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我叫余则成 > 第380章 功败垂成-刺杀现场(感谢)全文阅读

第380章 功败垂成-刺杀现场(感谢)

第380章功败垂成-刺杀现场(感谢)

一名特工冲到那具死尸跟前一看,下意识地喊道:“怎么是站长?”

另外两名特工听到之后,立刻低头去察看,这不是站长是谁?两人都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嘴巴,免得自己叫出来。

一组组长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一闪即逝。他随即喊道:“王副组长!王副组长!”

这时,检查站里的人都爬起来了,纷纷打着电筒来察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大家一脚踢开了王化琴的房门。在电筒的照射下,大家看到王化琴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王化琴摘下头上戴着的棉帽,又抖了抖身上沾着的灰尘和细小的木屑。她脸色煞白,看了看这几个同事,说:“幸好祖宗积德荫庇,这才躲过这一劫!”

大家看到床上插满了尖利的木屑,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

几个特工再用电筒往床下一照,看到下面垫着羊皮垫子。再看看床上被子被垫高得像有人睡觉的摆设。一个个立刻转身出去。因为谁都害怕自己诡探到王副组长的秘密。

邓站长用手榴弹杀王副站长,而一组组长用枪击毙了邓站长,谁都知道这里面有多深的水!谁还敢伸脚进去试一试?那是寿星老上吊---想死了差不多!

--

枪声传来余则成一惊!他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啪!”

茶杯打得粉碎!

小剑已经做好了从码头那边全面撤退的准备。按照计划,今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余则成在事后一定会嗅出点什么来的。自己就算是收手了,余则成也不会放过自己。因而,就算是无法麻翻余则成、无法将他掳走,也要将其杀掉。

小剑的手上运足了真气,就像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一般,因为她左手小指甲里有麻醉药,右手小指甲里还有剧毒物。因而,她不要是说可以抓断他颈部的气管;只要抓破了余则成的皮肤,余则成就很难活下去。她正要趁余则成一愣之际出手。

“嗵!”

房门被撞开了。

赵猎手听到茶杯摔碎的声音,吓得持枪冲了进来。

小剑一看赵猎手枪管上的消音器,立刻放松了小臂,让自己的精神恢复到正常状态。她假装被惊吓,又假装怕暴露了身子,她一下子蹲在床边,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声。

余则成大脑在高速运转着还在响着的枪声。他立刻套上衣服,来不及跟小剑打招呼,便跟着赵猎手一起冲出了房间。

小剑也迅速穿好衣服,从窗户里翻出去,单手抓住窗沿,随即一跳,两条腿落在了二楼的窗沿上,她再借机一个下蹲,缓解了下冲的力量,再借机弹起来,跳到了地面上。

在不远处,一辆黄包车被拉了过来。

小剑迅速跳上黄包车。在余则成、赵猎手俩还没有冲出大酒店之前就已经撤离了。

--

余则成、赵猎手、王千滚三人急速赶往枪声、爆炸声发生的地点。

这时,警察刚刚赶到。

余则成出示了证件之后,进到院子里一看。

两具被爆了头的尸体,另外一具半截尸体。他仔细一看,是独眼龙。但他感觉似乎这面相哪地方有点眼熟。他再仔细辨认,还是没有认出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余则成立刻从外面王千滚那里拿过照相机,在警察灯具的照耀下,将三具死尸的面部拍了下来。

借着警察的灯光,余则成在墙角看到一部被炸坏了的发报机!他立刻让警察将现场保护起来。他飞快地跑到街上给吕宗方打了一电话。

不久,吕宗方迅速地跑来了。

看到那部炸碎的电台,吕宗方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十点五十分了。便问道:“你怀疑这是那个日谍的窝点?”

余则成点了点头。

吕宗方很奇怪,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这是谁来捣毁了日谍的窝点呢?”

余则成说:“外面有两具尸体,要想查到这两个人不难。我现在就出去问一问,看看围观的人中有谁认识他俩?”

余则成刚刚走出去,就看到一个发亮的光头。他走过去,问道:“楚建栋,你可认识这两个家伙?”

在看热闹的正是楚建栋,他刚才听到爆炸声,连帽子都来不及戴就冲了过来。他低声说:“老大,这是两伙买卖军火的贩子内讧!被炸的这一户是新冒出来的一个暴发户。倒在地上的两人是市场里赫赫有名的海棠姐的手下。”

“海棠姐?谁是海棠姐?”余则成第一次听到这个人名。

“海棠姐在军火买卖黑市市场里名气很大,仅次于一级批发商孔家的店。是个女人,大概小名叫海棠。因而,在黑市市场上,大家都叫她海棠姐。这些警察都知道。”光头指了指周围的警察。

余则成立刻对一个警察小头目喊道:“快去!将海棠姐控制起来。”

那小头目看过余则成的证件,他不敢怠慢,带着几个警察就出去了。

“新来的暴发户?”余则成开始警觉起来。他问道:“这个暴发户是什么时候来的?”

“就是在前七八来天!”楚建栋十分肯定说。

余则成一算时间,七八天前,不就是自己抓捕那一对做夜宵的父女的日子吗?昨日,那女人刚刚被枪毙。这一下,就能基本证明这里面隐藏的确实是日谍了。他问道:“这房子里有几个人?你可都认识?”

“他有几个小弟,我都认识!对于这个房子里的人,我只看过一个独眼龙!并且,我知道里面还有两个老大、老二。没见过,或者是我见过的,但不知道他就是这里面的老大、老二。”楚建栋回答得很认真。

余则成立刻将楚建栋拉了进去。将光头介绍给了吕宗方。

吕宗方也问了这些问题。

楚建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那一笔自己没有做的业务。他说:“两位长官,我想起来一件很重大的事。当初,我跟一个军火贩子谈业务。我怀疑那人是钓鱼的,我就没有做。老八主动跟他做了。结果,第二天,外界传出来老八跟他一个亲信携款逃跑了。而老八的几个手下就跟了这个房子里的主人。”

“钓鱼的?什么意思?”吕宗方一下子没有听明白。

--

【感谢书友“2000331200323623”的月票!】

【注:因为经常从“本书粉丝动态”上查看的月票数跟实际月票数有差异。会有很多书友投票后会被漏掉。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