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无敌者的兼职生活 > 第二三三章 放肆的是你!全文阅读

第二三三章 放肆的是你!

“小辈放肆!”

楚南歌轻蔑语气,让白须老者瞬间暴怒,厉喝一声,神级老祖威势尽展,身形一旋,就无比诡异的出现在楚南歌面前。

紧接着,大袖一挥,带起异常恐怖的力量抽向了楚南歌面门。

虽然,他隐隐感觉楚南歌很有来头。

但异能界强者为尊,神级威严不容亵渎,哪怕楚南歌来头再大,他也要先教训之后再说。

所以,他这一巴掌没有半点儿留手,快的仿若浮光掠影。

然而,他却选错了对手。

“放肆的是你!”

就在白须老者大袖挥出的一瞬,众人只见楚南歌手掌一扬,五指贲张间,就一把抓住了白须老者的脸庞,随后犹如拎鸡一般抡起老者身躯,狠狠灌向了脚下坚硬的山岩。

“轰~”

一阵石屑飞起。

老者已被硬生生按入了山岩之中。

原本伟岸如神的身躯,此时犹如烂泥般扎在山岩内,入石不知几许,只露出一个人字形大大的凹槽。

“这……”

山峰顿时静了下来,那些楚氏神级老祖,眼睛几乎都瞪了出来,震惊的看着正在轻掸身上灰尘的楚南歌,他们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在这一瞬齐齐失声了。

有人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

堂堂楚氏一族德高望重的神级老祖,在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面前,竟然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就被其活生生按进了山岩之中,生死不知,这简直太离谱了吧?

众人看向楚南歌的目光,就像是看史前凶兽一般。

太凶残了!

不止楚氏一族的人这么想,就连同行的楚狂和林恸,两人也是双目圆睁,仿佛第一次认识楚南歌一般。

“不要这么看我,换你们一早上被人打了几百拳,却连手都不敢还,如今碰到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犯贱的,也会忍不住发泄一下吧?”

“要是换做平时啊,这种货色,连让我伸手的资格都没有……”

楚南歌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楚狂和林恸却是再次呆滞了,继而则是深深的敬畏。

他们现在才明白,原来之前楚南歌说对他们已经足够宽容,还真不是客气话,如果他不宽容,恐怕在忘情山庄一见面,两人就已经变成死人了。

而其他楚氏的老祖们,此时眼中却只有畏惧。

一招秒杀神级。

这样的强悍对手,恐怕比之族长也毫不逊色,又要他们如何应对?

恰在这时,山下劲风呼啸,却是那大群的机甲战士已经杀上山来。

为首一人,正是楚南歌的老熟人,楚凡!

前些时日受尽羞辱而回的他,立功雪耻心切,几乎在陨星坠落的第一时间冲出家门,率领家族之内他所负责的小队一路风驰电掣,这才继诸位神级老祖之后,第一个冲上了山顶。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众楚氏神级老祖。

以及楚南歌那张,让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庞。

刹那间,楚凡面容扭曲,表情变得睚眦欲裂。

“楚、南、歌!”

楚凡面容扭曲,几乎一字一顿喊出了楚南歌的名字,夺妻之恨、重伤之仇,一瞬间齐齐涌入了脑海,他忍不住朝身侧几位老祖高呼。

“诸位叔祖,这个人就是神级他叔!让我们四大氏族颜面尽丧的罪魁祸首!也是夺走我未婚妻的邪恶之徒!还请诸位老祖出手,帮我将其擒拿起来千刀万剐泄愤!”

楚凡声嘶力竭的大吼着。

不过,急怒攻心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山峰上几位老祖的神情很古怪,根本没人回应他的奋力疾呼。

哪怕从他口中得知,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家族大敌楚南歌,老祖们也只是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却依旧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千半步。

而被他视作平生大敌的楚南歌,也在眯着眼睛打量着他,那副表情,就像是在欣赏一只不知哪里飞来的沙雕。

山顶上的沉默,让楚凡有些莫名其妙。

一阵冷风吹来,他发热的头脑一下清醒了许多。

再看迎风傲立的楚南歌,以及他身后恭敬无比的楚狂和林恸,还有周围那些平素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此时却有些缩首畏尾的老祖们时……

楚凡突然有些看清了场上的局势。

刚才一定是发生了些什么,诸位老祖才会如此进退失据。

不过,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这些家族倚为长城的老祖们变成这副模样,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正当楚凡胡思乱想,心中无比不甘之时。

城市内圣祖祠堂方向,突然飘飘荡荡飞来了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身穿侍者长袍、面带金色面具,浑身上下神级气息凛然,身形飞舞飘荡,犹如谪仙临尘,看到这女子现身,在场包括楚狂在内,几乎所有楚氏之人都露出了尊敬之色。

“她是族长的贴身侍女金仙子!”楚狂小声提醒楚南歌。

“哦?”

楚南歌微微颔首,不动声色的看了过去。

面具女子飘落山顶,步履从容的走到了楚南歌面前,面对摧残了整个城市的大敌,她眸中没有显露任何的愤怒,反而郑重躬身道:

“尊敬的楚先生,我是楚云影族长的侍女,今日代表我的主人,欢迎阁下远道而来,莅临我楚氏一族!”

面具女子语气非常恭敬,礼节也让人挑不出半点儿毛病。

不过,随后却是话锋一转。

“我的主人已经知晓楚先生来此的目的,先生今晚送来的陨星大礼,主人愿意代表楚氏一族接下,此时派我前来,就是要邀请楚先生你前往我族祖堂一会,以了结你我双方之恩怨,不知先生可敢一去?”

说罢,面具女子做出了迎客的姿势,素手遥遥指向了祖堂方向。

“有什么不敢的?”

楚南歌掸了掸身上烟尘,望着城市中心楚氏祖堂深幽的大门,面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圣祖祠堂吗?哈!无道圣祖的传说,我也是刚刚才听说。不过,我今天来,目的就是要和你们楚氏做个了断,如今打过了招呼,活动了筋骨,也该去找你们那位族长谈一谈正事了,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