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第0697章 仙界游仙
    “什么?挪移了十万年才到现在的这个仙域?这还算是近的,还得知足?那么一般正常的情况下,被飞升仙域拒绝的游仙,要多长时间才能挪移到最近的原生仙域落脚?”

    听风啸说到挪移了十万年才挪移到了无羽仙域,而且居然还是一脸知足和庆幸的表情,梁远和丫头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梁远也是忍不住下意识地便问了出来。

    只是,梁远如此一问,倒是真的把个风啸给问得不知所以。想要问梁远,上仙您不就是游仙么,也是打低阶游仙一路修练过来的,您当初不也是被飞升的仙域传送到仙界的虚空之中的么?您怎么会居然不知道游仙被扔出来之后,想就近找到一个落脚之地有多难么?

    不过,这个疑问也只是在风啸的头脑中一闪而过,便赶紧把这个念头驱逐了出去。虽然修为低下,虽然身份卑微,虽然见识短浅,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风啸才更是切身清楚低阶游仙的生存之道。低阶游仙有没有话语权暂且不说,便是连自身的思维和记忆,某种程度上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像他这样私下里怀疑上仙的,这种念头是根本逃不过上仙的神识探查的。如果被上仙知道他居然敢质疑上仙,那么随手将他灭杀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唯一庆幸的是,这两位上仙真的算是风啸见过的最和气的上仙了,不但不对他们两个颐指气使。反倒还赠丹传功的,而且居然还没有用神识强行粗暴探查他们的记忆,而是和颜悦色地向他们询问。所以刚刚他才算逃过一劫。如果换做是之前他遇见过的其他那些高阶仙人,上来就神识监视他的记忆和思维,像刚才这样质疑上仙的念头,他已经早死多时了。

    即便是如此,风啸也不敢让不解的念头在头脑中稍停片刻,上仙发现不发现不说,便是冲上仙对自己两人的关照。自己也不该有这个念头的。上仙问什么,自己如实回答就是了,其它的。不是自己该操心的。风啸还是很能摆正自己位置的。

    “启禀上仙,别的地方小仙不知道,至少小仙接触过的一众低阶游仙之中,一般都是百万年左右才能找到就近的原生仙域落脚就算不错了。数千万年都不算太过分的。像是小仙的仙侣雷婷。”一边说,风啸一边指了指他旁边俯首而立的女仙雷婷接着说道,“她被飞升仙域拒绝后,就是在仙界的虚空中流浪了五百多万年才漂流到无羽仙域,总算是有了落脚之地的。”

    “居然要百万年、千万年?!”这个数量级,真的是让梁远和丫头惊呆了。

    梁远也是心下感叹,游仙还真是后娘养的娃,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刚刚飞升到上仙界。修练不修练的不说,只是找个落脚之地就要花上百万、千万年的。做游仙也太憋屈了!梁远和丫头都无法想象,这些游仙们都是怎么熬过来的,过的这叫什么日子啊?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小仙认识的低阶游仙之中,用时最多的一个,在被飞升仙域传送出来之后,足足在仙界虚空中漂流了上亿年才漂到无羽仙域落脚。”风啸又补充道。就连被仙界的蹉跎岁月虐得已经麻木了的风啸,说到此处也是神情惨然。

    “做一名游仙,还真是苦啊!”梁远也是忍不住感叹道。

    “真的有那么远么?怎么会这么久?”感叹完毕,梁远又接着问道。

    “启禀上仙,之所以被传送出来的游仙要用这么久才能找到原生仙域落脚,也不完全是路途远近的原因,这其中的原因,说起来尽是辛酸,小仙这就为上仙详细解说。”回想起在仙界无尽虚空中漂流的那段岁月,风啸也是不禁面色凄苦。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同被飞升仙域的仙域之主传送出来的位置相关了。如果运气好,偏赶上传送出来得位置附近不远处就有一处原生仙域,这就算幸运了。如果要是反之,附近数千万年甚至于上亿年的距离内都没有原生仙域,那就只能是在仙界的无尽虚空中四处飘荡了。”

    “第二个方面,依然还是运气方面的原因。即便是几百万年范围附近内就有一处原生仙域可以落脚,可是刚刚飞升的四转金仙,其神识在上仙界又能覆盖出多远呢?上仙界的空间稳定度本就比下仙界稳定成千上万倍,因而刚刚飞升的四转金仙,其神识探查距离缩减得连原本的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都不到,又怎么可能探知到百万年距离之外的原生仙域?”

    “一旦神识探查不到,那么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茫茫无尽虚空之中,一个刚刚飞升的四转金仙,能够做的,又能有什么呢?除了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般乱飞乱撞地撞大运,否则又能如何呢?就算是想要认准一个方向一直瞬移,可是茫茫虚空,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全是方向,又往哪个方向瞬移才好?所有被飞升仙域传送出来的游仙,几乎都要面对这个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依靠可以参照的选择。这种情况下,哪还有什么选择不选择的,无非就是撞大运,随便选个方向乱撞罢了。”

    “如此一来,便是全凭运气了。运气好的,选的方向如果是最近的原生仙域的方向,那就是撞了大运,用最少的时间就能到达来到仙界的第一个落脚之地。如果不是这个方向,甚至于同这个方向背道而驰的,那就真的只能凭天由命,基本上就是在无尽虚空中流浪漂流了。无尽的岁月中,什么时候碰到其它的原生仙域什么时候算了。”

    “前两个方面都是运气方面的原因,导致游仙找到原生仙域落脚的时间大大延长。这些也都是游仙自己没法掌控的。而接下来第三个原因,却是游仙自己的原因了。”

    “刚刚飞升上来的四转金仙,一身功力又能有多高。完全就是仙界最垫底的角色。而且,会被飞升仙域拒绝加入而被扔出来的,其资质也是自不用说,都是如小仙这般垫底的垃圾货色。像两位上仙这样灵根强大但却拒绝加入仙域而主动选择游仙的,毕竟是少数。”

    看到梁远和丫头,都能修练到七转羽仙的修为境界,明显至少也是上品仙灵根了。上品仙灵根。这样的修练资质,对于那些高级仙域和顶级仙域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也许还会被拒绝加入仙域。但对于像平成仙域这样的初级仙域来说,那绝对是不会放过的优秀资质了。也就是说,有了梁远和丫头这样的资质,是不大可能不被仙域收留而被扔出来的。除非梁远和丫头本人主动拒绝加入仙域。所以。风啸也就先入为主地以为梁远和丫头是拒绝加入仙域才成为游仙的了。

    “哦,你先稍等,说到域仙和游仙,本仙我倒是要问了,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两个是游仙而不是域仙的?”对于风啸和雷婷一下子就能确认自己和丫头是游仙,梁远还真是有些好奇了,难道自己和丫头头上写着字——我是游仙——不成?

    梁远这个在仙界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弱智之极的问题。差点没把风啸和雷婷两位五转罗仙给直接雷趴下。这俩人差点儿就想问两位上仙是不是直接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了,怎么连仙界这么人尽皆知的问题还要问?域仙和游仙。这么明显的不同,难道还需要区分么?

    这两位上仙可是都修练到了七转羽仙的高阶仙人啊,可是在仙界修练了无尽岁月的强大存在,怎么可能连这么常识性的问题都不知道呢?难道说两位上仙一到上仙界就被飞升仙域的仙域之主直接传送到了这里,然后直接闭关修练,直接无尽岁月修练到了七转羽仙才出关?也不对啊,至少每跨一转还要出去挑战业魔融合法则吧?只要出去游历寻找业魔,就不可能不同其他仙人接触,就不可能不知道游仙和羽仙差别之大这么明显的问题。

    这也不是,那又是别的其他什么原因呢?难道是两位上仙失忆了么?亦或是说……想到仙人相差两转以上修为甚至能抹去或者篡改别人记忆的手段,风啸都不敢往下想了。能篡改两位七转羽仙修为上仙记忆的存在,那岂不是要九转天仙才行了?九转天仙啊!

    “自己这是胡乱想什么呢,上仙之间的事情,是自己一个小小的五转罗仙该操心的么?自己这是嫌命长了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风啸把乱飘的思绪拉了回来,也是不禁胆战心惊地后怕着。

    梁远是问得洒脱了,两个五转罗仙,被梁远如此一问,风啸和雷婷真的是当场就风中凌乱了。

    也不怪这两仙胡思乱想的,实在是梁远问的这个问题,在仙界来说,就如同世俗界之中问别人男人和女人有什么不同一个级数的脑残。不过,不管梁远的这个问题如何脑残,还是那句话,上仙既然问了,就不可以不回答,而且还要毕恭毕敬地回答。

    “启禀上仙,每一个衍生仙域,都是有着属于自己仙域独有的标志的。当一个刚刚飞升的仙人加入了某个仙域,其仙体之上自动就会被打上这个仙域的标记。而这个标记存在的方式,就是很明显的浮在域仙的仙体之外无法隐匿,一眼就能看见的。而两位上仙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仙域的标记,所以小仙才确认两位上仙是游仙而不是域仙。”虽然这个问题很无脑,很弱智,很脑残,但风啸还是一脸严肃地认真回答道,丝毫不敢马虎。

    “哦,原来如此!”梁远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丫头,你看,这域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加入仙域之后,居然还要被人戴上标记的,这和养狗强制戴上狗牌子怕是也没什么不同了吧!”嘴上回答得轻松,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的,但是对于域仙居然要强制性“戴狗牌子”,梁远是诟病腹诽不已。反感至极,私下里和丫头这就编排上了。

    “嗯,丫头也很是反感这个。居然要被戴上标志。修仙修到这个份儿上,这仙是不修也罢!”丫头也是秀眉微蹙,极度反感这种强加于人的约束。

    “难怪连大道法则都放弃了这些选择域仙之人。为了一点点眼前的优势和利益,便连修行的尊严都放弃了的人,大道法则也放弃了他们。天道循环,有得有失,果真是天道不爽啊!”

    “你接着说你的事情吧。”以梁远的感慨结束了两人之间一个小插曲一般的短暂交流。梁远对风啸接着吩咐道。

    “是,小仙接着讲。”再次向梁远和丫头施礼,风啸接着打开了话匣子。

    “刚刚小仙说到导致游仙要花费极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原生仙域落脚的第三个原因。是因为刚刚飞升上来的金仙修为低下,同时又被仙界的空间稳定度大大压缩了探查和瞬移的距离,所以,就算是选择对了方向。往往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瞬移到最近的原生仙域。”

    “这里边。一方面是初入四转的金仙修为低微的问题,同时还有一个功力消耗补充难的问题。仙界的茫茫虚空之中,虽然也拥有一些仙灵之气可以供仙人吸收修练,但那有多稀薄,上仙您也是知道的。一个四转金仙,想要靠如此稀薄的仙灵之气补满仙灵力和神识之力,所要花费的时间可想而知。”

    “恢复消耗的仙灵力和神识之力,除了吸收虚空中的仙灵之气。自然还有服用仙丹或者使用仙石。可是刚刚从下仙界飞升上来的四转金仙,手里能有的。最高也只不过是三转仙丹罢了,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一个四转金仙恢复功力得需要。况且,一个三转灵仙,手上的三转仙丹通通又能有几颗?想要用仙丹恢复不停地瞬移消耗的功力,根本就不现实。至于用仙石恢复功力,道理也是差不多的。下仙界出产的,基本都是下品仙石,用来给四转金仙恢复功力,依然是杯水车薪,顶多是聊胜于无罢了。”

    “正是因为修为低下和功力恢复困难这两个原因,导致被飞升仙域扔出来的四转金仙,在仙界虚空中流浪的过程中,九成九的时间都浪费在了功力恢复之上了,真正能用来赶路的时间并没有多少,连百分之一都不到。所以,一个游仙,就算是幸运地被传送到离最近的原生仙域不远,又幸运地选对了方向,即便是如此,想要到达最近的原生仙域也是需要数以万年计的时间。像小仙用十万年的时间来到无羽仙域,实在也算是运气好的了。”

    “只是,说起来,前边的这些困难还都不算什么,只不过是多熬上一些时间罢了,早晚还是能碰到原生仙域落脚的。跟这些困难相比,真正的危险还在后边。同后边的危险相比,之前的这些困难,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刚刚飞升的四转金仙,就独自在无尽的仙界虚空中漂流,要面对的真正危险,不是各种灵气不足,而是那些同样在仙界中漂流的游仙,还有那些在仙界虚空中漂流猎食的仙兽!”

    “初入四转的金仙,在上仙界,垫底中的垫底,可以说是个存在都比其修为高,是个人,是个仙兽都能完虐之。反正是不管碰到什么都比自己强大,几乎都是注定了要死上一回了。”

    上仙有问,再加之自己也是太久没有回想过往事了,风啸也是娓娓道来,也算是抚今追昔一回了。

    “各种困难,还有无尽的危险,无一不考验着一路漂流的每一个初入仙界的游仙。能够相对顺利地到达无羽仙域,算是小仙最后的一点点幸运了。之后小仙便一直留在了无羽仙域修练。”

    “上仙您也知道,会被仙域扔出来的,都是小仙这样的中品仙灵根的资质,终生修练不到七转羽仙的。所以,无羽仙域这里,其实也都是小仙这样低微的存在,没有一个能修练到七转羽仙的,最高也就是六转玉仙了。”

    “因为我们都是被飞升仙域扔出来的游仙,又都没有修练到七转羽仙的可能,可以说是仙界最垫底的存在扎堆,自然我们也就不可能有什么上仙界级别的功法传承了。没有修练的功法。仅靠催动仙体的本能来吸收炼化仙灵之气,修练的速度实在是让人绝望。”

    “而那些被飞升仙域选中加入仙域的域仙,据说他们一加入仙域就有仙域之主传下来的上仙界级别的功法可以修练。虽然说像平成仙域这样的初级仙域。传下来的功法肯定是最最低级的功法,但那也是功法不是,也比我们这样没有功法的游仙强上千倍万倍。而且,据说,一旦获封仙阶,哪怕是最低阶的仙卒,也会得到仙域之主重新传下来的更高级的修练功法。修练速度还会更快。像小仙这样资质低下的游仙,却是永远没有这种待遇了。”

    说到修练功法,风啸也是心中苦闷。对于域仙的好待遇,是向往不已。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有了修练的功法,刚刚的羡慕嫉妒恨很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小仙再次谢过上仙赠丹传功之恩。”想到此处,风啸也是忍不住对梁远和丫头再次拜谢道。一旁的女仙雷婷也是忙不迭地跟着施礼拜谢。

    “你们倒是不用谢本仙。这都是你们应得的。这是你们回答本仙问题应得的报酬。几颗小小的丹药,一篇普通的修练功法,还不放在本仙的眼里。”梁远又开始装13了。

    “小仙修为低下,见识低微,却是不知上仙赐下的仙丹、功法的名字和品阶,致使宝物蒙尘,实在是小仙之过。小仙斗胆请求上仙一件事,不知上仙可否赐下仙丹和功法的名字、品阶。日后小仙用到这些仙丹和每次修练之时,也能知其名。心中感念上仙的恩赐也有个寄托和念想。”

    换做是其他上仙,打死风啸他也不敢这么贸然请求的,那真的是找死的节奏。见梁远和丫头一直都是以礼待人,并没有对两人如何不屑,这才斗胆提出了这个要求。

    以风啸和雷婷两人的眼界和见识,连四转的仙丹都没有见过,功法就更是连影都没见过了,又哪里能判断出梁远给的仙丹和功法的品阶。只是因为刚刚体会过仙丹之中灵气的澎湃,远不是两人用过的最高等级的仙丹——三转仙丹可比的,因而知道这仙丹的品阶怕是要相当之高了。但具体是几转仙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道的。而功法方面,因为这两人根本就没有修练过上仙界的任何功法,没有参照系,所以也就无从判断这功法到底属于什么级别的了。

    也正如风啸所说,连丹药、功法的名字都不知道,想要念着梁远和丫头的好,都不知道从何说起的。上仙的名讳是无论如何也不敢问的,但哪怕是知道仙丹和功法的名字,心中感念上仙之时,也算有个寄托不是。正赶上梁远又说到功法的事情,风啸也就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小小丹药,一篇普通的功法,你们倒也不必放在心上。不过年在你们一番诚心,本仙便告知于你们也无妨。”梁远是负手而立,腰板儿拔得笔直,继续装13中,“你们刚刚服用的仙丹叫碧罗仙丹,是五转疗伤仙丹,算是五转仙丹中比较高阶的一种。至于你们刚刚修练的功法,品阶上大约算是中级偏下的样子吧。如果你们的灵根足够的话,修练到七转羽仙,也是不成问题的。”

    “咝——”

    梁远说得是风轻云淡浑不在意的,却是把个风啸和雷婷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儿没吓趴到地上。

    自己两人刚刚干了什么?居然一口吞下了一颗五转仙丹?还是五转仙丹中都是高阶的仙丹?

    天哪,要是知道这是五转仙丹的话,宁可拼着带伤回答上仙前辈的问题,拼着日后慢慢疗伤,也要把这颗仙丹省下来啊!那可是一颗五品仙丹啊,能换多少好东西啊!

    在无羽仙域,一颗五转仙丹,还是疗伤保命的仙丹,能换像自己两人这样一贫如洗一无是处的五转罗仙多少个?怕是多少个也换不来一颗碧罗仙丹吧?因为,仙丹有保命之用,可是自己两人这样破落的五转罗仙,不管有多少也是百无一用!

    无羽仙域之中资源有多贫瘠,有多稀缺,两人可是身在其中有切身体会和切僧痛的。一颗疗伤的五转仙丹。可以说是无价了。只要一颗,怕是就能给两人全面换装了。让两人都换上无羽仙域中最好的仙甲和仙剑,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就是如此珍贵的丹药。自己两人刚刚居然就这么给吃了?这么高级的丹药,被自己两个小小的罗仙就这么给吃了,真是暴殄天物,糟蹋东西啊!自己两人会不会遭天谴,会不会被雷给劈死?风啸和雷婷真是痛心疾首,心疼那两颗丹药,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如此珍贵的仙丹。看两位上仙,根本就完全不在意,随意就是二十颗出手……哎。都是修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这人跟人真是不能比,果然是人比人羡慕死人啊!

    之前大家都是穷人,两人穷一点儿也就不怎么显得太穷。也就不怎么显眼了。可是突然来了梁远和丫头这么两个超级土豪。随手发饭票的主,风啸和雷婷真的是觉得自己两人寒酸得有些无地自容了。

    再想到在无羽仙域中更加稀缺,近乎没有的修练功法,这两位上仙前辈居然也是随便就拿出了一个中级的送人,这是多大的手笔啊?风啸和雷婷今天可是真的开了眼了。

    也不怪风啸和雷婷震惊,梁远传给两人的化羽诀,本身就不是什么大路货,那是帝昊仙域中获封仙官的亲信才能获得传授的功法。除了帝昊本人修练的功法品阶稍高之外。化羽诀算是帝昊手中品阶最高,压箱底儿级别的功法了。虽然在高级仙域和顶级仙域中算不上什么。但是放在初级仙域中已经算是不得了的功法,在中级仙域中也算是不错的功法。而放在无羽仙域这样荒芜的仙域中,那真的可以说是神级一般的功法了,风啸和雷婷又怎么可能不震惊。

    只是,震惊之余,想到自己两人手上的这两样东西,无一不是无羽仙域中珍贵到了极点之物,两人忽然就淡定不能了。这哪里是什么宝物,分明是催命符啊!有命得到,有没有命用都是问题!想到此处,两人头上的冷汗也是刷就下来了。

    看到两人头上的冷汗,又想到风啸刚刚所说的游仙过的苦日子,梁远和丫头倒也是明白了两人在担心什么,也是不禁苦笑——这送东西又是送出麻烦来了。不过这也不是梁远和丫头该操心的事了,没听说送东西还要负责善后的。况且,连收这点东西都畏手畏脚瞻前顾后的,修仙修到这个份儿上,将来还能有什么出息。

    看着两人眼中渐去的恐惧,渐渐生出的狠厉,看着一旁的吼天仙兽大有杀兽灭口的意思。不过,却是用问询的眼眶看着梁远和丫头。梁远和丫头倒是点了点头,颇有赞挟意。

    “好了,如何处理后事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本仙我并不会干涉。本仙只是找你们问一些事情而已,问完本仙自会离开。你们如何打打杀杀,都与本仙无关。”

    梁远和丫头自然是知道两人眼神中的询问之意。对于两仙一兽的打打杀杀,两人又哪里会有什么兴趣干涉。正如梁远所说,两人只不过是问完走人罢了。而后双方是打死打活,随便他们去了。

    看似是个公平的表态,但其实无异于是宣判了对面吼天仙兽的死刑。雷婷和风啸又是疗伤又是拥有了功法,实力恢复甚多,而对面的吼天仙兽,至今还被梁远那束缚着一动不动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恢复。真要是梁远和丫头走了之后双方重新开打,这吼天仙兽绝对是个被风啸和雷婷虐死的结局。

    而且,其实都不用双方接着开打,只要梁远一撤去神识的束缚,这吼天仙兽直接就会爆体而亡的。刚刚这厮可是开了自爆的,要不是梁远的神识束缚,已经是早死多时了。

    不过,哪里不是这样呢?哪里又有什么真正的公平呢?谁让梁远拳头大呢,这个暴亏,吼天仙兽也只能是生生吞下去了。

    有了梁远的这个表态,风啸和雷婷心里也就有了底,对于事后杀兽灭口,也就板上钉钉了。

    “好了,你接着说,你的故事本仙还没听完呢,本仙最爱听故事了。”梁远又开始胡说八道顺嘴胡诌了。

    “谨遵上仙吩咐!”风啸再次施礼,接着给梁远讲故事。

    “小仙来到无羽仙域之后。便一直在无羽仙域修练,除了提升五转之时挑战业魔的那一次,至今再也没有离开过无羽仙域。”

    “小仙刚刚说到没有修练功法。而困扰小仙这样低阶游仙修练的另一个难题就是修练资源。无羽仙域太贫瘠了,仙灵之气的浓度虽然比之仙界的无尽虚空之中高出甚多,但用来给仙人作为修练之用的话,却是远远远远不够的。”

    “而无羽仙域中,小仙所知的几处灵气稍微浓郁的地方,又都是被一些功力高深的六转玉仙前辈所占,根本不是小仙这样的存在可以染指的。”

    “灵气都不足。自然就更难孕育出仙石和仙级灵药,自然也就更缺仙丹。即便是偶尔有零星的仙石和仙级灵药产出,也被那些六转玉仙前辈所得。又如何轮得到小仙这样的小小罗仙了。”

    “灵气不足,又没有仙石和仙丹,小仙就只能靠着吸收无羽仙域中这样的仙灵之气慢慢修练了。至于适合上仙界仙人使用的仙剑、仙甲、仙级法宝等等,小仙就更是完全死了这个念想了。那不是小仙这样的实力可以拥有的。就是有了也是会被人杀人夺宝的。”

    “小仙能修练到五转罗仙中期。中间居然一次都没有被人打爆仙体重生过。也正是因为小仙实在是太穷了,实在是没什么能让人看上眼的东西,反倒是能平安修练到现在,真的是很讽刺啊!”风啸满脸的自嘲之色。

    梁远和丫头倒是没有插言,听风啸继续往下说。听一个活生生的仙人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比翻看帝昊干巴巴的记忆生动多了。对于两人增进对仙界的认知,无疑是大有裨益的。哪怕是像风啸和雷婷这样的低阶游仙,其经历反倒更有代表性。更有常识性,也正是梁远和丫头最需要的。

    “刚才小仙谨遵上仙吩咐。开始疗伤的时候用的那颗三转拂云仙丹上仙还记得吧。”说到那颗三转仙丹,风啸停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情绪上的波动。显然,风啸并不是想要梁远的回答,而是接着说道:

    “小仙无比肉痛的样子,虽然小仙尽力掩饰,但一定是逃不过上仙的法眼的。一颗三转的拂云仙丹而已,小仙都五转罗仙了,又为何如此肉痛这一颗三转仙丹?不怕上仙您笑话,其实那根本不是小仙在上仙界所得,而是小仙从下仙界带过来的。小仙在上仙界就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一颗丹药,哪怕是三转这样低阶的仙丹也是从来没有得到过!”

    “这仙修的,真的是越修越回去了!五转中期的罗仙,混得却是连下仙界的三转灵仙都不如!小仙真的是无地自容,无颜见当初的仙友!”风啸说得是满脸的苦涩。

    “之前小仙提到过,在被飞升仙域扔出来之后,在仙界中漂流寻找原生仙域落脚的时候,虽然三转的仙丹和下品仙石对四转金仙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但为了能尽早能找寻到仙域落脚,所有的游仙都会毫不犹豫的用掉这些仙丹和仙石。无尽虚空中的无尽漂流,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可以说,几乎每一个游仙都在这个过程中耗干了从下仙界带来的所有仙石和仙丹。”

    “而小仙还算是幸运,只用了十万年就碰到了无羽仙域,而且小仙在下仙界进入金仙之路传送阵之时,准备得还算是充足,丹药倒是尽最大努力准备了一些。虽然同那些在上仙界出生传送到下仙界修行,再重新飞升上仙界的仙人后代相比算不了什么,但比之普通仙人来说,小仙准备的仙丹和仙石,也算是不少了。”

    “带得多,再加之穷怕了,小仙又有用东西节省的毛病,所以,直到小仙来到无羽仙域之时,小仙的仙石虽然都用完了,但三转仙丹倒是还剩下了五颗。”

    “这五颗三转仙丹,再加上小仙身上的这一件下品仙甲和仙体中的下品仙剑,便成了小仙对下仙界最后的念想,也成了小仙在上仙界安身立命的唯一手段和保障。这几样小仙从下仙界带上来的东西,一直陪着小仙走到了现在。”风啸也是说得满脸缅怀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