儿女。”十三娘随手将一颗棋子摆在棋盘上,“女山贼的清白贞操,又算得了什么,你输了。”

钟文一愣,再看棋盘之上,十三娘的白子果然已经做出活四,伸手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姐姐果然是当世奇女子,小弟佩服。”

当初在清风山上,南宫灵观摩了小萝莉的棋局之后,也曾出手与钟文对弈,那时他便一局也没能获胜,此时面对十三娘,这种在智力上被碾压的感觉再度袭来,如同降维打击,令他心中充满了无奈。

单以智谋而论,十三娘未必能够及得上南宫灵,然而山贼的身份,却让她行事之间多了一分潇洒和不羁,能够放下一些普通人所放不下的东西,若是正面为敌,反倒会更难对付一些。

“钟神仙,薛将军有请!”

一位年轻的大乾士兵恭恭敬敬地来到钟文身前,眼中的崇拜和敬仰之情几乎就要化为实质,满溢出来。

“仗打完了?”钟文脸上重新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高人模样。

“正是,薛老将军和鱼将军都已成功击退敌军,您老人家的仙药功不可没。”在这名士兵心中,钟文虽然外表年轻,内里却是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的老神仙,因而完全是以对待长辈的口吻与他说话。

“好的,我这就去。”

这新的一局棋开始没多久,钟文就已呈现出败相,此时找到藉口,便顺理成章地大手一挥,将棋盘搅乱,站起身来冲着二女微微一笑,转头大摇大摆地跟随士兵走出了营帐。

“寨主,这些大乾士兵也是好笑,居然被钟文骗得团团转。”珊瑚看着士兵毕恭毕敬的模样,忍不住掩嘴笑道,“他哪里是什么神仙。”

“珊瑚,你错了。”十三娘看着钟文离开的方向,喃喃道,“神仙,便存在于人们心中。”

这位妍姿艳质,国色天香的凉山寨主美眸之中灵光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