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法术真理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神圣之息全文阅读

第四百一十五章 神圣之息

暮色森林。

在整片爆炸覆及区域被反魔场区域所支配后,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快速”到达爆炸中心的能力。

因为他们发现,并不仅仅是无法施展魔法而已。

甚至大家都无法从区域外传送至区域内,也也无法靠着其他位面来抄近路。

期间其他几大城镇的高级法师,在接到消息后,马上就赶到了暮色森林的爆炸边缘,只是感受到结界边缘的反魔场能力后,也只能望洋兴叹。

这些高级法师们,无论是谁都不敢进入这无法施法的恐怖界域。

终究九剑体系里,那可以终止一切负面状态的“铁心之力”是不传之秘。

而一些亚瑟的高级冒险者,则是看着前方的爆炸区域沉吟着。

高等神器再好,那也得有命去拿才行,尤其是忽然的天降异物引起爆炸,再到反魔场出现所透露出的种种不祥意味,都让他们感受到这一次非同以往。

最终还是几位平素大胆的高级冒险者,咬了咬牙,直接冒险潜入。

而爆炸区域内的冒险者,在听到高等神器的名词后,都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全速行军。

对于拥有复活石的玩家来说,捞到神器,那就是赚到。

无论是借着神器发展自身势力能力,最终寻找其他变现渠道。

还是直接出售高等神器,得到一笔横财,那都是不错选择。

自然这时只要在暮色森林附近的玩家,基本上都被各大公会组织工作室,征集前来森林中探险,一时间玩家雇佣价格也是暴涨。

甚至几个比较拼的小队就放弃了绝大部分负重,直接轻装前进。

而一开始就被派驻前来调查的联盟骑兵队伍,则是愁云惨淡。最初他们操纵着身下坐骑前往爆炸中心,已经是费尽力气。

初期的烟尘浓雾,别说剩下战马,就算他们人都有些受不了。而在那一段通告出现之后,更是让所有的战马心神剧颤,全数死命往回奔逃。

骑兵们把马缰拉得再紧,马鞭抽得再猛,都阻碍不了这个态势。

其中那位骑兵连的首领看着身旁在急行军的地球玩家,已经明白,这次战斗或许本身就不是他们的战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艾卓之宫坠落暮色森林数小时后。

已经有几支驻扎在暮色森林附近,听到流星坠落发生爆炸后,就急速赶来的队伍开始靠近爆炸中心。

这些走到这一步的队伍,都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盯防着这一片已经没有任何遮挡物,全然被烧成焦土的废墟。

要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两个已经到达的神秘名字吊着他们,告诉他们一群人其实都是落后者。

否则这片陆地上朝着爆炸中心奔行的冒险者们,早就相互厮杀起来。

比起在未知的神秘区域干掉竞争者,哪有进入之前就先铲除来的快捷方便呢。

然而,六小时的限制、“仲夏”、“薇薇安”两人已经进入其中。

这些消息,就像心魔一般,滋扰着追寻神器的冒险者们。

小队的队长们,也只能一边呼吸着焦灼的烟气一边声嘶力竭大喊,呼唤着身后的队友加把劲,赶紧跑到爆炸中心处去。

整片暮色森林,中央的爆炸处就如同巢穴一般,吸引着无数蚂蚁归附。

--------------------

密斯特拉,浮空城,方尖塔第七层。

平素里一向沉静的安缇诺雅,连门都不敲直接就推开了卧室的大门。

此时房间里一位满头金色长发,碧绿双眸的成熟妩媚女子,正在对着镜面梳妆,她身上穿着的浅白睡衣难掩一身玲珑剔透的身材。

看到推门而进的安缇诺雅,五月甚至头都没有回,自顾自说道:“主人当初如果没有教过你基本的礼貌的话,我并不介意替他教育你一番的,安缇诺雅。”

只是安缇诺雅全然不在意对方的说教。

她脸色已经有些漠然,仿佛藏有一丝风暴前的宁静。

“从地球回来后,你打破千年前的誓言,特意要来这里拜访我,原来就是为了麻痹我?”

五月女士却是轻笑一声,回过头来,露出正脸遥遥望着安缇诺雅。

尚未完成的妆容,此刻却是透露出倾国倾城的摄心容貌,假使有外人看到定然就地跪下,愿永生拜倒石榴裙下。

哪怕此时身为女性的安缇诺雅,看到五月真正的外貌,依旧感受到一丝心跳加速。

她知道自己已经免疫所有魅惑影响心智的法术,唯一能够造成这样的。

那边是眼前五月的魅力高得可怕,直接从每个人的审美观处造成冲击,让人一看到她,就觉得是心中的完美女神。

这也让安缇诺雅很想反问当年那人,虽说术士的施法主属性是魅力,但是当年对方耗费大力气为五月刷了附着身上的整整20点魅力增强加值。

到底有几分是为了养眼,有几分是为了对方的实力。

安缇诺雅带着难见容貌的兜帽斗篷是因为自身的特殊原因,而五月女士却单纯是因为太过漂亮了。

否则也无法这么顺利把薇薇安从敌对阵营掰过来。

“我好像听不太懂呢。”五月露出讨好般的微笑,此刻的她无缝切换成了羞答答的大家闺秀般。

而安缇诺雅此时深呼吸几次后,内心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刚刚发生的,那座藏有神圣之息的艾卓之宫降落到了北方联盟,暮色森林里。”

“你比我清楚,他当年把神圣之息放入艾卓之宫后,特意在其上附加了五十公里半径的反魔场,胆敢靠近10公里之内就会收到超过1000点伤害的无豁免无抗力无法免疫的神圣能量伤害,甚至还布下了对神的诅咒。”

这时五月插话打断道,“然后特意将它放到亚瑟的天穹处封印着,不让任何人有靠近的机会,这点我比你清楚,因为就是我放上去的。”

“是啊。”安缇诺雅神色转向清冷,“我和你说这些是要告诉你。当初他用了这些手段,就是不希望今天有人将那艾卓之宫降落到亚瑟地面。”

五月却是直接把头一转,“又不是我降下去的。”

仿佛感受到了安缇诺雅曾经的气场,过了会后她弱弱解释了一句,“布置在空中的法术,得在地面布置定位轴的。当场我们是设计成五个黄铜宝箱,但是两个被激活了,法术就失衡了,所以它才降了下来,启动后续的布置。”

安缇诺雅知晓个中内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哪里会把这么关键的东西寄托在五个放在亚瑟地面的黄铜宝箱上。

只是五月此时已经抿着嘴,显然不会再给她解释原因。

“哼,所以你就让你的小魅魔带他进入里面?”安缇诺雅这时才问出自己今天的真正来意,“我就知道你当初派驻那魅魔跟着,就是不怀好意。”

“你说什么呢。”五月啐了一口,“你和我都清楚,神圣之息这把钥匙,终究是要降临人间的。”

“但绝不是现在。”安缇诺雅正色说道。

“安缇诺雅。”

忽然五月拉高了声量,“谁也无法挡住历史车轮的前进的,这是他说的,你比我更清楚。”

“亚瑟的生灵从过去到现在,自有他们生存的方式。而非依靠你我这种强者而依附生存,你不用替他们操心太多。”

“谁说得准当年那个预言是怎么一回事,按我分析,很可能神圣之息就是救世的机缘,而不是灭世的开端。”

看到五月这般义正言辞,安缇诺雅则是轻声道:“但是神圣之息不降临人间,那么那个预言就永远不会有应验的一天,这也是他最初封印的原因。”

“连诸神都忌讳亚瑟的崩溃。你知道艾卓之宫有异动,就不能先和我商量一句?他当初是有把重新封印的方法留给我的。所以我完全可以把这场可能会造成亚瑟动乱的危机先制止。”

五月原本一直自在自得,听到这话忍不住愤愤地说了一句:“哼,偏心。”

这时她站起身上,窗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穿过白纱落在五月的身上,照耀着她脂白的肌肤。

“当年就你知,我知,少数几个主神知道,现在他们也死得七七八八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会动乱呢。”

“甚至你和我,都怀疑,灭世可能是他忌讳的那位存在所引来的,也可能是他自身所引来的,所以这些年我们一直不肯面对这个话题。”

“但是,既然命运让那五个宝箱受到了触动。所以我们应该静静等待神圣之息的出现才对。”

只是五月看着安缇诺雅并没有接受她的说法,只好走过去,轻轻搂住她,如同当年。

“小诺雅,你放心的啦。艾卓之宫,降落地面后其实是在吸纳着地脉能量。如果吸取能量后没有人能够取出神圣之息,那就证明它还不是时机来到世间。这也艾卓之宫会自己升回天际去的。”

“那你还让仲夏进去?”安缇诺雅反问道。

“所以不是让你去捞人嘛。”五月轻笑道,“等艾卓之宫重新升起的时候,你正好进去把他带出来。要不然到了高空之中,还藏在里面没出来的人都会被自动杀死。”

“对了。”五月忽然从兜里掏出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把这东西给他吧。都要去当地方协会的会长了,连4环法术都放不出来,也是够寒碜的,让他读完赶紧升7级吧。”

“呵,你也是够关心他的。”安缇诺雅反嘲一句,却是没有拒绝,直接接了过来。

感受到笔记本上面的气息,她马上就知道这是邪术巨人手里那本。

只是五月并不吃口头上的亏,大咧咧说了一句,“我才不像某人,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