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诡秘小说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年轻人全文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年轻人

听到有人进入的声音,秦川忙将意识再度投入进队黑衣人分身的操控中。

黑衣秦上线,继而就近混入到了那些正处于静止状态的黑衣人中。

进来的人是一个年轻男人,这个人的个子很高,头发被故意染成了黄色,他没有穿黑衣人的服装,而是一身休闲的打扮,双手插在口袋里,边走边用手电筒,在众多静止的黑衣人脸上照着。

“这里好像混进了一个小偷。”

年轻男人像是知道黑衣秦混进来似的,在来到靠近他的位置时,突然说了一句。

不过秦川心里面一点儿也不慌,因为就算是被这人发现,他的本体也不会受到影响。

再说,他已经找到了操控黑衣人的办法,所以对方是吓不到他的。

事实上,那个年轻男人的确不知道他在哪里,因为对方并没有在他的身前停留,而是继续深入的向里面走去。

“我就是那个混进来的小偷。”

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又来了一句,接着他便开始大笑起来,笑声很是猖狂。

“尽管你们藏得很隐蔽,但还是被我找到了,你们真当人类是好欺负的吗?

早晚有办法将你们完全消灭。

只是可惜了这些兄弟了,好好地人生,硬是被改的稀烂,到最后就连灵魂都被夺走了,只剩下一副副空壳。

这其实和那些养鱼的人干的事差不多。

他们投入鱼苗,然后等着鱼长大,过程中他们非但不会打捞,还会竭尽所能的保证鱼儿的健康,可一旦它们长大,开始繁衍,等时机成熟了,就会将它们打捞上来

被送上千家万户的餐桌。

想想真是太可怕了。

人类也很可怕。

但是人类吃的心安理得。

因为是我养的你们,你们就该是被吃的,这就是你们的命运。

所以那些存在对待我们也是这样。

我们严格来说,要比食物更加有趣。

比如我们在受到刺激,进入恐慌的情绪下,会诞生出负面情绪。

这种负面情绪则会被转化为一种名为暗属性的灵力。

再比如,我们再和那些怪异的事物博弈,拼命的时候,可以被制作成小说、电影、乃至是真人秀,供它们消遣。

人类实在是有太多妙用了,所以它们才会留着我们。

不仅如此,它们还会传授我们知识,并在发展受到阻塞时,通过某种手段引导我们。

所以再我不了解它们的时候,我其实很不理解它们的做法。

后来我才知道,不理解只是因为我当时不够聪明。

哎,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多,也没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是打工的,目前在帮一个组织做事。

一个比较失败的组织。

它害的我朋友彻底变成了一个怪物,所以我一直在找帮他恢复的可能。

好在他那个家伙比较聪明,有留了一手。

反正我挺想他的,尽量帮他吧。”

年轻男人一直在自言自语,但是秦川却觉得这个人是在有意在向他传递着什么。

不得不说,对方带来的一些消息,确实是比较惊人。

这么一看,倒真是应了他之前的猜想,诡秘小说这种存在,果然就是为了某些高等存在消遣的小说。

像失联的世界提到的学院,应该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

或许不是为了消遣,而是有其他用处。

毕竟人类世界,是那些高等存在的取材地,想来还会有很多加工厂,和一些他所无法理解的设施。

至于这个年轻男人,听起来则像是隶属于一个,反抗那种邪恶存在的组织。

但貌似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应该就是搞搞破坏,猥琐发育那种。

不过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他以前也是这个组织的人吗?

感觉上不像,他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任何熟悉。

“趁着那家伙没醒,好好活着吧。

说起来,我真不知道让你这么成长下去,到底是好还是坏。

应该没有人会愿意成为,谁的一部分吧。

过一会儿,我们的人就会赶到这里,将这里摧毁,之后会有人送你们离开的。”

年轻男人说到这儿,秦川终于是确定,这人的确是在和他对话,于是他也不再隐藏,直接从黑衣人中走了出来:

“是你将我抓来这里的?你是谁?又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是很想回答你。

只是想让你对自己的生存环境有个更好的认识而已。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是为了我的朋友。

你是我朋友非常看重的人,你的成长在未来或许能帮到他,所以我希望你能尽早在心里面树立,你未来所要面对的真正敌人。”

“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

“因为现在操控的小说,就是一个娱乐产物,看得人一旦觉得无聊了,就会把你丢到别的什么地方。

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你是无法摆脱的,除非消灭它们。”

“我的失忆和你们有没有关系,你们也能操控那些黑衣人对吧?”

秦川对于不了解的人,很难谈得上信任。

“你已经不知道失过多少次亿了,你曾经和这些黑衣人一样,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直到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的朋友发现你,并拯救了你的人生。”

“你说什么!”秦川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不信吗?你刚才站在那些人中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熟悉呢?

记忆可以被清洗,但是存于身体中的感觉,是会被潜藏的。”

秦川沉默了,尽管他非常不愿意接受这件事,但对方说的没错,他从第一眼见到黑衣人时,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既熟悉又厌恶,甚至感到恐惧。

而在刚刚,他混入黑衣人中的时候,他真是觉得非常熟悉。

毫无违和感,仿佛他本来就是这里的躯壳之一。

“这些黑衣人……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也会……”

“他们都是被迫害的可怜人,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天之骄子,曾试过挑战那些存在。

只可惜他们并没有成功,所以这是他们失败付出的代价。

你曾经或许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我并不清楚你的过去,关于这一点,我没法回答你,但我想提醒你一句,过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年轻男人说到这儿,对着黑衣秦笑了笑:

“好了,我们的人来了,我也要离开了,这里的黑衣人也很快就要苏醒了。祝你好运吧。”

“你叫什么名字?程天生?”

“不,我叫易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