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第0075章 青阳惊变
    丫头什么也没说,小脸上却是冷若冰霜,也是飞身冲了下去。小雪安静地站在丫头的肩上,很有灵性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祥和宁静的青阳村,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坍塌的断壁残垣,到处都是死去多时的家禽、家畜的尸体,到处都是人的断肢残臂……

    梁远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抖作了一团。整个人的情绪极其不稳定,随时都处在爆发的边缘。滔天的怒火,顶在胸口,却是无从宣泄。一张嘴,一口血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梁远什么也没说,人影一闪,已经挡在丫头的身前,一把捂住丫头的眼睛,这惨烈的场景梁远实在不愿意让丫头看见。

    丫头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惊叫也没有躲闪,任凭阿远颤抖的大手挡在自己的眼前。

    “阿远啊,该面对的早晚丫头都要面对。这里是丫头和阿远的家,你说丫头能不看么?咱们俩都是修真者,该看的丫头又有什么没看见呢?阿远放心吧,丫头没事的。阿远乖,松手,让丫头看看。”

    梁远无力地放开捂着丫头眼睛的手,颓然地闪到丫头的身边,让开了丫头的视线。

    丫头目光稳定,神情凝重,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青阳村。

    “阿远,不用那么自责。丫头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事情不是你的错。而且,事情很可能没你想象得那么悲观。也许,乡亲们都还活着。”

    丫头的一番话,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梁远本就是心思致密之人。刚才只是因为极度地自责之下,一时间迷失了心智,失去了分析判断的能力。丫头的一番话,却是一下子点醒了梁远。梁远瞬间便明白了丫头话中所指,对丫头的判断也是深以为然。

    这断瓦残垣之中,到处都是断肢残片不假,但是却没有一具尸体,这就足够蹊跷!

    回过神智的梁远马上回复了冷静,迅速地分析着眼前这诡异的情形,判断着乡亲们生还的可能性。

    “丫头,给我护法,别让任何东西打扰到我,我要用神识搜索一遍。”

    梁远的神识,因为已经开始修真的关系,现在已经到了出窍期的强度,极其恐怖。虽然限于功力太低,还发挥不出出窍期神识的实力,但是如果只是简单地运用神识进行搜索的话,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且,搜索的半径还相当不小,也有百里左右。

    丫头自然知道神识搜索之时,最怕打扰。所以,全神贯注地给梁远护法,还专门叮嘱肩上的小雪不要出声。

    梁远目前的神识搜索,还做不到神识离体,那是出窍期修真者才有的大能。梁远现在的搜索只是靠着神识的强度,靠神识的向外扩散,强行搜索。方式虽然有些野蛮,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效果也是实打实的。

    很快,梁远便发现了目标。迅速收功,站起身:“丫头,走,跟我来!”说着身影一闪,当先奔了出去。丫头也不怠慢,身法展开,如蜻蜓点水般随后跟了上去。

    十里的路程,对于梁远和丫头来说,连十分之一秒都用不上,转瞬及至。眨眼间,两个人已经停在了一处地方。望着眼前的惨象,饶是杀人无数、心如铁石的梁远也是不禁咬碎钢牙、不忍再看。

    神识一动,一个入梦诀打到丫头身上,丫头身体一软,倒在了梁远的怀里沉沉睡去。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当初梁远挖的那十孔砖窑和瓦窑。

    青阳村的一众乡亲们倒是一个不少,老老少少,横七竖八地躺在窑前梁远准备用来晒坯的平场上。全村三百多口人,却是没有一个是四肢完整的,连孩子也不放过。情况最好的也缺了一只胳膊。

    平场上一片****哀号之声,伴着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如同人间炼狱一般。

    梁远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无声地嘶吼着,目眦尽裂,两只眼睛里滴出的却是殷红的血。

    最先看见梁远的却是祝大爷和祝大妈。两个人虽然躺在众人中间,但是心中有事,惦记着丫头和梁远。生怕这两个不知轻重的孩子真的跑回来,那可真就死定了。

    但是看着乡亲们因为梁远和丫头遭的这个罪,老两口子又恨不得替丫头和梁远去死。可惜,那个恶魔找的不是自己两口子,偏偏找的是自己的宝贝闺女和阿远。

    老两口子心事重重,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眼巴眼望地看着平场外边。又盼着俩孩子出现,至少知道孩子们都平安;又生怕俩孩子出现,怕俩孩子遭那个恶魔的毒手。

    老两口子正心情矛盾间,只觉眼前一花,两个人影已经出现在平场外边。眨了眨眼睛细看之下,不是宝贝闺女和阿远又是谁?

    老两口子顾不得身上的伤,用剩下的一只胳膊,拼命支撑起上半身,用尽全身力气冲梁远喊:“阿远、小月,快跑!”

    梁远正心神震荡、神情恍惚,陡然间听见两个微弱而又熟悉的喊声,转头看去,见大爷大妈正一脸惶急,一边喊一边拼命地挥着剩下的一只胳膊,示意自己快跑!

    梁远这才忽然明白过神来,自己这瞎耽误什么工夫!赶紧救人要紧!

    要救人,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快多了。挡住丫头的视线,一个冰心诀打在丫头身上,丫头悠悠醒来。

    “丫头,爸妈都在,乡亲们也都在,但是都受了伤。放心,有老哥给咱们的丹药,不但所有的伤都能治好,还能益寿延年呢。”

    梁远把情况说得尽量既符合事实,又不会像真实情况那样惨不忍睹。让丫头有个心理准备然后再看,对精神的刺激就没那么大了。而且知道可以治好,对心神的刺激又会减轻很多。

    丫头轻轻点了点头,梁远这才让出身位,丫头脸色苍白,往平场那边看了过去。

    饶是有之前青阳村的惨烈情形垫底,大约也能知道这边的情形,但是真看在眼里的时候,丫头还是忍不住一把抱住梁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梁远轻轻拍着丫头的后背:“丫头不怕,大家的伤都能治好。现在,丫头帮阿远一起给大家治伤,给大家喂药。”

    只有让丫头忙起来,没时间分神,才能减少眼前的场景对丫头的刺激。等这些药喂下去,乡亲们的伤势稳定下来,现场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惨烈了,对丫头的刺激也就没这么大了。

    PS:第一章到!

    居然写得很卡,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