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无敌者的兼职生活 > 第二三二章 陨星摧城全文阅读

第二三二章 陨星摧城

楚南歌一直觉得,四大氏族的核心基业,都应该隐藏在深山老林之中才对。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四大氏族之一,楚氏的核心本部,竟然是一座建设在西方海岛之上的小型城市。

而且充满了现代化气息。

空天飞机。

磁悬浮汽车。

数百层高的大楼。

就连在街道上清扫的,都是Z市很罕见的人工智能设备。

总之,整个城市充满了科幻气息,唯一能让人感受到东方文化氛围的,除了那些御剑飞行,时进时出的氏族武者之外,只剩下一座建筑在城市中心处,看起来有些孤零零的东方式古朴建筑。

有些像城堡,有些像神社,更有些像电视中名门望族的宗祠。

“南哥,那座建筑就是楚氏的祖堂,别看它看起来像是一座普通的宗祠,实际上是一件能够飞天遁地的空间法宝。”

城外一座高耸的山峰上,楚狂指着城内宗祠建筑为楚南歌介绍道:“像这座城市这样的基业,楚氏一族拥有不下几十处,很难说哪里是核心,不过,楚氏的祖堂却只有一座,祖堂飞临哪里,哪里就是楚氏一族的核心!”

“你们四大氏族在法宝里面祭祖吗?”

看到空间法宝,楚南歌并不觉得稀奇,在西游界这样的法宝很多,最出名的山河社稷图他都见过,但是把法宝当做宗祠的真不多见。

“没错,我们不拜天、不拜地,只拜我楚氏无道圣祖,而这座祖堂宗祠,就是与漫游诸天的圣祖联系的唯一渠道,族内传闻,每当祖堂之内圣钟响起,圣祖就会收到讯息返回家族,不过,加入楚氏这几百年来,我从没见到圣钟敲响过。”

楚狂说罢,想了想,忍不住又再次想要确认楚南歌心意,小心问道:“南哥,这虽然只是个故老传说,但冲击祖堂却有可能引来圣祖降临,深蓝千百年来从没有人敢于尝试,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

关于圣祖的传说,一侧林恸似乎了解的更多,有些怯然的插口道:“南哥,要我说,四大氏族虽发出一界悬赏,但结果也不过毁了你花园中一些花草,我们随便找几处氏族基业毁掉,也就报复回来了,没必要挑衅圣祖之威……”

“你们懂什么?”

楚南歌冷冷一笑:“不打疼他们,他们又岂会认输服软?到头来这些麻烦琐事就会更多,与其如此,不如……”

天上月冷星斜。

楚南歌话音未落,手臂已突然抬起,遥遥指向了星空。

此时此刻,仿佛整个星空都以他为中心运转起来,刹那间,天上星云搅动,无数大星绽放出璀璨光芒。

轰隆隆~

无数电闪雷鸣之音响起,楚狂和林恸愕然抬头。

只见随着楚南歌遥遥一个响指,天空尽头,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力量,在万丈星空之中瞬间爆发开来,刹那间,星月倒转、天地崩塌,无数大星轰然坠下,组成了一片恐怖至极的流星火雨坠向了城市。

轰!

仿佛末世浩劫降临。

整座城市顿觉天崩地裂,所有人几乎在瞬间感受到天外流星雨来袭,那股庞大浩然的力量,毁天灭地,根本无法阻拦!

顿时,整个城市警报之声大作,无数奇形怪状的机甲法器,无数修为强悍的氏族武者冲霄而起,都齐齐向那天外降落的陨星射去。

然而,陨星之威又岂是寻常人力能够阻拦?

轰轰之声响彻天空,即使值守的四大氏族子弟已经足够努力,依旧有大片陨石突破了防护,狠狠轰击在这座氏族基地之上,整个城市烟尘弥漫,变成了沸水浇灌的蚂蚁窝。

“总算炸窝了!”

楚南歌嗤鼻一笑。

城市内楚氏子弟的反应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他点燃这出加强版陨石风暴,目的也仅仅是打个招呼而已。

对于四大氏族楚南歌可没有半点儿好感。

在他眼中,这些高高在上的氏族子弟,根本称不上正常人类,本质上和西游界的妖怪也没什么不同。

所以,哪怕他经常被秃头超人嘲讽心太软。

但对于四大氏族的基地,他祸害起来也没有多少心里负担。

嗯,就像当日对付进化一族的基地一样。

陨石风暴过后,整座城市基地满目疮痍,几乎所有高层建筑都被摧毁,瞬间就从现代化都市返回了中世纪。

然而,在楚南歌有意引导下,被重点关照的那座圣祖祠堂却安然无恙。

而城市基地内,也没有任何人奔走哀嚎,反而从一座座断壁残亘内扑出道道黑影,从四面八方扑向了楚南歌三人所在。

这些人和天上那些武者不同,大多都身穿奇异机甲,有些像西方的钢铁战士,脚步重的犹如巨兽落足,身形快的更是仿佛接近音速,顷刻之间就冲到了山峰之下。

不过,他们却不是最先到的。

最先到的,是十余个由圣祖祠堂内冲出的神级武者,各个面容清癯,身上神威凛然,又是御气凌风而来,转瞬就登上了山顶,横眉竖目的将楚南歌三人包围起来。

这些楚氏的神级并没有立刻动手。

因为他们看到了楚狂和林恸,尤其是看到两人一左一右恭立在楚南歌身后,顿时就有人怒声质问起来。

“楚兄、林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两个逃出Z市,为何不通报家族一声?”

“还有,这个年轻后辈是谁?”

“这场流星雨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山顶一片混乱,这些楚氏之人原本以为是外敌来袭,但看眼前形势,明显是楚狂和林恸这两个老家伙带着这个小年轻搞的事。

思及楚狂和林恸这两个神级巅峰,可能已经背叛了家族,所有人顿时神情一凛。

其中数名修为高深者,已隐隐散开围向了三人。

“楚狂、林恸,老夫再问你们一次,是不是你们三个引来的这场流星雨?”一个胡须雪白的老者厉声问道。

“是又如何?”

没等楚狂、林恸二人开口,楚南歌已轻蔑瞥向了白须老者,悠悠说道:“就凭你们这些阿猫阿狗,还敢咬我吗?”