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起源密码 > 第三卷:时之终末 神秘少年全文阅读

第三卷:时之终末 神秘少年

“你又发什么疯?”

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何向西慢悠悠地走到泉边,瞥了林弃一眼,鞠起泉水往脸上泼。

林弃喜不自禁。

“我入神了!”

“嗯?”何向西洗脸的动作微微一顿,霍然抬头:“当真?”

他非常清楚林弃的潜力。

锻体阶段就有超乎寻常的反应力与爆发力,一旦踏上武修之道,这小子的成就绝对不会平庸!

林弃哈哈大笑,捧起水泼在脸上:“何老,这等事我又何必骗你?”

何老停止了洗脸的动作,沉声道:“这可是大事,洗完脸跟我去村里练武场一趟。”

林弃自然知道去练武场要做什么,每一个入神成功的人都要去找当地教习报备,一旦引元成功,教习就会将这段时间内引元成功的人带到南云城的布道阁鉴定资质,选择相应功法。当然,这些功法要钱!价格还不低。

林弃并不想要这种功法。

能用钱换到的功法,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真正的好功法在那些遍及神州的宗门与武道院中。对于武修来说,一本打基础的好功法就相当于万丈高楼的地基,对于这方面,他不敢怠慢。

“待我引元成功了再去不迟。”

何向西想了想微微点头。

......

吃完早餐,林弃迫不及待背着弓进山。

林弃心里很明白,从始至终,这何家村只是旅途的一个暂停点,自己不可能如何向西一般,在这里当一辈子的猎户,早晚自己会离去。他不想欠人情。

“林哥,又要进山啊?”

一个月来,林弃和村里大大小小已是极为熟稔。说话的这个是何家村中天赋最高的孩子,他叫何铁柱,家在村头,每次去练武场的时候总会和进山的林弃打个照面,

何铁柱今年八岁,去年就已经入神了,何家村已经几代人没有出过能入神的孩子,这孩子也极为聪明,所以,格外引人注目。

“林哥,昨夜我入神醒来时,隐隐感觉到大荒林极深处有很大的动静,你要注意些,说不定是南荒蛮林深处的妖兽跑到大荒林来了。”

“哈哈……”林弃不禁笑着摸了摸何铁柱的脑袋:“林哥我这身手,要是真跑到大荒林深处,不用妖兽,那些凶兽就能要了我的命。”

“哦……”何铁柱摸了摸脑袋,也笑了:“那我去练武场了,林哥,你注意安全。”

妖兽,是一种诡异的族群,它们体内流淌着妖族血脉,进而会觉醒一些稀奇古怪的力量,有的力量极为可怕,对林弃来说,不论是妖族,还是妖兽,这些都是闻所未闻的崭新事物,由于地球的神话传说中也有很多妖的记载,所以,林弃对这些诡异的生物一向抱着能避多远就避多远的想法,何向西那本册子上就详细记载着他在大荒林活动的范围,上面对于地势、水源、危险区域标注得极为详细,林弃自然也只在那片已经探明的区域活动。

对于打猎来说,已经足够了。

按着熟悉的路线踏进大荒林,这条路线,他已经走了一个月,凭着那过目不忘的能力,他闭上眼都能走。清晨的林里淡淡水雾缭绕蒸腾,层叠林海沿着山势一铺而开,无数不知名的禽鸟鸣叫回荡,伴随着声声兽吼,没来由地就令人心神振奋。

林弃不习惯用弓,弓的

弹道有抛物线,没有十几年的苦练,想要做到如何向西那般百发百中,难如登天,索性做了一把弩,结合之前从林生存的经验,弄了不少陷阱,收获倒是颇为丰富。进山不过两个时辰,林弃背上的兽皮袋中已经装了半袋猎物,其中大多都是陷阱猎来的,那张弩倒成了摆设。

抬头看了看天色,林弃在一口清泉边找了个空地,熟练地将随手射杀的长耳兔剥皮,将之架上火堆。

这种兔子与地球上的兔子相似,略有不同的是它的眼睛不是红的,而是黑的,躯干也要比地球上的兔子狭长,看起来更像是狐狸。

肉香混着油脂缓缓飘散,林弃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露出一丝自得的笑意。

这是林弃实在不习惯何老头那粗劣的做饭水准,自己鼓捣出来一种香料,与地球上用来烧烤的孜然粉有异曲同工之妙,经过多次调配后,就变成专门用来烧烤的香料。

在用这种香料烤出第一只山鸡时,林弃还和何向西打了一架。

因为何老头在吃过一口后,老眼冒出油亮的贼光,一句由衷的赞叹脱口而出。

“啧啧!这手艺!也不知谁家小子有福……”

这句话,何向西没有说完整的机会。

以前,林弃有一个忌讳,就是别人最好别当他的面提起月儿的事,现在又多了一条。

谁要是敢说他长得像姑娘,他就跟谁拼命。

一边哼着歌曲,一边将香料均匀地洒在兔肉上,香料浸透油脂,浓而不烈的香气升腾而起,风儿一吹,顿时扰动方圆,许多小兽开始骚动,窸窣声不绝于耳,不过片刻,密林枝叶间就冒出一对对贪婪的视线。

啧啧,我大中华烧烤人兽通杀啊!嗯嗯……等月儿复活之后,一起在城里搞一间店面,开个烧烤店,那绝对客似云来啊……嗯……如果在衣服里塞进两个包子,说不定能把店挤爆……

我呸!我想哪里去了!

林弃倏然惊醒,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将那个可怕的念头抛诸脑外,拿起一根枯枝试了试肉。

差不多了!

嗯?

林弃倏然抬头,凝眸前方密林。

在感知中,前方远处有一股极其压迫的气息极速前来,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这也是这具身体诡异能力的其中之一。只要这种感觉出现,意味着那个方向有极其危险的东西在靠近。

枝叶摇动间,传来无数小兽的低低哀鸣,甚至有几只小兽从隐身处滚了出来,四脚朝天,四肢不断抽搐。

这是来了个什么家伙?仅仅是气息就能吓得这些小兽无法自控?

林弃脑海中闪过入林时何铁柱的话,鼻尖不由自主渗出两滴冷汗,想也不想,转身就欲上树。

然而,那股气息奇快无比,上一秒明明还在远方,一个呼吸,已经近在眼前。

林弃生生止住了步伐。以对方的速度,根本来不及跑到树边!在原始密林里,把后背亮给凶兽,那就是自寻死路,想也不想,林弃抄弩在手,死死地盯着前方。

那个方向正对着大荒林深处,莫非,真的是某只妖兽?

林弃握弩的手心里已经渗出不少汗水,就在心中七上八下之时,一个人影拂开枝叶窜了出来,甫出现就是一声惊叹。

“真是香飘十里!”

人?

林弃微

微一愣之下心头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没有放下戒备。

很多时候,人比野兽要可怕得多!在这个遍地武修的神州,道德在绝对力量下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束缚的作用。仅是气息就能震摄小兽,很显然,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来人是一位约二十出头的少年,剑眉星目,顾盼间自有淡淡的威严逸散而出,他走路很有特点,每一步都踏得很实,也很随意,仿佛一位君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

少年抬眼,微微一愣,顿住走向火堆的步子,有些尴尬地拱了拱手:“这位姑娘,在下冒昧了。”

林弃额头上青筋暴突,险些扣下弩箭的扳机。

好像每个第一眼看到我的人都会把我当成女人,以后出行时,是不是应该化个妆,易个容?

不管怎么说,从这一句话间,林弃感觉来人并没有恶意,缓缓收起弩,沉声道:“我是男的!”

少年眼睛顿时瞪大了,下意识扫了眼林弃平坦的胸部,似乎不太相信一般又看了一眼,然后……

又看了一眼。

直到林弃险些暴发的时候,少年陡然哈哈大笑,身形一动,仿佛瞬移一边凭空出现在火堆旁边。

“原来是个小子,哈哈,这就好办了。”

这神出鬼没的身法,惊得林弃眼皮连跳,他根本就没看到对方是怎么跑到火堆旁边的,本已放下的弩重新握在手里。

“诶!不用激动!”少年两眼放光地盯着火堆旁边的兔肉,那模样,仿佛饿了几天的人陡然看见满汉全席一般,他不停地搓着手:“小子,这肉是你烤的?”

吃货!

林弃将一个标签贴到少年身上。

从他的表情、动作,把一个有些矜持的吃货演绎得淋漓尽致。林弃心头不禁暗笑。

“正是!”

少年深深地嗅了一口气,有些沉醉地道:“这好像是硝果的味道,嗯……加了一些艾草,还混和着香树的树皮?想不到……这些随处可见的东西,经过调配之后居然会有这等神效!”

“呃……”

林弃倒是真没想到,这人仅仅一闻就能将自己调配了许久才成功的香料成份说得八九不离十。这人的鼻子属狗的吧?好像吃货都有这种鼻子?

少年砸巴了两下嘴,看着兔肉急不可耐地道:“小子,这烤肉老夫要了!你出个价!”

“老夫?”

林弃一愣,下意识重复了一声,这才发现,眼前少年极为诡异。

剑眉星目,眉心处有一枚极为细小的古怪黑纹,粗略一眼看去,也就不过二十出头,再一看,却陡然发现,这家伙应该有三十好几了,再仔细一看,说他六十多也可以。尤其是那双仿佛星辰一般的眸子,隐隐有种极为苍凉的感觉。

少年不满地瞥了眼林弃:“怎么?舍不得?”

林弃干笑一声:“这位……这位前辈,这只是随意烤的肉,谈什么价钱,一起吃便是了!”

少年眼睛一亮,很显然这个回答很令他满意,嘿嘿一笑。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说罢伸手一探,兔肉入手,旁若无人地大朵快颐,吃得那个满面红光,时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林弃手指微动,强行忍下糊他一脸火炭的想法。

你倒还真不客气,好歹给我留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